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永保帝位”有邪招:新华门边修厕所

南海城管 收藏 0 550
导读:袁世凯在闹帝制的时候,曾于新华门左侧修了一个厕所。老同盟会会员,当时的国会议员、国民党政府国史馆馆长刘成禺,曾写了《洪宪纪事诗本末》一书,书中记载了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袁世凯称帝的丑闻丑事。书成之后,请国学大师章太炎作序。章氏读完后,说:“论载比较真实,诗也写得不错,但尚缺袁氏于新华宫门建厕所一事,应补入。”刘成禺对章氏提议甚为赞成,随即补咏一首: 休言麟定说公孙,鲁语能污帝阙尊。 蜡炬满前君莫笑,沛公入厕在鸿门。 章太炎读后,抚掌大笑曰好诗,遂提笔为刘氏之

袁世凯在闹帝制的时候,曾于新华门左侧修了一个厕所。老同盟会会员,当时的国会议员、国民党政府国史馆馆长刘成禺,曾写了《洪宪纪事诗本末》一书,书中记载了他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袁世凯称帝的丑闻丑事。书成之后,请国学大师章太炎作序。章氏读完后,说:“论载比较真实,诗也写得不错,但尚缺袁氏于新华宫门建厕所一事,应补入。”刘成禺对章氏提议甚为赞成,随即补咏一首:



休言麟定说公孙,鲁语能污帝阙尊。



蜡炬满前君莫笑,沛公入厕在鸿门。



章太炎读后,抚掌大笑曰好诗,遂提笔为刘氏之书作序。



袁世凯因何在新华宫门左侧修厕所呢?说来荒唐可笑。 在北京城的中心,有一组金碧辉煌的古代建筑群,殿宇重重,楼阁层层,巍峨庄严,这就是有名的北京紫禁城,又名“大内”,也就是中外驰名的故宫。其为世界上最优异、最辉煌、并最具有中国古典风格的东方格调的建筑物,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皇宫。

袁世凯在宣誓就任中华民国大总统后,清皇室让出了中南海,袁世凯即由铁狮子胡同陆军部搬进了中南海,办公室设在了居仁堂。当其复辟帝制之决心难下之际,一面靠杨度、胡瑛、严复等组织筹安会,制造舆论,一面用迷信卜筮登基之吉凶。其子袁克定,因其欲当太子,亦极欲袁世凯登基,也设法鼓动袁,最后,袁终于下了登基的决心。1915年12月11日,袁世凯操纵的“中华民国国民代表大会总代表”上书袁世凯,“劝进”袁称帝,参议院欣然接受委托,恭上了“总推戴书”,当日下午,袁将推戴书发还,并附以半推半就的回文。次日,袁世凯发布申令,表示接受帝位。12月19日,袁称帝大典筹备处的招牌公开挂出。21日,国民会议事务局密电各省将军巡按使,关于国体问题的文件,除法律规定者外,所有公私文电一律予以销毁。31日,大典筹备处通告,翌年改为“洪宪元年”。袁世凯还下令,把中南海的总统府改名为“新华宫”。



袁世凯一宣布称帝,立即遭到了举国上下的反对,蔡锷首先于云南发难,接着,西南各省纷纷响应。一时间,把袁世凯搞得焦头烂额。万般无奈,袁又求助于迷信。就在这时,袁之长子袁克定向袁举荐了一位山东的叫贾兴连的风水先生,说这人的风水看得如何如何好,袁世凯正因称帝后被举国上下攻击得内焦外困,便下旨召贾兴连入京,让其看明清两代皇城的气数。


