5岁女孩寄养朋友家 抱回后处女膜破裂(图)

小唐老鸭 收藏 4 7718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369/13698885.jpg[/img] 大腿上有多处被烟头烫伤的疤痕 9月11日,中秋节的前一天,与父母久别一个多月的临高县和舍镇5岁小女孩小立(化名)回家与亲人团圆时,让家人吓了一大跳。原本健康活泼的小立双手骨折,全身遍体鳞伤,样子惨不忍睹。家人想不通,只是一个多月前被父亲送到“富裕人家”陪“老人”玩,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变成了这般模样? 记者亲眼目击可怜女孩全身伤痕累累 9月15日下午3点多钟,南国都市报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5岁女孩寄养朋友家 抱回后处女膜破裂(图)

大腿上有多处被烟头烫伤的疤痕

9月11日,中秋节的前一天,与父母久别一个多月的临高县和舍镇5岁小女孩小立(化名)回家与亲人团圆时,让家人吓了一大跳。原本健康活泼的小立双手骨折,全身遍体鳞伤,样子惨不忍睹。家人想不通,只是一个多月前被父亲送到“富裕人家”陪“老人”玩,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变成了这般模样?


记者亲眼目击可怜女孩全身伤痕累累


9月15日下午3点多钟,南国都市报记者来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正躺在床上睡觉的小立一看到陌生的面孔,就变得非常烦躁,醒来就哭闹。


记者看到,小立的手指甲和脚趾甲血肉模糊,明显有被烫过的痕迹,大腿内侧也有多处烟头烫伤的疤痕,腹部和背部有多处印子,看上去像被牙咬过留下的印迹。小立的头发非常稀少,可以清晰地看到孩子头部的几块伤疤,整个头看上去有点瘪。


“孩子原来很活泼可爱的,可现在见到陌生人都不敢说话,情绪也很烦躁。”姑姑王慧金含着泪说,小立已经上幼儿园,本来是个外向的孩子,现在心里阴影比较大,情绪很低落,在村里都不爱和小朋友玩耍,手脚也不灵便,右手连拿电话都困难。


一个多月前送孩子寄养父亲称给“老人”解闷


好好的孩子,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事情要追溯到今年的7月15日。小立的爸爸王某是临高县和舍镇群儒村委会谭龙村人。7月15日这天,小立的妈妈符某一早就到橡胶园去割胶了,留下5岁的小立和爸爸王某在家。据小立回忆,当时她有点咳嗽,爸爸将她带上车,说是送她去医院打针,结果路上就将她交给了一个年轻的阿姨。


小立被送走后,王某告诉家人说,他在临高县城有一个朋友家里的孩子都外出工作了,留下一对退休的老夫妻,在家比较孤单,朋友叫他把孩子送过去陪两位老人一阵子,给老人解解闷,等到上学才送回来。他想对方家庭条件也不错,送孩子过去养养也无妨。


小立的妈妈和家人听王某这么一说也就相信了。


父亲被送强制戒毒家人想起去接女童回家


在这期间,因为想念,家人曾要求小立的爸爸王某了解小立的情况,王某当着家人的面给他的“朋友”通过电话,并要求让小立和家人报平安。电话中,小立倒是没有说起自己不好的境遇。王某说,小立在老人家过得很好,很讨人喜欢。


没想到,8月底,小立的爸爸王某就因吸毒被警方带走强制戒毒。9月11日,小立的姑姑王慧金从海口回到临高老家,问起小立的事情时,才得知小立从7月15日送走后,就没有回过家。


当时,王慧金和家里人都觉得孩子都寄养快两个月了,中秋节应该跟家人团圆,于是要求和对方联系将小立接回过中秋节。


接回来发现孩子全身伤女童说一个阿姨常打她


9月11日,小立的家人和王某的朋友(当初接小立的阿姨,后得知其被称为“不娇”)联系上后,王某的朋友让其家人到加来镇接小立。当晚7点多钟,在夜色中也没细看,一位亲戚将小立接回了和舍老家。


9月12日中秋节这天,家人早上起来,发现小立头部、手脚都有伤,而且双手活动不灵便。打开她的衣服一看,立刻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小立的背部、腹部到处是密密麻麻的伤疤。


“这孩子太可怜了,是什么人这么狠毒啊!”姑姑王慧金难过地说,好好的一个孩子,说是送去富裕人家寄养,怎么会变得遍体鳞伤回来呢?


