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的红色爱恋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促膝长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79.html


林梅听到叶俊的决定后非常痛苦,如果不是作为军人,她很可能不会参加这次宴席,餐桌上的食物非常丰盛,她自出身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多花色的菜,但是这些都提不起自己的胃口,她知道自己错了,只是坐在那里就着眼泪大口吞饭。

陈综英大姐不停地往她的碗里夹菜,可都提不起她的胃口,她就是噙着眼泪大口扒饭,好像和饭结下不解仇怨。看得陈综英大姐连连叹气,叶俊的决定她是知道的,而且她很喜欢这个勇敢秀气的女孩,但实在不好说什么,年轻人经历一点磨难也是应该的,后面的路还长着哪。

陈毅是天生的乐观派,看着不乐意了,训斥着叶俊:“混小子,你啷个搞的嘛?愣是把个大闺女弄得眼泪汪汪,这顿饭你叫我们啷个吃法嘛?闺女,没啥子了不起的,他要敢欺负你,我替你教训他,叫他给你磕头赔罪啷样啊?”

陈毅的资格很老,是红军的高级将领,陈树湘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红军战士都很喜欢这个没有官架子、平易近人的将军。叶俊只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自然不敢反驳他的意思,只好低头不语,反倒把林梅弄得“扑哧——”一声笑出来了,满座皆惊,骤然爆发出哄堂大笑。气氛也缓解了不少。

为了提高大家的兴致,陈毅连续讲了几个笑话,让大家前俯后仰,乐不可支。应该说陈老总很有表演天赋,说起来幽默的语言加上即兴的表演,让不少男同志的酒都喷洒的到处都是,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林梅毕竟还是孩子,很快就忘记了不快。

陈毅在梅山打游击时。几次遇险,最危险时是一人在山道上撞上了剿匪的白军,敌人拦住他盘问,他自称是乡间教书先生,姓王。敌人看他文质彬彬,出言不凡,相信了他,但要求和他结伴同行,一路上他侃侃而谈,说尽各地的风土人情和趣事,让敌人听得入了迷,也放松了警惕。途中他假借上厕所从另一个门逃走,当敌人回过味来,忽然想起他很像画影图形通缉的陈毅时,陈毅早已脱离了险境。真是大智大勇、气度非凡的英雄。

吃完饭后,陈毅和陈综英及叶俊要谈话,同时将林梅破格留下。此时的林梅才知道眼前的和蔼幽默的大老郭就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陈毅。而陈毅已经听完叶俊交代的前因后果,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眼睛变得冷峻起来,看着林梅没有说话,和酒席上谈笑风生的他完全判若两人。林梅不敢接触他的眼睛,那里面有首长的责备、训斥;有父兄的宽容、理解。

他点燃一根叶俊送他的“骆驼”牌香烟,缓缓地吸了一口,看着林梅说:“闺女,你是一个英勇的军人但不是一个合格的特攻队员,为啥子这样说呢?你们是个群体(他一指叶俊和林梅),战斗中就应该绝对的相互信任。只有这样才能战胜一切困难,消灭敌人,保存自己。他作为指挥员在特殊的情况下无法和你沟通,需要随机应变、临危不乱应付险峻的敌情。在这个时候,你不帮助他,还和他闹意气,这是要出大事的咧。你可晓得?”

林梅低下了头,暗自悔恨。陈毅慢慢地说:“闺女,我是过来人咯,这次就卖卖老,你是不是喜欢这个愣头青哪?你不好意思说也没关系,我晓得的,女孩嘛总归脸皮薄,没啥子,但是喜欢一个人却不了解不信任一个人,这个爱情就是月老也冒得办法哪。”他吐着烟圈呵呵地笑着,陈综英大姐也跟着大笑,笑得两个年轻人坐立不安,林梅将身子扭来扭去,面孔要地下水来,几乎要夺门逃跑。陈大姐拉住了她。

陈毅接着说:“爱情是要经过检验的,像他出生入死,在土匪和敌人面前无所畏惧,谈笑风生,镇定自如。这就是好汉子,好男人,你的眼光冒得错。但是你也不能吃飞醋哦,像那个女医生,他救过她几次,是人就会感恩,而且她不是还抢救过我们的伤员吗?不要以为这只是报恩这么简单,这可以看出她是同情红军、心怀正义的。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别人往死里挤兑哪?你一句话可能要了她的命,甚至可能要了我陈毅的脑壳哦。你想想,如果不是她心向革命,内奸的消息传到敌人耳朵里,还有我们在这里说话的机会吗?爱是要付出也要竞争的嘛,不要怕,只要你有信心,这个月老,我陈毅还是能做的。但是这样的低级错误绝对不能再发生,那不是我们红军精英干的事。”他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林梅。

林梅感动了,噙着眼泪对三位首长说:“首长,我真的错了,我好恨自己。但是请相信我,我会用实际行动弥补我的过错。只是……”她脸红着犹豫没敢说。

陈毅笑了,“好,真巾帼英雄呢,还能提出条件,说说看呐。”

林梅镇定一下,勇敢地抬起头说:“今后我一定服从首长的安排,绝不给首长们拖后腿。我想留在红军特攻队。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更好地干革命。”

