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王二混 收藏 0 2014
导读:“战旗在阳光下放光辉,我们是无敌的暴风雨部队,诞生在抗日烽火,转战千山万水,攻锦州打海南,铁拳震敌胆,入朝第一仗,战史美名扬,啊!枪杆子听从党指挥,暴风雨部队无坚不摧!”这首雄壮有力的军歌,赞美的就是素有“暴风雨部队”之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0军118师。 鲁中诞生,挺进东北炼劲旅 第40军118师是一支具有优良传统的部队,历史不算老,但成长迅速,其最早前身是1937年底至1938年春,山东省委发动的长山县黑铁山起义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5军(后改称第3支队)、泰安县徂徕山

“战旗在阳光下放光辉,我们是无敌的暴风雨部队,诞生在抗日烽火,转战千山万水,攻锦州打海南,铁拳震敌胆,入朝第一仗,战史美名扬,啊!枪杆子听从党指挥,暴风雨部队无坚不摧!”这首雄壮有力的军歌,赞美的就是素有“暴风雨部队”之称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0军118师。


鲁中诞生,挺进东北炼劲旅


第40军118师是一支具有优良传统的部队,历史不算老,但成长迅速,其最早前身是1937年底至1938年春,山东省委发动的长山县黑铁山起义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5军(后改称第3支队)、泰安县徂徕山起义的第4支队、潍县蔡家栏子起义的第7支队和寿光县牛头镇起义的第8支队的主力,后来发展为著名的八路军鲁中军区第1、2团。抗战期间两团转战泰山、沂蒙,广泛开展游击战争,给日寇以沉重打击,在山东鲁中根据地享有崇高的威望。


在残酷斗争中,为粉碎敌人的堡垒政策,鲁中2团首先将爆破技术运用于攻坚作战,创造出“爆破、火力、突击”紧密结合的攻坚战术,极大地提高了我军攻坚作战的能力,迅速在山东部队推广。解放战争中,毛主席曾电示攻太原的部队,要采用山东的爆破经验。从此,“爆破”战术被全军广泛运用,并列入《步兵战斗条例》。


1945年8月,我军对日大反攻,山东鲁中军区第1、2团和部分地方基干武装组成山东解放军第3师,辖第7团(老1团)、8团(老2团)和9团。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从山东、冀热辽抽调包括山东3师、警备3旅、冀东12团在内的大批主力部队挺进东北,统一编入由林彪任司令员的东北人民自治军。


1946年1月,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为东北民主联军,并对进入东北的新老部队进行整编,辽东第3纵队在辽阳成立,下辖第7、8、9旅。第7旅即由山东解放军第3师第7、8团和由冀东12团一部扩编的冀热辽军区第16分区21旅62团、23旅67团编成,旅机关由原山东3师机关组成,辖第19、20、21团。合编时将23旅67团拆散分补给各团,全旅8600余人,旅长曾国华,政委李伯秋,副旅长邓岳,参谋长王全珍,政治部主任李改。


第19团由山东3师7团编成;第20团由山东3师8团(欠第3营)和第21旅62团第2营组成;第21团由21旅62团(欠第2营)和山东3师8团第3营组成。3个团中,19团为纵队和师的第一主力团,曾被辽东军区授予“铁拳”称号。20团战斗力也很强,获得过“突飞猛进”奖旗。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118师师长邓岳少将

从1946年2月起,为了消耗、挫败敌军,配合我党的政治谈判,3纵奉命先后参加了辽阳、本溪、四平等保卫战,迟滞了蒋军的北进。1946年7月,东北民主联军再次整编,原纵队下面的旅改称为师,3纵7、8、9旅即改称7、8、9师,所辖各团番号不变。原旅长曾国华调任3纵副司令员,邓岳担任7师师长。从此,在战将邓岳的指挥下,7师这支年轻的部队,在广袤的黑土地上谱写了辉煌壮丽的篇章,锤炼成一代劲旅。


7师听党指挥,不畏艰险,能征善战,作风朴实、工作扎实,与兄弟师在战争中相互信赖、相互支持、主动协同,逐步形成“七师拱,八师顶,九师转”的战斗风格,形象地说明了7师善于突击攻坚的顽强战斗作风。


