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二十章 作个杀手不太冷

ld636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看着特战队送来的战后总结,李想并不满意,这次任务,严格的说并不是真正的现代特战任务,和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侦察兵干的活儿差不多,比如智取华山之类,这种只需要杀人的任务是特种作战中最简单的,也是刀客们最擅长的,正如自己带队对上王守身,如果正面对决,他跟本打不过杨杰、王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看着特战队送来的战后总结,李想并不满意,这次任务,严格的说并不是真正的现代特战任务,和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侦察兵干的活儿差不多,比如智取华山之类,这种只需要杀人的任务是特种作战中最简单的,也是刀客们最擅长的,正如自己带队对上王守身,如果正面对决,他跟本打不过杨杰、王守身这样刀客出身,一身绝活儿的队员,可对战术的熟练应用,对战役目的的达成方面,他们还是不如自己,在训练中,往往会出现王守身一方虽然在对决中取胜,最后达成战术目的的却是自己,因为他们在训练中还不能摆脱力求歼敌的窠臼,而在训练中,自己常常能用一定的牺牲在整体实力大不如他们时,赢得训练的胜利,这让王守身很不服气,可失败的次数多了,他也渐渐的悟出一点什么,这都是特种作战思想还没有渗入每个队员内心深处的原因,而这一切的改变,无疑都需要时间。

由于这是一次类似智取华山、奇袭白虎团一样的任务,凭着自己十余年解放军训练生活和研究课题的积累,李想相信这一精髓是120大队掌握最快的,而这也是解放军特种作战任务中最擅长的。这也是李想放心让几个女队员当一线主角的原因。而且李想从这次任务总结中立刻看出一大问题,就是就缺少攻坚武器,由于控制战场后特战队并没有继续攻击,他们对周柏森团攻坚战果并不清楚,李想还是看出由于特战队缺少攻坚武器产生的不良后果,当敌人抱成团后,他们就采用远程精确狙击的办法限制对方行动,然后等待正规部队,对于这一仗没有问题,而今后的作战,必须给特战队配发攻坚武器和重型压制火力。特战任务千繁百复,如果某一次必须攻坚,总不能让这些百战精锐用人命填吧。何况如果敌人抱成团,对后来大部队的展开和攻坚也会造成不利影响,一但拖延了作战时间,就可能影响战斗目的的达成。这一仗也给了李想极大的信心。先进的军事思想在这个时代也会爆发出无以论比的战斗力,虽然武器没有代差,战果却是无法估量的巨大。

他却不知,此刻这一战最大的几个功臣,却纷纷病倒了,参战初始,按照作战部署行动时,几女没时间考虑其它,完全是按平时训练的动作要领和行动准则完成的,而当任务结束后,血淋淋的杀戮现场却给她们结结实实的上了一课,这根本不是平时训练能看到的震憾场面,一地都是尸体,到处是残缺不全被炸药、手榴弹炸飞炸碎的人体部件,由于在训练时就要求队员在近距离时以短点射爆头,这就造成院中大量面目不全的死尸,在场的就算是曾经杀人越货的女刀客出身的队员,也被这重口味的现场弄得大吐不止。

听说120大队回来了,李想特意抽出时间去西北高等军事学院特种作战学院去看望作战归来的勇士,在嘉奖他们的同时,也顺便灌输一下自己的理念,经过实战的检验,他们会领会的更加深刻。

在陕西一年苦心经营后,李想现在的名气可谓是炙手可热,响彻三秦大地,有很参军的学员都是慕他的名而来的,这次来到特战学院,院门口早就是人山人海了,都想一睹李想的真面目。可却有一个人拒绝了李想的接见,这个人就是林慕瑾,不是她自命清高,而是同州一战让她丢尽了脸,直至战斗结束,她的表现都无愧一个优秀的特种战士。甚至当其它队员吐的时候她都忍住了,然而就在周柏森大军入城时,当着几千官兵的面,她却突然晕了过去,让杨杰以为她受了重伤,吓了一跳,经军医一检查,结果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也笑破了肚:极度惊吓导致休克。一时传为特战队笑柄,让她抬不起头来。

此时的她,正望着桌上一个小镜框发呆,镜框里裱着一首诗: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正是秋瑾所作的一首诗。林慕瑾有点丧气,自己一心要强,想当一个鉴湖女侠一样的奇女子,却在千军万马之前丢了这样一个大人, 这让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小姑娘接受不了。她甚至觉得自己走错路了,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

