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战事进行半个多月后,我国宣布撤军,部队撤回国境线内。

那是一个风停雨住的夜晚,撤军的命令由通信兵徒步传达到每一个高地。士兵们起初不相信这是真的,美国在越南打了12年,法国打了9年,我们才打了20来天就走了?官兵们拽着通信兵反复追问,确认无疑后,便欢呼雀跃起来,呈一线布防的山头轮番传来欢呼声。对战争的幸存者来说,此时绝对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放到这会儿,全是屁话。

急行军5个多小时后,部队撤回国境线内,天已大亮。一些官兵激动地在界碑前照相,一些则躲在一边悄悄抹泪,为牺牲的战友难过。更多的则横七竖八仰面躺下,战争已掏空了他们的体力和感情。

来接部队的汽车就停在不远处的公路上。稍事休息后,部队列队登车,然而其他营连都登车完毕了,唯独留下我连站在原地。指导员面色凝重地走到队前,沉默良久,说:

“弟兄们,战斗还没有结束,团指命令我连重返越南,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后来才知道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团撤回国境线的途中,有一支越军始终尾随其后。为吃掉这支越军,师部策划派出一个连队重返国境线外8公里的某高地,作为“诱饵”引诱越军向其围聚,部队再突然返身实施围歼,打个漂亮的收尾战。

一队战后余生的士兵,有的还缠着绷带,在已空无一人的边境线上重新补给弹药和给养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掉头重返烟火未息的战场。

在走出国境线的那几分钟内,一些士兵抱住界碑久久不放手。此一去,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

一些士兵哭了。但没有发出哭声,眼泪挂在脸上,转过脸去悄悄抹掉。

昨夜撤回时连队走的是小路,返回越南时走的却是公路。所见之处,不堪入目:

公里上翻倒着坦克和汽车的残骸,炸翻的电线杆和炸出地面的输油管,横亘在路面上。

公路两侧,厂矿、商店、粮库、政府衙舍还在冒着滚滚的浓烟。

所有桥梁都已炸断,士兵们要趟着齐腰深的水过河。

战壕里的尸体和稻田里的死牛散发着斥鼻的恶臭。

返回途中,山野寂静,然而大家都知道公路两边的丛林中,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盯着他们,多少乌黑的枪口在瞄准他们。

指导员大声喊道:不要怕!我们身后有几百门大炮在掩护我们!大摇大摆地走路!就怕越南人不来呀!

然而狡猾的越军并不上当,连队重返途中没遇到任何敌情;驻守高地的四天中,既不见越军围来,也不见百姓回村。偶见远处丛林晃动,子弹瓢泼一般打过去,却从未有还击。第五天凌晨,连队再次撤回国境线内。

事儿说完了。你会不会为士兵重出国境时落泪而耻笑,认为他们太懦弱了?

说说看。 (贵丁 9.16)


《越战:古怪的行军》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

本文内容于 2011/9/17 8:30:00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