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宝马乡”高利贷市场崩盘 全民追债遇困境

曙光2012 收藏 0 161



江苏“宝马乡”高利贷市场崩盘 全民追债遇困境


江苏“宝马乡”高利贷市场崩盘 全民追债遇困境

打击非法集资情况新闻发布会 (视频截图)《新闻1+1》2011年9月15日完成台本


——“宝马乡”的噩梦!


(节目导视)


解说:


“我最关心的是,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够追回来?”这是最后一个被惊醒的噩梦吗?


泗洪县石集乡石集村村民 冯万金:我现在吃也没有吃的了,怎么弄呢?


解说:


10000元月息高达3000,一个乡近1/3农户卷入,高利贷烧的所有人都财迷了心窍。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当时都疯了,整个县城都疯了,随便哪一家肯定都放出去了(高利贷)。


解说:


开豪车,进赌场,生活异常奢靡,他们是人人羡慕的“爪王”。


村民:只要是宝马奔驰,基本上都能看到。


解说:


9个工作组,100多名公安干警走村入户,挨家挨户工作,当泡沫破灭,当地政府应该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泗洪县政府委书记 徐宜军:对泗洪主,要是对石集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宝马乡”的噩梦!


主持人 李小萌 (微博):欢迎来到正在直播的《新闻1+1》。




新闻1+1:宝马乡的噩梦

来源:央视网所属栏目:新闻

在金融界有一句名言“钱是永远不会睡觉的”。它时时刻刻在寻找新的主人和新的机会,而这个寻找的过程可能是美好的、甜蜜的,也可能是血雨腥风的。它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倾家荡产。今天我们就要讲一个金钱找主人、主人找金钱的故事。而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恰恰发生在一个全国国家级的贫困县——江苏省的泗洪县。


解说:


昨天上午江苏省泗洪县在石集乡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处置非法集资情况向媒体及当地群众进行了通报。这次发布会之所以选择在石集乡举行,是因为在当地警方一共接待的1700多名群众报警中,被外界称为“宝马乡”的石集乡就有1500多人,涉案资金3.1亿元,石集乡问题最严重的李台村仅涉案本金就达1050万元。


泗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鄢化雨:目前,群众举报的顶层人物石国豹以及其犯罪团伙骨干成员张善园、王继闯等17人全部被公安机关缉拿归案。其中,刑事拘留2人,逮捕4人,监视居住6人,取保候审5人,有关案件审查正在抓紧进行。


解说:


石集乡距泗洪县城约10公里,总人口为2.3万余人,5800多户,其中参与融资的就有1740户,占全乡总户数的30%左右。来自泗洪县新闻办公室的消息说,石集乡民间融资出现异常现象的时间是在去年年底到今年春节这一段时间,而真正揭开石集乡非法集资风潮的又与两块土地竞拍有关。


来自泗洪县政府的通报说,今年3月石国豹、孙祥所办的房地产企业分别以1.6亿和3.32亿的高价拍得两块土地,为上缴土地出让金,石国豹、孙祥回到家乡石集乡以高达6%-30%的月息利率向群众借贷。受高利诱惑和开发房地产有高回报的蛊惑,石集乡群众纷纷参与,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两人均非法集资到数千万元。


泗洪县政法委书记 徐宜军:从案件的进展情况来看,是一个典型以石国豹为首的集资诈骗团伙,以开发房地产为名,大肆向广大的老百姓非法集资诈骗,现在骨干成员全部被我们缉拿归案。


解说:


“我最关心的是,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追回来?”这是在发布会上一位村民直接向主席台上县领导的追问。


鄢化雨:石集乡党委、政府成立了9个工作组深入农户调查了解群众生产生活情况,对融资受骗的困难群众予以精神抚慰、情绪疏导和资金扶助。


解说:


截止目前,警方已冻结扣押涉案人员现金、房产、汽车等总价值约5500万元的资产。除了精神抚慰、情绪疏导,泗洪县相关部门还向基本生活受到影响的三百户特殊困难家庭发放了每户500元现金,并送去米、面等生活物资。


(电话采访)


江苏省泗洪县宣传部 张诚:民间借贷这块他们应该是95%都没有借贷手续,他们之间相互的借款都没有借条,政府能帮他们追回来多少就是多少,实在追不回来他们也不会怨其他人。


李小萌: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的话,似乎都容易意识到这样非法集资的风险在哪儿,而且它血本无归的可能性有多大?为什么当地的人民似乎禁不住这样的诱惑,其实无外乎几条,一是收益率高,承诺6-30%的收益率,别忘了这是他承诺的月息,我们平常说的年利率3-5%银行的利率中间差着12倍的关系,觉得是一个暴富的机会。


另外,已经看到旁边有人确实致富了,因为它像传销一样分成了几层,下级看到上一级已经开上宝马、坐上名车、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觉得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日子过,但是别忘了他花钱花的是从你这儿借来的钱,本来应该投资了,用来消费了,钱还能还得回来吗?