正在屋里胡思乱想,房门被推开了,正课时间,所有的队员都是随时待命的,她虽然请了病假在宿舍休息,也是身着军服,待命状态。她马上起立,一个立正,再看进来七八个人,陪同的是副队长杨杰,领头的是两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不认识。

正疑惑间,杨杰向她介绍:带头的是省长兼西北高等军事学院校长的李想,他身边的是西北社科所化学制剂和有机材料研究院院长,民联副主席杨竽笙,林慕瑾听了有点恼火,自己为什么请假队长又不是不知道,这不是摆明了拆自己的台吗,可当着这么多大官的面,她又不能发火,脸上就有点不青不白起来。

李想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对于李想来说,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不远,可心智脾性,却差了很多,在他看来,林慕瑾就象自己没长大的妹妹。

林慕瑾被李想几人看的有点发毛,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蛋,看是不是有脏东西。神情也就不自然起来。

李想先笑了,道:“林中尉,你可是同州之战的首功啊,怎么,不想见我这个教官。”他不提其它身份,只提教官,让林慕瑾想起李想的确是自己的授课老师。这一下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站在那里忸怩起来,从一个英风飒飒的女中豪杰,一瞬间变成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女子。

她想说什么,又半天说不出口,小脸憋的通红。

杨竽笙大嘴巴,接道:“不就是战场上吓背过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林慕瑾小脸顿时气的煞白,连杨杰都有踢这个本家一脚的冲动,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看着林慕瑾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李想有点不满的看了杨竽笙一眼,心想你也是党的高级领导了,怎么说话还是老样子。

杨竽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他是个洒脱的人,没当过兵,对荣誉看得很淡,也不在乎所谓的脸面,这也是景珩最不满意他的,明明是在杜邦公司作过顾问,又在小学时就被誉为国学神童,却偏偏喜欢开口直白的有点粗鲁,谁让他本性如此呢。见自己让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吃了瘪,忙又道:“女孩子嘛,见到毛毛虫都吓得往别人怀里钻,你比她们强。。。”没等他说完,“哇”的一声,林慕瑾哭着冲了出去,让一众大佬留在那时有点下不了台,杨杰尴尬的看着他们两人,涩声道:“省长,这,这,真是对不起。。。”他一时不知怎么说,他是个刀客出身,不太懂官场这一套,遇到这种场面,更是不知如何应付。李想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战士们珍惜荣誉是好事,可过分珍惜荣誉,在战斗任务中,就会对目的的达成产生影响,这对于完成任务是极为不利的,我希望你们能正确的引导,比如,下一次任务是让你们打败仗,你们接受吗,我想让你们记住,有的时候,保住生命比完成任务更重要,只有让自己活下来,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才能好的打击敌人。这个思想,一定要给特战队员传达贯彻下去,知道么?”

“是,”杨杰回答,这种思想,真和自己作刀客时重义轻生死的理念差别大了一点。

杨竽笙则尴尬的挠挠头,道:“杨队长,真对不起,我只想让她轻松一下,她太紧张了,没想到我说错了话,改天我一定登门道歉。”

好象觉得自己解释的不清楚,杨竽笙又道:“我这个人手无缚鸡之力,其实心里挺崇拜英雄的,我听说这个林中尉文武双全,还通晓多国语言,是特战队不可多得的人才,正好李省长想请我来和特战队研究一些特战传用器材,我就顺便过来看看,我这人懒散惯了,不太会说话,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林慕瑾冲出去之后自己也后悔了,这不是把队长晾在那儿么,她脸皮薄,又不好意思回去,躲在远处偷看,见刚才那个极不会说话的家伙指手划脚说了半天,队长是唯唯喏喏,不禁奇怪的问另一个女队员那人是谁,女队员也说不出所以,只说好象现在省里除了省长李想,就数这个姓杨的和另一个姓龙的说话管用了,听说这个姓杨的还是喝过洋墨水的,还是什么博士,别人或者不懂杨竽笙的这个头衔,林慕瑾却是知道的,她还知道这个家伙经常在科学报上撰文,自己就是从他写的文章中知道了什么是化学,为什么化肥可以增产,为什么火药会炸,为什么火柴会燃烧。想到这里,她不禁又看了杨竽笙一眼,觉得他好象也没那么讨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