王慧金告诉记者,在家人的追问下,小立才胆怯地说,当初她被爸爸送到一个阿姨家,阿姨对她不好,常常打她,有时候用嘴巴咬,有时用烟头烫,凶起来还揪她的头发,抓她的脑袋去撞墙。


医院检查伤情触目惊心女童多处骨折处女膜破裂


9月12日一早,家人就到加来找小立口中的阿姨“不娇”讨说法。结果“不娇”家电话无法打通,家里也一个人都找不到了。看到孩子伤情太严重,家人赶紧将小立送到临高县人民医院做了B超、X光等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小立右肝后叶稍强回声团(考虑小血管瘤);右肱骨骨折、右尺桡远段骨骨折和左桡骨中段骨折;双手第2—5指近节指骨近端骨折畸形愈合。”由于5岁的小立双手和手指长期骨折未及时治疗,大量骨痂生长,于是出现了畸形愈合的情况。


更让小立家人痛心的是,小立检查前告诉家人她的下体有点痒,家人也让医生对小立的下体进行了检查。


记者在小立的病历本上看到,上面写着“外阴发育正常,会阴部脱皮,处女膜旧裂疤痕”的字样。


小立的姑姑王慧金称,经他们家人了解,小立被送给的那位阿姨“不娇”之前就和小立的爸爸王某认识,怀疑也是吸毒者。


警方已立案调查受伤女童无钱医治盼援助


由于家人怀疑“不娇”是吸毒者,担心小立被咬伤后,可能会染病,于是就筹钱将小立送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作进一步检查。


更令他们家人难过的是,小立一身的伤病治疗需要一大笔钱,医生说光右手的治疗费约要3万元,这对于小立的家人来说是一笔昂贵的医疗费,根本无力承担。


据了解,由于父亲吸毒,小立家里没什么积蓄,只靠母亲每天割胶挣的几十元过日子。这次看病花的2000多元还是家里的亲戚朋友资助的。小立家人希望警方能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追究虐童者的法律责任,以抚慰孩子和家人受伤的心灵。


记者了解到,9月12日下午,家人已带小立到加来派出所报案。加来派出所值班的李副所长接了案,并做了笔录。


9月15日下午,加来派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警方已对小立疑受虐一事立案调查。初步了解,小立是被父亲送到朋友“不娇”那后受的伤,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作为小立亲生父亲的王某,对孩子被虐一事是否清楚?当初王某将小立送出家门的真实想法和目的是什么?“不娇”是什么人?她和王某是什么关系?小立的伤是如何来的?本报将对种种谜团进行跟踪报道。


本报呼吁:让我们帮帮不幸的小立


原本活泼可爱的5岁女童遭到非人的虐待,如何抚平心灵创伤,让其能够正常的生活?海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秘书长姚庆表示,小立是被父亲送出去后遭受不幸,这会让她感到是被遗弃的状态,在一段时间里,小立可能会时常尖叫、恐慌、变得孤立所有人。她目前最需要的是周围人稳定足够的耐心和爱心,同时需要一个有爱心的家庭来抚慰她,让她慢慢地摆脱阴影。


为了帮助小立走出困境,本报呼吁妇女儿童组织、单位及社会好心人给这个可怜的孩子送去温暖的阳光,共同帮助不幸的小立走出阴霾。如果有好心人愿帮小立渡过难关,请拨打本报爱心热线66810862,同时,本报向社会各界征集“爱心妈妈”,组团看望慰问小立。希望大家积极加入讨论如何避免虐童事件的发生。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