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上流传有关蒙古国大呼拉尔(国会)提出重新并入中国的动议的报道,为此我特 别趁在内蒙旅游之机与一些蒙族朋友讨论了这个话题。这些蒙族朋友多从事对外蒙经贸 事务,对当地情况颇为了解。据他们称,虽然被报道的具体事件他们不知真假,但蒙古

国确实有相当一部分民众,包括很多上层人物,越来越为中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内蒙古 的相对繁荣与富足所吸引。不少人包括地方首长级的官员公开提出应与中国建立更紧密 的政治关系,包括讨论以邦联、联邦等形式重新并入中国的可能。所以网上流言也并非 空穴来风。




但另一方面中国要想在政治版图上“收复”外蒙古也将是非常遥远、甚至几乎不可 能的事。一来,蒙古国内部对“回归”中国毕竟还有很大阻力,而且即使是那些“回归 派他们所构想的合并形式也与中国的意愿有一定的差距。二来,国际上的阻力,包括 美、日、特别是俄罗斯,必将非常激烈。毕竟在国际战略和国防发展上我们还有求于俄 国。三者,中国境内蒙古族对此事的反应也不可忽视。需要指出的一点是中国的蒙古族 对国家的效忠是无庸怀疑的。如果说“藏独”、“**”在藏、维民间还或多或少有一 定的社会基础的话,那么所谓“蒙独”则纯粹是极少数蒙族知识分子和海外反华势力的 意淫。尽管如此,很多内蒙的蒙族人也并不愿意见到一个独立的蒙古国彻底消失的局面 。我想这种情绪应该是可以理解的。贸然“收复”外蒙古可能会在内蒙民众中造成抵触 情绪。


与外蒙问题密切相关的还有东北西北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失地”的问题。同样, 在政治版图上收回这些土地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如果说收回外蒙会使俄罗斯很不爽的话 ,那么要收回东北、西北的土地则完全是与虎谋皮了。不管她现在如何衰败,俄罗斯都

是一个不可轻侮的国家。也许解放军能够有在常规战中打败俄军收复失地的实力,但俄 罗斯的强大核武力应该使任何人彻底打消这个念头了。


这些分析也许会使我们感到非常的失落,但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思考则形势就又会 豁然开朗了。在外蒙和其他北方失土的问题上,我们不妨摈弃旧的政治版图、政治边界 的概念,而代之以文化版图、经济边疆的概念。毕竟,对一块国土的拥有并不只是为了

在地图上看起来很爽,更重要的是经济上对当地资源的利用和国家安全上获得战略纵深 。如果我们能够在经济上、文化上实际控制这些地区,并在可能时通过结盟、邦联等松 散合并的政治形式把这种主导权固定下来,那么我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地图上的一

条线是否重划也就不再重要了。而这种经济、文化上的控制是完全可以实现,实际上正 在逐步发生的,尤其是在外蒙古地区。


题外话,也许有台湾人会问既然对外蒙古能够采取这种循序渐进的柔性政策,为什 么对台湾不能也比照办理呢?答案很简单,外古是几届中国政府签字划押,国际法承 认的独立国家,而台湾则是中国领土。


◆附:香港媒体报导的一则消息“蒙古国会建议将蒙古并入中国”(未经证实)


据香港媒体报导,蒙古国家大呼拉尔会议日前讨论了一项提议,关于蒙古和中国建

立联邦国家的计划。


戈壁省的委员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研讨会议上首先提出上述计划。蒙古国家大呼拉

尔会议二○○○年十二月三日专门就建立蒙中联盟及蒙古国并入中国的问题进行了讨论

。在讨论中,戈壁省的委员提出把蒙古并入中国,建成类似香港和澳门一样的中国特别

行政区,使蒙古最终回归祖国,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蒙古国家大呼拉尔早在一九九五年就有议员提议蒙古加入中国,但是,由于受到阻

力,提案却一直未能得到讨论。近年来,蒙政府由于经济困难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中

国的二连等地的蒙古族富裕的生活对牧民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