坚持南满,首创“诉苦”教育


1946年底,蒋介石在东北采取“先南后北“的方针,妄图首先歼灭南满我3纵和4纵部队,尔后进攻北满。中共南满分局召开著名的“七道江会议”,决定坚持南满根据地,由3纵内线运动防御,4纵主力深入敌后作战。从1946年底至1947年初,3纵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斗严寒战顽敌,进行了四次保卫临江作战,在北满我军“三下江南”的作战配合下,大量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扭转了东北敌攻我防的战局。


7师作为3纵主力师,在坚持南满的斗争中发挥了骨干中坚作用,奋战百余天,越战越勇,越战越强。一保临江在小黄沟战斗中,7师集中数倍于敌的兵力,采取四面包围的战术,全歼敌195师584团第2营,遏制了其进攻锋芒。二保临江,7师配属8师23团和纵队炮兵团攻击敌195师据守的高丽城子,打掉其5个营,迫敌逃回通化。阴差阳错的是,与敌195师约定南北对进的敌207师第3团(欠1营)毫不知情,孤军进占三源浦。7师在辽东军区和3纵首长的命令下,与9师一起不顾一切困难,乘胜围歼了该敌。三保临江,7师大展雄风,横扫通沟、大北岔、柳河、三棵榆树、旺清,展现了主力军风貌,大批大批地歼灭敌人,自身的战役观念和战术水平明显提高。1947年4月四保临江时,7师和兄弟部队密切协同,在红石镇、油家街地区诱歼中路之敌89师和54师162团,俘敌7800余人,毙伤敌660余人,创造了速战速决歼灭战的范例。19团9连在战斗中,一面进行军事打击,一面开展政治攻势,俘敌团长以下3000余人,缴获各种炮50余门,荣获师通令嘉奖和奖旗一面,并记集体功。


7师在坚持南满的斗争中久经考验,但当时局势严峻,部队思想状况亦存在大量的不良倾向,象厌倦艰苦、幻想和平、对革命悲观失望、怨天尤人等,导致内部关系紧张,破坏群众纪律,特别是出现了严重的逃亡现象,如1946年5月抗退期间,21团不到半个月逃亡138人。面对这些状况,如何巩固部队,加强纪律,提高战斗力,增强指战员们的必胜信心,7师自觉摸索并首创了影响全军的“诉苦”教育运动。


诉苦运动从根本上讲是一种比较系统的群众性自我教育运动,它通过“吐苦水、挖苦根、查忘本、下决心”提高指战员的阶级觉悟,激发起官兵为劳苦大众求解放而当兵打仗、杀敌立功的极大热情。它是1946年6月由3纵7旅20团3营教导员冯恺最先在全营开展“谁养活谁”的大讨论而发动起来,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教育效果。冯恺和9连指导员赵绪珍在教育中运用实物展示、回忆对比、说苦控诉等方法启发、引导指战员用亲身经历进行自我教育,极大地激发了指战员杀敌立功的自觉性。由此,诉苦运动的经验很快在7师及3纵推广。通过诉苦教育运动,部队练兵热情空前高涨,内部关系空前团结,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东总”和辽东军区首长听了3纵的诉苦教育经验后,给予了高度评价。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辽东军区政委陈云同志指出:“这是部队教育的方向,要把诉苦教育和杀敌立功运动结合起来,并立即在全区推广这一经验。”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罗荣桓也充分肯定:“诉苦教育的全过程,在部队教育工作上是一个具有极其重大意义的创造。”1947年9月28日,“东总”政治部将《辽东三纵学习土地政策经验(诉苦)介绍之二》电报军委、总政,毛主席亲笔逐字逐句修改(文字达66处,标点符号48处),转发全军各部队,推动了全军新式整军运动的开展。


奇袭威远堡,打出“暴风雨”美称


1947年秋季攻势中,为配合北宁线作战,3纵奉命乘敌沈阳、四平间兵力减弱之机,歼灭威远堡、西丰地区之敌。当时担任所谓“机动防御”的国民党军53军116师,师部带347团在威远堡、郜家店一线,346团分布于西丰、拐磨子地区,348团在莲花街、孤榆树一带守备。敌兵力部署的特点是灵敏度高,反应快捷,便于收缩,左右呼应,既可凭坚顽抗,又可伺机突围。


战前,在各师领导参加的作战会议上,3纵两位主要领导对选择攻击目标提出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政委罗舜初的意见是,首先歼灭距我最近的驻西丰守敌346团,然后视情扩张战果,一口一口地优势歼敌。司令员韩先楚则坚持采取“掏心”战术,远距离奔袭威远堡,直捣敌116师师部,调动其3个团出援,在半路上伏击歼敌,吃掉它1个整师。讨论这两种意见时,只有少数人赞同韩先楚司令员的方案。会后上报“东总”定夺,林彪复电:“按先楚方案实施战斗。”