另外一个身边的人都在做,大家都做还能有风险吗?在石集乡1/3的人投入到这样的非法集资当中去,有干部、有教师、有农民、大家都做,应该不会有问题。


再有人们也不傻,这并不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项目,两块土地摆在那儿,房子一旦卖出去钱不就回来了,这也是人们的一个合理推断。所以有了这样几条之后,投入进去恐怕也就不难想象,像这样涉案金额达到几个亿的高利贷的借贷给当地究竟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来听一段电话采访。


(电话采访)


张诚:这对全县的经济来说是没有影响,但是对石集乡来讲有一点影响,目前的表现就是老百姓想搞一些养殖、种植就是缺乏资金,县里边下一步进一步开展核查工作,农村老百姓之间的条据都没有,就是说找他核实过以后,要找另外三个人核实,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现在有的老百姓还不一定找得到,到外地去打工了或者干别的,有的很难找。


李小萌:说到追讨的难度其实有几个。首先,这种民间借贷是一个人情社会,一个熟人关系当中产生的,是一种杀熟的行为。很多人在没有看到最终鱼死网破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够不撕破这张脸。另外,缺乏一个实际的,能够有法律效率的依据,很多多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借贷连一张借条都没有,对于警方查处来也比较难。再有一个存在侥幸心理,如果我现在去报案了,我的上家被抓了,那我的钱再也会不来了,让他能够继续经营,可能我还把我的钱收回来,别人怎么样我先不管。所以在这样的难度下,想破这样的案子也不容易。


一个全国的国家级贫困县一夜之间变成了“宝马乡”,到底什么原因?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该是做着美梦的人是轻易不愿意醒来的。


本台记者 刘皓玮:泗洪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一万一千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还不到六千元,这在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江苏地区来说,属于一个不折不扣的贫困县。


解说:


在江苏省泗洪县一个车辆流并不太大的十字路口,记者看到短短十几个分钟里就有十多辆泗洪县当地牌照的宝马、奔驰等豪华车飞驰而过。在这些泗洪县的这些宝马车中,有一多半是石集乡的村民购买的,被称为“宝马乡”。


泗洪县石集乡石集村村民 冯万金:指着卖些竹篦子吧,一集卖个十来块钱也供不上吃的。

解说:


穷县,富县,宝马乡,挨饿乡,昨天尽管泗洪县当地政府澄清说,事实上石集乡的宝马车只有12辆,并不像社会上所说的有500辆。但是今天最棘手的问题已经和石集乡到底有多少辆宝马车没有太大关系了。当噩梦被惊醒,当地政府最头疼的是怎么处理这起影响巨大的非法集资案。在石集乡石集村冯庄大队,71岁的冯万金和老伴就住在这处简陋房子里,半年前他们把7万元积蓄全部交给了“爪王”。


冯万金:前段时间卖地,卖了就算四万,三万八千多,又扒房子赔了一万多,总共卖了五万三千块钱。我又钉些个竹篦子,又弄那些个,又凑合,又给他两万。


解说:


年息高达72%,积贷出7万,一年后就能收回12万,这是那些骗子给两个老人的承诺。


投资户 陈小姐:我跟老公软磨硬泡,天上掉下馅饼,也许就砸咱们头上来了。


泗洪县石集乡石集村 村民:(贷出)五十多万哟,五十多万,反正什么心血都在上头了。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当时都疯了,整个县城都疯了。


解说:


不仅是老人,在泗洪无数的人在憧憬着自己的发财梦,这个名叫江雪梅的人就是泗洪县某非法集资网络的骨干,经她手的集资款项就近两千万。


犯罪嫌疑人 江雪梅:提成,按照那个是10%。


解说:


在号称“宝马乡”的石集,很多人梦想着这一刻的出现,赚钱买宝马。


记者:比如说是什么人买的呢?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就是放爪子(高利贷)的人买的。


解说:


但是富及一时的盛景如昙花一现,今年5月很多人的发财梦被猛然惊醒。


字幕提示:2011年7月24日新闻


小片中主持人声音:今年5月底,这条疯狂的放爪子之链从当地的石集乡开始突然一夜之间断裂,并且迅速向其他乡镇蔓延,老百姓的血汗钱瞬间全都打了水漂。


李小萌:半年前还在梦想着自己可能开上宝马车,而现在连温饱都难以满足,真是像坐过山车一样,真的是一个噩梦初醒的过程。泗洪县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县?它的经济状况怎么样?我们也看一组数字。在2010年,江苏泗洪县财政收入30亿元,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城镇是1万多,乡村只有6千多。那么今年1-4月份统计出来人均现金收入是不足2700元,真的是和宝马名车差距很大,属于国家级贫困县。而这一次高利贷涉案金额是多少呢?是多达了3.5亿,也就是说占到去年一年财政收入的将近有1/10这么多,这相当于对当地的经济不产生影响几乎是不可能。


