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 八 章 龙残残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当井方霖来到几个鬼子面前时,那位大佐军衔的指挥官收起拄在胸前的指挥刀后,注视着井方霖冷冷地道:

“我已然战败,但我有权知道是败在何人之手。请问你们是德国的党卫军吗?”在日本军人的眼里,只有德国的技术最先进,德国军队才值得帝国军队佩服,能有那么先进的空中飞行器,肯定是德国。

井方霖摘下贼酷的镀金大墨镜,以威严的目光盯视着鬼子指挥官一字一句的道:“请你看清楚了,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告诉你,我们是中华佑卫使,你可以投降了。”

听到翻译过来的日语,鬼子军官没听懂他们是那国那党那派的军队,不过现在可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死亡和投降正等着他选择呢,他心中叹了口气无奈的道:

“我是藤田大佐,铃木联队第三大队指挥官,如果贵军遵守日内瓦公约,我可以放下武器,享受人道待遇。

“可以,只要你在投降书上签字,我们会善待俘虏的。”井方霖也是冷言冷语,不过他的话可是带有极强的激将之意,他想亲手杀掉这个什么大佐,当然不想要什么俘虏,更不想按主动放下武器者对待他们。

激将之法当然奏效,大凡日军军官都是死心塌地的军国主义分子,主动向支那人投降那是最大的侮辱。藤田嚎叫一声,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将一抹仁丹胡衬得格外显眼。

“八嘎,支那人的最坏,死啦死啦。”刷的一下抽出了战刀。而围在他身旁的四个参谋卫兵也都端起了武器,他们都是死硬的军国主义分子,想让他们投降是不可能的,但垂死挣扎让他们的内心在颤抖。

“哼哼,还有点骨气,好,你的手下能在三招之内不死,我就放他回去。”说罢,一摆手。他的作战参谋把话翻译了过去。

几个“龙残”特种兵争抢了半天,终于一人猜拳得胜,他飞快的放下枪摘下头盔,洋洋得意的向战友们显摆了一下,然后大咧咧的空着手来到鬼子面前,一指两个端着三八大盖的卫兵道:“你、你,你们两个上来受死吧。”

一个“龙残”特种兵出战,要单挑两个鬼子,还没等把话翻译过去,几个特种兵就不干了,喊道:“大黑爪子(绰号),你只能“玩”一个,还有我们哪。”

可鬼子兵也不干了,这也太轻蔑大日本武士了,两个鬼子嚎叫一声,一挺三八大盖,刺刀尖横着滑动了几下之后,大吼一声腾空跃起,居高临下的向“大黑爪子”左右肋刺来,两面夹击刀尖儿外翻,不论你向左向右躲闪都在刀尖划动之内,让你不死即伤。

可那位叫“大黑爪子”的特种兵嘴角一撇,在刺刀尖划来之时突然以右脚跟为轴,身子向左一旋,超快的速度正好让刺刀贴衣划过,而他的右手抓住了鬼子的枪,左手却闪电般的摘下刺刀一划。这个鬼子的左脚落地,右突刺刚好完成,什么都没刺到,而脖子却喷出一股血箭,他的喉咙被划断了。

这种闪避或是攻击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另一个鬼子根本不知道他的同伴已死,他的反应到也挺快的,扑空后身子一旋,回身就是一个直突刺,扑哧一声,长长的刺刀扎入了肉体。

等他看清目标时惊呆了,他的刺刀正好扎穿了同伴的胸膛。而他应该刺杀的目标就在他的身侧,带血的刺刀看似缓缓地正在划过他的喉咙。真不错,临死前,他有幸看到自己的血喷的又高又远的,心中还自赞道:“唔,我的血压蛮高的嘛。”

只一个照面两个回合,两个藤田大队的刺杀高手,竟被一个支那军人赤手空拳的杀死,藤田大佐的两个参谋傻眼了,不但怯战了甚至把战刀都吓掉了。

啪啪……,一个参谋挨了两个大耳光:“八嘎呀路,你的天皇陛下军人的不是,是个鼠胆鬼。”见手下被中国军人的气势被吓住了,藤田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在日本,最侮辱男人话语就是被骂做鼠胆鬼,意思是说,一个男人胆小如鼠最受人鄙视,被骂者要么接受,要么就与其拼命。

那个参谋的血性被激发出来了,嗷的一声嚎叫,拔出了战刀纵身一跃,刷刷的摆出了几个起刀式,指着“龙残”特种兵这边嗷嗷的叫着:“出来、出来受死的干活。”

那边鬼子在胆突突的叫阵,“龙残”特种兵这边还在猜拳,基地参谋长井方霖悠然的吸着烟,任由“龙残”特种兵们“胡闹”,而他的心理正在盘算着怎么来“折磨”那个鬼子的指挥官藤田大佐。