9月29日,3纵发出围歼敌116师作战命令:7师担任主攻,远距离奔袭威远堡,歼灭守敌及116师师部,以9师主力配合7师行动,并以一部断敌退路,阻击开原之敌增援;8师以一部监视和相机歼灭西丰、拐磨子之敌,主力围歼郜家店之敌。要求各部10月1日中午前必须进入作战地域。当日晚,天降秋雨,道路湿滑,7师部队从小四平镇出发,冒雨强行军80公里,进至威远堡以东40余公里的凉水泉子。9月30日12时,3纵主力乘隙分别向指定位置渗透奔袭。16时,7师前卫20团3营及师特务连进至宁远屯附近与敌警戒的一个连接触,战斗至18时,将敌全歼。7、9师即由宁远屯南北两侧迅速插向预定目标,8师主力由幽雅北侧向郜家店急进。又经一夜紧张的行动,于10月1日晨,我军突然出现在敌前。敌人尚在出早操,大惊失色,被迫仓促应战。


威远堡守敌116师师部的战斗力只有1个步兵营外加1个特务营,且工事简易,防守麻痹。10月1日7时,7师占领二道沟、石庙子以东一线阵地,完成对敌攻击准备。14时,总攻威远堡开始。7师19团出手迅速凌厉,一举攻占了毛家窝棚北山及望宝山,逼近了敌赖以稳定其防御的重要屏障——天王山阵地;20团夺取了301高地,并迅速肃清了天王山东北山及301高地西南一线阵地之敌,乘胜发展,占领了二道河子据点;21团攻占了232高地及石庙子北山,并西渡寇河向龙谭寺、靠山屯方向实施迂回,其前卫第3营进至吴家屯,与由莲花街南逃之敌348团后尾遭遇,我先敌开火,俘敌副团长以下70余名,余敌逃往威远堡。这样,7师3个团于南、东、北三面和9师25团于西面对威远堡完成了合围。


为了迅速歼灭敌人,在纵队统一指挥下,各师加紧攻击。19时,7师19团1、2营继续向天王山之敌攻击,由于敌人增援和我攻击部队协同不好,连续攻击数次未果。10月2日7时,19团接受教训,改变攻击点,采取包围迂回战术,再次向天王山发起攻击,该团第1、2营,前仆后继,英勇冲锋,于9时由1营3连攻占了天王山主峰,撕开了威远堡的重要屏障。敌军心大乱,19团则居高临下,将敌人压缩在村内,威远堡暴露在我军炮火之下。3纵集中火炮,猛烈轰击敌人师部,掩护部队向威远堡发起四面围攻。19团随即猛烈攻击,迫敌战无依托,逃无空隙。20团2营也由二道河子向威远堡攻击,21团在宿家屯附近防敌向昌图方向突围。经过激战,各团相继攻进威远堡。敌116师师长刘润川见大势已去,无法支持,率两个团的残部向西南方向突围、溃逃,被我9师25团一举截歼。12时许,8师也将敌346团全部歼灭,至此,战斗胜利结束。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威远堡战斗攻打天王山主峰的7师19团勇士


此次战斗,经22小时激战,敌116师主力被我全歼,共毙伤俘敌8100余名(其中我7师歼敌2400余人),缴获各种炮108门,轻重机枪283挺,长短枪3918支,弹药23万余发,战马341匹,汽车13辆等并有许多其他军用物资,这是东北我军秋季攻势中歼敌和缴获敌物资最多的一次战斗,也是打的最漂亮的一仗。它作为一个典型长途奔袭战例被列入国防大学的教材中。


被俘的敌116师师长刘润川供称:“从战术眼光看,你们可能打西丰,最厉害可能打头营子(即郜家店),没想到你们竟打到威远堡来了。”3纵在这次战斗中,因战术诡谲,机动神秘迅猛,被对手敬畏地称之为“旋风部队”,而主力7师也以攻击顽强凌厉,敢打硬仗恶仗赢得了“暴风雨”部队的美称。


浴血配水池,辽西大战建殊勋


1948年9月,东北我军与蒋军展开战略决战,辽沈战役爆发,我军首先对北宁线诸要点展开进攻。10月初,3纵受命参加锦州战役主攻。12日,肃清锦州外围战斗开始,3纵第7师、8师先后向锦州城北的主要屏障配水池、大疙瘩两个核心据点发起攻击。