其实发生这种高利贷或者是恶性集资事件的地方都有一种民间集资的传统,平常来讲是每过四、五年可能就会出现一种极端的案例。那对于平常时期没有发生极端案例的时候,这样的民间借贷对当地的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或者作用呢?我们也找到这样的资料,这是泗洪县民间融资情况介绍当中说,“据调查泗洪县85%以上,大约有15-17亿元民间融资是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而且有正常的借贷手续。为泗洪经济快速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在理性大于冲动的时候,它对当地经济是有好处的。


但是我们都知道巴菲特有句名言,“别人恐慌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慌”,也就是说贪婪和恐惧是一种相生相克的关系,很多人士当贪婪被笼罩的时候,恐惧就已经跑到不知道哪儿去了。我们来看一组数字来看贪婪让人们失去的理性。首先来看7%,这是我们可查的商业贷款基准的利率,当然可能还会到9%左右,我们就用“7”作为一个数来算,国家许可的民间借贷是不能超过银行利率的4倍,也就是说28%。下面这样一个高额的百分比,72%-360%是什么呢?在泗洪当地人们民间借贷能承诺利率的高度高达360%这么多,和28%相比自然充满了诱惑,但是能不能实现?这20%是什么?当你如到刨除像房地产有可能出现巨大泡沫的产业,比如制造业,能够达到20%的盈利率已经不错了,如何还给你72%-360%的利率呢?所以说这是看得出来的状况,但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呢?我们来了解一下。


(电话采访)


财经作家 吴晓波:我认为如果泗洪县这样的情况仅仅就把所有的批判、批评的矛头指向于这一个县,或者指向于参与高利贷活动的老百姓、干部、哪怕教师,其实也是不公平的。这个事情虽然很荒唐,但是民营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是真实的。因为它没有一个正常的民间借贷的渠道和放贷的渠道,所以它就会出现一种乱象,中间就会变成一种投机,民间借贷的资金利率比较高。


李小萌:一个有着民间借贷传统的地方却发生了这样一种非法集资高利贷频发的状况,原因究竟是什么?稍后我们继续。


(节目导视)


解说:


“我最关心的是,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能够追回来?”这是最后一个被惊醒的噩梦吗?


泗洪县石集乡石集村村民 冯万金:现在吃也没有吃的了,怎么弄呢?


解说:


10000元月息高达3000,一个乡近1/3农户卷入,高利贷烧的所有人都财迷了心窍。


泗洪县石集乡村民:当时都疯了,整个县城都疯了,随便哪一家肯定都放出去了(高利贷)。


解说:


开豪车,进赌场,生活异常奢靡,他们是人人羡慕的“爪王”。


村民:只要是宝马奔驰,基本上都能看到。


解说:


9个工作组,100多名公安干警走村入户,挨家挨户工作,当泡沫破灭,当地政府应该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泗洪县政府委书记 徐宜军:对泗洪主,要是对石集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宝马乡”的噩梦!


泗洪县居民:如果能买得起这种豪车,钱来路肯定不正。


记者:比如说是什么人买的呢?


泗洪县居民:都是放爪子的人买的。


解说:


“放爪子”是泗洪县当地对放高利贷的一种形象的说法。2000年开始,房地产的火热也吸引了无数的民间放高利贷人员,他们打着开发房地产的幌子,以高息利诱,向村民集资,并逐渐形成了庞大的网络。


(非正常拍摄画面)


记者:你属于第几层级?


知情人:我属于底层,最底层。也不能说是最底层,我手里拿到300多万,300多万全都是我亲戚朋友的。300多万有20多人累计的,上边还有多少层呢,上边还有几个层阶呢。


记者:还有多少层呢?


