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不过是鉴宝江湖的小鱼虾

华盛顿的拖拉机 收藏 0 404
导读:文物鉴定的水有多深?上周一度被爆炒的“玉衣骗贷案”以及再度泛起波澜的杭州“壶王”事件,让人约略感知一二。两件随便找来一些玉片串起来的玉衣,估值就飙到了24亿元;而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经过专家鉴定的唐代“壶王”,也被指为赝品,而在此前,博物馆已奖励了捐赠方1500万元……纷纷扰扰之中,专家的话语权似乎果真有着点石成金的特殊功效,随便瞄上那么一眼,假的就成真的了。 这里所谓的“水”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漫漶四溢、无往而不至的利益。可不要以为大家都喜欢清清爽爽,清可鉴人,那样的话,盘子做不大,大家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文物鉴定的水有多深?上周一度被爆炒的“玉衣骗贷案”以及再度泛起波澜的杭州“壶王”事件,让人约略感知一二。两件随便找来一些玉片串起来的玉衣,估值就飙到了24亿元;而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经过专家鉴定的唐代“壶王”,也被指为赝品,而在此前,博物馆已奖励了捐赠方1500万元……纷纷扰扰之中,专家的话语权似乎果真有着点石成金的特殊功效,随便瞄上那么一眼,假的就成真的了。


这里所谓的“水”是什么?很简单,就是漫漶四溢、无往而不至的利益。可不要以为大家都喜欢清清爽爽,清可鉴人,那样的话,盘子做不大,大家都没得赚,也很难找到那种相互之间像充了气一般膨胀的感觉。最好让圈里边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怀揣美玉,没事偷着乐。那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了连专家都不忍说破的境地。一旦说破、说透,煞风景不说,好容易养起来的一点人气也消散殆尽。


只要圈里人共同护持着文物收藏这摊子“水”,把它做深、做大,最好汪洋一片,那才好水中捞月、浑水摸鱼、兴风作浪……如果一切都清清爽爽、明明白白,则这个汪洋一片的江湖,也就不成其江湖了。按照有些论者的说法,为什么国内的博物馆在仪器鉴定文物方面发展缓慢?根源就在于那些掌握了话语权的专家学者不愿意放弃他们在专业上的话语权。一旦鉴定都标准化了,还要“眼力”何为?


在文物鉴定这个利益江湖里面,专家的话语权尤为令人瞩目。有时候,甚至可能是一言九鼎。专家基于学养、经验、见识而表达的意见、表现出来的眼力,往往成为这个江湖中的价值尺度。也因此,在一个一切皆有价码的江湖里,这个专家鉴定意见本身,也每每沦为一种可以交易的商品。当然,这里说的“交易”在具体表现上可能比较温和,不那么直接,甚至转化为朋友、师生、乡亲之间的人情。


一般而言,一代代经过历史淘洗、文化熏染的专家,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清誉的。其中很多人也每每以玉自况,温润如玉、谦谦君子,云云。不过,前文说了,既然这里边的水深,难免专家不被裹挟了去。专家当然可以事后辩白,称文物估价不过是一种“学术自由”,“谁也不可能没有走眼的时候”。问题在于,被赝品蒙了“走眼”是一回事,故意蒙住自己的双眼然后“走眼”了,则是另外一回事。


无论是五位泰斗级人物围着“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转了转,开出了高达24亿元的天价,还是四位瓷器专家确认了唐代“壶王”,很难设想,那些专家就那么容易被蒙过去,即使一两个老眼昏花,也不至于全体一致保持静默。只能说,其中确有不可为外人道的小算盘、小计较。人情是一方面,浸淫在这个江湖久了,顺情说好话几乎成了一个通例,而具有了毋庸置疑的约束力;而利益则是另一方面。


以“人情鉴定”论。想想看,一个商人如何能够让五位顶级专家齐聚一堂?仅仅靠钱吗?未必。好在还有人情,一个接一个推磨般转一圈,五位顶级专家就齐了。将他们扭结到一起的,就是那一份“其乐也融融”的人情味。很多论者批评专家为钱出卖良知,其实,客观而言,似乎也不必过度苛责这些囿于情面而违心签字的专家。在这个聚合了太多利益的鉴宝江湖里,专家云云,不过是小鱼虾罢了。


盛世收藏,这些年来,国内民间鉴宝如火如荼,几成潮流。有资料显示,时下据说已经有超过9000万国民卷入了这股收藏热。这其中,固然不排除有文化的意味,但最主要的驱动力,还在于可以即时兑换或者延期兑换的财富。在这个生物链上,表面上看,鉴宝专家光鲜可人、说一不二、具有绝对的话语权,而事实上,真正的推手却是隐伏其后的古董商人、收受文物的权势者以及很多人的赌博心态。


古董商人上下其手,进出皆为利益;权势者左右逢源,文物就是随时可套现的支票。围绕其间的,则是造假高手、掮客、送信的、跑腿的,等等,当然,也包括出价的专家。就像木偶戏中的提线木偶一样,鉴宝专家更多的时候只不过是一种类似于傀儡的角色。反观谢根荣骗贷大案,谢根荣游弋于收藏、金融两界,在所谓价值24亿的“玉衣”中,专家鉴定并非唯一的决定性因素,银行何以如此轻信?


动辄亿万的文物出处在哪里?事实上,这也是文物热的深层原因所在。只要有需求,当然就会水涨船高。此外,在全民亢奋、如烈火烹油般的收藏热中,民众的情绪往往会相互刺激、生发,专家的不严谨鉴定固然是在推波助澜,但是,把板子主要打在专家头上,似乎也有欠公允。这种苛责本来就是一种“道德洁癖”,试想,如果没有那些强大的利益集团在背后操纵,几个专家能搞出多大的场面来?


斯文扫地,既有个人操守问题,也与缺乏一个比较规范的环境有关系,甚至,还与一个时代整体的文化品味有着某种正相关关系。专家的操守比较个人化,只能泛泛作比,比如拿现在的故宫文物专家与老一辈相比,好像无论学问还是胆识,都有些接不上气。以前的专家也在乎“面子”,但是人家在乎的是走眼之后对不住文化的“面子”,而现在专家在乎的却是不好意思驳回一个荒唐估值的“面子”。


专家的“眼力”好不好,并不完全取决于能力、知识,更取决于是否有一颗公心、以及对历史文化的一份担当。而专家的沦落也佐证了一个悲哀的现实,文物大热,热得是发飙的价格;至于文物本身承载着的丰厚历史文化,并不在视野之中。匆匆的换手、进出,使得传统的赏玩也变得奢侈。当一种文化只剩下价格,而失去了化育之功时,只能说,这种文化已经很难再承载一个民族的理想和价值了。(前几天的文字,存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