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军团}毛泽东开始安慰李银桥,“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学女娃子么!

行素随风 收藏 8 177
导读:傍晚,李银桥陪毛泽东回到了窑洞。 看过两三封电报之后,毛泽东在帆布躺椅上坐下来,对李银桥说:“银桥啊,你去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好不好?我要吃,要肥的。” 李银桥答应说:“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我马上去搞!” 躺在帆布椅上的毛泽东疲倦地摇了摇头,用很缓和的语气强调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累了,用脑子太多,你给我搞碗肥些的红烧肉,吃了补补脑子。” 听毛泽东这么一讲,李银桥心里顿时感到难过起来:毛泽东已是三天两夜没合眼了啊! 走出窑洞,李银桥遇上

傍晚,李银桥陪毛泽东回到了窑洞。


看过两三封电报之后,毛泽东在帆布躺椅上坐下来,对李银桥说:“银桥啊,你去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好不好?我要吃,要肥的。”


李银桥答应说:“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我马上去搞!”


躺在帆布椅上的毛泽东疲倦地摇了摇头,用很缓和的语气强调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累了,用脑子太多,你给我搞碗肥些的红烧肉,吃了补补脑子。”


听毛泽东这么一讲,李银桥心里顿时感到难过起来:毛泽东已是三天两夜没合眼了啊!


走出窑洞,李银桥遇上了周恩来,向周恩来讲了毛泽东的想法;周恩来便同李银桥一起,去找了厨师高经文。周恩来叮嘱道:“高经文同志,这碗红烧肉一定要做好;以后只要有条件,就要给主席做些肉吃,即使没条件,也要想想办法,要千方百计。”


李银桥感到,周恩来日常够辛苦、够操劳的了,为了毛主席吃碗红烧肉,还要亲自来嘱咐厨师,多么细心周到啊!自己真不该告诉他这件事……


时间不长,一碗肥肥的红烧肉做好了;周恩来又及时赶了过来,用鼻子闻了闻香味儿,很满意地笑了一下:“不错嘛,快给主席送去!另外不要忘了炒辣椒!”


李银桥马上将这碗腾着热气的红烧肉连同一盘炒辣椒一起端给了毛泽东。毛泽东一见红烧肉,立刻来了精神,随即起身接碗在手,先用鼻子深深地吸一吸香气,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连声赞叹说:“香!啊,真香!”


李银桥双手递过筷子,毛泽东伸出大手把筷子一抓,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是几大口肉,再夹几筷子炒辣椒,顷刻之间就三下五除二地把肉和辣椒都吃了个精光。


毛泽东是湖南人,爱吃辣椒,这人们早知道;可今天,李银桥看着毛泽东那狼吞虎咽吃肉的样子,一时间惊呆了--他是真心疼毛泽东啊!


毛泽东放下碗,看到李银桥目瞪口呆的模样,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像个孩子似的向李银桥笑了笑,说:“有些馋了呢……”然后像是解释又像是征求意见似的问,“打胜仗了,我的要求不高吧?”


“不高,不高!”李银桥红着眼圈连连摇头,“主席的要求太少了,太低了!”


李银桥心想,俘敌6000余人,他只吃一碗红烧肉补脑子,还担心自己的要求是不是高了--天底下哪儿去找这么好的领袖啊!


“不低了。”毛泽东见李银桥快要流泪的样子,又说,“前方的战士们冲锋陷阵,也没有吃上红烧肉,只能杀了马来填肚子,我心里不安哪!”


“主席快别说了……”李银桥的眼泪止不住大滴大滴地淌出了眼眶,“以后只要我有办法,我一定千方百计给你搞红烧肉吃……”


“莫哭,莫哭!”毛泽东开始安慰李银桥,“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学女娃子么,你是三八式的老资格哩!”


李银桥也只能是破涕为笑了。


沙家店战役后,毛泽东又同周恩来、任弼时共同商议,向各解放区的野战军部队下达了一系列的指示和命令。


1947年8月28日,毛泽东在命令中说:


在目前情况下,给敌以歼灭与给敌以歼灭性打击,必须同时注重。给敌以歼灭是说将敌整旅整师干净全部地加以歼灭,不使漏网。执行这一方针,必须集中三倍或四倍于敌之兵力,以一部打敌正面,以另一部包围敌之两翼,而以主力或重要一部迂回敌之后方,即是说四面包围敌军,方能奏效。这是我军的基本方针。这是在敌军分散孤立,敌援兵不能迅速到达之条件下必须实行的正确方针。但在敌军分数路向我前进,每路相距不远,或分数路在我军前进方向施行防堵,每路亦相距不远之条件下,我军应当采取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针。这即是说,不要四面包围,只要两面或三面包围,而以我之全力用于敌之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不以全部歼灭敌军为目标,而以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为目标。这样做,可以减少我军伤亡,其被歼灭之部分可以补充我军,其被击溃之部分可以使其大量逃散,敌能收容者不过一部分,短期内亦难恢复战斗力。


8月29日,毛泽东又发出指示:


采取于运动中半歼灭半击溃之作战方针(即对敌一个或两个旅,以歼灭其一部击溃一部为目标而部署战役作战,注意多打小胜仗)。作战时应注意打小规模歼灭战,每次以歼敌一团一旅为目标,不打无把握之仗。


这些天,毛泽东总是不分昼夜地伏在大炕沿上写东西,周恩来和任弼时屡屡劝他注意休息,他总是不以为然地一笑以应之。有时,时间长了,累得他趴在炕沿上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工夫不大,只要稍微一有动静,他又会眼皮一掀、烟茶相伴地继续工作。


一天,西北军区司令员贺龙派人从河东给毛泽东捎来一块腊肉,令李银桥高兴得不得了,连忙拿去厨师那里,让高经文给毛泽东做碗红烧肉吃。


“这是腊肉,怎么烧啊?”高经文有些为难。


“那你看着做吧!”李银桥自作主张说,“先炒一小碟,剩下的留着以后再给主席补脑子。”


腊肉炒好后,连同炒辣椒刚一端上炕桌,就被毛泽东挥手让撤走:“辣椒放下,把肉撤走!”


“为什么?”李银桥问。


毛泽东说:“你们想叫我吃得好一些,可是我怎能吃得下呀!”


李银桥忍不住叫起来:“这是为了工作、为了补脑子,多少大仗还靠你用脑子指挥着打呢!”


“脑子是要补的,可是也要讲讲条件。”毛泽东坚持不吃那碟腊肉,李银桥只好让高经文把腊肉撤走了。


毛泽东等高经文走后,又向李银桥嘱咐了那块腊肉的事:“那块腊肉不要再动了,这是贺老总送来的,我还要留着派用场呢!”


“是!”李银桥十分认真地回答,“我让高经文给你留着呢。”


毛泽东这才在那张帆布椅上躺下去,又对李银桥说:“银桥呀,你给我篦篦头吧。”


李银桥拿了一把木篦子走过去,站在毛泽东的脑袋后面,开始给毛泽东篦头发。


毛泽东闭着眼睛,又缓缓地对李银桥讲道:“补脑子讲条件,条件不同,补的方法也不同。篦头发也可以补脑,可以活动大脑皮层,促进头部的血液循环,把有限的营养首先满足大脑的要求,很可以提神哩!”


听了毛泽东的话,李银桥的眼眶再一次被泪水湿润了。


长城军团随风转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