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猞猁 轻功绝技 琼州海峡的蛇影

白马牧野2011 收藏 0 1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size][/URL] 讲这个故事很心酸,每次提笔就落泪,过去的往事有许多云烟般地散去了。这个故事一直在我的心里陈酿。要怎么写,如何写,久久动不了笔,因为它太沉重了,听了令人喘不过气来。我过去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谁也不知道我在偷偷写东西。那次,车间主任彭久阳把车间的工人集中起来,不管什么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40.html


讲这个故事很心酸,每次提笔就落泪,过去的往事有许多云烟般地散去了。这个故事一直在我的心里陈酿。要怎么写,如何写,久久动不了笔,因为它太沉重了,听了令人喘不过气来。我过去在一家工厂里当工人,谁也不知道我在偷偷写东西。那次,车间主任彭久阳把车间的工人集中起来,不管什么工种,一律去帮助水暖工掏马葫芦,就是地下管道。车间主任是个转业军官,正营职,工作挺有方法,办事讲究原则。休息时大家坐在一起闲侃,怪没意思的。有人提议,彭主任在四十军当过营长,是渡海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的部下!多数工人第一次听说,都让彭主任讲个战争年代的故事。彭久阳坐在一块废弃的水泥管子上,卷着旱烟,心思着。彭久阳个头不高,人胖胖的,大眼睛,大嘴叉,说话声音洪亮。为人挺重感情。他说他讲的故事是他自己经历的。


渡海战役决定后,由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抽调四十军、四十三军十万人组成渡海兵团,在雷州半岛集结。战前彭久阳被司令和政委叫去开会,训练这么长时间了,就等着一战,战士们的情绪高涨,嗷嗷直叫。彭营长被选作尖刀连连长,在挑选作战人员时他的警卫员还不满十七岁,但他的机灵劲老战士都比不过。他的名字叫耿欣雨。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练刺杀手上磨出了老茧,练行军脚都跑肿了,彭久阳很心痛他,考虑再三,还是带在身边。这孩子对什么事情都有兴趣,孩子吗。渡海作战是用木船打军舰,要的是勇气、速度、灵活。每个船在训练时都配备一名熟悉琼州海况的艄公,老艄公喜欢耿欣雨这孩子,夸他像当年的自己。老艄公有个和小耿子一般大的孙女,叫蠕蠕。长得像朵花似的。两只水灵的杏核大眼睛,一条乌黑的大辫子,是个美丽的琼州女孩儿。喜欢跟在小耿子后边,跑来跑去。彭营长和小耿子开玩笑,说:“战争结束了,你留在琼州吧!给老艄公当孙女婿!”小耿子脸羞得红红的。老艄公说:“我那有这样的福气呀!”瞅着两个孩子天真玩耍,老艄公乐得合不拢嘴。休息时战士们都疲惫地就地躺下来,只有耿欣雨蹦蹦跳跳不知累,抓住青蛙剥了皮用棍子挑着用火烤,烤熟了给战友吃。海边上弥漫着淡淡的香味。有时还抓只小蛇用树枝跳着玩耍。


战前老艄工讲了船上的规矩,上船时不要乱跑要把稳船帮;不要说不吉利的话语,除了枪支弹药外,切忌带活物上船!彭营长站在一块大石头上,面对着尖刀连的战士们说:“这可能是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场大型战役了,被选到尖刀连的战友们,这是我们一生的光荣!大家务必齐心向前!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我在司令和政委面前保证完成任务!大家有决心没有!”“有——”战友们的喊声震颤琼州海峡。彭营长有句口头语:“军纪是山,我的命令就是铁!”车间开会时,他还时不时地说出这句话来。


然后彭营长走到挺胸瞪眼的战士面前,正正这个人的枪,弄一弄那个战士的米袋子,唯恐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以团为单位,尖刀连并不多。


这是一九五0年四月十六日凌晨刚到,整个琼州海峡突然升起无数颗信号弹,夜空中光彩夺目。激动人心的时刻开始了,我十万大军驾着千奇百怪的木船,向着只有三点四万平方公里的海岛挺进。那时水还冰凉透骨,海风刀子般地啸叫着,战士们多数是北方兵,冻得上牙和下牙直打哆嗦。必胜的决心,顽强的斗志,建设新中国的理想鼓舞着他们向前。


