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年葡兵侮辱华妇 中国军队险些武力收回澳门

战场雄鹰 收藏 2 2140
导读: 如同祖国母亲一样,近代澳门历史是一部屈辱史。在被葡萄牙强占后的百余年中,澳门人民饱受欺压蹂躏,苦不堪言。回眸80多年前的“五·二九”大血案,可知处殖民统治下澳门同胞的深辱与灾难,也可知澳门同胞反抗外来侵略的勇气与伟力,以及一代接一代争取回归祖国的不懈追求与斗争。 葡兵侮辱华妇,逮捕施救义士,愤怒华人包围警署 1922年5月28日黄昏7时许,澳门果栏街。一个打扮人时的中国女郎,亭亭玉立在绸布店台阶上,眺望着等待黄包车。她那秀美的面容,玲珑的曲线,引得一旁的黑人葡兵目不

如同祖国母亲一样,近代澳门历史是一部屈辱史。在被葡萄牙强占后的百余年中,澳门人民饱受欺压蹂躏,苦不堪言。回眸80多年前的“五·二九”大血案,可知处殖民统治下澳门同胞的深辱与灾难,也可知澳门同胞反抗外来侵略的勇气与伟力,以及一代接一代争取回归祖国的不懈追求与斗争。


葡兵侮辱华妇,逮捕施救义士,愤怒华人包围警署


1922年5月28日黄昏7时许,澳门果栏街。一个打扮人时的中国女郎,亭亭玉立在绸布店台阶上,眺望着等待黄包车。她那秀美的面容,玲珑的曲线,引得一旁的黑人葡兵目不转睛,垂涎三尺。


女郎发觉了葡兵的淫恶眼光,鉴于曾有女同胞光天化日之下受侮辱的先例,为防不测,女郎走下台阶,穿过马路,进入弄堂准备离去。色胆包天的葡兵尾随而来,至灯光稍暗处一跃而上,右臂紧紧搂住女郎,左手则伸进她的旗袍里乱摸。


“救命啊!快抓流氓!”女郎边惊呼求救,边奋力抗拒。“瑞记”剃头店学徒循声望去,见是葡兵调戏我同胞。不禁怒火中烧,操起一根门闩冲了过去,对着葡兵背上猛击一记。葡兵吓了一大跳,扭头一看,见是向来不屑一顾的中国人坏了自己的好事,又气又恨,丢下女郎恶狠狠扑来,两人扭作了一团。


这时,店主周苏丢下剃头刀,赶来为徒弟助战。葡兵虽然人高马大,然终是双拳不敌四手,一边拔腿向新马路警岗逃去,一边向岗警“哇啦哇啦”乱叫。周氏师徒紧迫不舍,身后是一群闻声赶上来的华人,捋袖抡拳,一片喊打声。


岗警狂吹警哨,立时涌上来七八个警察,将周苏师徒扭住,不分青红皂白,横拖竖拽到附近的瑞安码头警察署关了起来。


葡兵当街侮辱我同胞,仗义救助者反被拘禁,消息飞传处,华人群情激愤,你呼我喊,数百人不期而集瑞安警署外,大呼放人。已下班的署督与正副督察长接到报告赶来,不但拒不放人,还威胁恐吓我同胞,甚至拔枪作射击状。


华人毫不退让,且络绎不绝赶来,超过了2000人,有节奏地高喊“放人,放人”,声震耳膜。署督十分紧张,下令封闭大门,子弹上膛,并打电话向警察总署求救。


澳葡警察总署派出的救兵途经新马路时,被华人拦住,不让通过。葡兵喝斥无效,便开枪示警,一车夫被击中,当场身亡,另有几人受伤倒地。我同胞义愤填膺,忍无可忍,呼喊着冲上前去,葡军见势不妙,争先恐后退却,沿街居民异口同声喊打,男女老少纷纷将砖瓦、花盆、器皿砸去,如雨点纷落,打得葡兵抱头鼠窜“哇哇”乱叫。


时已中夜,围在警署外的华人不但不散,反而越聚越多。


澳葡血腥镇压,我同胞死四十七人,伤一百三十余人


29日凌晨,澳门60多个华人公团,各以团旗开道,浩浩荡荡涌向瑞安警署,将瑞安警署围了个水泄不通。据当时报载,多至万人以上,“抗议葡兵暴行”、“释放义士”、“惩办凶手”的怒吼声响彻云霄。里边的警察胆战心惊,不敢露头。


天亮以后,警察总署的一辆汽车装载食品开来,给被围困在警署里的警察充饥。华人紧紧堵住,任汽车逼近乃至触及身体,就是不让路,也不让把食品传递进去。 僵持至上午8点钟,汽车无可奈何只得返回。


警署里的华人探长刘康善隔着大门叫喊:“署内警士已十几个小时未能吃睡,总署已有电话通知,调一个中队前来换班。为防发生误会,劝同胞们迅速撤离,兄弟我出于关爱同胞,望大家接受兄弟的一片好意,赶陕散了吧。”


门外高呼:“先放人,不然决不散队!”有人斥责刘康善:“嫩的,你也是个中国人,良心哪里去了?”更有的破口大骂:“为敌作伥的走狗!”


