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05.html


可以改编成动漫的书稿《羚羊三十六》

作者 荣儿

写于公元2008年10月5日



第九章 为和平而准备

我们在行动······


第二天,在国王藏羚草原鹰的主持下,可可西里陆海空军的高级将领们、各部部长、以及风尘仆仆刚从敌占区赶回来的侦察精英们,一共30余人汇聚在了绿宫的军事会议室内······

在聆听了国王藏羚草原鹰的开战宣言后,将领们、部长们、侦察精英们纷纷发表了各自的建议······

两个小时后,意见分成了左右两种:一种认为,即在开战之初,就动用可可西里陆军的王牌之师——炮兵一纵队!也就是说,用炮兵一纵队的导弹先把侵占云中山脉的敌人的空军、各兵种的指挥所、以及前沿阵地炸个稀巴烂;然后陆军再在海军的运输和掩护下,强渡云中海峡登陆,争取一举歼灭野人国部署在岸边的主力部队;从而为解放整个云中山地区开好头、布好局。而另一种意见则以羚羊三十六的发言为主。刚刚升任为神蛙部队龙虎团团长的羚羊三十六这样说道:“即然我们的先人早就说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那我们就必须用历史辩证的眼光去看待对手······即然我们做到了知彼,那我们的对手想必也做到了知彼;要不然,他们是不会提前采取军事行动的。如果我们用导弹去袭击对手的空军、各兵种指挥所,正常情况下成功率是很高的。但我们不要忘了,一旦导弹发射出去以后,在短短的数分钟之内给导弹导航的是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而目前这套系统的生杀大权还掌握在金星上的野人国的手里;也就是说导弹是我们发射的,但发射之后的导弹并不听我们的话。虽然从发射到击中目标时间只有短短的数分钟,但数分钟之内野人国具有能力来关闭这套系统。所以这样一来,我们的导弹不仅击不中目标,相反还暴露了我们的导弹基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陆海军联合强渡云中海峡就是一种冒险的军事行为。”

听罢羚羊三十六的发言,国王藏羚草原鹰点了点头,随后在他的建议下:将领们、部长们、侦察精英们来到了隔壁作战室,进行了图上沙盘演练······

演练的结果:意见逐渐归为统一。

下面,是图上沙盘演练时的一番对话······

“孩子!”国王藏羚草原鹰问向羚羊三十六:“即然目前野人国掌握着GPS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生杀大权;那我们该如何做?才能稳操胜券、打好这第一仗呢?”“回陛下!”羚羊三十六双手一抱拳,回答道:“即然这套导航系统被野人国控制着,那我们在第一阶段的作战中,就最好不要暴露我们的炮兵一纵队。这是第一。第二,就目前我们在知彼的情况下,也最好不要强渡云中海峡;一是强渡海峡我们没有空军掩护;二是即使利用夜色的掩护强渡成功;那我们的陆海联军将要面对的是侵略者的岸基部队。这种正面交锋、拳头对拳头的打法;我不赞同。至于何时渡海峡作战?要看时机。”

闻听羚羊三十六这么说,可可西里海军第一集团军的军长藏羚大鲨鱼,问道:“即然这位团长不想面对面地交锋,那你有何良策来指导这第一仗呢?”

“就是呀,即然不暴露我们的炮兵一纵队,那我们就只好等着挨敌人的炮弹喽······”可可西里陆军第一集团军的军长藏羚爬山羊这时也道。

“回两位军长的话,”羚羊三十六双手一抱拳,又道:“首先,我重申一遍我和大家一致的看法:那就是务必抢在侵略者动手之前,我们‘先发制人’打击敌人的战略思想是正确的!但‘先发制人’的打击方法不一定非要先开枪。刀出鞘、箭上弦、子弹推上枪膛,同样属于‘先发制人’的打击范畴。”

“我赞同。”神蛙部队司令员羚羊雪上飞这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陛下!我们抢在侵略者动手之前,先秘密地做好军事部署:让士兵刀出鞘、箭上弦、子弹推上枪膛;一旦敌人钻入了我们的包围圈,那我们就一声令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对敌发动攻击。这样产生的作战效果同样属于‘先发制人’的打击范畴。我赞同!”

“那照二位这么说,你们是要把战场引向可可西里的陆地了?这样做是很危险的。”陆军第一集团军的军长藏羚爬山羊道。

“就是。”海军第一集团军的军长藏羚大鲨鱼接着道:“如果把战场引过云中海峡,万一侵略者站稳了脚跟怎么办?要知道我们陆海军的作战思想是:宁失千军、不丢寸土。”

“不错,”九门总兵司令员千里闪电羊开口道:“我们军人的职责和使命是捍卫家园的每一寸领土。但如何来捍卫?这属于战役和战术的问题。与战略思想不矛盾。正如我们的先辈说过的那样:寸土必争是对的。但要看怎么争?留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所以目前在我们的空军建设还未成熟之际,我们就不能冒险去强渡云中海峡。要知道在海峡的那边,侵略者的岸基部队正在以逸待劳地等着我们。即使我们不怕牺牲、勇往直前,但拳头对拳头的这种打法太愚蠢。”

“司令员同志!你在说谁愚蠢······”海军第一集团军的军长藏羚大鲨鱼质问道。这也难怪,建议国王先用炮兵一纵队的导弹轰击敌人,然后陆海军联合强渡云中海峡和敌人硬碰硬的作战计划,正是海军第一集团军和陆军第一集团军的将领们提出来的。但这项作战计划并未达到国王藏羚草原鹰对开战之初的战术要求。

