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能飞越沧海

师部作战参谋 收藏 2 107
导读: 很早就想去远行,当生平第一次身处万多米的高空,看到舷窗外湛蓝如海,脚下白云流淌,我突然感觉到人的渺小,偌大的飞机此时也不过就像大气中一粒不起眼的微尘。 才几十分钟的飞行,我们已抵达千里之外的上海。印象中的上海既透着往昔岁月的浮华,又似乎可以听到难以为人们所记起的张爱玲笔下黄包车压过霞飞路的宁静。然而今天的上海,一幢幢林立的楼群犹如一尊尊神圣的雕塑,定格成沉默的姿态,像聆听,又像是期待。民生银行、和平大酒店、金茂大厦……,置身其中,犹如置身于异国他乡,欧式的建筑风格,昏黄古朴的色调,夕阳西

很早就想去远行,当生平第一次身处万多米的高空,看到舷窗外湛蓝如海,脚下白云流淌,我突然感觉到人的渺小,偌大的飞机此时也不过就像大气中一粒不起眼的微尘。

才几十分钟的飞行,我们已抵达千里之外的上海。印象中的上海既透着往昔岁月的浮华,又似乎可以听到难以为人们所记起的张爱玲笔下黄包车压过霞飞路的宁静。然而今天的上海,一幢幢林立的楼群犹如一尊尊神圣的雕塑,定格成沉默的姿态,像聆听,又像是期待。民生银行、和平大酒店、金茂大厦……,置身其中,犹如置身于异国他乡,欧式的建筑风格,昏黄古朴的色调,夕阳西下的余辉。虽然我对高楼大厦兴趣甚少,但我还是感慨到了“十里洋场”的不同凡响。每到一处我就想,我还会再来吗?有些地方一辈子可能就这一次了。有首歌的名字叫从头再来,不过是匆匆流逝的时光中给人的一种慰藉罢了,很多事情是不可以重来,也决不会重来。

在上海工作的李建平热情好客,一路暮色驱车把我们带到小洋山。萧萧秋风放眼东望,所看到的海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蓝,而有些浑浊,却依旧呈现大海的无垠辽阔。我们在一家有名的海鲜楼临窗而坐,谈笑间,与他聊起自清末以来曾经到过上海的几位显赫人物,其中包括有国民党将领张灵甫。我还想起来沪之前他给发的一则短讯:水越流越清,世间沧海越流越淡。我回复他: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蓦然回头,人生又有几多秋?

上海没有很厚重的历史,但在城隍庙,我见识了上海的老街。说老街其实也不老,那些仿古建筑都是不久前修建的,说老街,因为它确实已有四百多年历史了。当我无意向周围的人问及起有关张灵甫的事迹,可几乎是没人知道。世事沧桑,连最早由石块铺成的街道都难保留至今,何况是石块之外的人。豫园是保存比较原始的古建筑群,黑瓦白墙,很是别致。其中有戏台,楼阁以及假山,池塘,江南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生意盎然。园内工作人员笼统地介绍起当年的咸丰、慈禧、李鸿章前来看过戏,具体的并没有记载,想必早已消逝在这些陈迹的时光深处。只是说这里以前是明朝的一座私人花园,占地三十亩。但至于这个私人叫甚名谁,没人说清,或许早就被岁月抹去了。

一阵海风吹来,平静的海面推起一排雪白细碎的浪花,由远及近喧嚣而至,一直涌到沙滩。远景迷蒙,细浪昵昵,淘尽多少风流,无边沧海却慰藉不了我对一位与上海有着很深渊源的历史人物的追怀。