配水池位于锦州城北1公里的一处高地上,是伪满时期遗留下来的钢筋水泥建筑。以其为核心,周围散布着14个地堡和10余个明暗火力点,外有堑壕纵横相连,壕外有铁丝网、雷区等障碍物,工事强固。守敌为1个加强营800余人,装备精良、久经战阵且做好了死守准备。配水池外墙赫然写着:“配水池是第二凡尔登”、“守卫配水池的都是铁打的汉!”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异常惨烈的配水池战斗,20团1营奋勇前进


担任进攻配水池任务的是7师20团1营,面对敌人嚣张气焰,决心当“打铁汉”,攻下“凡尔登”,砸烂“铁打汉”。10月12日6时,在我炮火掩护下,营长赵兴元指挥第2、3连从东北、西北两侧并肩实施强行突击。2连连续爆破开辟通道,迅速占领配水池东北角的4座红房子,并以此为依托,向敌核心阵地发起冲击。敌为巩固阵地,向红房子发起疯狂反扑,敌团长王振威亲自指挥冲击,当场被我军击毙。战斗异常惨烈,我1营伤亡惨重。副班长李长修在腹腔被炸穿的情况下,仍端着机枪向敌群扫射,直到壮烈牺牲;战斗组长吴亚丁一人使用4种武器,身上6处负伤,露出了肠子,仍坚持战斗。17时30分,20团3营在西南侧投入战斗,第7连迂回至敌人侧后,直扑其核心工事,3班战士谷振声冒着敌火力封锁,在又宽又深的堑壕里,以自己的身体当桥墩,用就地的钢轨做桥身,架起便桥,保障了战友们迅速通过外壕,炸掉了配水池的西南大地堡。尔后,7连利用有利地形,与敌展开逐壕逐堡争夺。与此同时,9连从正面,赵兴元带领1营剩余战士从红房子冲出,迅速对配水池形成三面围攻,经30分钟激战,全歼守敌,夺取了配水池据点。


锦州解放后,3纵奉命挥师东进,参加围歼敌廖耀湘兵团的大会战,以大踏步的分割、包围、穿插、渗透战术向敌开进。10月26日凌晨,7师21团3营在副团长徐锐带领下,向东追敌进至四间房,从老乡口里得知胡家窝棚有大批敌军集结,汽车多、电话线多,并有很多汽车、大炮正在过河,徐锐判断为敌指挥机关正在组织撤退,遂临机决断,不待团主力到达,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插至胡家窝棚打乱敌指挥机关。6时许,3营8连2排乘隙大胆渗透,迅速越过东沙河进至大道屯西侧,控制了渡河点,打垮了敌炮兵阵地,俘敌副军长以下百余人,缴获榴弹炮18门,汽车百余辆,并在河边击毁敌电台指挥车一辆,切断了敌军上下通信联系。该排孤军深入,敌以两个营兵力反扑,2排浴血奋战,予敌重创,大部壮烈牺牲。


3营集中兵力攻取村西各高地,7时许,8连3排攻占了65高地,使廖耀湘兵团指挥所完全暴露在我军的威胁之下,在敌疯狂反扑下,3排仅剩1人坚守阵地,7连1排及时赶到巩固了阵地。与此同时,第19团1营按枪声方向主动向胡家窝棚靠拢,与21团3营7连密切协同,于8时攻占了104.7高地。21团3营9连也迅速攻占了65高地西北无名高地,全部占领了敌村西掩护阵地,村内敌人无处可逃,乱成一团。21团3营7、8连乘势向村内残敌发起冲击,歼敌一部,俘获500余人,彻底捣毁了廖耀湘兵团指挥所和新6军军部。7师查明,在胡家窝棚周围敌已溃不成军,在800多名俘虏中发现了西进兵团和新1军、新3军、新6军三个军的司令部人员,证实其指挥机关已被打乱,丧失了指挥能力。此次战斗,7师一举击中敌要害,打乱其指挥中枢,加速了其全局的溃败,在整个战役中起了重大的作用。敌兵团司令官廖耀湘被3纵俘获后,对3纵司令员韩先楚感叹:“你们‘旋风部队’真是名不虚传,两条腿竟赛过了我的十轮卡!”


