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实说,不长。当然是从总体上而言,如果放到个别上,那有的明军确实的很久。

明朝开国之初,明军战斗力确实较强,取大都,复西北,将元朝宗室逼到漠北。朱元璋想彻底解决蒙古问题,于洪武五年派徐达率领大军进攻漠北,结果吃了个大败仗,损兵数万。这是明军战斗力下降的开始,距明朝建国不过四年。

此后明军面对蒙古铁骑只能进行战略防守,主力进攻四川和云南,对蒙古只能闭关自守。好在蒙古内部不安定,鞑靼和瓦剌争的很凶,给了明朝机会,打了一个捕鱼儿海之战,虽然杀死的蒙古军队不多,但俘获了许多手无寸铁的百姓,蒙古大汗被迫西奔瓦剌,结果死于内部纷争。明朝认为基本上解决了蒙古问题,从此高枕无忧了。于是明军也忙着打起了内战——靖难之役,蒙古军队又恢复了战斗力。

等到朱棣想再次解决蒙古问题时,情况已经大不同了。朱棣本来以为蒙古问题不难解决,于是派出大将丘福统兵二十万进攻蒙古,结果全军覆没。这是明朝一次极大的失败,它表明此时明军战斗力已经与蒙古有了较大的差距。朱棣不甘心失败,于是愈加御驾亲征,第一次与蒙古可汗打了个遭遇战,明军倚多为胜,逼迫蒙古可汗撤退,但也没杀死几个蒙古兵;第二次又与瓦剌骑兵遭遇,明军火器对铁骑,互有损伤,但蒙古人少,主动撤退,于是又成了朱棣的“大捷”,这是朱棣亲征战果最大的一次,但只杀死数百蒙古人,自己损伤数千;第三次则连鞑靼和瓦剌的军队也没见着,只好拿自己治下的蒙古人——兀良哈——出气,兀良哈其实是明朝子民,靖难中帮了朱棣的大忙,朱棣则恩将仇报,杀良冒功;第四次第五次仍未见到敌军,想杀良冒功也不成。于是乎,明成祖五次亲征,五次“大捷”,实际上根本弥补不了丘福之败的损失,更别提他虚吹的战果。蒙古军采用草原传统的战术,即不与敌正面交锋,疲敌扰敌,拖跨了明军。明军的战斗力急剧下降。

朱棣在北征蒙古的同时,还南征越南,初期借着干涉越南内乱,占领了越南,却陷入了当地百姓的反抗之中,明军在越南是欲战不能,欲撤不忍,成了鸡肋。

朱棣死后,继位的仁宣都无力再打大仗,宣德还撤走了越南的明军,承认了明朝入侵越南的失败。明朝军队此时是疲惫已极,但敌人却没有打进来,实在是明朝的万幸,于是才有了“仁宣之治”。明朝的敌人哪里去了?越南人不趁机入侵可以理解,因为它们刚刚恢复了家园,不想卷入另一场战火,那么蒙古人呢?蒙古的问题在于内部不稳,瓦剌压制了鞑靼,而鞑靼是蒙古正统,元朝宗室所在,蒙古人无心入侵明朝,“是不愿也,非不能也”,蒙古军队的战斗力已经远超明军了。

1449年,明军与蒙古军又来了一次正式交锋,明军远多于蒙古军,结果明军大败,皇帝被俘。对蒙古人而言,这样的胜利也有些出乎意料,他们还未做好大规模入侵内地的准备,结果蒙古人带着俘获的明朝皇帝返还了草原,几个月后再攻击北京,错过了时机。明朝在这几个月内,从山东、山西、河北等地抽调了精锐部队,挡住了蒙古人对北京的进犯,蒙古人只得撤退。

此时双方各胜一场,但掩饰不了明军战斗力与蒙古军的巨大差距。明军,除了少数部队可与蒙古军对抗外,从整体上说是不如蒙古军的。此后的弘治成化时期,明军只能防守,蒙古人则频频进攻,明军损失巨大。当然,这时的明军也不是没胜过,成化时一次消灭数百蒙古军,就是明朝当时数十年来最大的胜仗了。

正德想改变这种被动局面,结果做游戏似地打了一场“应州大捷”,以已方损失数百人的代价杀死了十几个蒙古人,据说正德皇帝亲自杀死了一人,战役就草草收场。此后蒙古人继续入侵,形成了明朝中叶“南倭北虏”的局面。

蒙古人就是明朝所说的北虏,南倭呢,就是骚扰明朝东南的日本人——倭寇。倭寇之乱从明初就有,当时还不太甚,但是到了嘉靖时,简直要了明朝的命,十几个倭寇从数十万明军驻守的南京城下耀武扬威地经过,沿途大肆淫掠,明军经常是十数倍的兵力就被倭寇打的大败。当时日本人的装备与明军处在同一级别,具体说来明军还略略占优,不比后来大刀长矛对抗洋枪洋炮,明军却打出了堪与印第安迎战西方人那样的战绩。

