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死在任上的总理?

南海城管 收藏 16 17020
导读:宋案在全国引起轰动,警方收到相关证据材料后,很快查清与赵秉钧和袁世凯有关。举国人心震动,舆论为之哗然。1913年4月30日,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建议袁世凯:“此事只有先免赵秉钧的职,改任唐绍仪,另组内阁以平民党之气,至于赵秉钧有无嫌疑,再待国民评判,庶可缓和。” 袁世凯采纳了梁士诒的建议,立即将赵免职,初拟由唐绍仪继任,后改为陆军总长段祺瑞暂代国务总理之职,赵秉钧所兼任的内务总长职务,则由次长言敦源代理。 赵秉钧为官多年,常年负责警务,民政,中规中距,没有什么特别劣迹和恶名,他几乎没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宋案在全国引起轰动,警方收到相关证据材料后,很快查清与赵秉钧和袁世凯有关。举国人心震动,舆论为之哗然。1913年4月30日,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建议袁世凯:“此事只有先免赵秉钧的职,改任唐绍仪,另组内阁以平民党之气,至于赵秉钧有无嫌疑,再待国民评判,庶可缓和。”


袁世凯采纳了梁士诒的建议,立即将赵免职,初拟由唐绍仪继任,后改为陆军总长段祺瑞暂代国务总理之职,赵秉钧所兼任的内务总长职务,则由次长言敦源代理。


赵秉钧为官多年,常年负责警务,民政,中规中距,没有什么特别劣迹和恶名,他几乎没有杀宋的动机,如果仅以所谓“宋要来做总理,我往哪搁?”这种荒唐理由,似乎是难以服从的推论。


宋教仁在上海遇刺时,赵秉钧正在北京参加国务会议,当时每逢周二、四、六召开国务院例会议,由内阁总理召集,各部总长和秘书长出席,并有秘书作会议记录。相关史料详细记录了赵秉钧在宋案发生后的第一反应,1913年3月21日上午,国务院正开国务会议,国会选举事务局长顾鳌突然闯进会议室向赵总理报告:前门车站得上海来电,宋教仁昨晚在沪车站被人枪击,伤重恐难救云云。这是北京方面得到的有关宋教仁遇刺消息的最早电报。赵秉钧总理大惊失色,当即离席,环绕会议长桌数次,自言自语:“人若说我打死宋教仁,岂不是我卖友,哪能算人?”各总长相顾均未发言。这时,忽然接到通知,袁世凯请赵秉钧总理,赵秉钧即仓皇去见袁世凯。


从这些现场记录来看,宋教仁被刺似乎出乎赵的意外,事先他并不知情。如果他事先与闻刺宋计划,则决不会有此强烈意外之感,以致严重失态。


第一届国会选举,由于袁世凯和赵秉钧们还不知道怎样操控,结果让国民党占了便宜,捞去了近半数的席位,成为国会第一大党。宋教仁踌躇满志,准备进京做总理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武士英,对着这位国民党最能干的领袖开了两枪,未来的宋总理伤重不治身亡。消息传开,举国震动,中央政府当然要江苏地方严查,务必缉拿凶手,江苏警察厅也就真的严查,结果还就真的查出了凶手,一步步追上去,发现背后指挥者为应桂馨,并查出了应跟内务部秘书洪述祖和总理赵秉钧的往来函电多件。就这样,赵秉钧有了嫌疑,然后,武士英不明不白地死了,应桂馨不明不白地死了,最后,赵秉钧也不明不白地死了。

行刺宋教仁这件事,唐德刚先生认为不是袁世凯干的,而是底下的人,包括赵秉钧揣摩袁世凯的意思,自作主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赵秉钧安排刺杀这活虽然干得不怎么样,但办警察办得还是蛮有成效,连中央首长做的案,地方警察居然都能查出来。


行刺宋教仁这件事,有人认为不是袁世凯干的,而是底下的人,包括赵秉钧在内,他们揣摩袁世凯的意思,自作主张。当然,赵秉钧肯定有事,但袁世凯也脱不了嫌疑。因此,现如今较为通行的说法是“宋教仁被袁世凯指令赵秉钧派人刺杀于上海车站”