南苑缴飞机,北平入城第一师


辽沈战役取得伟大胜利,东北全境解放。1948年11月12日,根据中央军委整编全军部队的命令,东北野战军第3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原第7师及所属各团也相应改番号为第118师及352团、353团和354团。


1948年12月11日,40军入关进至香河地区,配合兄弟部队切断了北平与天津之敌的联系。17日,118师354团在炮火支援下,攻占了南苑机场,缴获各种飞机43架及大量军用物资,这是我军历史上缴获敌机战果最大的一次战斗,从此也奠定了118师在解放战争中师级单位战果缴获数量居全军第二的地位。19日,敌为恢复空中通道,以92军两个团的兵力,在16辆坦克、10门山炮的掩护下,分三路向我三台山、南苑机场实施多次反扑,均被我354团击退。


1949年1月22日,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率所部20余万人接受和平改编。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为庆祝平津战役的伟大胜利和北平的解放,第四野战军决定:三纵七师(即40军118师)全部以及特司所属重炮、野炮、坦克、装甲车各一个团参加北平入城式,并统由三纵首长指挥。


1949年2月3日,118师作为参阅部队中唯一一个步兵师光荣地参加了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入城式。上午10时,4颗照明弹腾空而起,庄严隆重的入城式开始了。获得新生的北平到处五彩缤纷,红旗招展,一片节日气氛。前门广场大街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在一片欢乐声中,在雄壮有力的战斗进行曲中,我入城部队3辆装甲车为先导,然后4辆卡车上高悬着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肖像徐徐向前门驶去。接着装甲兵、炮兵、骑兵,一路从城南永定门入城,另一路从西直门入城。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北平入城式,四野部队通过前门大街


下午14时,118师按各团编制序列成4路纵队,手握钢枪,迈着整齐的步伐,从永定门庄严入城。浩浩荡荡的队伍,在掌声和欢呼声中前进。人们欢声雷动,纷纷招手、呼喊,许多人激动地流下了热泪。118师指战员们个个精神抖擞,面带笑容通过城楼,接受首长的检阅。许多同志也是热泪盈眶,望着毛主席的巨副画像,与纵情欢呼“毛主席万岁”的人群汇合在一起,昂首阔步通过一向被帝国主义称为“禁地”的东交民巷。此时那些以往极其傲慢的西方列强使馆人员紧闭大门,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将近下午5时,战士们手里捧着人民献给的一束束鲜花,迎着晚霞,告别了北平的群众,继续踏上了前进的征途。


作为参加北平入城式唯一一个步兵师,这不仅是118师的荣誉,也是40军的骄傲。这一殊荣的取得,不是偶然的。118师及40军战绩突出,纪律严明,朝气蓬勃。它体现了四野总部对40军极大的信任和辉煌战绩的充分肯定,是给予该军的特殊奖励和巨大鼓舞。


飞兵琼岛,渡海先锋逞英豪


1949年2月,40军编入第四野战军先遣兵团挥师南下,相继参加了渡江战役、湘赣战役、衡宝战役和广西战役,兵锋所指,敌军望风披靡。1949年12月,在中南大陆全部解放的情况下,40军和43军受领了在15兵团指挥下解放海南岛的任务。


1950年3月,第15兵团决定以40军和43军各一个加强营向海南岛两翼实施第一批偷渡。40军挑选了战斗力最强的118师352团1营首先执行偷渡海南岛的任务。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暴风雨部队渡海先锋营偷渡琼州海峡


3月5日,在118师参谋长苟在松、352团团长罗绍海率领下,渡海先锋营在徐闻之北东坡登船,于当日19时分乘14艘木帆船,顺风扬帆向海南岛驶去。此时正是西北风,船队5小时就航行了100公里。当行至离预登陆点50公里时,风突然停了,船速大减,前进迟缓。全营同志在“有进无退,风停船不停”口号的鼓舞下,发扬一往无前的战斗精神,奋力划桨摇撸。没有桨撸的,就用铁锹、木板、竹杆甚至枪托划水,使时速提到高10华里。许多同志双臂累的酸痛,手也磨起了血泡,仍旧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划水前进。6日13时,当船队驶至预定登陆点白马井附近海域时,遭到敌10余只帆船和4架敌机的袭击。紧要时刻,随船师团首长果断命令我方船只冲入敌军船队,一边以猛烈的火力还击敌人、加速前进,一边仿照旗语迷惑敌机,致使敌机误将己方帆船炸沉一只。敌船被打得落花流水、惊恐万状,纷纷逃向岸边。战斗中,我9号、6号船被敌机猛烈火力击伤。