刘康善恼羞成怒,凶相毕露:“老实告诉你们,总署已有指令,殴打兵士之暴徒,须交军法审判,想放人?做梦!”


“走狗,滚开!”怒吼声中,砖石从天而降,吓得刘康善缩头缩颈跳进屋去。


署督为防接班的军警在途中受阻,打电话告诉他改走水道。公团领袖们早有防范,已调集人马去码头边“恭候”。 果然,两艘满载葡兵的汽艇靠岸登陆后刚踏上马路,华人“呼啦”涌出,重重迭迭成一道铜墙铁壁。葡军中队长弗利中校挥舞手枪大叫“让开”,人墙纹丝不动,弗利又吼几声,回答他的是无数愤怒的目光。他再也按捺不住,举枪就射,不料子弹瞎火,正欲退弹再上膛时,华人冲了上来。“开枪!”弗利声嘶力竭嚎叫。


“乒乒乓乓”排枪齐放,华人纷纷倒地。葡兵趁势涌来,一场混战展开,枪声、怒骂声、惊叫声响成一片。赤手空拳如何敌得过全副武装的军警?不断有华人倒下,计死47人,伤13余人,尸首相枕,血流满地,一如人间地狱!


葡军做贼心虚,残忍地将尸体装船运走,抛进大海,妄图毁尸灭迹,并大造舆论,诬称葡军执行任务途中遭乱党袭击,伤亡多人,被迫进行自卫。


澳侨不畏流血继续抗暴,内地齐起声援,誓为后盾


澳门同胞并未被血腥屠杀吓倒,前仆后继继续抗争。万余民众冲破军警阻拦,聚集在前山广场上,举行追悼死难烈士大会。各界代表争相登台,声讨葡军暴行。讲到痛切之处,扼腕此目,嘘唏涕出,激起全场吼声如雷,拳头如林!会后又集队示威游行,一路上散发传单,高呼口号,所经之处,华人加入游行队伍者络绎不绝。望着这巨龙般的愤怒人流,警察识相地龟缩路边,屏息敛气不敢稍动。


就在“五·二九”大屠杀的当天,60多个工、商、学界的团体联合发动全澳华人罢工、罢市、罢课。立时工厂关门,商店闭户,学生离校,车船不动,电灯熄灭,众多华人索性去了内地香山。澳门陷入了瘫痪状态,机关与军警供应中断,不得不以军代工,出动兵船去香港运来饮水、粮草,限量分配。


澳葡继续采取高压政策,宣布澳门全境戒严,封锁关闸,禁止华人去内地,又封闭了参与抗暴与“三罢”的68个公团,胁逼复工、复市、复课。公团领袖义正辞严要求取消戒严令,开放关闸,恢复公团活动之自由,严惩凶手,赔偿损失,慷慨宣称:“坚持斗争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终止!”


为取得内地声援支持以壮大斗争力量,澳门各公团领袖联名致电广东政府及广州外交后援会,要求军政府派巡洋舰进入澳门,保护华人生命安全。紧接着又推陈根生、梁二侠为代表前往广州,谒见军政府非常大总统孙中山和外交部长伍廷芳,再次请求支持。孙大总统慨然应承:“澳葡当局倒行逆施,视我同胞生命如草芥,激起天怨人怒,政府绝不会袖手旁观,日内必有行动。”


孙中山言出行随,广东军政府在军事上、外交上双管齐下。6月1日,照会葡国驻广州领事馆:所有事件经过及结果,应由澳门督府完全负责,本政府除因必要便宜处置外,特提严正警告。


与此同时,军政府调“雷震”、“雷乾”鱼雷艇两艘,开赴香山水面,停泊前山;又派出一个精锐营往前山协防,与海军互为呼应,作为对澳葡当局的示威警告。


广东各界与军政府紧密配合,一连两次在东园召开声势浩大的“国民对葡大会”,通电全国抗议澳葡暴行,向葡国领事馆递交了《抗议书》。又吁请军政府采取军事行动,以武力收回澳门。大会还号召民众为受害华人家属募捐,慰问滞留在香山的澳门同胞,设立“澳侨义工处”,使他们人人有工做,藉以维持日常生活,以利长期斗争。广州机器公会还分别致电海外各埠,向华人通报“五·二九”血案,劝谕华侨勿往澳门做工。