“嗯,最好砍掉他的双臂,斩断双腿,割掉舌头,挖去双眼,嗯……最后嘛,呵呵,再阉了他。”让他的上级指挥官见了一定会气死,嘿嘿………。

决定了方案,井方霖笑出了声,而“龙残”特种兵们也决出了胜负,“巨臂猿”(绰号)有幸第二个出战。“巨臂猿”的本事就在双臂上,不但臂长、粗的出奇,更是力大无穷,想撕碎个鬼子就像撕鸡大腿那样容易。

“巨臂猿”更会蔑视人,枪挎在背后头盔也不摘,随手捡起一支三八大盖,还试了试刺刀尖快不快,然后来到那个举着战刀的鬼子面前,瓮声瓮气的道:“喂,日本杂种,老子让你亲身体验一下真正的刺刀术。”说罢把枪一摆,而那个鬼子看到的竟是三把刺刀在晃动。

那个鬼子要泄气了,可又不得不拼一下,于是鼓足勇气,嚎叫一声展开了刀劈术杀了过去。单从刀术来说他应是个不错的武士,出刀快招数诡异,而且他使出的都是拼命的招式,想一击必杀。

可他遇上了双臂力可开山的“巨臂猿”,他用三八大盖硬碰硬的格开了鬼子二刀,当鬼子第三刀劈来时,“巨臂猿”呵呵一声冷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刀锋斜劈下来时,三八大盖轻轻一抖就弹开了劈下来的刀,接着就将三八大盖一晃猛然刺出,力量太大了,那个鬼子参谋的胸膛竟被捅进半个枪身,然后拍了拍手,对着那个还惊愕的看着胸前枪托的鬼子道:

“小鬼子,力量加速度才是刺刀术的精髓。”说罢,抬起一脚,将那个还没死的鬼子踢到了藤田大佐身前。

藤田惊愕了,还在脚下抽搐的参谋是他身边的武士高手,可仍然在两招之内被一刺刀捅死,啊不,是三刀,天,那个支那士兵出刀也太快了,明明看见是刺了一刺刀,可那个参谋胸上却还有两个血洞,他们到底是支什么样的军队啊?还有,那死神般的空中会飞的武器,杀伤力也太大了,难道真是中国军队装备了这样的武器吗,那帝国军队就完了,天皇陛下的夙愿也就成了泡影,还很有可能……?

藤田不敢想下去了,必须把这个秘密上报给帝国军部,可自己脱身是不可能了,只有寄希望于有逃出去的士兵,只要有一人逃出去,以帝国军人的素质,一定会把这个天大的秘密报告给军部,哼哼,自己也就死而无憾了。

该自己上路了,藤田刚要抽出战刀,却想起身边还有一个参谋,只是这个参谋的刀尖在晃动,两腿在颤抖。

“八嘎。”藤田低声骂道:“挺起帝国武士腰杆来,杀两个支那人显显我们的威风。”

“哈咿。”那个参谋应声向前跨了一步,挥舞了两下战刀想叫阵,只是内心发颤马步不稳。

“龙残”特战队这边没人再争了,因为出场的是“龙残”特战大队队长耿黑锏,他是大队长,倒不是行驶特权,而是他的手下们都想欣赏他的绝技之一“锏”穿心。

耿黑锏原是一名特种部队的训练参谋,祖传的武术世家使他练就了一双铁手,发功出招时可插入人的胸膛,掏出人的心肺。在一次外出时,他遇到一伙抢劫犯在残害一名见义勇为者,匪徒捅了见义勇为者几刀不说,还叫嚣:“让你多管闲事,我割掉你的舌头,挑断你的手筋,看你还怎么管。”

在耿黑锏赶到之前,那个匪徒真的将刀插进了见义勇为者的口腔。

耿黑锏愤怒了,军人的正义感使他忘记了出手的尺度,一招“铁手钳龙”就握住匪徒的手,这个匪徒的手就废了,因为他的手腕骨已被硬生生握碎。

听到同伴的惨叫,其他 4名同伙一齐拔除尖刀冲了上来,欲置于耿黑锏死地。早已怒发冲冠的耿黑锏大喝道:“放下凶器,否则我就把你们拿刀的手通通捏碎。”

被激怒了的匪徒一心要报仇,那里听得进警告,于是挥着刀就捅了过去。

耿黑锏两手挥舞,电光火石之间就真的捏碎了 4个匪徒的手腕。事后有两个匪徒的家属起诉了他,但在事发当地的百姓请愿下,军事法庭以防卫过当判了一年徒刑。只是他前脚入狱,后脚就被华神公司请了出来,担任了“龙残”特战大队队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