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权 作品相关 《海权》的由来

亦浩 收藏 0 1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size][/URL] 我写网络小说的时间很短,现在屈指数来,连一个巴掌的月份都不够,可以说非常短,比起那些动辄十年八年的作家们,亦浩真是惭愧得很。 尽管在很久以前就写过小说,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以这样的形式写小说,每天可以上传发表,每天会有很多热心的书友围观,写得好就有人送鲜花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




我写网络小说的时间很短,现在屈指数来,连一个巴掌的月份都不够,可以说非常短,比起那些动辄十年八年的作家们,亦浩真是惭愧得很。

尽管在很久以前就写过小说,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以这样的形式写小说,每天可以上传发表,每天会有很多热心的书友围观,写得好就有人送鲜花写的不好就有人扔炸弹,每天可以评论与书友互动,有时候在波峰有时候在谷底,喜怒哀乐尽在不言中,很惬意很爽。


我现在写正在的这本书,本来就是一个在脑子里演绎过无数次的故事。

这是一个围绕着一个远离陆地的海岛所展开的故事。因为这一类的小说实在是太多了,自己非常害怕落入俗套,写出一个和别人类似的东西来,再一不小心有些情节和别人的雷同,惹一个抄袭的骂名,那就很杯具了,就很没有意思了。

再想了很久以后,终于,找到一个我自认为独特的视角,才敢动手用电脑打出来,后来,一边写一边就加上一些更多的元素在里面,就让这个故事丰富起来,虽然,在一些读者看来,有点不合规矩不合套路,但是,我依旧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下去,我想殊途同归,就算绕行,也有绕行路线上不同的风景,只要有不同总是可以好好欣赏的。

于是,就觉得这网络小说,就犹如我自己的孩子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日益长大起来成长起来,也就丰满起来,这就是我体会到的网络小说作者的乐趣所在。


非常不幸的是,我老早就发现,我的思维不是连贯的,而是跳跃性的,经常可以在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会跳到另外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上。

在构思这个故事的同时,我会想到另外的故事,想到海岛就会想到军舰,想到陆军就会想到水兵,尤其是在一段时间里媒体在爆炒“瓦良格”的时候,我更多的想到了海军、航空母舰,舰载机,就想写一本关于海军的书了,非常的想,甚至我把我的电脑的桌面都换成歼15,因为它有可能成为我们第一艘航母的候选舰载机。


为此,我看了大量的关于海军的书籍资料,甚至请在海军服役的朋友帮我找一些资料,还有幸进入过潜艇和最先进的导弹驱逐舰参观。

要知道,服役中的军港那可是戒备森严的,一个连军属都不是的平民百姓进入军港登上军舰,那是何等难得的机会。

所以,一定要写一本关于海军的书,成了我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强烈的愿望了。


我也看到一些能力超强的作者同时写两本书三本书,亦浩对他们真是敬仰之极佩服之极,但是,绝不敢效仿。

我想,我的大脑还没发达到那种地步,可以同时构思两个故事,这不怨我,得怨我的老爸和老妈。

首先,我要善始善终的把上一本书写完,以谢那些关心我这个网络新写手的书友们的关爱。其次才能着手写下一本书。

我只敢现在抽空先给自己的下一本书写一个引子,算是一个预告,得空慢慢来这下边的章节,也算是召集一下喜欢海洋喜欢水兵喜欢军舰喜欢航母的兄弟姐妹们,一起来探讨我的下一本书的故事的成长,我希望我写的故事里面,有你有我有大家。


在这里我要说说《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的作者“最后的卫道者”,我借用一句时下很流行的话,“羡慕嫉妒恨”来表达我的心情,他让喜欢他的书的书友提供自己的姓名,且在后续故事中就直接使用了书友的名字,这真是个绝好的主意,那是真的让书友参与其中了,得,最好的办法被人使用了,我就不能再这么做了吧。

不过,办法总是有的,那句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对,叫做,“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还好像是青岛的著名品牌澳柯玛的广告词吧?等会,我百度一下,确认一下……嗯,确认完毕,是澳柯玛的广告词,不过,后面还有一句,就不说了。

得,说到青岛,我就给青岛做个广告吧,历数一下青岛的知名品牌。

青岛啤酒你一定喝过吧!海信电视你知道吧?海尔的张瑞敏你一定听说过吧!你脚上是不是穿着双星运动鞋啊?青岛栈桥、青岛的崂山、青岛海鲜、青岛海洋世界……我一下子还真的想不起来了,不过,这些够多了,有人说,青岛是品牌城市,是一个著名品牌最多的城市。我不知道是不是吹了点,反正,我没有比较过。


说了这么多,那青岛最著名的是什么?

