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9月15日电 最新一期的香港《亚洲周刊》刊文说,台湾安全部门情报人才断层已到匪夷所思地步。台安全部门最重要的职务之一、驻美特派员,因现任中将退役,台安全部门找不到继任人选,又无法从防务部门借将之余,只好将自己只有九职等的秘书派到华盛顿接任雷的遗缺,虽只是过渡性质,也暴露台湾安全部门人才荒的窘境。


文章摘编如下:


台湾安全部门情报人才断层,已陷入困窘境地,最重要的驻美特派员,竟将只有九职等的秘书派去接任遗缺。


台湾安全部门情报人才断层已到匪夷所思地步,安全部门最重要的职务之一、驻美特派员,因现任雷光陆中将即将届龄退役,台湾安全部门责任人蔡得胜在找不到继任人选,又无法从台湾防务部门借将之余,只好将自己只有九职等的秘书王志贤派到华盛顿接任雷的遗缺,虽只是过渡性质,也暴露台湾安全部门人才荒的窘境。


不只华盛顿特派员派不出人,因为情报量匮乏,为了符合台湾安全部门与当局领导人办公场所要求情报质与量的提升,蔡得胜大量扩编“公开情报中心”(简称公情中心)的员额,并让公情中心分摊一处、二处及三处的情报量,立即引发情战单位的反弹,但基于情战中心主任陈智广与负责人蔡得胜多年的交情,各处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据台湾安全部门高层人士表示,美国是台湾情报涉外、情报交换及决策情报最重要的国家,台湾驻华盛顿的安全部门特派员正好是极为重要的第二轨道,无论过去黄光勋时代的“凯德磊案”,或者更早的“明德小组”,整个台湾的情报涉外几乎就是围绕着美国在部署。


台湾安全部门驻美特派员等同于台湾安全部门“副局长”的位阶,甚至在紧急状况时,还可以跳过“局长”直接向当局领导人汇报。


但这么重要的职位,目前台湾安全部门内有资格接任者并没有太多人,而实际能够派任的则因个人意愿不高。蔡得胜也曾向台湾防务部门借将,但却吃了闭门羹,最后只好先把秘书派上场作为过渡特派员。


另一方面,台湾安全部门为了冲情报业绩,大量重用公情中心所搜集的情报,公情中心的情报来源,大致是由报章媒体期刊网络等公开的资源中获取为最大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