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三节

595682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第三节 小朱说道;“他什么都没说。” 小苟追问道;“检察院和法官没问他?他怎么说?” 小朱回答道;“问了。惠涛说没有受到刑讯逼供。” 小苟哼了一声:“这个胡炎实在多余,惠涛本人都说没有刑讯逼供,他跑出来凑什么热闹?” 郝铭遥笑了笑:“不是多余。有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三节

小朱说道;“他什么都没说。”

小苟追问道;“检察院和法官没问他?他怎么说?”

小朱回答道;“问了。惠涛说没有受到刑讯逼供。”

小苟哼了一声:“这个胡炎实在多余,惠涛本人都说没有刑讯逼供,他跑出来凑什么热闹?”

郝铭遥笑了笑:“不是多余。有些律师不愿意把功夫用在分析案情上,只好哗众取宠了。”

小苟问道:“难道警察就没有刑讯逼供的吗?”

郝铭遥回答道:“ 不能说没有。但是这只是个别现象,不能来个案子就说人家搞刑讯逼供。要是说有,那就得拿出证据。”

小朱问道:“为什么有些人热衷于刑讯逼供?”

郝铭遥回答道:“刑讯逼供是封建社会长期沿用的办案方法。那时候犯人不招供、不再供词上签字画押,案子就结束不了。这就是为什么犯人不招供,官府就可以大刑伺候的原因。解放后虽然禁止刑讯逼供,但还有人信奉口供是证据之王的理论,相信棍棒之下出真情。这就是刑讯逼供禁而不止的原因。其实,如果只有口供、没有其他证据、或者没有形成证据锁链,被告人一翻供,口供一点也没用。”

孙春丽道:“那是,一翻供、办案的肯定抓瞎。可要是犯人不招供、不也得抓瞎?”

小苟说道:“只要证据确凿、就是没口供也不要紧。”

孙春丽问道:“为什么?”

小苟卖弄道:“这是国际通用做法。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4条明确规定:人人不能被强迫做不利于自己的证言或被强迫承认犯罪。这就是说,确定犯罪嫌疑人是否犯罪,关键在于是否确切的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而不必非要他本人承认什么,有什么口供。”

小朱插话道:“你说的这个叫零口供。就是只要有充分证据,没有口供也能定案。”

孙春丽怀疑道:“照你们这麽说,那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也不对啦?”

郝铭遥回答道:“是的。我们以前所说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实质还是跟你要口供。它不要求政法机关办案时收集完整的证据,却非让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张**代不利于他的供词,这是与国际通行的刑事司法制度是相违背的!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规定了沉默权(THE RIGHT OF SILENCE)制度,并把它当成保护人权的最低标准。我国现在还没规定这种权利,以后恐怕也会有这样的规定。”

小朱接着说道:“我国实际也有这种制度,只不过没有明文规定罢了。那年审判四人帮,张春桥一直死鱼不开口,法庭不是也没要求他开口,而是凭证据给他判了死缓的?”

孙春丽恍然大悟:“如果我是惠涛,这次被抓进去,就应当什么都甭说。也甭信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就告诉他们:有本事你们去找证据哇,老问我干什么?他有证据就判,没证据就得放人!”

小苟摇头道:“这个案子可不是只有口供。你看、现场勘验报告、法医鉴定、证人证言、不有好多种证据?我看惠涛说不说都没用,这个案子不好翻。”

小朱故意唱反调:“也不一定。你说的好多种证据也得成为证据链才行。要是形成不了证据链,再多证据也没用。”

孙春丽看他们俩人争论个没完没了,就着急的问;“你们看惠涛还有救吗?”

小朱回答道:“现在还说不好,这得等郝主任阅完卷、再会见完被告人,才会有个说法。这样吧,你先回去等我的信,有什么进展我会告诉你。”

说完这些话,郝铭遥又改了话题:“你们俩认为这个判决怎么样?”

小苟想了半天:“不好说。要说惠涛杀人了吧?还不能服人。判决书上那几个证据虽说有些捕风捉影,但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要说他没杀人吧?惠涛干嘛自首呢?”

小朱深有同感:“我看也是。判决书上列举的证据是有些似是而非定他杀人确实勉强,可否定他杀人也还没有确凿证据。惠涛只承认汽车肇事,是不是知道轧死人和故意杀死人在定性、量刑上不一样,而避重就轻呢呢?哎,郝老师,你别光问我们。你什么意见?”

郝铭遥最后说道:“我同意你们的看法,卷宗上的证据确实不够扎实。但特别应当注意的是女尸到底是谁?不能光凭红痣和百褶裙就确定身份。惠涛提出梁晓燕两年前失踪,他们报过警、在报上登过寻人启示。如果梁晓燕确实早已失踪的话,惠涛从哪里把她骗到平州市郊外的?如果惠涛谎报失踪、故意要杀死梁晓燕,为什么非要等两年后采取这种方式杀人?”

郝铭遥这番话如醍醐灌顶,两个年轻人立时清醒了。小朱说道:“您这意思是死的不一定是梁晓燕?要真是这样,这个案子就有问题了。可是惠涛投案自首干什么?他吃饱了撑的,有蹲监狱的瘾?”

郝铭遥摇头说:“不知道。咱们还要会见会见惠涛,再听听他怎么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