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七章(1)

辛十三郎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萧寒制止了,指着陈志说:“还是让他带着。” 老苏:“鬼子查得严,我怕他出不去!” 萧寒自信地说:“我有办法!” 几个人向出站口走去。 老苏用鬼子发的良民证出了站,他站在外面的雨中,关切地看着萧寒。 萧寒神情自若地走到站口,鬼子拦住了他和陈志,并要陈志打开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萧寒制止了,指着陈志说:“还是让他带着。”

老苏:“鬼子查得严,我怕他出不去!”

萧寒自信地说:“我有办法!”

几个人向出站口走去。

老苏用鬼子发的良民证出了站,他站在外面的雨中,关切地看着萧寒。

萧寒神情自若地走到站口,鬼子拦住了他和陈志,并要陈志打开口袋。陈志望着萧寒,萧寒示意他打开。陈志拉开皮口袋,露出一支步枪。

鬼子吼了一声,几支枪立即对着萧寒与陈志。

萧寒笑笑,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份证件,傲慢地出示给鬼子。

鬼子看了证件,态度发生了变化,向着萧寒点头哈腰,并令其他鬼子让开路放行。

老苏出了口大气,待萧寒出站来到身边,他问萧寒:“你胆子真大!”

萧寒轻声说:“不是胆子大,是经历得太多了……再说,我有这个!”

老苏接过萧寒递给他的证件:“华北重光堂?土肥原贤二的特务机关,怪不得连鬼子都怕你!”

萧寒收起证件:“车站上的鬼子如临大敌,出了什么事?”

老苏:“仪我诚也改变了回天津的时间,鬼子在做迎接的准备。”

萧寒:“不是说明天才到,改到什么时候?”

老苏看了看手表:“还有四十分钟!”

萧寒一听紧张了:“狙击点在哪儿?”

老苏指着远处黑漆漆的一幢大楼:“在那儿!”

萧寒着急了:“那还不快走?”


一行人快到车库时,萧寒看到大楼下有鬼子的岗哨:“有鬼子!”

老苏笑了:“那是我们的人,鬼子的岗哨被我们干掉,换成了自己人!”

老苏在车库前停下,他拿出一张像片给萧寒:“这个人就是仪我诚也!”

萧寒仔细地看着像片上的人,这是一个五十开外,精明强干的日本军人。他把像片给了陈志:“看好了,记住他的模样!”

老苏:“萧寒同志,给你们的时间不多,真难为你们了!”

萧寒:“没什么,都是自己人,就别客气了!”

老苏:“好!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我在这儿警卫,萧寒同志,祝你成功!”

萧寒紧紧握住老苏的手。

老苏:“事成之后,我会立即送你们上火车,那趟车直达渔阳!”


萧寒来到车库顶上,陈志从皮袋里取出一支狙击步枪,安装好撤下的部件,再将瞄准镜套在枪筒上,然后搜索着车站月台,熟悉月台上的情况。这儿虽然离月台有四五百米远,却正好在他的射程之内。

萧寒:“陈志,你看风向?”

陈志:“没有问题,正好!”

萧寒打量着月台,有好几个停车道:“列车进站时,你眼睛跟紧点儿,目标下车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陈志:“你放心,这比打天上的飞鸟容易多了!”

萧寒:“千万别大意,你只有开一枪的机会!”

陈志:“知道了!”

陈志熟悉了月台上的情况,他断定警卫最严密的那个停车道,就是目标将要出现的地方。他做完准备工作后,看着目标的像片:“萧参谋,这个日本人长了一双鹰的眼睛!”

萧寒:“可能没有进化好,还保存着动物的本性。”

陈志没有听懂萧寒说的话:“你说……进化,是啥意思?”

萧寒耐着性子,尽量说得浅显易懂:“人都是由动物演变来的,有的变得好一些,象个人样儿,比如你我;有的没有变好,身体的某些部位,还像动物,这个仪我诚也就属于这一类。”

憨厚的陈志奇怪地问道:“这么说,他的祖先是鹰犬?”

萧寒:“差不多!”

陈志放下像片,调整着瞄准镜上的焦距,看到仪我诚也的助手横木大佐,在月台上检查着宪兵的布防。

“萧参谋,你看!”陈志把狙击步枪递给萧寒。

萧寒从瞄准镜中,看到仪我诚也的助手横木大佐,亲临车站迎接仪我诚也。


第七章


车站月台上,横木举目四望,车站所有的通道、周围的制高点都在日军的控制之中;等待上车的旅客,被士兵驱赶在手枪的射程之外;流动哨与便衣特务,也活动在难以防范的死角。离车站四五百米远有一幢大楼,这幢大楼虽然不在布防的范围内,大佐总觉得不放心。

一宪兵军官来到横木身边向他报告:“阁下,所有的地方都检查完毕,万无一失!”

横木指着远处:“那幢大楼看过没有?”

军官回答:“我亲自去看过,是一幢废弃的车库,已经在四周安排了岗哨。”

大佐从军官手里拿过望远镜,观察着黑越越的大楼:“如果有个狙击手潜伏在那儿,你在车站所有的布防都形同虚设……”

军官犹豫地问大佐:“阁下的意思?”

大佐:“目光所及之处,都要纳入你的控制,才说得上万无一失!”

军官:“我马上抽调在站外警戒的陆军,前去加强警戒。”

大佐哼了一声,在他心目中,陆军与宪兵没有可比性:“陆军?他们打仗可以,警卫不行……”他仔细看着大楼的表面,没有看到从大楼顶端伸出一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着月台。


霏霏细雨中,萧寒与陈志在远离车站的车库楼顶上,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

陈志透过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到横木用望远镜在观察这儿,对萧寒说:“萧参谋,鬼子注意到了这儿!”

萧寒:“把枪收进来!”

陈志将伸出的枪筒收了回来,背风点燃一支烟。

萧寒一把将陈志刚吸上的烟从嘴上夺下:“你怕鬼子看不见你?”


大佐注意到大楼的顶端有淡淡的烟雾,他调整焦距再看,风雨中再没飘逸出他刚才看到的烟雾。他正想派人前去查看,远处响起列车进站前的汽笛声。他把望远镜还给军官:“将军的专列到了,从现在起睁大眼睛,注意身边的一切,确保将军的安全!”

一声汽笛长呜,一列火车徐徐驶向车站。

仪我诚也起身向上抬起车窗,寒冷的风猛然扑了进来,拂乱了他花白的头发。

仪我诚也的军阶虽然只是少将,但他是日军驻华北特务机关的机关长,位高权重。土肥原贤二大将掌管情报工作时,仪我诚也直接听命于他,土肥原贤二晋升为陆军训练总监后,仪我诚也归陆军本部节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