爱国,是普天下炎黄子孙的共同心声,国内各大城市及海外华侨聚居地,或集会、或游行、或文章、或发播声明,同仇敌忾声讨澳葡血腥暴行,誓为澳门同胞坚强后盾。抗议信函电报,如雪片般飞往澳门总督府及葡国首都里斯本。


广东军政府严正警告交涉,陆海军严阵以待


自从澳门被强占后,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梦寐以求收回澳门,洗雪国耻,只可惜国敝、民穷、兵弱,始终难以实现。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广东军政府给了人们希望。于是,中国劳工同盟、中华全国工界协进会、华侨联合会、世界道德会、上海行业公会、旅沪香山同乡会等公团,在同声一致谴责澳葡侮辱、残害我同胞的同时,吁请军政府为国雪耻,为民申冤,废弃强加的中葡不平等条约,收回澳门,永不再与澳国往来。


广东军政府鉴于澳葡当局顽固不化,趁着可用民心,再作有力举措,向葡国驻穗领事馆提出三项严正要求:所有葡军黑人撤离澳门;对死伤华人赔偿道歉;永远禁绝澳门赌业与鸦片业。


葡国领事无礼而又狂妄,竟宣称葡军枪击华人,系为镇压乱党,纯属内部正常事务,中国政府无权干涉。


这一答复传开后,激起我各界更大义愤,反葡声浪遍及大江南北。孙中山指示外交部长伍廷芳宣告中外:我军政府决以强硬态度,积极办理此案,绝不退步,直至采取最后必要之手段。根据孙中山的指令,军政府海军部又调“广贞”、“广亨”、“永翔”三舰,往来巡游于银坑、马厩洲、湾仔一线,严阵以待,只等孙大总统一声令下,便要进军澳门,完成收回澳门、保护我同胞的神圣使命。


弹丸之地的澳门一时成为死城。城内一片萧条,人心惶恐,加之我举国风发云涌的抗议,特别是广东军政府的强硬态度,澳葡总督史利华不得不作出让步了。今8日,史利华声称将取消戒严令,开放关闸,挽请中国同盟会澳门分会出面调停,要求各公团马上停止罢工、罢市、罢课。


澳门分会因所提之正当条件未被澳葡当局接受,断然拒绝调停。


6月10日,广东军政府向葡国领事馆再发照会:葡兵侮辱华妇,已属不合,复将仗义劝阻之华人逮捕,又前后两日枪击华人,致死伤百余。似此类违法逞凶残害我侨民,既丧人道,复背公理,故特照会贵国政府并请转致澳督,所有此次血案之发生、经过以及结果,澳葡当局应负完全责任。


照会中重提严正要求五项:澳葡督府向我政府与澳门民众道歉认罪;严办肇事者及杀人凶手;优抚死者家属及承担伤者医疗费用;限期撤走在澳门之黑人葡兵;禁止澳门赌业与经销鸦片。


澳葡当局风鹤频惊,终于作无奈的退步


澳葡当局大为紧张,急忙增加关闸兵力,在青洲山顶紧急挖掘工事,构筑炮台,又急电已驶往上海的军舰“毕地利亚”号火速南下。


为试探广东军政府的决心,6月13日,一队葡兵乘汽艇侵入湾仔,我军发出警告劝其退出,葡军置若罔闻,并开枪挑衅,严阵以待的我陆海军官兵奋起反击,将葡军赶下海去。6月15日,葡军又出动飞机越界侦察,我军猛烈开火,敌机仓皇逃遁。


正当澳葡当局风声鹤唳惶惶不安、广东军政府将以武力收回澳门时,事发不测1922年6月15日深夜,早有反意的广东军政府陆军部长陈炯明,在帝国主义和直系军阀的支持怂恿下,发动了武装叛乱,包围总统府,炮轰孙中山住所。孙中山化装脱离险境,在白鹅潭“永丰舰”上指挥战斗,与叛军鏖战五十余日后,北去上海组织讨逆军。陈炯明的叛变,使澳葡逃过了一劫,收回澳门的难逢良机丧失。


然而,澳门同胞的斗争并没有中止,内地各界的声援也在继续。10月底。北京政府在舆论的一再呼吁下,照会葡萄牙公使馆,就“五·二九”血案进行交涉,口气颇为强硬。


澳门同胞要求回归、全国人民要求收回澳门的呼声,极大地震撼了葡国政府;加上澳葡当局已被长时间的“三罢”折腾得焦头烂额,再也撑不下去。为恢复生产,稳定局面,澳葡当局不得不作顺水落蓬,开始与公团领袖们谈判,最终答应:向死难者家属与受伤者发放抚恤金,准予超度亡灵;取消乱党名目;允许各公团重新活动。


至此,澳门“五·二九”血案告一段落,由于澳门华人不屈不挠的斗争、大陆同胞的声援支持,尤其是孙中山领导的广东军政府的严正交涉,迫使澳葡当局作出了无奈的让步。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