来过青岛的朋友一定会说出一大堆的名字,对青岛稍有研究的人会说,青岛的一绝那就是,“哈啤酒,吃蛤喇”,尤其是夏天的青岛街上光着膀子用塑料袋拎回家的啤酒,的确,那是青岛一绝,而且,国内外我也去过不少城市,只有青岛的夏天有这一景,那叫绝杀。


其实,要我说呀,青岛最著名的是海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海军三大舰队之一的北海舰队机关都在青岛,大大小小的海军单位青岛数不胜数。


不过,哪怕是从最新的地图上,你也找不到这些军事单位的名字,包括Google的卫星地图上,你也找不到,相应区域那是一片空白。但是,我可以透露一下,在某种地图上还真的可以看到泊在码头上的军舰,当然,你也可以认为那是货轮。


青岛人都知道,在市南区八大关的某一个地方,有一条东向西走向的单行交通要道,每天有很多车从一个大门前经过,那里一定有穿着笔挺雪白军装的海军士兵在门口持枪站岗,只要你的车在那里稍稍停顿,便会有士兵上前礼貌的请你驶离。

青岛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挂着“海E *****”牌照的军车,随处都能看到穿着海军军装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当然,也有一些够了一定级别的军官,他们上街是不穿军装的。

我认为,07式海军军装那是所有能够见到各种制服里面最最漂亮的,尤其那一身雪白的夏常服,再配一个蓝色的臂章,那形象,那气质,那精气神,真TMD,绝了。


说了半天青岛了,书友该不服气了,青岛就咋了?那么牛逼?

真的,青岛真的牛逼,很牛逼,灰常的牛逼。

以下是我在青岛政府网上下载的关于青岛历史沿革,未作一个字的更改,只是为了好看,我做了分段处理:

“青岛地区昔称胶澳,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清政府在此驻兵设衙,成为青岛建置的开始。

1897年,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派兵强占胶澳,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取代德国对胶澳进行军事殖民统治。

1919年,由于青岛主权问题,引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迫使日本于1922年同中国政府签订了《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同年中国收回胶澳,直属北洋政府。

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接管胶澳商埠,同年7月设青岛特别市,1930年改称青岛市。

1938年,日本再次侵占青岛。1945年,国民党政府在美国支持下接收青岛,仍为特别市。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改为山东省省辖市。

1981年,青岛被列为全国15个经济中心城市之一;

1984年,被列为全国14个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之一;

1986年,国务院正式批准青岛在国家计划中实行单列,赋予相当省一级经济管理权限;

1994年,被列为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之一。”


其实,我要说的是,青岛真的是一个很美丽很有意思的城市。

各位书友,请注意,我说的很美丽很有意思。

关于美丽,我不必多说,有机会你来青岛,我开车带你转转,你就知道什么叫城市的美丽了。我要说的是,很有意思。


有意思的是,青岛的历史很短,到2011年不过也就只有120年的历史,这对于一个相当规模的城市来说,实在是太短了,这跟那些像北京开封洛阳西安这样的历史悠久的古城完全不能比,就连山东的省会济南的历史也有2000多年了,甚至青岛辖区内的一个即墨市(县级市)建制也比青岛早了很久,偏偏就是一个青岛市,历史就这么短暂。

120年,对于一个有5000年文明的国家,这只是一瞬间,那要是拿人类文明的长河来比较,那简直就是白驹过隙了。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青岛,却拥有了那么多值得说说的元素。


我用了1500字的篇幅来“显摆”青岛,说青岛如何如何,青岛到底如何有意思,在这里请允许我先卖个关子吧。


我的上一个小说《无名岛》中的男一号柳明全就是青岛人。

因为,我写东西不愿意瞎诌一个地名,本来就有现实中的模特,我干嘛要胡编乱造一个地方呢,还就是青岛吧。其实,柳明全就是我众多身边朋友的综合体,作为柳明全那个年代的同龄人,柳明全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很多东西我是感同身受的,只是,我没有当兵上前线,不然,也许我已经定格在32年前的那场战争中了,那谁来给各位写这么好看的小说呢。


那我呢,本文作者,笔名亦浩,也是一个青岛人。

有点意思的是,经常有外地人评价说,我说普通话的口音不是青岛人,于是,我就用标准的青岛市北区的土话告诉说,“我是青岛土著。”他们就服了。哈哈哈。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是在太平路西侧的一个别墅小院里的。

来过青岛的人都知道,从火车站去前海边的栈桥和第六海水要跨过一条不宽的马路,叫太平路,太平路的西段,往南面拐过去和贵州路相接的地方,有几个别致的小院。我儿时的家就在第一个小院那栋小楼上,面海的三个窗子中,最南面的那个就是我家。房子很小,只有9平米,仅容得下一床一桌一櫈,那是爸爸单位分配给他的婚房。

我还很小,个子不及窗台,只能爬到桌子或者站在凳子上才能透过窗子玻璃往外看,海边很潮湿,沿海的窗子经常是关着的,最近的海面距离窗子也就二十几米的样子。


透过薄雾可以看到从太平路向海里延伸400米的栈桥;再往远处看,是小青岛,就是你在“青岛啤酒”瓶子脖上看到的那个小灯塔的标志,那就是小青岛,其实,那是一个小岛上的航标灯,很早之前就成了青岛的标志。

