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之王 第一卷 神秘兵符 第十一章 丛林一夜

pb上尉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size][/URL]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周围一阵死寂,熊小兵一动不动的倚在座位上,空洞的眼神穿过汽车的挡风玻璃,一直延伸到迷茫的浓雾深处。大约20分钟前,丛林里开始起雾,一眨压的功夫,整个车子的周围便全部被灰蒙蒙的雾气所覆盖,放眼望去,就像是身处盘古开天地前的混沌之中。 就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周围一阵死寂,熊小兵一动不动的倚在座位上,空洞的眼神穿过汽车的挡风玻璃,一直延伸到迷茫的浓雾深处。大约20分钟前,丛林里开始起雾,一眨压的功夫,整个车子的周围便全部被灰蒙蒙的雾气所覆盖,放眼望去,就像是身处盘古开天地前的混沌之中。

就在这时,只见胡梅从旁边抓过一个口红状的东西,打开车窗伸了出去,循着一种节奏持续着按动了几下,很快一条红外射线便朝着其所指的方向延伸了出去,消失在无尽的浓雾之中。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几十秒钟之后,十一点方向的浓雾中,一条红色光线突然激射而出,精确的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映射出一个奇怪的符号,乍一看上去,像是一个鬼脸。

“换衣服!戴上防毒面罩!”

鬼脸一闪即逝,车内一眨眼也基本上被浓雾填满,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突然,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砸进了熊小兵的怀里,同时,耳边也随之传来胡梅严肃的命令声。再之后,便是驾驶座方向响起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熊小兵愣了一下,也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换上摸着像是迷彩服的长衣长裤以及一双军靴,扎紧袖口、领口,戴上防毒面具,呼吸顿时顺畅了许多。

差不多全部搞定的时候,只听见“哗啦!”一声,商务车的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还未等熊小兵反应过来,一只大手便突然的伸进车内,粗暴的将其揪出车外,直接扔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逮到机会的熊小兵爬起来就跑,但浓雾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突然飞出一脚将其再次踹回到了原地。如此往复,一连被踹回去四次之后,不死心的熊小兵再也没有余力站起身来,胸口剧烈的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最后一次,他都跑出去十几米远了,结果小腿上突然袭来一阵刺痛,直接导致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啃屎。

爬起来时,一个鬼魅般的身影也宛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熊小兵的头顶,然后一把抓起他的领口,将其拉近至脸对脸的距离,对视了不到五秒,熊小兵便不由自由的冷颤了一下,其人也马上被扔回了地上。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在此之前,熊小兵还从未见到过。冰冷中没有一丝的感情流露,显得是那么的苍白。但只要被盯上一眼,却如同是被一把包裹着阵阵寒气的匕首突然间插进心脏,然后瞬间被冰住,不能动弹,最后就连毛孔之中都是散发出一股刺骨的冰冷。

将熊小兵一把推倒之后,那道身影继续在其周围搜寻了半天,终于在距离熊小兵一只脚约半米的地方找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捡起来重新蹲到熊小兵跟前,很是直白的冲其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熊小兵这才发现,对方手里握着的是一个自动步枪的弹匣,透明外壳里清楚的塞着满满的一排子弹,想必刚刚那人就是用这玩意将自己拦住的吧?

最后一次被踢回之后,浓雾中一个手持M60E机枪的家伙干脆用绳子在熊小兵的腰间绕了一圈,系了个越挣扎越紧的捆猪扣,另一头牢牢的攥在自己手里,像是在牵着一头赶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倔驴。

接下来的时间里,熊小兵开始在前面一人的牵引下,埋着头的在浓雾中穿行。路过那辆车的时候,发现上面已经不知何时被盖上了一层伪装网,如果不是跟着前面的人走,差一点就撞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的浓雾一点也没有消散的迹象,再加上周围一片漆黑,就仿佛一直在原地打转一样。

如果不是脚下的地质时不时的在变化,熊小兵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随后的一路上,即便是穿着迷彩服、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熊小兵还是遭够了罪。一次两次,质量上乘的布料还可以承受,但整整一个晚上下来,再耐磨的防刮布,也被路两边锋利的枝条藤蔓切割的支离破碎,身上更是留下一道火辣的伤口。而熊小兵还未来得及想出补救措施,成百上千稀奇古怪的嗜血蚊虫便成群结队的疯扑上来,赶也赶不走。不一会的功夫,身上就被这帮吸血鬼们足足吸走了不下一针管的血。

紧跟着,则是纷至沓来的各种突发状况,几乎是防不胜防。老虎、豹子、蛇,走亲戚似的轮流拜访,不但不能开枪射杀,而且还必须得拱手相送。

接二连三的惊吓,无边的黑暗笼罩,有毒气体的压抑,不由的让熊小兵的神经备受摧残与考验,不过,最要命的还要数身体的极度疲惫。

徒步行军的一开始,熊小兵还勉强能跟上前面人的步调,但在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前面人的整个行走轨迹却突然间变得诡异莫测起来,忽左忽右、忽快忽慢,仅仅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熊小兵便感觉自己的两只脚像是灌进了水银一般,一步比一步沉重。

等过了十几分钟,两只脚却又一下子变得轻飘飘起来,感觉像是在云中漫步,脚掌落下去,是那么的绵软无力,小腿肚子也在不停地打颤,双膝随时都有可能跪到地上,远没有电视里神仙腾云驾雾的那般悠然。

继续走下去,汗水整个湿透了衣衫,防毒面具的镜片始终被一层厚厚的水汽所覆盖。再然后,一股从未有过的脱力感自下而上一点点的顺着血管攻占至熊小兵的中枢神经系统。往后每走一步,熊小兵都感觉自己距离最后的休克更近了一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茂密的丛林顶端投射进熊小兵的防毒面具的刹那,此时的他已然是伤痕累累、浑身泥泞。除了一颗虚弱跳动的心脏,其身体的其余部分早已没了一丁点知觉。

好在,牵引的绳子终于不再拉拽,熊小兵总算是能够完整的呼吸一口外部的浊气了。

其人也不知何时一屁股重重的坐到地上,恍若千斤的眼皮无力的翻动,散了架一般无力的四肢就如同是被突然割断了绳子的牵线木偶。

更不知多了多久,沉睡的细胞中方才缓慢的渗透进一丝极其细微的冰冷,凝滞如一团浆糊的大脑也才重新开始转动,告诉他自己正在一堆潮湿的石头上坐着。

伴随着光线一点点逐渐的变强,围绕在熊小兵周身的浓雾犹如战败的散兵游勇一般蜂拥着溃退。其闪电战一般的速度,就如同是经典的川剧变脸,稍纵即逝,一眨眼,便成了另外一幅模样,着实令人好奇!

终于,与此同时,耳边再次传来久违的胡梅的声音,“好了,可以把你们脸上的防毒面具摘下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