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警之血火1928 正文 13.杨常而去 用间(2)

guangfuhuaxia2 收藏 0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size][/URL] “砰”的一声,一道金属的闪光在晦暗的卧室里划过,面色憔悴的年轻人打开手掌,还是袁大头在上,一枚银圆静静的躺在年轻人的手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这是天意?不,再试试,如果连续三次向下就杀,反之就不杀。” 又是三道银光闪过,年轻人面色苍白的看着手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


“砰”的一声,一道金属的闪光在晦暗的卧室里划过,面色憔悴的年轻人打开手掌,还是袁大头在上,一枚银圆静静的躺在年轻人的手里,“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这是天意?不,再试试,如果连续三次向下就杀,反之就不杀。”

又是三道银光闪过,年轻人面色苍白的看着手里的银圆,半响,年轻人吐出了一个几不可闻的字“杀”

“学良,真的非要走到这一步吗?难道不能……”

“这是天意,你明白吗?天意,不是我想这样做的,是他们逼我的,逼我的,你知道吗!”一个粗暴的声音打断了女人温柔的话。

看着男人原本俊秀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格外阴森,女人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静静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陪着男人,一双娟秀的手紧紧的握住青年冰凉的双手,仿佛是想要把自己身上的温暖传给男子似的。

屋里那跳动的时钟仿佛像催命的铃声般不停的打在屋里的两个人心里。

时光转到了晚上7:40,“学良在吗?”没有感觉到异常的杨宇霆和常荫槐二人像往常一样走到了老虎厅,杨宇霆像平常一样随口问了一句。他这无心之言却把守在门口的谭海下了一跳,还以为他们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一时间冷汗淋淋,半天才勉强回答了一句, “少帅还在陪夫人吃饭,等会儿再下来。”

“哼,还是这个样子,早晚有一天他要为了妇人丢了大帅留下的基业。”杨宇霆见惯了张学良如此做派也没觉得怀疑,倒是让迎接他们的副官谭海白白担心了一场。

丝毫没有想到张学良会痛下杀手的杨宇霆和常荫槐,还像往常一样大摇大摆地来到老虎厅就座,拿出那份文件,只等张学良签字。

这时,在门外守候多时的高纪毅和谭海率领4名全副武装的卫士夺门而入,将杨宇霆和常荫槐分别按住。杨、常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挣扎着说:“你们要干什么?”高纪毅宣布:“奉长官命令,你们二人阻挠新政,破坏统一,将你二位处死,立刻执行。”

杨宇霆和常荫槐听后,顿时面如死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高纪毅一挥手,卫士举枪就打,随着几声枪响,杨、常二人倒地身亡,鲜血流了一地。

砰砰的几声枪响就像一把铁锤重重的敲在张学良的心上,面对回来复命的高纪毅和谭海二人,张学良只问了一句,“死了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随即瘫倒在床上,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张学良的发妻于凤至挥了挥手示意等待指示的二人离开,她对这种刽子手的角色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待二人的脚步声远去之后,于凤至才焦急的来到床边,温柔的拍着张学良的肩膀,疏解着丈夫心中的不安,这样好一阵子之后才温柔的说道,“学良,现在大事已定,但是后面的事还得你去处理,这里面可关系重大,一个不好,可要引起大乱子。”

妻子的话让张学良反应过来,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刻,立马起身着手处理善后事宜来。他一面用长途电话指示驻天津代表胡若愚,令他立刻向蒋介石报告处死杨、常的原因和经过;一面组织人连夜草拟善后的有关文字材料。

天还未亮,张学良又召集张作相、翟文选、王树翰、臧式毅、郑谦、孙传芳等东北保安委员会委员进府,宣布已将杨宇霆、常荫槐处死。闻听此讯,几人惊愕万状,面面相觑。张作相对张学良说:“此举未免过甚。”张学良回答说:“我此事如果办得不对,可向东三省父老请罪,但我没有办错。”

虽然张学良嘴里说着自己没有错,但是东北军内人士和东北百姓可不这么看,民间很快便流行着“大帅身亡,杨常而去”的说法。

杨、常被杀的消息传出后,整个沈阳城为之震动。与杨、常关系密切者,人人自危,生怕祸及自身,当时和杨宇霆结为死党的郑谦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惊惧而亡的所以民间又有“枪毙杨、常、吓死郑谦”的顺口溜。孙传芳听此消息后,不告而走,潜赴大连。面对这种状况,张学良为稳定人心,通电全国,明令宣布:凡杨、常重用之官员,如不违法,概不株连,从而使局势迅速稳定下来。

杀掉杨宇霆和常荫槐之后,少帅张学良威是立了,从此再也没有谁敢喊张学良阿斗了,但是东北军高层的心却彻底寒透了。杨宇霆和常荫槐两人,一个是奉军总参议、兵工厂的督办,一个是黑龙江省省长兼东三省交通委员会代委员长,虽然有些事做得过分,但罪不当诛。“杨常事件”发生后,很多人持有这种看法,觉得张学良手太黑,不该以这种极端的办法来解决权力之争。虽然张学良事后以:“暗结党羽,图谋内乱,勾结共产,颠覆国府,阻挠和议,把持庶政,侵款渎职。”作为杀杨常二人的理由,但是明眼人心里都明白这里面除了“暗结党羽,阻挠和议,把持庶政”是真的,其他都是莫须有的罪行。东北军内部从此离心离德,那些跟随张作霖起家的元老人人惊惧,深恐奴大主疑,引来杀身之祸,连东北军的老好人张作相也行明哲保身之道,不敢反对少帅的意见,任由张学良凭一时意气把偌大的东北军折腾垮了。

“吆兮,让我们为又除去了两个帝国征服满洲的障碍而干杯,哈哈,原本凭那个少帅在东北易帜时玩的那一手,我还在担心帝国又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呢,没想到才这么几天,这个花花公子就帮了我们大忙,哈哈,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想要除去的那两个顽固的老家伙就这么简单的被他们自己人给干掉了,看来支那人还是这个德性,对内争权夺利比谁都狠,对外则是个软蛋,支那的武神岳飞就是死在了自己人手里,哈哈,这个样子的支那人怎么会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对手呢。哼哼,要不是国内的那帮老家伙阻止,我们早就把满洲占领了,为天皇陛下开拓疆域于万里之外。不过这一天也不远了,今天帝国占据满蒙大业路途上又少了两个障碍,这得要多多感谢我们的土肥原贤二顾问先生,多亏了他对张学良和杨常二人的了解,帝国才能在旁边巧妙的推波助澜除去了这两个心腹之患,来,土肥元君干了这杯。”

旁边面容普通的中年人此时正满脸春风,笑着说道,“哪里哪里,这都是帝国忠勇的武士们共同的心血才绘制的结果,土肥元不敢贪功。来,让我们为帝国的武运长久干杯。”

“祝武运长久……”

随着一阵阵扯着嗓子的话语,几名年轻的艺妓走了进来,接着一阵男女欢笑的声音就从薄薄的隔板里传了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