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战鳄 正文 第十六章 绝顶高手

毒口水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size][/URL] 孔有德老老实实拜过天地,送入洞房。听得左右无人,看那新娘子娇俏俏的坐在床上。身姿婀娜,衣裙似火,一双白玉纤手放在腿上,更衬的皓白如脂。不禁食指大动,想去抚摸这只可爱之极的小手,又觉此举太也轻薄无耻。 他十岁随师远逸海外,师父慧目大师少年出家,终身未娶。从不曾有人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9.html


孔有德老老实实拜过天地,送入洞房。听得左右无人,看那新娘子娇俏俏的坐在床上。身姿婀娜,衣裙似火,一双白玉纤手放在腿上,更衬的皓白如脂。不禁食指大动,想去抚摸这只可爱之极的小手,又觉此举太也轻薄无耻。

他十岁随师远逸海外,师父慧目大师少年出家,终身未娶。从不曾有人对他讲说男女之事,不知夫妻相嚅以沫,袒然相见,更不知鱼水之欢恩爱缠绵,面对新婚妻子只感手足无措,莫名羞惧,只盼早些离去脱此窘境。心道:“这户人家小小丫鬟尚配刀剑,这个小姐绝非庸手。我当全力相搏争取一招得手。”

新娘子胡丽仙霞帔遮颜目不见物,看不到夫婿神色,哪里想到他要对自己动手。初为人妇又羞又喜,心中惴惴,浮想联翩,静等新郎揭盖头。听夫婿脚步声近脸色赧然不觉低下头去。

孔有德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内功真气密布全身,既查外人窥视又防新娘暴起伤人。足踏四象步,手成龙虎抓,一旦出手就是凶狠凌烈雷霆万均。心中踌躇:“打女人有损武当声誉,须当点她穴道。”

新娘胡丽仙已等到的不耐烦了。道:“喂,孔有德,你在干什么?还不将我的盖头挑去。”

孔有德心中电闪,五指如风抓起机杼,一招“乱披风式”,狂劈乱砍,金蛇狂舞,真气激荡,洞房之中翁翁作响。

新娘子胸中十数处要穴被封,为之愕然,不知新婚夫婿玩的是什么把戏。采花劫色固应如此,可身为人妻,娇躯为夫所为,图谋美色为免多此一举,若是为财更加与理不通。

孔有德道:“十二个时辰后穴道自解,在下要去武当山向掌门师伯学艺,恕不奉陪。”回头看见自己的暗甲人立在旁,大喜穿上,推门而出纵身上房,踏瓦跃脊一阵风似的去了。

他这一去倒是干净,却没想到新婚之夜新郎跑路,新娘颜面何存?只此一处自尽掩羞亦不为过。

他担心有人追赶,骨腾肉飞赶回客栈,取了铁盒换回旧衣,飞身上马向北疾驰,订制的负重暗甲也不要了。

如此奔得一夜。白天躲在林中休息,免得被岳丈大人派出的追兵辇上,再添枝节,到了晚上继续赶路。行到夜半,但见前方数里处火光烛天,心道:“不会是又有人在比武招亲吧,三更半夜的还在打,人肯定少不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出手了。去看看热闹。”

遁声前往,前方隐隐传来锵铿之声,不禁心痒难耐,加速前进。刀剑相交声越加密集,显然不是一两个人在动手。孔有德心道:“如果不是村民们为了争夺农田水利进行火拼,就是江湖帮派狗咬狗。我才不管他们为什么打架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绕着走。”他拨转青龙马,转念想起一事,笑将起来:自己人生地不熟,除了官道,根本不知道小径,怎么绕?心想:“管他呢,就从这里穿过去。我跟他们无怨无仇,没来由找我的麻烦,再说,谅他们也伤不了我。”

他远远望见一面镖旗猎猎作响,心道:“原来是强人夺镖。看那个镖旗的颜色,劫的不是我的黄金。”

渐行渐近,镖旗逐渐清晰:白云蓝天之中一条九头飞龙张牙挥爪。清风吹拂,波浪浮动,便似活了一般。心道:“原来是大师兄九头神龙遇难。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捋他虎须?”