见藏羚大鲨鱼质问自己,九门总兵司令员千里闪电羊语气严厉道:“军长同志!难道你还没明白硬碰硬的打法是愚蠢的吗?来来来,你来看······图上的演习告诉我们:即使夜色帮了我们的忙,我们的十几万大军强渡过了云中海峡,可由于GPS系统的关闭;在我们登陆时,未受损失的侵略者的岸基炮兵部队、空军部队发现了我们,随及对我们发动了疯狂的袭击;同时侵略者的陆军又对我们采取了顽强的反登陆作战······这样在敌人三位一体的打击下,我登陆部队由于没有空军的支援和掩护,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暂时撤退。可侵略者们不愚蠢呀,他们凭借着先进的大型运输直升机把部队快速地空运过了云中海峡,并随及占领了海峡这边我军各要塞地区;这样一来在海峡中行动着的我军主力部队就有被两面夹击、头顶被狂轰的危险。请问军长!图上演习出现的这个恶果,难道还证明不了硬碰硬的打法是愚蠢的吗?”千里闪电羊一番严厉的话语问住了陆海军的将领们。他们沉默了······

“好啦,”国王藏羚草原鹰这时说了话:“同志们!大战在即,朕希望我们君臣一心、上下一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团结起力量把侵略者一个不剩地赶出我们的家园。”

“陛下放心。只要您一声令下,藏氏家族的优秀儿女即刻驰骋于海峡两岸,定将侵略者赶回到那个遥远的金星。”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忙道。

“对,陛下!您放心吧。一旦海峡战事起,我等尽全力为了民族大义而征战于海峡两岸······”

“就是,陛下!不打则以,一打定将占领者赶回老家去······”

“······”

参加会议的将领们纷纷说道。

“谢谢各位啦,”国王藏羚草原鹰说着话锋一转,严肃道:“朕,即已决定不宣而战于海峡两岸;望各位精诚团结,一鼓作气解放云中山岛!众将官!有没有信心······”

“有!”参加会议的所有人异口同声道。

“好!”国王藏羚草原鹰说着站起身来到地图前,一边指着海峡两岸的各个地区,一边口述了七项内容:

第一,作战第一阶段参加的军队。鉴于云中海峡两岸的地理、气候、海水的潮起潮落等等因素;故在第一阶段的作战中,参战的主力部队应为神蛙部队。

第二,武器使用和预防。鉴于目前还没有掌握住成熟的导航系统;故在第一阶段作战中,炮兵一纵队的导弹基地务必要做好隐藏。除了导弹不用外,任何武器都可以向侵略者开火。

第三,战场选择。鉴于神蛙部队中三个师有两个师最擅长山地作战,故把主要战场选定在距离云中海峡100公里以外的雾山山脉。

第四,作战方式。鉴于侵略者会充分发挥空军的优势,神蛙部队应执行先避其锋芒、继尔诱敌深入、最终合围歼敌的战术思想。

第五,除了战略方向外;其他战术问题,神蛙部队的指挥部有权做出决断。

第六,战时的一切问题的解决,应随机应变。

第七,从即日起,特任命神蛙部队司令员羚羊雪上飞、参谋总长羚羊三十六为“钦差大臣”,二人有权调动地方上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这七项内容中的后三项内容是国王藏羚草原鹰临时加上去的。由此可见,国王对羚羊雪上飞、羚羊三十六二人的器重。


第二天,即4月30日。国王藏羚草原鹰在绿宫会议室主持召开了战前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在会议上,成立了以军部部长万里驰骋羊、陆军第一集团军军长藏羚爬山羊、治安部部长藏羚安全羊、海军第一集团军军长藏羚大鲨鱼、九门总兵司令员千里闪电羊以及后勤供应部部长藏羚骆驼羊六人为主的“联合司令部”。

随后,国王藏羚草原鹰正式批准了拥有七项内容的作战计划书。

紧接着一小时后,“联合司令部”就下达了第一份作战密令:即惊天炸雷第一声!10分钟后,第二份作战密令又马不停蹄地送达到了神蛙部队的营区······

在戒备森严的中军大帐内,神蛙部队司令员羚羊雪上飞和刚刚升任为参谋总长的羚羊三十六启开了第一份作战密令:

“奉陛下旨意!特任命神蛙部队司令员羚羊雪上飞、参谋总长羚羊三十六二人为‘前线指挥部’主要负责人。各地方兄弟部队均要受二人指挥。”

就在神蛙部队司令员羚羊雪上飞和参谋总长羚羊三十六二人看罢密令后不久,第二份密令又到了······

“报!”随着帐外的一声高喊,中军官疾步走进了大帐:“报······司令员!参谋总长同志!联合司令部的密令,送达。”

“呈上来,”羚羊雪上飞道。

“是!”中军官羚羊十二答应一声,双手把密报呈递给了羚羊雪上飞。

接过密报,羚羊雪上飞命令道:“中军官!你马上通知师一级干部20分钟后,到中军大帐开会。”

“是!司令员同志!”羚羊十二立正道。

待中军官转身走出了大帐后,羚羊雪上飞和羚羊三十六启开了第二份作战密令······看罢,两位年轻的指挥官顿觉千斤重担这回才真正地压在了肩上。

就见这份“惊天炸雷第二声”绝密令上写道:“据悉,敌之部队将于五月五日左右发动攻击;特命前线指挥部接令后立即按作战部署进入战争状态。执笔时间:4月30日11时10分。”

二十分钟后, 《 第九章 第一节 完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