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医生拿患者练手,医德缺失酿成悲剧。

医疗事故鉴定机构:不构成医疗事故。



(中国深度调查网sdiaocha.com)山西省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主任医师魏杰三年前因为患者李女士没有回应其打招呼而生气,因而在前交叉韧带的重建(ACL)手术过程中对患者实施了不恰当的手术方式,导致病人右腿肌肉委缩,从而进一步损伤了膝关节的内侧副韧带,使得患者李女士不能行走,而且还面临着关节置换,疼痛将伴随李女士的后半生。


2008年6月,太原市民李女士洗澡时不慎右腿向外侧撇去,膝关节的内侧肿胀严重,但X片显示没有伤至骨头,医生诊断为内侧副韧带损伤。石膏固定三周后,仍感关节不适。10月便请同学陪同去山西省人民医院骨科魏杰主任处就诊,诊断为前交叉(ACL)韧带断裂,并建议住院后拍核磁。核磁报告出来后明确写道:前交叉韧带损伤。家人、同学再次找到魏杰,魏医生坚持认为韧带断裂,并在片子上指出断裂的位置。

住院第三天,魏杰给李女士做的手术,时间匆忙的,连心脏早搏会诊都来不及做。术后拆开绷带换药时,李女士惊呆了。不仅关节肿胀,大腿小腿均肿胀严重。病腿肿胀是好腿的2倍。输了7天液体,肿胀没有消除,(为了逃避责任,没有给病人作深静脉B超检查,后B超显示,下肢静脉返流)膝关节内侧刀口区域疼痛难忍,膝关节外侧却木的,没有知觉。而髌骨成了一个平面形状,正常为馒头形状。17厘米的刀口,和魏杰术前所讲的小刀口,有着天壤之别。线拉的一针紧,一针松,针缝的一针密,一针稀。膝关节至踝关节的内外两侧都绷得紧,撕裂式、针扎式的疼痛。怎么会关节下方疼呢?山医大二院的一位主任医生告诉了李女士:你的这种感觉,是大夫韧带多绕了一圈。

事后同学说:你不尊重医生。李女士连红包都给了魏杰医生,怎么会不尊重他呢?原来是魏杰进手术室时和李女士打招呼,李女士当时躺在手术台上,恐惧害怕,没有接话。魏杰生气把手术做成这样。(半麻醉,清醒)


术后一个月复查,魏杰轻描淡写地说:右腿弄不好就残了。他的这句话能让李女士发疯。每天李女士拎着片子前往各家医院。太原的骨关节专家李女士看了N遍。所有看过术前核磁片子的专家,都说:韧带没有断裂,还说:就没有用关节镜给你探一探,照直就切开了?唉!专家建议到北医三院诊治。



2009年7月李女士第一次去了北京,后陆陆续续往返北京多次。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运动医学科不止一位专家,用相机拍下这个刀口.。省级医院竟这样给病人做手术!北京专家愤怒得要向学术界曝光。老百姓都知道人老腿先老,膝关节不受伤,晚年都难免会疼痛。专家讲:这么长的刀口和钉子的角度,你就蹲不下。韧带绕的太紧了,取钉子韧带会断的,髌骨没有摆好,已严重变形,内侧副韧带重建......看完术前核磁片子,惊呀到:你的前交叉韧带在呢,没有断。没有断,作他干什么。还要从你身上取一块,这太划不来了,唉!



前交叉韧带的重建(ACL)是一种破坏性的治疗,且要从病人身上拆东补西。从膑韧带上切取一条组织。这样病人就不能作跪位姿势了,还要一年后再作一次取钉手术。每作一次手术都将降低人的免疫力。这是在治病吗?


当初李女士还没有想到让放射科的专家读阅片子。2010年初,李女士聘请了律师,在律师的建议下,请多家权威医院放射科专家看手术前的核磁片子,结论为:前交叉韧带退变,损伤极小。北京301医院放射科的程主任,阅片结论居然是前交叉韧带无异常;北医三院放射科的叶教授、谢教授阅片后也认为是前交叉韧带无异常。李女士不愿相信,更不敢相信,魏杰居然欺骗患者,欺骗熟人患者。他刚在北医三院进修了一个月,学习韧带手术,在李女士身上迫不及待练手了。用熟人练手,用活人做实验。



由于手术作成这样,病腿不敢使用,站立时靠好腿支撑着,大腿肌肉委缩,从而进一步损伤了膝关节的内侧副韧带。不得不于2010年12月底,又在北医三院重建了内侧副韧带。本可顺便拔掉第一次的钉子,由于韧带多绕了一圈,绕得太紧了,担心拔钉子时韧带断裂,只好放弃了。


现在的李女士不能蹲,不能跪,面临着关节置换,疼痛伴随着李女士的后半生。也由于病腿迟迟不好,好腿过度使用,加速老化,也逃不掉关节置换的后果。


2010年2月1曰,经山西省司法鉴定委员会专家鉴定为“伤残达7级”。


但不可思议的是,2009年9月,太原市医学会鉴定结论为“不构成医疗事故”。


2009年10月,患方申请了再次鉴定。然而,在患方具有两份“手术前的前交叉韧带无异常”病历的情况下,2010年11月山西省医学会强行终止了医疗事故鉴定。




山西省人民医院医生一怒之下错开刀致患者残疾。


山西省人民医院医生一怒之下错开刀致患者残疾。


山西省人民医院医生一怒之下错开刀致患者残疾。

魏杰

所属科室:骨科

门诊时间:星期二 上午,星期二 下午,

简介:

主任医师,骨科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