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085章 勤务兵张天福

亦浩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size][/URL] 跟了川崎副官混,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坏处的,张天福这也是因祸得福,总算避开了石古队长了,这让张天福的心里很是高兴了一阵子。 其实,川崎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按照官场的说法,得有自己的人才是呢。虽说,这部队里面已经有个小野了,不过,小野毕竟是日本人,日本人和中国人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跟了川崎副官混,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坏处的,张天福这也是因祸得福,总算避开了石古队长了,这让张天福的心里很是高兴了一阵子。

其实,川崎这么做也是有私心的,按照官场的说法,得有自己的人才是呢。虽说,这部队里面已经有个小野了,不过,小野毕竟是日本人,日本人和中国人就算再好,怎么着也是隔着一层的,所以,得有个中国人的士兵和他关系铁一点才行。正愁着没合适的人呢,这石古小泉给他创造个绝好的机会。


川崎没有直接把张天福领到义田大佐的舱室,而是到了自己的房间。

狭小的舱室,川崎在里面也不觉得小,这张天福大个子一进来,就感觉一下子把房间塞满了。川崎让张天福坐下,完全没有那种长官对待士兵的感觉。张天福哪敢坐,规规矩矩的站立着,头顶正好碰着顶板。

川崎笑笑,说,“还是坐下吧。”

张天福这才坐下。


川崎说,“天福,你年龄应该是比我大吧?”

张天福一看长官和他拉家常呢,就感觉放松了一些,说,“我是民国九年的,不知道长官是哪年的?”

川崎说,“我是1920年,”

张天福就说,“那我应该比你大,我的生日大,正月初一。”

川崎说,“哦,那按说我得叫你哥才是啊。”

张天福赶紧站起来急赤白脸的说,“长官,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啊。”

川崎就笑了,“看你急的,坐下,坐下嘛。”


张天福坐下,等着川崎发话,“天福啊,你知道什么叫勤务兵吗?”

张天福说,“知道,就是在长官身边伺候长官的。”

“嗯,天福啊,你只说对了一半,”川崎说,“平时不打仗的时候,勤务兵就是端茶倒水,伺候长官,这要是打起仗来,勤务兵就得保护长官。”川崎看着张天福的眼睛问,“保护长官,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张天福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不过,他想起他爹说的那话,打仗的时候别往前,能靠后边呆着就靠后边呆着,他每次回家的时候,他爹总是要摸摸他身上是不是受过伤,看看儿子完好无损,就把这话再叨念几遍,所以,这话张天福记得清楚着呢。这要是保护长官还不就得跑到长官前面去给长官挡子弹嘛。

犹豫了一会,张天福才说,“我明白。”

川崎看出来张天福的犹豫,也没给他挑破,接着说,“天福,你说,我是不是个好长官,对你好不好?”

张天福使劲点头,“嗯,长官很好,对弟兄们很好,对我很好,非常好,要是给你当勤务兵,挡子弹,我绝对不含糊。”

川崎笑了,“我这个小小中尉是不能有勤务兵的,行,等我哪天也当了大佐吧,不过,天福,有了你这句话,我就很高兴了。义田大佐也是个好人,你好好干吧,机灵点就行。”

张天福站起说,“是,我一定好好干,不能给您丢脸。”

川崎一看,他要的初步效果已经达到了,再说,有的是机会调教这个张天福,就说,“走吧,我带你见大佐去。”

在这个机动大队,义田大佐是最高长官了,虽说是在一个大队里面,张天福也有机会见到过义田大佐几回,那可是在一堆人里面,就算他个子高点突出点,也顶多是个大头兵。单独面见大佐,这可是头一回。这要是见了大佐还不得哆嗦成什么样?想到这些,张天福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了。


出了川崎的舱室,斜对面就是大佐的房间。

川崎在门口整理了一下服装,然后,很精神的喊了一嗓子,“报告。”又侧身看看张天福,张天福也学着川崎的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尽量不让自己太紧张,可是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连川崎副官都看出来了,笑笑。

义田大佐在里面应道,“进来吧。”


川崎就打开门一步跨进去,张天福紧跟在川崎的后面,也走进去。

义田大佐抬头瞥了一眼比川崎高出半个脑袋的张天福,又看看川崎,等着川崎说话。

川崎说,“大佐,这就是我给您说的那个张天福,我给您带来了,请您过目一下。”

张天福赶紧敬礼,“长官。我叫张天福。”这报告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义田这才仔细看看张天福,这小子个子高大,在这船舱里显得有些狭侧,不过人看起来还是蛮精神的,精神紧张了点,这倒也好,至少说明这个大个子士兵还比较纯洁。

义田就“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义田问,“当几年兵了?哪里人?”

