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芦笛:“世界级机密“

幡然悔悟 收藏 9 634
导读: 芦笛 昨天看《发现》频道,重放了阿波罗11号登月的故事,这才恍悟那已经是40年前的事了,而昨天正是周年纪念日,不由得感慨万端。 阿波罗11号登月,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轰动的新闻。据说全球有几亿人熬夜看电视。许多国家都在商店的橱窗里放上电视机,24小时播放,其盛况超过一切足球大赛。昨天看的电视文献片上也有各国电视台播放新闻的激动解说,能听得出来的有法语、德语、日语,还有、还有汉语!可惜就听见一句“人类”什么什么的,就只有一句话,无从判定发音是否标准







芦笛



昨天看《发现》频道,重放了阿波罗11号登月的故事,这才恍悟那已经是40年前的事了,而昨天正是周年纪念日,不由得感慨万端。


阿波罗11号登月,大概是人类历史上最轰动的新闻。据说全球有几亿人熬夜看电视。许多国家都在商店的橱窗里放上电视机,24小时播放,其盛况超过一切足球大赛。昨天看的电视文献片上也有各国电视台播放新闻的激动解说,能听得出来的有法语、德语、日语,还有、还有汉语!可惜就听见一句“人类”什么什么的,就只有一句话,无从判定发音是否标准,是否台式国语。


当然只会是台式国语。那阵子8亿大陆人中,知道这消息的大概不会超过一万吧。官方无一字报道。人类作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成就的同时,竟然有1/3的人类被刻意蒙在鼓里。这本身大概就是超过阿波罗登月的奇迹,可惜是负奇迹。


老芦(那时还是小芦)知道那消息,大概是一个多月后的事。那阵子我从农村倒流回城“度假”。某日在家练提琴,突然有位“插友”来访。他也跑回来了,进门便非常激动地跟我说:


“‘约翰捧出威士忌’,不是‘吴刚捧出桂花酒’,美国人登上月球了!”


我并不兴奋:倒流回城,城里没我的定量粮,只能厚颜无耻地吃父母的定量,正日日为此犯愁,一片愁云惨雾,哪有心思佩服万里之外的美帝创造出来的奇迹?


“是么?”我淡淡地问,“谁说的?”


“澳洲广播电台。”


“奥,你小子也收听敌台啊?这么说是真的了,上了电台嘛。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没什么了不起?!”这小子素爱激动,眼睛都瞪圆了。


“是没什么了不起。登上月球有什么稀罕的?我看比回城容易多了。你要不信,让美国人来试试看。他们有本事把人送上月球,可绝对没能耐把人从农村送到城市。”


他不能不同意这千真万确的真理,于是哑然,大概也想起了自己的定量粮问题。我反倒引出了兴趣,盘问他细节。可他大概也没听全,只告诉我登月飞船名叫“阿波罗”,两名宇航员登上了月球,名字他记不住了。


至此他又激动地说:“毛主席那首词得改改了,不是‘吴刚捧出桂花酒’,是‘约翰捧出威士忌’!”


“那‘寂寞嫦娥舒广袖’呢?没听说过美国有什么神话。”


他再度哑然,想不出“嫦娥”的美国等价物,沉默半天,弄个“维纳斯”来代替,但自己也觉得不匹配——古罗马女神配美国佬约翰,是有点不伦不类,姑不说还多了一个字。


搁这阵,那还能是什么问题?“寂寞梦露舒广袖”不就结了?可那阵子谁知道任何一个好莱坞影星的名字?美国比月亮还遥远,还神秘。毕竟,我党再伟大再万能,也不能把月亮用罩子罩起来。“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看月亮并不犯法,那似乎是世间唯一“没有阶级性”的东西,谈不上反动。太阳属于毛泽东,月亮归属未定,似乎尚未变成阶级敌人。如果有个望远镜,还能细细端详什么“静海”、“风暴海”等等,可美国上哪儿看去?完全是一个类似“魔鬼”的形而上概念,连想象都没辙。


这就是8亿中国人中的极少数另类是怎么得知那消息的。真正和西方百姓一样知道具体过程,乃是粉碎四人帮后的事了。那阵子大学招考还没回复,不过政局已大幅度松动。文革前的“毒草”电影开始刨出来重放。此外还有若干“内部电影”,其中之一便是阿波罗登月的纪录片,记述了历次阿波罗登月飞行。我这才知道第一次登月是怎么回事。与我原来想象的不同,不是整个飞船着陆再起飞,而是弄个登月舱下去,指令舱绕月旋转,完事后登月舱再返回,与指令舱对接,把月岩样品搬运到指令舱后,再扔掉登月舱,指令舱单独返回地球。


那电影我看了不止一遍,跟所有的亲友都激动地讨论过。尤其是宇航员开着月球车在月面上遨游的镜头,整个就成了永久记忆,至今一闭眼还历历如见。


如今回想往事,我仍然禁不住为这人类负奇迹再次感到震惊:2/3的人类同步观看阿波罗登月,而1/3的人类竟然只能在八年后才能在“内部电影”上得知。人家是看新闻,咱们是看历史。而就连这看历史的福气,也全靠老人家搞文革弄到“物极必反”的地步,刺激出了党内的改革派或开明派。若伟大领袖不搞文革,或是他能万寿无疆,则我恐怕得跟北韩同志一样,至今不知道人类曾经登上月球!