赶到近前盘马瞵视,片刻清典完毕:245骑黑衣蒙面人困住85名镖师,一个千总,183个健卒骑兵。交战之人或是朴刀,或是长枪,个个武功精强,骑术了得。蒙面盗贼犹为了得。几与镖师功力相侔。攻守进退暗含阴阳五行阵法。阵中人众屡屡冲击,欲破阵而出,尽皆碰壁而回,伤亡惨重。众镖师多用长枪,布的是八卦阵,固然占不得上风却是守的风雨透,亡甚至轻。阵中人一年过五十,肩宽腰圆人高马大,右手持着一杆五钩神飞凿金枪,东顾西盼极为镇定,应该就是九头神龙。

孔有德摇摆不定:依同门之义,我需上前相助。但当今皇帝昏庸,官贪兵戾,害苦了天下百姓。大师兄为官府保镖,等于助纣为虐、为虎作伥,遭强人打劫实属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我出手助他等于给朝庭张目,与天下人为敌,这岂不是为兄弟小义,舍天下之大义。

圈内舍生忘死杀的天昏地暗尸横枕籍,众人自顾不暇。圈外尚有十余骑持刀巡逻,便有人上前砍杀:我们在抢劫,你小子见了不逃不避,自是活的不耐烦了。

白光一闪斫向孔有德脖子。他若不砍这一刀孔有德多半作骑墙之观,他砍过来孔有德心中的天秤立时转向大师兄九头神龙。右手少林虎抓,扣住手腕抢过厚背大刀,右肘横扫,啪的一声那强盗飞下马背,一摔两丈,肋骨断折刺入心肺,口鼻喷血顷刻没命。孔有德不作则已,一作作绝,纵马驰骋砍杀警戒的盗匪,意图先扫除外围再顷力攻击五行阵

青龙马久经战场,一声长嘶响彻云霄,四蹄腾空如同一阵狂风掠过一匹匹战马。自负剑快如电的孔有德亦是手忙脚乱,砍了两剑半。第一剑挥出一半敌人已在身后。

这个盗匪最是倒霉,长刀自髋骨上划过未能砍断腰身,藩篱一破六脏纷纷逃出体外,摆脱局促。 活是活不了,一时又死不成,满地乱滚,血染黄土惨呼凄凄,令人毛骨悚然。

在傍督战的的匪首,飞马而来俯身一刀,解决他痛苦,抬头一看为之一惊。

孔有德都难以相信世上有如此灵驹,左膝轻磕马肋青龙马向右腾跃,右磕向左飞奔,快如狂风 ,敏如巧燕垂柳翔。众盗措手不及,顷刻又有七人斩于马下。他心中大乐,暗道:“关二爷杀颜良、殊文丑全仗赤兔宝马之力先前尚有不信,现在不得不信。”

忽听一声炸雷:“哪里来的野小子,给我拿命来。”一匹黑骥狂奔而来,马首相交劈面一剑。孔有德挥刀挡格,“叮”的一响,长刀险些脱手,心道:“好厉害,大是强敌,真正的一流高手。绿林之中怎么有这种人物?看来我要出全力了。”

匪首亦是一愕:“我这一招神奇奥妙,变化多端,人所难测,又附有两成功力,再加上战马冲击之势,威力强大少有人及,就是教中的长老也未必能接住。这小子年方及冠怎么有如此修为?那好,这次我就用四成功力。”

二人勒转马头复驰向前,孔有德年轻气傲,少林混元功,运至极限,全身骨节格格脆响,厚背长刀,高举过顶。他人本魁梧威猛,钢刀一举立时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刀长背厚,寒光闪闪,更增威势。蹄声如雷,尘土**,明月当空,映在身后,宛如无敌战神自月中杀出,气势更加骇人。