当距登陆点千余米时,两艘敌舰尾随追来,敌机临空扫射,岸上敌人同时展开拦阻射击。最危险的时刻到了!我指挥船令严各船加速逼近滩头,由处在先头的1连1号船、3连4号、5号船第一波登陆,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抢占滩头阵地,巩固扩大登陆场,掩护后续船队登陆。在“看谁是登陆英雄”口号的激励下,3只突击船飞速前进,似疾箭穿过连天炮火,抢占了滩头。突击排在船队火力掩护下,以勇猛迅速动作直扑敌人堑壕,一举攻占了敌前沿阵地。敌人急调一个连反扑,妄图堵住突破口,恢复阵地。这时我轻重火器一齐开火,给敌人以重大杀伤。终于,敌人在我准确的炮火打击和步兵勇猛的冲击下,不支溃逃。我登陆部队在琼崖纵队第8团的积极配合下,内外夹击,将敌两个连大部歼灭。下午14时30分,我先锋营与坚持敌后斗争23年的琼崖纵队胜利会师。


这次偷渡成功,意义十分重大。中共华南分局和第15兵团及广东军区给该营的嘉奖令中指出:“你们------取得了大军与琼崖人民武装第一次胜利会师,开创了我军渡海登陆的首次范例,------给所有渡海作战部队和长期艰苦奋斗的琼崖人民,都是极大的鼓舞,------加速了海南岛全部解放的到来。”5天后,43军的先锋营在海南岛东侧胜利登陆,因此,40军118师352团1营是名副其实的渡海先锋第一营!


3月26日,以40军118师352团(欠第1营)和353团第2营近3000人在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率领和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协助下,成功实施了第二次偷渡。4月16日,我军主力采取大规模的强行登陆,向海南岛守敌发起总攻。经过美亭决战,歼灭敌军大部,解放了海口,部队乘胜追击,将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天涯海角”,取得了海南岛战役的胜利。


高度评价,新征程谱写新辉煌


在解放战争中,118师转战南北,从长白山一直打到海南岛,途经十省,行程万里,参加战役战斗数百次,歼灭国民党军7万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该师在战斗中不断成长壮大,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胜利地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任务。国民党军曾将东北我军1纵(38军)、2纵(39军)和3纵(40军)惧称为林彪的“三只虎”,那么118师则是最锋利的“虎牙”之一。


1947年3月19日,“东总”编制“东北民主联军主力兵团发展简历表”中,对3纵7师“战斗力与特点”评价为:“在南满部队中最强的师,战斗力强,善攻坚、爆破和夜战,战斗作风勇猛。”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了《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里面对40军118师(3纵7师)又给予了高度评价:“该师战斗力顽强,作风勇猛,战斗积极性高,有朝气;善于夜战及爆破,兼备野战运动与城市攻坚,为东北部队中头等主力师。”


1950年10月25日,118师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批入朝部队,在温井地区两水洞、丰下洞一带首先给疯狂北进之敌以迎头痛击,歼灭南6师2团第3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共486人,打胜了出国第一仗,由此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1951年,党中央把这一天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这是118师的又一殊荣。此后,118师在40军指挥下,连续参加了第一至五次反击战役、“三八线”阵地防御战及西海岸反登陆战备直至停战签字,历经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全过程。



四野“暴风雨部队”传奇

118师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战士们正向敌冲锋


1953年7月28日,118师回国驻守辽西地区,开始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征程。牢记我军职能,狠抓战备训练,在抗洪抢险、抗震救灾、支援地方建设等大型活动中,一次次再现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形象。如参加1953年哈尔滨防汛筑堤、1963年天津抗洪、1976年唐山抗震救灾、1987年扑灭大兴安岭特大山火、1994年锦州抗洪和1998年松嫩抗洪抢险等,均圆满完成任务,受到总部、沈阳军区及广大人民群众的高度赞扬。


1998年10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暴风雨部队”进行体制编制调整,缩编为步兵旅。该旅积极研究探索旅营体制下部队建设的特点规律,注重抓好部队的全面建设,特别是提高旅党委班子的合成素质,取得了明显成效。2000年6月,沈阳军区在该旅召开了“军区研究加强旅的建设现场会议”,把该部树为军区部队旅建设的样板。因成绩出色,该旅又先后被总部评为基层建设标兵旅和2007年度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现在,该旅随集团军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全军重点建设部队,担负极其重要的战备使命,我们相信,“暴风雨部队”在以后的征程中一定会创造更加辉煌的业绩。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