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三章 第二节

5956825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二节


郝铭遥带着白天亮给他复印的卷宗,回去又细看了看,然后把小朱找来,对她说道:“我看过卷了。你可以再看看,看看哪些材料能作为定案证据,哪些材料不能?然后有什么事咱们再商量。”

小朱刚要翻阅,从门外进来的小苟发现了她手中的材料;“是惠涛案子的?我能不能看看?”

小朱没回答,眼睛却望着郝铭遥。郝铭遥笑了:“甭看我。律师办案好坏不仅反映他个人能力高低,更代表咱们所的水平。我是主张集思广益的。每个人办案时都应当听听其他人意见。”

得了圣旨,小朱不再反对小苟参与阅读材料。他们发现发现郝铭遥复印的材料有平州市公安局的现场勘察报告、法医尸检报告、梁晓燕嫂子的看尸笔录、以及审讯惠涛的几次笔录。郝铭遥等他们看完后才提出问题:“这些材料怎么样?能作为证据使用吗?”

小朱的头转向小苟:“你先说吧!”

小苟受宠若惊:“我看这些材料比较全面,可以定案。”

他又问小苟:“你为什么说可以定案?”

小苟想表现自己:“女尸手上的红痣和身上的百褶裙都是梁晓燕的、惠涛也供认不讳,这还不能定案?”

小朱成心跟他为难:“你等等,红痣和百褶裙就只能梁晓燕一个人有?其他人就不能穿百褶裙?其他人就不能有红痣?”

小苟尴尬的笑了笑:“你这是抬杠。”

小朱一步不退;“我怎么是抬杠?关键是死者是谁。要是这个死人根本不是梁晓燕,光有红痣和百褶裙有什么用?”

小苟不服气:“你这是猜想,证据呢?我要证据。”

郝铭遥不想让两人吵起来:“各人有个人的观点嘛!不妨都说出来。小朱,你的看法呢?”

小朱回答道:“我觉得红痣、百褶裙是种类物,你有、他也可能有。她嫂子并没有看到死者面孔,只凭这两样就确定死者是不是梁晓燕,这不能服人,也不能当证据使用。死者身份确定不下来,何以认定凶手就是惠涛?”

小苟不服气的说:“那就没办法啦?”

小朱说道:“怎么没办法?其实认定死者是不是梁晓燕是非常简单的事,做个DNA鉴定不就成了吗!”

小苟想给小朱一个自我表现的机会;“DNA?”

小朱解释道;“DNA是英文Deoxyribonucleic acid的缩写。DNA中文叫脱氧核糖核酸、又称去氧核糖核酸,有时也被称为“遗传微粒”。DNA是染色体的主要化学成分,同时也是组成基因的材料。在繁殖过程中,父代把它们自己DNA的一部分复制传递到子代中,完成性状传播。不是直系亲属,DNA肯定不同。要是能找到梁晓燕本人的毛发、唾液、血液,可以直接认定。要是没有,把梁晓燕直系亲属和死者的DNA对比一下,也能知道死者是不是梁晓燕了。这个方法既简单又准确,比起根据衣物、身体特征判断要准确多了。”

小苟问道:“要是找不到那些东西呢?”

小朱又在小苟面前显摆自己的知识:“哪也不难办。可以根据颅骨复容或者作颅相重合术嘛!”

小苟继续装傻:“我怎么没听说过?”

小朱解释说:“颅骨复容就是根据颅骨特征回复死者原来容貌,颅相重合就是把死者颅骨照片和嫌疑死者照片在相同角度和距离下拍成底片,然后将两张底片重合,以确定死者究竟是不是要着的人。”

小苟又和小朱过不去:“我绝对支持你的方法。问题是现在只有几张无法辨认的照片,死者早就被烧成灰了,还‘颅骨复容’、‘颅相重合’,还DNA呢!”

小朱引经据典的反驳:“怎么不行?当年日本说朝鲜绑架日本公民,朝鲜否认并说人已经死了,还把骨灰送给日本作证。没想到日本用骨灰做了DNA检测,证明骨灰不是朝鲜说的那个人。弄的现在两国还在吵吵。”

小苟也引经据典;“算了吧,那是国家之间斗法,你也信?”做DNA鉴定的前提是人体中的蛋白质,人都烧成灰了,人体的有机物都烧没了,你拿什么做DNA鉴定?要是用骨灰能做DNA检测,警察不早做啦?”小苟的这一闷棍打得小朱喘不过气来,‘这’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好。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个方法不行,咱们可以再找其他方法嘛!”郝铭遥有意给小朱解围;“一审法院为什么认定凶手就是惠涛?”

小苟暗暗好笑:判决书里不是都写着嘛,你还问她干嘛?拿人开涮哪?小朱倒没想那么多,她老老实实的说道;“就两条。一条是‘婚后两人经常为琐事吵闹,惠涛由烦生厌,渐生杀妻之心’。 另一条是‘2006年12月10日,惠涛把梁晓燕骗到本市郊外用汽车撞死,然后把梁晓燕拖到路边水塘’。”

郝铭遥问道;“那惠涛在庭上是怎么说的?”

小朱回忆说;“听孙春丽讲,惠涛在法庭上承认开车撞人,但不承认装的是梁晓燕,也不承认抛尸。”

小苟嗷了一声;“这就有意思了。难道只是一起交通肇事?”

郝铭遥换了个话题;“一审不是有辩护人吗?他怎么说?”

小朱回答说;“有,是一个叫胡炎的律师。胡律师其他的没说,只说警察搞了刑讯逼供。”

小苟追问道;“胡律师有证据吗?他凭什么说警察搞刑讯逼供?”

小朱想了想;“胡律师在法庭上说惠涛手腕周围有一圈擦痕,是被吊打是形成的。\”

郝铭遥不以为然;“警察戴给他手铐时,如果戴的太紧,手腕上那个同样会有擦痕。只从手腕擦痕还不好说就是刑讯逼供。看来这位胡律师也是没证据、在那里胡说。那惠涛怎么说?他是否也说警察刑讯逼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