匪首一惊,心道:“好强的气势,好强的起手势,我再加两成功力,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刀锋过处,翁翁作向,白刃相斫火星四射,锵铿之声密如连珠响成一片,宛如数人同时交战。

孔有德大骇,心道:“我出手之快、力道之猛已经不亚恩师,这一瞬间我劈出七刀,他则连挡七剑。刀善劈剑善刺,这把厚背长刀沉重锋利,长与劈砍,刀力更加强劲。那人以剑之短挡刀之长,依旧占有上风,功力远在我之上。如果他不是斗气斗力,而是虚实相生与我过招,只怕不出百招我就得没命。”

那匪首惊讶不已,心道:“这娃娃好生厉害,是个难得的人才。我现在就把他打败,迫其投降,收录旗下,若不投降,立刻斩成肉酱,以免将来与我为敌”。

马首三度相交。孔有德不敢再和他斗力,手臂抖动刀势内敛,一条白龙周身游走,护得水泌泼不入。

匪首长剑如风,劈头斩来。孔有德长刀圈转,倾力挡开,手臂长挥,在空中划一圆圈,高高举起进入攻击位置,左手跟上握住刀把,从空中疾劈而下,反守为攻,雷霆一击。招式平平无奇,但呼的一声响,确有开山裂石的声势。

匪首举剑挡格,叮的一声脆响,长剑断去一截。他手臂发麻气血翻涌,接着身子一沉,胯下战马不堪重负。孔有德长刀寸断,生生震下马来,飞出一丈多远,胸口剧疼入心。他深吸一口气,真气流转,消去五脏焚烧般的疼痛,掷下断刀,脚尖一点,五指如钩,化为一条巨龙抓向匪首。

匪首举臂挡格,动作迟缓,破绽毕露,似乎尚未恢复过来。孔有德大喜,一把抓住他胸口膻中穴,正欲开口说话,突觉真气倾泻而出,再也收束不住,不由大惊,手掌却如粘住一般,挣之不脱,猛然飞起一脚,刚猛凌厉疾踢而出。

匪首挥臂一挡,大叫一声,纵身飞出,落在另外一匹马背之上。

孔有德如蒙大赦,向后纵出,只觉全身酥软无力,恰似大病初愈,久战方歇。他暗运真气,内力渐增,损失不大,方始放下心来。道:“你刚才使用的可是失传已久的吸星大法?”

匪首臂骨欲裂,疼不可当,心道:“好厉害的小子,他的破甲腿居然刚烈至此,犹胜镔铁,可痛死我了。”他哪里想到孔有德腿上安装了形同护腿的精钢负重,他一格等于同铁棒硬抗,若非内功深厚,见机得快,收势以避,已经是骨断筋折。他咬牙忍疼,装作若无其事,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孔有德道:“听说,自从魔教教主任我行死后,天下间只有前辈英雄令狐冲懂得这门功夫。难道你是令狐前辈的后人?”

匪首道:“没有错。你是少林派的,你师父是谁?”

孔有德心道:“天下第一剑客的后人,难怪这么厉害。师父经常说中原大地藏龙卧虎,我的武功根本就不入流。现在就拿这个人试一试,我的武功是不是真的不入流。他的功力深厚非我所及,要想取胜除了尽全力外还要用些诡计。”道:“这是我的秘密。我师父说独孤九剑是天下第一剑法,今天晚辈讨教几招。”双手一分,将外衣撕裂,摘下上身、前臂、上臂、手腕、手掌、下衣、小腿、足踝、脚掌上的负重掷在地上。

他穿戴负重暗甲已经养成习惯,吃饭、睡觉、读书、习武从不离身,与胡家小姐擂台对决无法取胜时也未曾想到脱下来减负,匪首这一挡反而提醒了他。高手对决灵活迅捷远比沉稳防御重要。

那匪首觉得脚下震动,心道:“好重,加起来有上百斤,难怪我的手臂险被踢断。没有想到他还有余力。好,我就看看你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大能耐。”他勒马上前,从鞍上拔出长剑,道:“小子,你准备好了就过来,我不下马也能将你打败。”

孔有德心道:“太极剑法我还没有练熟,不能用来对付这样的大高手,只有外门剑法。不行,少林剑法刚猛有余,灵动不足,一旦兵刃相斫内功就被吸取,那是不战自败,只有使出我最拿手的刀法,慧目师父的不传不秘。”目光一瞥,叫道:“那咱们就试试。”一跃而起,扑向匪首。衣裳带风,如猛虎跃山涧,恶龙出深潭,威势惊人。.

