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惠子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走到柳明全面前,问,“这是什么?文字我也看不明白,好像是专业术语。”

柳明全打开来,一看是个电子管,他仔细辨认了一下,这是一款非常经典的电子管产品,资料记载这种型号的电子管各国都有生产,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其中,以美国和日本出产的品质为最好,上次他们几个玩胆机的时候还用过,就是这些类似的东西,没想到,在这个孤岛上会发现这么经典的东西。

柳明全说,“这是一个电子管,功率放大用的,你往这方面靠靠,看看文字对不对?”

让柳明全这么一解释,“还真是这个意思。”惠子说。

“在哪找到的?”柳明全问,

“在那边的架子上。”惠子领着柳明全走过去,一看,那个架子上一溜摆了好多,光是这一个型号的就有八只,一共有七八种型号。

功率放大管?电台?对,这个地方一定是有无线电台的。不然,他们怎么跟外边联络,怎么知道日本投降的消息的。那么这些电子管,一定是为电台维修做准备的。

玩无线电台的都知道,功率放大管是易损件,一般有条件的都会有备用的。

柳明全觉得有必要把这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看一遍,并记录下来,或许,从储存的物品中可以发现什么蹊跷的事情,从而会找到新的线索,这个发电机至少说明还应该有柴油,那么这个电子管显然是为收发报机预备的,那么柴油在哪里?发报机又在哪里?

更重要的是,柳明全想找到发报机,看看是否还能用,如果真的还能用的话,那么他们的出路就有希望了。柳明全可是学通讯专业的,倒腾无线电的玩意可是在行的。


柳明全把这个想法和大家说了,大家就觉得很有些希望了,没有人怀疑柳明全想法的可行性。

于是,还是分组,惠子和查理一组,柳明全和罗兰一组,认真仔细的查看每一件物品。

其实,柳明全这一组,有一个罗兰查看就够了,柳明全的脑子又在想别的事情了。


天线,有电台一定要有天线。

根据他们飞机飞行的时间来估算,这个地方距离日本应该在三千公里以上,这么远的距离,要通过无线电联络,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天线才行。那么,如果这个天线是存在的,天线应该在哪个位置呢?

想到这里,柳明全拍了一下脑袋,“哎呀,我怎么就这么粗心呢?”

柳明全对查理说,“查理,跟我出去一趟。”又对惠子和罗兰说,“你们继续。”说得所有人都愣怔着。


柳明全拽了一把查理,“别愣着了,走啊。”

查理问,“去哪里?”

柳明全说,“你告诉我这个岛上,哪里是制高点?”

“当然是那块巨大圆石了。”

“好,就去圆石那里。”说完,柳明全就和查理一起走了。

走到圆石,柳明全和查理爬上去,此时,查理并不知道柳明全要干什么。

柳明全说,“找铁架子的痕迹。”

“铁架子?”查理不明白。

“嗯,铁架子,就是电台的天线。天线懂吗?”

查理摇摇头,“不懂。”

看着查理那幅懵懂的神态,柳明全笑了,摇摇头,“看来,查理也有不明白的事情啊。”柳明全就耐心的解释说,“我们已经发现了功率放大电子管,我判断那是给无线电台做备件用的,也就是说,这里曾经有过无线电台,而无线电台得发射和接收一定要有一个很好的天线,而且越高发射和接受的距离就越远,我估计从这里到日本的本土至少要有三千公里远,那个时候是没有通讯卫星的,那么这里的日军要与日本本土保持联络,就一定要有相当强大的天线系统。那就是一个高大的天线铁塔。”说到这里,柳明全问查理,“现在明白点了吗?”

查理勉强的点点头,“有点明白了,你到这里来是要找那个天线的铁塔,是吧?”

“对,就是,我们没有看到铁塔,但是,我判断,这个铁塔一定是曾经存在过,而且最后被破坏了,或者是隐藏了起来,而这个岛上最适合安装这个铁塔的位置就是这里了。”


于是,两人仔细寻找起来,看看石头上有没有凿坑或者铁锈的痕迹,找了一会没有发现,又对几个可疑的点敲打一番,还是没有新的发现。

柳明全开始怀疑自己的分析了,不过,他仔细推敲了一番,觉得是符合逻辑推理的,天线的确是应该架设在这里才是合理的。

不过,真的就没有发现任何曾经树立过铁塔的痕迹。这让柳明全觉得很郁闷。


柳明全坐下来,从这个位置往西方看去,这里的地势很高,能看出去很远,甚至能看出地球是圆弧的感觉,他可疑假想,在视力不及之处,那是日本的本土,无形的电波把他和日本本土联系起来。


不知不觉中,太阳快要落下去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是一天当中最美的。

柳明全看着远处大团大团的云朵,像是一团团正在燃烧的火焰,这就是所谓的火烧云,明天又将是一个艳阳天。

难道他的分析是错误的吗?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其实,在毫无遮挡的海面上,天线没有那么高,也不一定非得要安放在这块石头上,或许就是因为安装的问题,可能在这石头上不容易固定,而不得已安装在别的地方。可是,其他地方也没有发现有天线的痕迹。

柳明全想,这个岛上他们肯定还有没有走过的地方,他们也不太可能走遍每一寸土地,那这个铁塔的痕迹应该就是被隐埋在树丛之中了,这个铁塔曾经的存在是毫无疑问了。也许是他的思路走进了死胡同绕不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心急了点,就算是找到了铁塔的痕迹,甚至就算找到了铁塔,又能怎么样呢?电台还没有发现,一切都是白搭了。

得了,把铁塔的事情先放一放吧,看看惠子和罗兰收拾的怎么样了。


柳明全和查理两个人回到洞里,看到惠子和罗兰还正在收拾呢,基本搞得也差不多了。

时间不早了,几个人速速撤出地道,天已经黑下来了。


日子过的真快,柳明全在树上每天一道的标记已经满满的刻了三棵树了,数数有150多道了,也就是说,从他们上岛到现在已经是五个多月了。

岛上的事情一步步撩开了神秘的面纱,也就一步一步的接近事情的真相。

他们几个人,已经从开始的烦躁到现在忙碌无暇顾及其他,每天都有新发现,每天都有新收获,这样的日子就在忙碌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空闲的时候,惠子还是在认真的研读川崎里俊的那日记本,日记虽然记得非常简单,但是,寥寥几个字,真实的记录了当年发生的事情,一样的感人,一样的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