这才是人类历史上的真正奇迹。阿波罗登月证明了人类能极有限地“征服大自然”,而1/3的人类对此一无所知则证明了人类的无限可控性。前者有限地增强了人类自信,而后者却让人不能不感到绝望。


好在后来的事态发展人类可能确实无限可控,但只能在一段时间内。换言之,所谓“无限”指的是程度,并不是时间维度。比起40年前,中国今日确实是天翻地覆了。至少美国已经不再是个抽象的邪恶观念,也比月球近多了,不再“不可望也不可即”。当然,对大多数农民来说,城市仍然是月球:去旅游一番倒不是什么问题,但无法在那儿永久居留。


这种邪恶的负奇迹乃是老毛子发明的,连纳粹也不曾玩过这一手。我看光凭这一负贡献,俄罗斯人就得被永远钉上历史的耻辱柱。早就说过了,不是所有的民族对人类的文明都有相同贡献,中华民族或许没有什么贡献,但绝对超过老毛子。他们虽然为世界贡献了柴可夫斯基、托尔斯泰、屠格涅夫,但既出了列宁、斯大林,也就足以抵消有余了,乃是对人类文明作出了负贡献的邪恶民族。


前些天看电视,说其实第一个遨游太空的宇航员并非加加林,而是伊柳辛。这名字对老帮菜们来说应该不陌生,盖中国以前民航用机就叫“伊尔-18”,我首次乘坐飞机坐的就是它,那就是伊柳辛设计局设计的。老伊柳辛乃是苏联著名的飞机设计师,而小伊柳辛则是他儿子,是苏联最出名的试飞员,曾因打破世界飞行速度记录而荣获列宁勋章。正因为此,他才成了苏联计划送入太空的第一名宇航员。


据说苏联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发射很成功,伊柳辛就坐在上面,围着地球绕了若干圈,但着陆时却出了问题。苏联的设计和老美不一样。老美是让飞船溅落在大海里,而苏联那阵子是硬着陆,即进入大气层后将宇航员弹射出去跳伞着陆,让飞船坠毁。加加林就是这么着陆的。


可伊柳辛的飞船重返大气层后,弹射装置却出了故障,让他困在舱里动弹不得,随同飞船一道坠毁在中国。伊柳辛受了重伤,但居然奇迹般地活下来了,被送到北京医院治疗。那阵子咱们正和老修别苗头,但还没闹到大打出手的地步,因此同意为老修隐瞒这“丑事”,只是据说官员们诸般盘问伊柳辛,想刺探点宇航机密。飞船的残骸据说也送到北京去研究,但土鳖们想来也研究不出什么名堂来。


那电影说,苏联人信奉的哲学,使官方只能宣传成功,不能宣传失败,一切失败都成了最高国防机密,必须瞒个点水不漏。既然是太空旅行,那就只能是一切顺利,因此所有死难的宇航员的名字都绝不会为世人知晓,遑论被纪念。他们不知道,这恰好降低了人类那伟大冒险的价值——若是一帆风顺,死人的事是从不发生的,那还有什么前仆后继、可歌可泣的史诗意味?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共产党人不相信失败。在他们眼里,失败只能是耻辱,绝无可能是伟大的。


正因为此,赫鲁晓夫本来准备等伊柳辛一落地就盛大庆祝,可惜他坠落在中国境内,又受了重伤,官方无法利用此事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他不知道那飞行本是伟大的成就,着陆时出了点故障,宇航员不幸受伤,只能说是美中不足,却因为无法按原计划在红场举行盛大庆典而十分悻悻,于是跑到黑海去度假。此时下面的某官员便决定拿名不见经传的加加林去作实验。之所以挑上他,是因为他不是伊柳辛那种为大众熟知的明星。即使出了事也是可以牺牲的。因为没把握,那官员索性没有通知莫斯科,自作主张发射了飞船,省得再度让赫鲁晓夫期待之后失望。


不料这次却一切顺利,加加林顺利地跳伞着陆了,下面才赶快通知赫鲁晓夫。他大喜过望,立即从度假地赶了回来,在红场举行盛大庆典,而加加林也就在一夜间成了全球闻名的英雄。无奈这小子是个酒鬼(俄国人酒鬼特别多,大概跟气候有关吧,但北欧似乎又不是如此),生活放荡不羁,最后便在当局眼里成了个great embarrassment,于是后来他就在事故里非常及时、完全必要地丧生了。再一次证明了伟大革命导师斯大林的名言:把那个人杀了,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据那片子说,伊柳辛伤好后被送回苏联。他是家喻户晓的明星,此前苏联报刊曾透露他是第一批受训的宇航员,怎么向百姓交代这事,便成了个问题。莫斯科捏造了若干矛盾百出的说法,忽而说他从什么时候起便害了病,但那片子旋即出示了苏联报纸刊登的伊柳辛在那时抛头露面的报道,证明他那时并未害病,忽而说伊柳辛到中国治病去了,解说员于是又说,把一个公众明星、苏联英雄送到医学并不发达的中国去治病,岂非咄咄坏事?影片还说,正因为北京知道底细,因此在加加林上天后并未给苏联发贺电,否则就得承认加加林是第一个遨游太空的人,等于伙同苏联欺骗全世界。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第二个宇航员季托夫上天后,中国立即给苏联发了贺电,云云。


这最后一点我看不能成立:北京哪会介意伙同莫斯科欺骗世界?我记不住加加林上天后北京是否给莫斯科发过贺电。即使真的没发,那也只会是别的原因,否则在电报中不提 “首次进入太空” 这茬,笼统赞颂苏联取得的伟大成就不就结了?活人还会被尿憋死?


这当然是阴谋论,虽然据说得到了伊柳辛本人的证实,但就本质而言仍然只是猜测,除非从档案里刨出过硬证据来。但这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东西方的区别:“阿波罗登月是伪造的”之类的阴谋论可以在西方公开流行,写成书拍成录像卖成天价,而东方的阴谋论则永远只能是阴暗角落里的嘁嘁嚓嚓。咱们猜疑的对象永远只能是外国政府,决不能是自家政府,似乎可以说,这是中国人“内战外行,外战内行”的唯一表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