匪首心道:“少林伏虎拳,蛮不错的吗。我何等身份,以利剑对付一个赤手小辈,一招得胜也不光彩。”剑交左手,五指萁张,迎向孔有德拳锋。

孔有德身子一沉,避过敌招,就地打滚抓起那把落在地上的倭刀,回身反击,快出电闪,无影无踪。那匪首探身一记降魔爪,不曾想到他会突然用剑,促不及防,慌忙变招,衣袖被斩去了一截,若是慢得一尺,就得断去左手。他吓得心惊胆战,怒气大炽,出招再不留情。剑招大捭大阖、法度森严,朴实威猛,宛若长戈大矛,力破千斤,剑来剑去訇然作响,。

孔有德毫不畏惧,重甲一除全身轻松,倏进倏退,纵跃来去,快如鬼魅,马前、马后、马左、马右,不停变幻,燃木刀法杀招连出,招招灵俐快捷干脆利落,阴狠毒辣之处远非少林正宗可比。内功运到极处,阵阵热浪翻滚涌出。

匪首感觉孔有德舞动的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个大火球。心道:“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之一的燃木刀法。据闻此刀法练成之后内劲如火,在一根干木旁快劈九九八十一刀,刀刃不能损伤木材丝毫,刀上发出的热力,却能将木材点燃起火。砍在人的身上,伤口立时烧焦,剧疼无比;若被刀劲侵入筋脉肺腑后果难以想象。这个小子才多大年齿?怎么会练成这项神功?同高右使几乎不相上下。他有此神技难怪敢挑战我的吸星大法。不用吸星大法,我依然能赢。”真气运转,剑势暴长,与孔有德硬拼一记,将其震的连退三步,哈哈大笑,数十招后,剑气越加猛烈,孔有德居然近不得身来。

匪首心中焦燥:“我虽在马上,不能施展轻功、身法,战力折半,但这小子名不见经传,年不过弱冠,若被他迫的毁了刚才的这豪言,我颜面何在?只好出绝招了。”

孔有德在圈外游走,虽然不败却是难以获胜,心道:“这不是了局,得想个办法要他下马。”缩身钻入马下,倭刀上指,顷力一剑,心道:“这一招隔马刺人神仙也躲不过。”

忽听耳边群声大喝:

“快住手。”

“副教主小心。”

那个副教主匪首,虽看不见孔有德在马下的勾当,同伴如此惊呼,定然非比寻常,一招旱地拔葱飞身而起。孔有德已从马下钻出,也是一招旱地拔葱。匪首仓促施展,孔有德有备而发,顷刻追上。右手一挥龙泉软剑操在手中,“纤云四圈”自下而上断他双足。孔的德出招与其作事风格不差累黍,事为一招得势穷追猛打不死不休。

副教主挥剑下斩,只听叮的一声,断为两截,龙泉古剑去势微滞攻势依旧,眼有见得手。蓦的飞来一道白光,嚓的一声微响,孔有德但觉手腕微震,龙泉古剑断去两尺有余。心中惊骇莫可名状:什么兵器能能够损毁我的神剑?

微一疏神胸口被副教主踢中,一时气为之滞,自天而降,摔的好不沉重,半晌没能站将起来。游目四顾骇然而惊:官兵、镖师突围而去,数百盗匪四面围拢,饶是艺高人胆大也为之胆寒。方才百招全力施为,已是汗流浃背,晚风一吹全身冰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