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1938/1940 正文 六十

greeksun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43.html


第三节


“雪庵啊,不让你带兵,而让你天天看地图,适应吗?”第二十军团军团长汤恩伯语气平平,脸上却笑容可掬。

“职部愧对军团长提携。军团长说过,兵和枪本都是国家的。只要一心报国,二十军团的每个兵也都是我韩梅村的手足!只是……”从上校团长直晋少将,韩梅村似乎本应无可抱怨。

“哦,只是什么?”

“军团长,要论带上千把人打仗,职部或有些微末心得,可要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雪庵诚惶诚恐,只怕力有不逮,误了军团长的大战略啊。”韩梅村一席话并非全是客套,其中也流露出某些不足与人道的真实心迹。无论是中央系统,还是地方部队,升了军衔却丢了兵权的事例不胜枚举。

混迹军界近二十年的汤恩伯自然了解部下的隐忧,不禁哈哈大笑:“雪庵啊,你是多心喽。二十军团,并不缺一两个能拼能砍的团长,缺的万马军中指挥若定、谈笑风声的将帅之材。调你去二十五师当参谋长,一来是覃异之调去七十三旅作旅长,师里参谋长一职急需补缺,而你之前又干过参谋主任;这二来嘛,”他故意停顿了一下,饶有兴致地观察着眼前这位新科将领脸上微妙的变化。“这二来嘛,也是想让你多些全局意识,眼睛不要只盯着自己的那千把来人。大敌当前,也是军人们大浪淘沙的机会。要是我没看走眼,将来你韩雪庵作个旅长、师长甚至军长,应该也不在话下。”

“谢谢军团长信任,雪庵自当以死尽职!”韩梅村腾地站起身来,险些把桌边的碗碟碰翻。

“我看武死战那一套大可不必,你一个少将参谋长都成仁了,那二十五师又当陷于何地?”汤恩伯笑呵呵地示意他坐下,然后将话锋转向李必蕃:“子祺啊,二十三师才到第五战区,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是有一个,军团长,我们师几时才能调去前面?听韩参谋长说,台儿庄打得很艰苦,军委会和李长官已严令参战各部本月十日前围歼敌军于台儿庄一线,现在正是我们这支生力军临阵建功的时候……”

“你不懂,你不懂!”汤恩伯摆摆手,有些粗暴地打断了他。“从我军与当面日军的作战来看,日军各项战力条件,皆优于我。我军乃国之精锐,尚且毙敌一千,自损八百,何况装备与兵员质素远不及我的地方部队。是图着一时快意,把委员长多年心血殁于一役;还是从整体计、从国家计,谨慎用兵,以免国之精锐过早消耗殆尽?我来徐州前,反复研读蒋方震之持久抗战论,自问已得其精髓。中国之对日作战,乃以无备对阵有备,囿于一城一池得失,而损及国家军力之根本,实不足取!为此,委员长此前曾特地授以面谕……”汤恩伯显然并不打算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至于你,台儿庄战事明朗前,务以全师为上,不得妄动。我已报呈李长官,令你部于鲁西南之荷泽、郓城一线驻防。李师长,荷、郓乃徐州西北门户,非轻与之地。若为敌所有,南北对进之日军将连为一体,第五战区数十万国军势必成为笼中困兽,无路可去。把这个任务交给二十三师,不可谓不重啊!”

“职一息尚在,荷郓防线,绝不与人!”李必蕃铿锵而言,却并未起身。

“这才对嘛!目前,我部各军即将对台儿庄正面日军形成合围态势,关麟徵的五十二军正向底阁、杨楼推进,进入侧击濑谷支队位置;王仲廉之八十五军与新调来的七十五军东西对进,有望截断敌向枣庄、峄县北退之道路;第二集团军亦将于近日对当面之敌发动全面反击……各位,不出三五日,台儿庄之战或成抗战以来最辉煌之胜利。”

“军团长,那我们呢?总不能眼巴巴看着胜利,作历史的旁观者吧?”一直坐在下席的林彤再也憋不住,不满地插嘴。

“哦哦,忘了忘了,还有你们服务团呢。”汤恩伯拍了拍自己脑门,在坐的所有人都哄笑起来。“你姓林,叫林彤对吧?”

“长军好记性!”林彤难抑惊喜之情。

“那倒不是。上个月后方的报纸上大暴国军军花在五十九军,依我看,真正的战地红颜明显是在我二十军团!”说着,抚案大笑。林彤满脸彤红,心里受用,嘴上却在埋怨:“我可开不起这种玩笑,您可是领着十万大军的长官,说话得有身份才行。”

“不说笑了不说笑了。”汤恩伯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其实,当初我派石觉回武汉,找赵、罗二位先生,组建战地服务团,是想借助各位先生之学识与觉悟,解决我二十军团官兵中之不良痼积。”

“愿闻其详。”林彤兴趣陡增,没想到堂堂国军精锐,也有自暴其短的时候。

“说来惭愧,李师长,还是你来讲吧。”汤恩伯转向李必蕃。

“我军之所谓痼症,其实主要为两点:其一,我军自恃精锐,官兵中多有骄妄情绪,不仅轻慢友军,更不屑与当地老百姓交往。反观日军,凡到一处,必重金收买汉奸,致使我军每有行动,便免不了有人通风报信,日军飞机、火炮旋即追至。这第二,就是杀俘。不怕你笑话,我军此前南口、漳河数役,全军几乎没能抓到日军俘虏。究其原因,无非下级官长纵容士兵枪杀俘虏。固然有仇深恨切之原因,但终究不妥。”

“我军不是日军,堂堂中华军人,岂与兽类为伍。日军屠戮成性,毋论军民,却愈发激起国人抵抗之决心。我军守土保家,虽属正义之师,若妄杀战俘,岂非蹈日酋之辙?”汤恩伯补充道。“我军从南口后撤时,适逢八路军开赴前线。汤某与打了十年交道的彭、聂二位将军不期而遇。想逢一笑泯恩仇,我们几个老对手畅谈了三天。对共方治军之严格,我实感震惊……不过,决战在即,这些事情恐都无瑕顾及了。”

“军团长用心良苦,只是,只是……”林彤吞吞吐吐,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

“这些可不是我来前线的目的。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是想为抗日真实地做点事情,可不是来敲敲边锣、走走场面的!”她一颦一嗔,算得上大义凛然,就连汤恩伯也不禁重新审视起这个形貌不俗的小林先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