在七十年前的上海,曾经发生过一场关系民族生死存亡的松沪会战,中华数百万将士与日寇在此决一死战。据说日军自持先进装备蜂拥嘉定,有一位杀红眼的国军团长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身先士卒带领百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杀入日寇群窝,九死一生。当别人问他中国抗战能够胜利吗?他斩钉截铁地回答:能。别人又问胜利后你有何打算?他笑了笑说: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生命是短暂而可贵的,没有谁不懂得眷顾。可此人对死的慷慨洒脱令人生敬,他就是抗战期间,蒋介石以其作战有功,一再擢升,几乎年年晋级受奖的后来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上海失守后,日军逆江而上犯我南京,张灵甫率领全团官兵,遥拜国父孙中山陵寝誓与池城共存亡。在冲杀中,张灵甫左臂中弹血流如注,仍指挥战士边打边撤,部下劝他随伤兵过江到后方就医,他声嘶力竭地说:“昔日项羽兵败,犹不愿渡乌江,我岂能因伤渡长江?当与敌决以死践誓言!”负伤的张灵甫裹伤续战,在他的感召下,官兵无不感奋力拚。直到南京陷落时,他的全团突围途中被打散的已不到百人。

不久决定到长沙会战成败的万家岭大战,张灵甫又亲率一支突击队轻装出发,攀木挂树,穿过艰险的深山峡谷,老林恶水,配合正面部队进攻,飞夺张古山。然而日寇不甘失败,二十余架日军轰炸机钻出云层,飞临张古山上空。飞机的呼啸混和着炸弹划过空气发出的凄厉啸音,震耳欲聋,顷刻间,张古山笼罩在浓烟火海之中。面对日寇飞机与重炮的狂轰滥炸,或许张灵甫还有过对生命的深深怜惜与惆怅,但没有动摇他坚守阵地的决心。双方在张古山上展开了反复拉锯战,白天日军凭借空中优势攻下阵地,晚上张灵甫再指挥部队以夜战夺回,阵地在激战中几经易手。两军交战勇者胜,在张灵甫的顽强作战之下,日军最终被赶下张古山,任凭敌军再怎样疯狂,身中七块弹片的张灵甫始终将阵地控制在自己手中。万家岭大战,日军整个一个师团被完全打垮了。此役赢得了正面战场继台儿庄战役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事后,郭沫若专门派田汉编剧,歌颂这次大捷,张灵甫更是在剧中以真名出现,还名不见经传的张灵甫一时间闻名天下。而如果当时他死于抗战,生命的秋天或如火红枫叶一般色彩,层林尽染。然而所幸和所不幸的是,这位出生入死,荡气回肠,令日寇胆寒的王牌悍将,抗战刚刚胜利,就调转枪口,驰骋到了内战的沙场。

“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固。”这个很少打过败仗的张灵甫,从苏北一路打到山东,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挫败。没出半年就在孟良崮妄图拖住我华野主力,踌躇满志的张灵甫妄图与之决战。最终他的两万余人马孤军顽抗三天三夜,却在铺天盖地的硝烟炮弹中灰飞湮灭。他战死后没有块象样的衣冠冢,是后来他的遗孀回国才在上海玫瑰陵园为他挑选了一处。作为一名职业军人的气节,或许还有待圈点,但内战似乎把他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如果说兵败孟良崮让他声名狼籍,那么关于他在抗战中的事迹是否还会有人记起?无论张灵甫的命运如何,一个把生命看得很淡的人,他是否本身就已经超越了时间界限?秉承着历史唯物主义,我们不能以成败论英雄。时至今日,更不该脱离历史的高度,唯有客观、全面地评价方才不失为偏颇。正如孙中山所言:“天下大事,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句话难道就真的概括了张灵甫的一生所为吗。

回家以后,我还像雾里看花一样地回味。上海我是去过的,可张灵甫血战的嘉定在哪里?他的衣冠冢还在吗?听说张灵甫的遗孀还在上海什么地方住着?我的记忆很丰富,可我去上海连这些都没有来得及看到。是走马观花令我错失了那么多,还是即便曾经活跃到历史舞台上的人物,也终究没几人能飞得过时光沧海,而不为人们所忽略?


本文内容于 2011/9/16 16:26:16 被师部作战参谋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