知情人:可能还有五层,上一层都是在上千万,我的上一级可能在两千多万甚至三千万不止这样,大概两三千多万左右这样,然后他的上层是有五千多万左右,他的上层再上层就有上亿。


解说:


“月利息七八分,利息都是按月付,根本不要打条子,到时间钱就主动送过来了。轿车后备厢一打开,里面蛇皮袋里装的都是钱”。不管是不是亲眼所见,所有人都被这场火热的以钱生钱的方法烧的脸红心跳,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成为倒霉鬼。


泗洪县居民:看到别人都开着豪华轿车,自己还在那里干的话,你心里就会有一种不平衡,慢慢地就进来了,一个一个都接着进来了,这都是最底层的人。


解说:


最底层的把钱交到上层,上层再把钱交给“爪王”,那个生活奢侈、挥霍无度的石国豹就是泗洪县鼎鼎大名的“爪王”,也是石集乡非法集资案的关键人物。在这份今年4月28日公示的《泗洪县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结果》中,石国豹的江苏国豹置业有限公司以1.6亿元的价格竞得64.84亩土地,正是为了上缴出让金,石国豹在他的家乡石集乡以月息6%-30%的高利率展开了非法集资行动。


(非正常拍摄画面)


知情人:拿钱的时候,我问你们这钱朝哪上的,不能进赌场啊,他就跟我讲,不是进赌场,是直接上给石国豹,石国豹现在炒地皮、搞开发,然后就在梅花,包括我们泗洪买了几块地。


解说:


但是短短三个月后,石国豹就跑了,一个非法集资案也浮出了水面。为此泗洪县不得不派出9个工作组,包括100多名公安干警前往石集乡走村入户挨家挨户进行调查。石国豹等17名犯罪嫌疑人被缉拿归案,打开泗洪县政府的官方网站,从2006年开始关于打击非法集资的21条宣传中有9条来自于今年。


李小萌:金融秩序是社会秩序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表面上看它只和储蓄、融资、借贷有关系,但其实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生产、人民的生活,像泗洪县债权人当他意识到自己的钱可能回不来,又不寄希望于正常的渠道去钱找回来的同时,就会对于债务人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那么刑事案件就会发生。


那对于借贷的人来讲,当自己意识到钱可能还不上,又有人身危险的时候就会逃亡、消失。过去我们说高利贷会造成家破人亡、倾家荡产就绝不是危言耸听。从泗洪的现实来看,因为通过高利贷又投入房地产,房地产的泡沫已经产生了,因为这样一个贫困县,它的房价已经达到了五六千一平米的价格,现在破灭的是高利贷这样的泡沫,等房地产泡沫破裂的时候对于当地又是一个重创。


还有,对于当地政府监管的问题,这两块地拍出的价格都是底价两到三倍左右。这两个公司有没有资质进行这样的开发,政府并没有及时地能够进行监管,而现在却落得要给三百户的人每月发放500块钱的生活费,才能够让他们有温饱基本的保障,可以说在当时没有努力,而这个时候却是显得相当的被动。


另外一条,民营企业的贷款,我们也可以从民营企业角度来讲,如果它能够非常顺利地融资,恐怕不用借希望于这种借高利贷。我们来看一个专家的观点,专栏作家魏英杰 (微博)的观点说“泗洪非法集资案暴露民间金融的困境。民间‘标会’原来是基于乡土人情的经济互助形式,这在传统道德断裂、现代契约意识淡薄背景下显然难以持续。民间互助被非法集资机构吸纳,也容易引发地方性社会危机。对此,政府应加强风险防范,其关键不在打压民间互助,而是要强化契约意识,使之向现代金融转型。”可以说这是提出了一个建议。那么对于今天的泗洪来讲又采取什么样新的措施呢?来听一段电话采访。


(电话采访)


张诚:生产问题,石集乡在探索这种渠道,就是成立农民这种资金互助合作社,组建一些担保公司,由石集乡乡政府来牵头搞这一块,来解决这个有部分老百姓想生产这块资金周转的困难。


李小萌:再来听一个专家的观点。


(电话采访)


吴晓波:为什么那么多人铤而走险?总的来看,它是一种资金可求,民间的零散资金比较多,但没有出路。同时,民营企业本身资金的需求又很大,像温州、台州,像珠三角地区民间地下的信贷体系是从来没有消失过的,每到一个宏观调控之际或者资金比较紧张的时候,信贷就会冒出来。大的来看的话,必须要来反思整个中国金融体系改革的滞后。


李小萌:好,我们还要再看一个财经评论员易鹏的观点。他说“目前中国金融业不发达,金融机构少,导致非法集资存在的土壤。高利贷目前最需要的是规范。保护老百姓利益最佳的方式就是让灰色地带的高利贷有序、规范、公开、合法的轨道当中进行,让更多不同层次的金融机构和业态能够为民间资本服务。”所以说要输而不是赌。


这时候我们再拿财富观看这件事,如果我问你,赚多少才合适的话,恐怕很多人会说赚多少都不满足。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贪婪和相对的足恐怕就非常的重要,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一点,贪婪可能是带来真正的贫穷,而满足才是真正的财富。泗洪县人们还在面对今天的困境,未来怎么办?各种方面的问题都要去面对,而自身如何看待人生,如何看待财富,如何看待致富恐怕也是至关重要的,感谢围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