船到琼州海峡的一半航程时,天已大亮,速度就是生命,速度就是胜利。彭营长的话语在战士们耳边响起!这时风突然大了,头上一大片乌云像要掉下来那么低,那么可怕!海水像有意和战船作对。阴森森深蓝可怖。老艄公冲着彭营长喊:“这怪了——我在这混一辈子啦——”正说着话,船行不动了。一些鱼、鳖、虾、蟹将木船团团插住,那么多摇橹的战士,用尽了力气,船冲不出去了!怪不!彭营长像热锅里的蚂蚁团团转!云越来越低,浪越来越大!战士们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些千奇百怪的鱼鳖虾蟹们!这些来自北方的战士们,前边是敌人,四周是大海,眼前是横行无忌的鱼鳖虾蟹,一个个心提到嗓子眼里去了。眼瞅着战友们的船只箭一样的从不远处追了上来,气得彭营长拔出手枪,冲着大海怒孔着,可是,那些海里的霸主们就是不把这位指战员当回事!老艄公在船前头跪了下来,嘴里叨咕些什么,祈求海龙王放了这些救苦救难的好人们。可是仍然无效。再这样下去,不要说去解放海南岛,这一船战士都得葬身鱼腹。老艄公突然站起来,对着彭营长喊:“有人把活物带上船了!”彭营长向战士喊:“谁把活物带上船了!”没谁答应。“谁把活物带上船,听我的口令原地不动!其他没带的人按口令行事!听好了没!”大家异口同声喊:“听好了——”彭营长大声命令:“立正——向后转——”战士们都转过身去,只有小耿子原地没动,这孩子都吓傻了!彭营长问:“你怎么不转?”小耿子悲咽地说:“首长,我带了一条小蛇!”彭久阳气得抽出枪来,准备击毙他。战友们都为小耿子捏一把汗。这孩子结下米袋子,老艄公解开米袋子将那条绿色的小蛇连同高粱米冲船头附近倒入海中,小绿蛇被鱼鳖虾蟹们眨眼之间撕得粉碎,说也奇怪,那些水下霸王们很快就退去了!彭营长看着别的尖刀连的战船,像疯了般地从不远处冲过去。他看着呆若木鸡的耿欣雨举起枪来,老艄公跪在彭营长面前,满船的战友也都跪下来,求营长留小耿子一命。彭营长命令:“立——正——向后转——”战友们重新站好,脸冲船尾。彭营长举起枪来。。。。。。耿欣雨,年仅十七岁的孩子,纵身跳入大海,与此同时,彭久阳营长冲天“啪——啪——啪——”开了三枪。战友们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鼻子酸酸的,眼睛湿湿的。老艄公泪眼模糊,多好的孩子!彭营长心太狠了!可谁都知道军令如山!


战船重新启动,战士们心里憋着一股气,是对小耿子的气愤还是惋惜,是对彭营长的谴谪还是怪他执法如山,都是都不是,是什么,说不清楚。在老艄公的指导下船速更加快了。但是战友们都不时回首看一眼刚才发生事情的那个地方,那个葬送一个孩子和一条小蛇的地方。说也怪了,战士们会经历这样的奇事!多少年后彭久阳都没有忘记


薛岳有十万国民党军队。他不是蒋介石的嫡系,武器质量一般。怎么抵挡人民解放军排山倒海的阵势。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很快海南解放了。


战争结束后彭营长的部队修整,老艄公要回去了,彭营长拉着老人家的手恋恋不舍。战士们也围着嘘寒问暖,战士们自然想起那个活蹦乱跳的小战友——小耿子,想起那奇异的怪事。老艄公静静地遥望着海面,海风剥蚀过的古铜色的脸庞,雕塑般的宁静。他一生就在琼州海峡劈波斩浪,水里刨食。今天,他的眼里有泪花晶莹闪动。有战士问:“海里的鱼鳖虾蟹们怎么知道有蛇要过海呢?”老艄公低沉地说:“无论如何,蛇是不能过海的!孩子不懂事啊!”战友们都知道,彭营长没有向孩子开枪,几乎是孩子跳海和彭营长的三声枪响同时出现的!有的战友突发奇想,是不是小耿子怕营长下不了手,自己于心有愧,违了军纪,就该自己执行。尖刀连,多么光荣的尖刀连!怎么因为一条鱼鯹了一锅汤。彭营长向上级汇报时,内疚的眼含热泪。他几天吃不下饭,像大病了一场似的。老艄公担心的是自己孙女蠕蠕会承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


彭久阳说谁想到解放海南岛竟像吹泡似的,薛岳那么不抗打!要知道这样结局,自己不会放空枪的,也不会让他跳的!彭久阳说转业后他去过耿欣雨的家,他就是我们这尖山子村的人。他去时小耿子的父母还不知道孩子违纪跳海的事。


小耿子家很穷,破破乱乱的两间土坯房子,门窗也都破乱不堪。如果小耿子在,家里还有帮手,可是小耿子就这么走了,走得很不值。彭久阳心里不是滋味。临行前,他掏出四百元钱给两位老人。他说那钱是小耿子让他给捎回来的。那时的四百元钱会干许多事。


如今的彭主任已经是科级干部,吃得像个肥贼似的。但是他的心没有变。他一直想着那个琼州海峡的清晨,那个阴云密布,海怪查船,海风肆孽的战争年代。他心里有个问号,是什么原因致使鱼鳖虾蟹兴风作浪呢?真是蛇不能过海吗?还是自然界的特殊的规律?或者是蛇的气息是海中动物所不允许的。对,是蛇的气息遭遇了海生物的强烈抵制。


如今彭久阳也不在人世了,当年他的经历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世上有许多的不可思议的怪事,一旦科学证明了,人们也就释然了。否则人们照样依迷信对待。我想,彭久阳最后的解释是对的。




2011年9月15日白马牧野于黄叶书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