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十五、真相(2)

尹琦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到底怎么回事?”我轻轻摇了摇她:“别哭了姐,哭不能解决问题呀。说清楚昨天到底怎么了?”

她把脸猛地抬了起来,一把擦去脸上的泪水,只留下坚毅的表情。她定了定神,叹了口气,除了可以从那双哭红的眼睛看出她刚刚在哭泣,其他的地方一点儿也看不出来!

“米尔,是因为我才死的。”她恨恨地说。

“怎么回事?”我问。

“那天,轮到我值夜班。我坐在医护站里正闲着没事干呢,门就打开了。那个混蛋旅长就走了进来,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值班,他竟然说值班多没意思,不如陪他玩玩。我骂他是流氓,然后就往外跑,结果我没跑几步他就抓住我往里拖……”

“王八蛋!”我骂道并大声喊:“救命!”

“米尔听到我喊救命就冲了进来,那时我刚被拖进屋,衣服被混蛋旅长拽开了一半。米尔一看不对劲儿,就去抡拳头打那个混蛋旅长,这时,那个参谋长和三个警卫冲了进来,把枪抄在手里就要杀他,我就……”方冷媛话音小了下去。

“怎么了,姐?怎么了?”我把着她问。

“我就抓起你给我的手枪打爆了那个混蛋旅长的脑袋!”她几乎是喊着说出来的,把我和张矜茜以及周围那些人下了一跳。

“姐,你小点儿声,那么多人,没准哪个家伙懂汉语就把你告了呢……”我连忙提醒她。

“告就告吧,无所谓。”她叹着气又抿了口酒:“米尔接着就乘那几个家伙愣神的功夫从那个旅长身上捡起了卡宾枪几枪杀了他们。然后米尔从我手里夺走了手枪,还特意从我手里要去一发手枪弹压进那支手枪里,把保险关上,扔进了桌子的抽屉里,然后又朝那尸体脑袋用卡宾枪补了一枪,迅速拉住已经呆住的我,交代我怎么说,最后说了一句:‘你有爱你的人,而我没有了’。我当时问他:‘你怎么没有呢’,他回答说,来朝鲜的前两天,他妻子刚刚病逝……没等他说完,那两个警卫就冲了进来,他一把推开我,低声说了一句‘珍重,我的朋友,上帝与你同在,阿门!’随后,他就……”方冷媛说着便又哽咽起来了。

现在事情再清楚不过了,那个混蛋旅长想对冷媛耍流氓,正好被米尔撞见,双边刚要打起来,方冷媛枪杀了那个旅长,米尔则乘机解决了其它几个混蛋。米尔为了不让方冷媛受军法处置,自己抗下了罪名,伪造了现场,替冷媛编好应付审讯她的话,之后为了不让我们的人抓住他,他故意开枪打伤了警卫员,让警卫员击毙他。

可是,米尔啊米尔,你为什么寻死呢?如果你还活着,我又知道了真相,我一定会放了你的!难道是怕我们不知道真相时那后悔相信你的眼神吗?还是怕那些政治人员的刑讯之苦,受不了会露出马脚吗?

我只能说,米尔,你是个好人,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人!

看着方冷媛的低声哭泣,张矜茜的小声安慰,周围人的窃窃私语,酒店伙计的默认无视,我沉思了几分钟,随后抓起最后一整瓶朗姆酒一口气灌了进肚,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姐,这事儿先别跟别人说,小张,你也是。人多嘴杂,让上级知道这事,说实话,你就完了。”

她却摇摇头:“完了就完了。该去死的是我,不是米尔呀!我……”

这时我定了定神,打断她:“不。米尔的死,是为了你好好地活。他不能白死,至少你为了他,你得好好活下去。”

“是啊,冷媛,既然米尔已经走了,他就再也不能回来了。这一点你我他都明白,他希望你幸福。”张矜茜也劝道。

方冷媛呆呆地自言自语:“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错在哪儿了……”

“不,你没有错。”我把她拉到我面前,把着她说:“看着我,听我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错都错在那个混蛋旅长身上,是他,不是你。”

“是他……”她喃喃自语着,眼睛无助地看着我:“可是如果没有我,米尔可能会死在这里、替我顶罪吗?”

“那也不是你的错。那是老天不公平,是上帝的错,不是你的!听见了吗,不要去自责,因为……你不可能去改变这一切。”我对着她说。

方冷媛听到这里不禁又哭了起来,一下子靠在了我怀里。我无助地看着张矜茜,她只是叹了口气,然后知趣地走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