很快,贾兴连便奉旨入京。

贾兴连一连看了三天,便向袁世凯的儿子袁克定禀报了一番。说:“紫禁城的布局,是按天上的星宿三垣安排的。星宿三垣为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紫微垣是中垣,又称紫微宫、紫宫,在北斗星的东北方,乃天帝居住之所。皇帝乃人间之帝,故也用了‘紫’字,皇宫又为禁地,故名‘紫禁城’。当初建宫时,天上太微垣南有三颗星,被人们视为三座门,名为端门、左掖门、右掖门。为与天上的星宿相对应,紫禁城前也设了三座门,即端门,还有午门东西两侧的左掖门右掖门。紫禁城的核心位置,贯穿着一条中轴线,从外城永定门开始,经过内城正阳门,进入宫廷广场中华门,穿过广场,便是皇城的承天门(即现在的天安门),承天门内有端门,端门内为午门。中轴线的东西两侧,东面是天坛,西面是山川坛(后改先农坛)。进了午门,所有建筑都为对称排列。最中心的是前朝三大殿,即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后三宫的乾清宫、交泰殿和坤宁宫,每座大殿的蟠龙宝座,都坐落在中轴线上。”贾兴连又道:“北京乃古幽燕之地,自昔称雄,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南襟河济,北枕居庸。苏秦所谓天府百二之国。杜牧所谓王不得不可为王之地。杨文敏谓为西接太行,东临碣石,钜野亘其南,居庸控其北,势拔地以峥嵘,气摩空而崱屴①,幽燕之地,内跨中原,外控朔漠,真天下都会。桂文襄谓幽燕之地,形胜甲天下,康山带海,有金汤之固。盖真定以北至于永平,关口不下百十,而居庸、紫荆、山海、喜峰、古北、黄花镇险扼尤著。天津又通海运,诚万古帝王之都。”贾兴连说到此,稍停又道:“明太祖克元都后,置北平布政司,曾亲策问廷臣:‘北平建都可以控制胡虏,比南京如何?’翰林修撰鲍频说:‘胡主起自沙漠,立国在燕,及是百年,地气已尽,南京兴王之地,不必改图。’明遂建都南京。到了明成祖初年,龙潜于北平,奠安神鼎,乃建为北京,始称万世鸿基。明朝沸人岳文肃公正有《都城郊望》诗云:‘神鼎当年定蓟门,舆图遍览此方尊。天文析木三河近,王气全燕万古存。水绕郊畿襟带合,山环宫阙虎龙蹲。何须百二夸周汉?一统今归圣子孙。’明朝济南李攀龙有《帝京篇》,谓:燕京豪侠地,杯洒为君陈。双阙西山下,诸陵北海滨。蓟门行雨雪,黍谷变阳春。驺衍忉临碣,荆轲故入秦。黄金来骏马,白璧售佳人。定鼎还先帝,千年正紫宸。”贾兴连摇头晃脑地说到这儿,面孔严肃地对袁克定说:“紫禁城经元初建,又历经明清两代的修葺,其设计与结构,气足神圆,可保皇帝江山万代。唯有新华宫门气散而不聚,正位之后,难免出现一些波折。”



袁克定急问道:“有甚可救办法吗?”



贾兴连道:“办法是有,只要在新华宫左侧修建一个厕所,聚收秽气,问题便可解决。”



袁克定道:“在那里修厕所,实在不雅了。”



贾兴连道:“美雅之存在是表,而内在靠的是气,若气不旺美雅又如何?”说着,贾兴连举了陕西骊山的例子。贾兴连道:“陕西骊山风景幽美,是名胜之地,而这风景秀美之处却是一凶险之地。”贾兴连见袁克定听得认真,接着又说:“唐朝安史之乱以前,玄宗李隆基在骊山建了行宫,经常带着杨玉环女士前往洗澡宴乐,而这杨玉环又与安禄山不清楚,故以后几朝皇帝和大臣都把骊山与安禄山反叛联系起来,将其视为凶险之地。唐朝第十六任皇帝李湛不信,要到骊山去洗温泉澡,众朝臣群起进谏。有个叫张权舆的谏官,匍匐在朝堂上叩头说:‘昔周幽王幸骊山,为犬戎所杀;秦始皇葬骊山,国亡;玄宗宫骊山而禄山乱;先帝幸骊山,而享年不长。’李湛不听,还是跑到骊山泡了一次温泉。哪知一年后,他竟被宦官宰掉,死时年仅18岁。当时朝臣们都说张权舆的话应验啦!”贾兴连说到此,稍停又道:“骊山美而有秽气,新华宫也美而有秽气,在新华门修厕所收的就是秽气。”



袁克定听得连连点头,便进“宫中”把将贾兴连看皇宫的气数向袁世凯禀报了一番,特别说到要在新华宫门左侧修厕所一事。新华宫是袁世凯这个洪宪皇帝刚刚下旨改名的,如今要在这富丽堂皇的宫门旁修个厕所,实在不太雅观。可他想到他自称帝后,反对之声浪四起,使自己内焦外困,为了皇图永固,也就顾不得许多了。于是,袁氏便接受了贾兴连的建议,在贾的指导之下,在新华宫门左侧修了一个厕所。



厕所虽然修好了,可举国反袁的声浪愈加高涨。袁世凯终于只做了83天的皇帝梦,便呜呼哀哉了。然其下旨在新华宫门修厕所的荒唐事,成了后人的笑料。





本文内容于 2011/9/16 15:04:21 被南海城管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