当明朝饱受倭乱之害时,蒙古人也没闲着,俺答大军包围了北京,嘉靖帝差点尿了裤子。蒙古人数次入关,明朝真是到了灭亡的边缘。

明朝的保护神来了,他就是戚继光。戚继光带兵有方,智勇双全,而且很有时代特点。在他的带领下,戚家军屡战屡胜,保护了东南沿海,基本荡平了倭寇。当然了,倭寇最终平息是在数十年后,而且倭寇中大多不是日本人,而是东南汉奸集团的私人武装,象后来的郑家就属于这一类型。

但是蒙古人仍然在骚扰明朝边境,明朝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与俺答签了屈辱的《隆庆和议》,以巨额财富换取蒙古人不入侵。俺答答应了,接受了明朝顺义王的称号,明朝欢欣鼓舞,以为终于胜蒙古人一头。但是别忘了,俺答不是蒙古大汗,他是蒙古土默特部首领,真正的蒙古大汗是察哈尔部人。明朝给了蒙古一个地方首领大量财富,却没有给蒙古大汗更多的财富,大汗不高兴了,问题很严重。于是,蒙古大汗率领察哈尔和辽东蒙古各部频繁骚扰北京周围,明朝的问题依然严重。

尽管俺答与明朝签了约,但他并不太守约。虽然俺答不向东骚扰了,但他却频频越过河西走廊,向青海发展,并与达赖会面。明朝的西部边境,在俺答眼里,似乎并不存在。

对明朝来说,俺答是不骚扰北京一带了,但东部蒙古在大汗的率领下仍然对北京构成了严重威胁。怎么办?明朝将戚继光调来,防守京效。戚继光又带出了一支阵容严整的部队,装备精良,战斗力很强。由于是保卫京师,戚继光不便贸然出击,将敌人击退就行。蒙古人也明白形势,无隙可趁时就不贸然进攻,双方相持,北京平安了。

但是明朝任用的另一个人却闯了大祸,他就是李成梁。李成梁主管辽东军务,与戚继光一起担负起重任。由于他的营地离北京远,他可以主动出击,于是他就出击了。李成梁面对的不仅是蒙古人,还有女真人,他多次出击,多次获胜。但是仔细算来,他打的多是小仗,杀的多是妇孺。他的胜利没有起到安定边境的作用,反而激起了对方更大的仇恨和战斗的决心。他在1583年的一次出击又杀了数百女真战士和几千女真平民,其中包含为他劝降的努尔哈赤的父、祖,明朝的麻烦事来了,它会发现,它遇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强大敌人。

嘉靖大部分时期,明军战斗力的水平达到了一个低值,此后,由于戚继光等人的努力,明军战斗力有所提升。戚继光的部队战斗力很强,但整个明军的战斗力依然很差。

此后明军进行了“三大征”,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援朝抗倭之战。倭寇不以海盗,而以正规军出面了。明军联合朝鲜,并出动了琉球、安南的志愿军,才逼退了日军。但日军的撤退半是由于战场压力,半是由于国内纷争,所以明军并未真正取胜,顶多是得了一个名,而实际是战平。明军方面兵力多于日军(尽管明军自己兵力少于日军,但它的阵营有大量朝鲜人,联军兵力明显多于日军),却只能与敌战平,若明军单独与日军交战,获胜的机率很小。明军的战斗力不仅不如蒙古人,也不如日本人。

至于国内的现场战争,平定杨应龙之乱和平定孛拜之乱,都是明显的夸大战果。杨应龙之乱几年都拿不下平,怎么突然在几月内平息?原因是,那本是土司与地方官纷争,杨应龙只求割据,并未四出扰掠,所以明朝完全可以将其隔离开来——并未深受大害,最后才出动大军将其荡平,象灭绝僰族一样。

孛拜之乱本是军队兵变,地方官却报成是蒙古入侵——只是因为领头的有蒙古渊源,其实他也是被推为领头的,真正造反的头不是他。明朝大军围攻,又掘水攻城,数月终于平定此乱。究其实质,明朝人为制造了内战,又花费大力平息,得不偿失,虽胜也显不出明军有多高的战斗力。

倒是另一战很能反映出明军真正的战斗力,就是与缅甸的战争,明军丢失了滇南滇西大片土地。由于明军失败,所以宣传的少,很多人不知道,这一仗与“三大征”所谓的“胜利”相比,真是让明朝大煞风景。“三大征”还可以掩饰一下,毕竟有两场是国内战争,中国不会失地于人。援朝即使失败,也要先丢失朝鲜土地,然后才轮得到中国。缅甸之战就不行了,它不是内战,也没有缓冲国,明朝的失败和土地的丢失,彻底暴露了它的真实战斗力。

此后的战争不用说了,内外作战,连连失败。萨尔浒、大凌河、松山,多次对外失利。荥阳、开封、襄阳,明朝对内也少有胜绩。终于,明朝在1644年灭亡。

明军战斗力虽不怎么样,开国不久就很快衰落,但明朝居然挺了那么久,确也是个奇迹。就象一个慢性病人,长久地拖累人。至于明朝拖累了谁,那当然是中国了——明朝将中国的元气消耗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