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杀由私了引起 (转)

春夜,繁星布满沉沉的夜空,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的空隙,静静地铺在庭院里。雷玉娟倚门遥望远方,等待着在县城客运的丈夫:“这般时辰了,还不见回来,真叫人操心!”她情意恋恋地回到屋里。脱去衣服,拉灭了电灯……


突然,一阵沉闷的“咚咚”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她揉了揉惺松的睡眼,警觉地静听着周围的动静,拉亮了电灯,只见一个不胖不瘦的男人,面戴黑纱,手持莱刀,正在向她逼来。她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口凉气,象在山野里听到狼叫那样竖起了头发,那菜刀在灯影下闪着寒光,架在她的脖子上,她立时被吓得瘫软在炕上,那家伙象馋猫闻到了鱼腥味,饿狼似的睁着贪婪的怪眼。“刷”地扯开被角,扑在她的身上……


打那次后,他越发不可收拾,干脆撕去伪装,发泄完兽性之后,冷冷地撇下几句恶语:“要是张扬出去,没有你的好结果!”然后,翻墙悄然而去……


一泓平静的秋水,被搅和得混浊不堪;一朵美丽的鲜花,被蹂躏得支离破碎。她被那烦人的纠缠弄得精疲力竭,更使她担心的则是叫丈夫知道了,怎么办,她沉浸在极端痛苦之中。


(二)


他终于回来了。有关妻子的风言风语吹进了他的耳朵。起初,他有些不大相信,听得多了,不免起了疑心。他停了三天,慌称外面客运繁忙,便告辞了她。


一个夜静星稀的晚上,他悄悄地溜回家,藏在院内的柴草垛里,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他本不愿发生的那种事儿的来临。


他真的来了,翻过墙径直朝她住的屋子摸去……


他蹑手蹑脚来到窗下,等了半天,仍不见动静,心中不免有些纳闷。其实,那来人在满足性欲之后,早已溜出后门。他这才握着钢刀,怒不可遏地冲进屋里,“呼”地举起刀欲砍。早已惊动了熟睡中的她,她吓得魂飞魄散,颤颤惊惊地问道:“刚走一会儿,咋又来了?”她以为还是他。“妈的,老子刚进门,咋又来了?说,不然,老子先杀了你,”他怒骂着。


“啊,啊啊!”刚走了恶狼,又来了猛虎。她说不出,坐不住,身体软绵绵瘫在那儿,求饶道:“别……别这样,我答应你……”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落在她的脸上,“妈的,连老子的声也听不出来?快说,野汉藏到哪儿了?”


啊!是你!”她这才清醒过来,原来是自己男人回来了,便伤心的痛哭起来,向他诉说了一切……


(三)


他又来了。想着和昨晚上一样的美事,然而,正当他和她紧紧地贴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觉得那下面一阵剧痛,硬硬的东西被割开了一半,蔫蔫地吊在那儿,血淋淋的,他急忙放开她,蹶起屁股,不顾一切地向外逃去。


黑暗中伸出一双有力的大手,抓小鸡似的将他狠狠地摔进屋角。他光着屁股蹲在那儿,双手紧捂着伤口,血顺着手指缝往下滴。他疼得面色惨白,连声叫爷求饶。原来是本村的一位青年,他瞧着他那怒发冲冠的样儿,恨不能钻进屋角的老鼠洞里。


此时的他,紧握钢刀的手微微颤抖,咬牙切齿地吼道:“欺侮到爷的头上来了,今个不治治你这个瞎熊,爷就不是人”,说着用刀欲砍。


他磕头如捣蒜,只要能饶了他,叫当孙子也干哩。最后以2500元钱的代价达成了私了的“协议”。他强忍疼痛按了手印,踉踉呛呛奔回家……


(四)


他哑巴吃黄莲,有苦不能言,又不敢去医院治疗包扎,只好待在家里,让家人买来药膏,自个儿治疗。由于伤口在那要命之处,加


之失血过多,连行路小便,穿衣吃饭都成了大问题。还得赔偿2500元的“损失费”,他越想越气愤,发誓等伤好之后,报那受辱之仇。


(五)


过了三月有余,他的伤势逐渐好转,他催他按“协议书”上签订的合同缴清那2500元钱,不然,他就要上公安局去控告。


他答应他的要求,准备在家里备下酒席,筹足钱款,当面交清。


他心里也想着,虽然老婆给他糟踏了,可气也出了,钱也得了,总算没吃亏,要是在外跑车拉客,起深更熬半夜也不一定能挣那么多钱。唉!不在这头在那头!


酒宴上,他请他丢弃前仇,重归于好。他也就此原谅了他。他当着他的面,从怀中掏出一叠人民币交给他,他兴冲冲接过钱,告辞道:“这件事儿,从此一笔勾销,莫再提了。”


他还未走出房门,冷不防从背后狠劲刺来一刀,他大叫一声,便“咚”地一下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六)


他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发疯似的一阵狂笑之后,扭转身,旋风般地进了她家。


她正在做午饭,见他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情知大事不好,急忙跑进屋里,正待关门,却被他一把抓住衣领重重地摔倒在地。他从腰里抽出带血的尖刀,正待下手,她忽生一计,忙道,“那主意是他出的,休要怪我,杀了他,咱俩……”他举在空中的尖刀停住了,念起往日之情,他饶她不死,命她脱去衣裤,狠猛地扑了上去……然而,他残废了,恼羞成怒的他,暴跳如雷:“你废了我,断了我的根,不剜了你的,就不是人。”说罢,翻转身,反骑在她的肚皮上,将尖刀插进那命门之处,搅动起来。又抽出滴血的尖刀,惨无人道地割下她的奶头。


法网恢恢,他被依法判处了极刑,受到了法律最严厉的惩处,然而,这起由“私了”引出的凶杀案,不值得引起人们深深的思索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