“报告长官,我当兵一年多了。武安县人。”

“这么小的房间,用得了那么大的声音吗?”义田半开玩笑的说。

张天福摸摸自己的脖子,“报告长官,俺是粗人,嗓门大,”不过,说是这么说,张天福的声音还是降下来不少。

义田有点喜欢这个憨厚的大个子兵了。

“行,就留在我这里干吧,什么不懂的就问川崎副官。”

“是。”张天福敬了个礼。

义田看着张天福还是扛着一颗星的新兵军衔,就对川崎说,“给他升一级吧。”

张天福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傻愣着那里,川崎捅了他一下,“还不谢谢大佐?”

张天福也没明白为什么要谢,就稀里糊涂的说了句,“谢谢长官。”

义田挥挥手,“去吧。”

川崎就带着张天福出去了,随手把房门关了。

义田看着张天福的背后,点点头,想,川崎找的这个勤务兵还不错。


张天福被安排在川崎旁边的一间小仓房里。仓房没有床,从一堆杂乱的东西中,收拾出一个空地方,不过,比在大统舱里要好很多了,好歹是个单间,用不着和那些士兵争抢地盘了。

“天福,这里可不比在中队里,人得机灵点,睡觉都得竖着耳朵睁着一只眼睛,随时听着大佐那边的动静。明白吗?”川崎说。

“长官,我明白了。竖着耳朵睁着眼睛睡觉。”

川崎说,“记得进门前要先喊一声报告,大佐说进门才能进去。”

“是,明白。”

川崎又把一水军需官找来,“大佐说了,给这个张天福升一级。”

军需官出去一会拿了副新的肩章给张天福换上。

张天福这才明白,原来大佐说是要给自己加级啊,心里小小感动了一把。


川崎说,“怎么样?大佐对你不错吧,这还什么都没干呢,升了一级。”

这会张天福倒是机灵了,说,“这还得先感谢长官您呢,要不是你让我当勤务兵,我哪有这福分啊。”

川崎想,还知道感恩呢,说了句,“去吧,先去看看大佐那里有没有热水,大佐喜欢喝你们中国茶,喜欢喝热的。”

“是,”张天福出门转身就到了大佐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大佐说,“进来,”。

张天福推门进去,“大佐,我给您打水。”

义田看看肩章已经换了,“哦”了一声,再没管他。


张天福走到义田的桌子前,伸手摸摸义田的大茶杯,那是一只中国青花瓷的盖杯,张天福知道青花瓷的东西还是比较珍贵的。

他家老爹也有一个青花瓷的,是个酒壶,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他爹拿着宝贝似的,虽说家里穷,就连村里人家酿的土酒一个月他爹也喝不上几回,但是,回回他爹只要一喝酒,就必得用青花瓷的酒壶烫酒,还要亲自动手,让张天福一直觉得青花瓷就是一个宝贝。

义田的青花瓷的杯子有些凉了,张天福就拿开杯盖,看看里面泡了茶,只是颜色淡了,估计是喝了乏了的。

张天福就说,“长官的青花瓷杯子很漂亮啊。”

义田就抬头看看张天福,“中国的青花瓷,是个宝贝的。”

张天福不懂青花瓷宝贝在哪里,就随着义田说,“嗯,我听俺爹说了,青花瓷是宝贝。”他没说自己老爹就有个青花瓷的酒壶,这也许是中国农民的心计。

“长官,您这茶有些乏了,给你换一杯吧?”

“哦,茶在那边。”义田伸手指指对面的一个小橱柜子,张天福就走过,蹲下身子,从柜子里面找到一个竹子的茶叶桶,打开看看,还凑到鼻子上问问,说,“长官的茶叶真香。”

“嗯,这可是上好的菊花茶。”

张天福没喝过什么好茶,也不知道茶怎么就分出个好坏来,可他知道好的茶叶是很昂贵的,他也不知道义田大佐的茶叶是不是很昂贵,只是觉得味道很香。

茶叶桶里面有一把竹子的小勺,张天福见过,那是专门用来盛茶叶的,好茶叶是不能用手抓得,张天福就觉得这茶叶应该是不一般了。就又凑在鼻子底下,赶紧的吸了两口,清香袭人,还拿斜眼看看义田有没有注意他。

张天福把青花瓷里的乏茶端出去泼了,再在里面放上两勺茶叶热水沏了,盖上杯盖,两只手端到义田的面前,还特意往边上放了放,才说,“长官,茶沏好了,有些烫,稍等会再喝。”

“哦,你去吧。”义田挥手,张天福就退出了房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