陈毅严肃了,收敛笑容看着她,“你这个闺女思想有问题,你不是老百姓,你是红军中的精英,是军人。军人的第一要务就是服从命令听指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相信做出这样的决定,叶俊和贺大姐是有想法的,干革命有激情是值得表扬的,但是任何工作都是神圣的,需要热血的付出。闺女,你应该知道,是金子在哪个地方都会发光咧。”

叶俊插话说:“林梅,陈老总的话你应该好好反思,难道保护贺大姐,帮助星湖大队和江南游击队建立红色特攻队的任务轻吗,你是猎户的女儿,又是红军特攻队的佼佼者,为什么不能想到有更多的像你一样的精英搅得敌人阵脚大乱、寝食不安哪?当你培养出更多的合格战士就是你归队的时候,那时我们将会隆重地迎接你的回归。”

这次林梅没有再反对,她站起身向三位领导庄重敬礼,微微一笑转身离去了。

叶俊没有想到的是,只是这次分别,他和林梅再也没有活着见面的机会了,到得知她牺牲的确切消息之后,已是阴阳两隔了。为之他抱憾终身,几十年后,当他卸甲归田时,夕阳西下,人们常常看着他远眺苍茫的群山默默无语。

再说陈毅听说红军前后俘获了国民党多位高官,不禁拍案叫绝。他知道现在的红军干部对于如何处置这几位反共急先锋意见不一,各持己见争执不下。皱着眉头,微闭双眼细细思索。红军时期,只是在第一次反围剿时期,活捉了国民党中路前线总指挥张辉瓒,毛泽东为此写了“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的豪迈诗句。

只是这个“张屠夫”在任南昌卫戍司令时杀害上千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民愤极大,召开公审大会后被处以极刑。这也和当时的左倾思想有关系。其后共产党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报复,大肆屠杀上海和江浙监狱的共产党员。这些人本来是蒋介石用以交换张辉瓒的。经过此事,后面的历史上红军再没有发生过处决被俘国民党高官的现象。

今天当然也不可能,只是陈毅还想试试叶俊是否有政治远见,作为指挥员不仅要有战术理论还要有战略思想,所以他一边接过叶俊递来的香烟,一边皱着眉头说:“我陈毅向来快人快语,这几个国民党的脑壳我看着就心烦,想当年他们杀害我们多少好同志,今天落到我们手里,那就开个公审大会,一枪毙了岂不快哉?还商量个毛啊。”说着意味深长地看着叶俊,微微笑着。

叶俊一听大急,他想这不像陈毅的风格啊,这是一位智勇双全的杰出统帅,绝不是莽张飞之流,这样鲁莽从事不像他的作风。不然他也不会在建国后就任第一任外交部长,今天这是怎么了?但看看陈毅微笑的眼睛他也心中有数了。

他也微笑着接着说:“要得,首长既然发了话,我们执行就是,这些人本来就死有余辜,关押他们还浪费粮食,不如这样雷厉风行的痛快。行,就这么办,我就去安排毙了他们。”说着话却坐着不动。

陈毅猛地睁大了眼睛,也急了,“同志哥嘞,你啷个这样糊涂哟。咱们把他们杀了就会天下太平吗?我们杀了他们只会给敌人造成疯狂的报复,对革命有弊无利啊,十足地要不得。同志哥,我看你的思想很有问题嘛。”

叶俊却大笑起来,“老总,你看还是你先沉不住气嘛。我早已猜到你想试试我。过去我们杀过张辉瓒,不错,他是该死,但是后来我们在敌占区的力量损失却很大嘛,千百颗头颅为他一人陪葬。不杀他,我们本可以营救很多人的,这是教训哪。后来我们红军不是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

陈毅听后一震,久久地注视着他。因为在王明左倾思潮的影响下,这样的言论完全可以被当做反革命枪毙的,这个年轻人好大胆,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有思想,有魄力,敢为他人所不敢为,人才难得啊。只是以前怎么没听恩来说起过呢?红军下级军官中盲从的不少,真正有思想的却没多少,他们脑子里转的都是消灭敌人,虽然有铁的纪律不能杀害俘虏,但怎么对待他们却意见不一。

叶俊接着说:“对于这几位国民党高官,我们可以鼓励他们参加革命,帮助他们了解真正的共产党人,却不可以强留。他们可以回去,但不是这样回去,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和国民党谈判,去换取我们需要的物质或是地域,对于他们,我们应该做朋友而不是敌人,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相信他们经过一段时间与我们朝夕相处,对我们红军会有全新的感觉,回去之后对于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将是最有力的打击。”

陈毅在心中暗暗喝彩,他大笑道:“好小子,你做军人可惜了,你应该去做商人,算盘打得蛮精明的嘛,便宜全让你占了。呵呵”

事实上,历史上陈毅率新四军挺进苏北时,活捉了顽固派头目,浙江省主席韩德勤就是这样做的,虽然当时有人不理解,甚至作为对他的揭发材料上告,但是陈毅元帅身正不怕影斜,他说过:“历史是由后人评说的。”他在就任上海市市长期间吸纳民族资本家发展生产、繁荣经济上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历史证明他是正确的。

叶俊的一席话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了。这使他倍感兴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