那时候,小青岛还是军港,不对外开放的,地标是莱阳路8号。军港里有很多军舰停靠在那里,中国海军第一艘导弹驱逐舰“鞍山舰”101号,有时就会停靠在那里。现在,莱阳路8号已经成了海军博物馆,这艘中国海军的NO.1“鞍山舰”退役后也永远的停在海军博物馆里,供人参观景仰。


我相信,我以后再写书,只要故事需要一个背景地,那这个背景就一定是青岛,因为我太熟悉青岛,熟悉青岛的过去和现在,熟悉我和我的家人以及一干众多朋友的故事,这些故事足以支撑我演绎出很多很多精彩的故事来,我想这应该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提倡的“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精髓所在。

我熟悉青岛,喜欢青岛,热爱青岛,青岛是一个美丽而又是很有意思的城市,青岛是我长大的地方。


这片文章的标题为《海权的由来》,可是,我写到现在已经洋洋洒洒快4000字了,还是没有说到海权的由来,净是些看似与主题无关的话了,其实不然。


在我酝酿这个关于海军的故事当中,我曾经从网上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并购买了一些书籍,越来越多的相关知识,支撑着我即将写出来的故事框架,逐渐完善成型,一些在中国海军历史上人物,不管是哪个朝代哪个党派,只要是中国人,只要是中国海军,都是我要力求完美再现的,同时,我要再现我的一个骨血亲人,我的一个历经磨难的长辈,一个从台湾归来的老兵,这个人就是我的亲娘舅台湾海军稍微杨继英。

我试图以一个完美的书名来高度概括这本书的精髓,在我写的相关资料中,我先后选用了《蓝水海军》、《走向深蓝》来当做这本书的名字。

但是,当我在我的办公室里把转椅旋转180度,面对胶州湾宽阔的海面和港湾,当各国轮船进出港口发出的一声低沉的汽笛声的时候以及停泊在那里可以看见的军舰和潜艇的时候,我觉得,这些名字都不足以表达我对于一个正在走向未来强大中国海军所肩负使命的无限景仰。

于是,关于这本书的名字的事就暂时搁置了。因为,毕竟不是马上就要写这本书的。


有些事情,看似偶然但实则必然。

前些天,因为工作业务上的原因,我去了一趟青岛书城,那是一家青岛区域内最大的书店,走在一排排的书架前面,抚摸着一本本装帧漂亮的书籍,有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感觉,我竟然不知道先拿下哪本书来浏览。

还是书架上的一本书,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海权论》,一个上上世纪的美国人写的书。

粗粗的翻阅了一下被吸引了,干脆就直接席地而坐(书店里没有供读者阅读的椅子,顺道批评一下),从头开始阅读起来,可以说,没有那一本书对我有过这么大的吸引力,直到读到第5页,一个书店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对我说,请不要坐在地上读书。

我只好站起来,恋恋不舍的把书放回到书架。


回到公司,直接上网找到这本书拍下,因为网上的价格要比书店低很多,而且,我也已经习惯网购,第二天这本书就摆在我的办公桌上了。


晚上的时候,回想起我在书店遇到这本《海权论》的时候那种感觉,我再次想到了我的书名问题。


在我等待这本书到来的时候,一个海军中校朋友给我打电话来,说,有事要来找我,于是,我想起曾经找他要海军臂章照片的事,他说,他照得不好,我就说,那你就直接带了军装来吧,(他上街是一般是不穿军装的),我自己拍。

于是,他带来了他的军装,让我实物拍了几张。


我想起另外一本书上说,中国的国土不止仅仅只有960万平方公里,还有不少于300万公里的海洋国土。

海权,一个大国所拥有的海洋权利,这不正是中国海军所肩负的责任吗?


三年陆军十年空军,而百年海军是要经历整整一个世纪的历练,才能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强大海军。

不错,中国海军经历了一代又一代军人的血与火的考验,已经从甲午海战的耻辱中摆脱出来,从辛亥革命的武装起义中清醒过来,已经从毛主席确定的防御型海军中逐渐成长壮大起来。

中国海军已经超越海峡两岸的恩怨,搁置了南海诸国的争端,第一次走向了亚丁湾,走向蓝水大洋。

中国必将有一天会冲破所谓的第一岛链第二岛链,走向太平洋这片中国海军从未涉足的海域,因为公海是所有海洋国家共同的疆域。

中国海军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行使合法海洋权利的时代到了。


海权,一个多么响亮的词汇。

《海权》作为我新书的名字,将向书友展示出一本好看的画卷。


一口气写完以上的文字,酣畅淋漓,只有一个字可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爽”。


我要谢谢你,非常耐心的看完这篇不是故事的故事,如果,你有和我一样的“爽”的感觉,就请你转告你的朋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