何时揭开真谜底


宋教仁在上海遇刺身亡后,上海警方强力缉凶,赵秉钧理应为自己亲自调教的警察队伍感到骄傲。宋教仁遇刺后仅3天,上海警察便抓住了线人应桂馨与凶手武士英,效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凶手武士英、谋杀犯应桂馨被捕后,在应夔丞家中搜出赵秉钧给他的密电码一册及密函一件,还有内务部秘书长洪述祖指示应桂馨行刺的函电多件。因此赵秉钧引咎辞去总理职务。


此后,应桂馨从上海越狱逃往北京,向袁世凯索要暗杀宋教仁的酬金和被许诺的官职,袁世凯亲自派军政执法处侦探长郝占一,在京津铁路沿线的杨村,用电刀将应桂馨杀死。赵秉钧对袁世凯这种言而无信的行径和毒辣的杀手颇为不满,一面私自发电通缉暗杀应桂馨的凶手郝占一,一面当面抱怨袁世凯说:“你这样做,以后谁还敢和你共事?”


袁世凯佯装不知推脱罪责,表面上对赵秉仍保持和气,又将赵秉钧改任为直隶总督。但他在心态上已对赵秉钧产生了反感情绪。


仅仅过了10余天,1914年2月27日晨,赵秉钧的私宅中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嚎。“总督病死了!”消息不胫而走,此时的赵秉钧只有50多岁。


当时,各大报纸的报道是,赵秉钧在天津直隶总督署突然中毒,“腹泻头晕,厥逆扑地”,七窍流血而死亡。更有报纸写的生龙活现,称赵秉钧之死是“1913年受袁世凯指使,布置特务暗杀宋教仁。案情揭露,改任直隶总督。袁世凯为灭口,次年把他毒死”。


赵秉钧死后,袁世凯得知消息,立即下令按照陆军上将例从优议恤,特派朱家宝及其次子袁克文赴天津治丧,并发给治丧银10000元。先后派陆军上将荫昌和秘书长梁士诒前往致祭,并送去一幅祭幛,上题“怆怀良佐”四个大字。袁氏称帝后,追封赵为一等忠襄公。面对如此礼遇,赵秉钧之死真是袁世凯暗中谋害吗?


据有关史料记载,赵秉钧突然死亡,更偏向一种突发的急症。当时的《大公报》称:自从2月以来,赵秉钧一直抱病办公,在应桂馨遇刺后,还曾经多次前往北京晋见袁世凯,之前并无什么异常之事。赵都督过于劳累,怔肿旧症发作,通过医治有所好转。


26日下午,赵秉钧在都督府与手下议事,夜晚,回到私宅。这一天晚饭前,赵秉钧服用一服中药,饭后又开始批阅文件。他的家人提醒他注意身体,但赵秉钧并没有在意。半夜,手下又端来中药请他服用。一切都没有异常。到早晨5点钟左右时,腹中阵阵剧痛使赵秉钧从睡梦中惊醒。他赶忙披上一件衣服,被搀扶着走进了厕所,一阵阵上吐下泻将赵秉钧折磨得头昏眼花。他的家人急忙派人将天津最有名的军医官屈永秋、徐德顺和名医王延年请来,医生连续为其注射了强心针,其间有药力作用,导致赵秉钧脉搏跳动几下,但没有任何根本性好转,3位名医见此也毫无办法,无奈地摇摇头告辞离开。最后赵秉钧在当天上午死亡,其家属、医生等人也都疑惑不解。


很快,多事的民国在新年之初又开始流传一个传言:刚刚在天津死去的直隶都督兼民政长赵秉钧,是被大总统袁世凯暗害致死。


也有人认为,认定赵秉钧是被袁世凯毒死,多少有点过于武断。赵秉钧死于1914年2月26日,离“宋案”(1913年3月20日)将近一年,按照袁世凯雷厉风行的作风,哪有灭口的事情拖上一年的?


赵秉钧死于袁世凯之手的说法本来就是一桩历史疑案,并无确凿证据,所谓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而已。真正严谨的史书最多只能以“疑似”作结。其实,如果袁真的处置赵,一则可能是惩处其办事不力,二则担心其手中握有不利于袁的把柄,当然也有“灭口”的考量,出自袁的深思熟虑,是雷厉风行还是须仓猝行事,似乎与袁的真实意图无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