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76.html


“等会······”刚才对话的大队长快步走近吉普,“首······首长,你车上的两个人暂时不能走,他们是现场的目击证人,我需要他们协助调查?”

眼前身着便装的青年年纪虽然不大,但口气不小,能调动一个侦察连,最低至少是个营长,从刚才武警大队长对他也毕恭毕敬的表现来看,这青年后台雄厚,眼下只能忍气吞声。

“这是我两个朋友,他们也是受害人,先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情!”文清没多搭理车旁的警察。

“对不起,首长,你朋友必须下车,请配合我的工作?”大队长职责所在,只能硬着头皮顶撞。

“给你脸你还真当脸了,彭连,派30个兄弟把刚才那6个匪徒带回军营,我要亲自审讯!”同学刚刚转晴的情绪又变为多云。

“算了,文清,我们下去!”仲谋作势拉门,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生波折,两人本属受害人,根本不用怕警察。

“不行,你们就呆在车上,看这帮警察能咋样?”文清存心给这个大队长难堪,“彭连,执行命令!”

连长心领神会,“王排,执行!”少尉大声下令,“一排,出列!”30多个持枪的彪悍侦察兵应声走出队伍。

“这样,留下你朋友的姓名和地址,等需要他们配合的时候以便好找人,行吗?”陪着笑脸,大队长惟有让步,这帮兵痞实在惹不起。

“我们是‘天上人间’保安部正副部长,我叫仲谋,部长叫谢豪杰!”将头转向人多的地方,小伙故意大声回答,机会难得,先替表姐扬名,“‘天上人间’总经理卓秋蝉,欢迎各位的光临!”

维护秩序的警察训斥着封锁线外的记者,“不要拍,不要录音,听到没有?”闪光灯响成一片,人群在骚动,不断有录音笔递到警官的面前,“请问警官,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僻静处,躲在角落的王龙啸脸色晦暗,人异常郁闷,场子被砸,请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奈何这个青年。

“龙哥,刚才我看清楚了吉普里面那个人,他是‘天上人间’的保安!”屁颠屁颠的跑上前,黄头发小声报告。阴沉着脸,龙少没做声,在手机上按下一长串号码,“许部长,我王龙啸······”

“王排,让战士们归队!”文清志得意满,今天一定要大获全胜,让这帮警察知道当兵的厉害,啥H社会,啥高官,啥警察,在野战部队面前都是浮云。

“文清兄,一路平安,回头我们······”‘天上人间’门前大街,仲谋伸出小指和大拇指,在脸旁示意用电话联系。

“OK!”比划出胜利的V型手势,老同学调转车头,一骑绝尘而去。

“谋哥,谢哥,你们今天可牛了······”李尧跟在上楼两人的后面,“刚才我在街上就听人说,你们三个人对好几十个,还没落下风,要不是混蛋们有枪,绝对能把那帮人全部打趴下!”

“牛个屁,被人打惨了,我的胳膊差点骨折,谢哥也被打得不轻······”跟部下说着实话,小伙快步上楼。

秋蝉姐早就焦急的等在监控室,哼哈二将集体失踪,等联系到才得知人都被困在“龙豪”洗浴城,刚才钱局打电话过来询问具体事宜,自己一头雾水,哪里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仲谋,小谢,你们这是······”眼前的两个干将明显挂彩,但神情亢奋,女人不得其解。

“总经理,等会我单独上楼汇报,谢哥,要紧不,需要去趟医院吗?”回答完老板的问话,仲谋很替战友担心,上司的伤势估计比较严重,刚才上楼时发现他的脚步都在发颤,“李尧,陪谢哥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我先去看看,小腿被铁棍扫中,不知道严不严重?”倚着沙发,上司费力站起,“李尧,扶我下楼,仲谋,你情况如何?”

活动着胳膊,虽然还是感觉到比较疼痛,但应该没有骨折,“我还好,你安心去医院,我暂时顶一顶!”

“究竟怎么了?”女人关切的眼神瞥着紧咬牙关的小伙,交易的日期眼看临近,那个林董从来没打过交道,两个干将可一个都不能缺席,“仲谋,没事吧?”

“总经理好,谋哥好!”上班的保安跟两人打着招呼,秋蝉姐没理睬,眼睛不离小伙不停在揉捏的胳膊。

“没事,总经理放心!”胳膊最多淤青,休息几天就会好,“我上楼去跟你汇报吧?”监控室内报到的人员越来越多,说话很不方便,仲谋叮嘱建波,“你暂时顶替我行使职责,让兄弟们精神点!”

六楼大厅,在精致的小吧台上斟上满满一杯红酒,递给坐在红木椅中的小伙,“仲谋,来,先喝口酒,或许会好受些!”

慢慢喝完杯内的美酒,胳膊上的疼痛感减轻许多,“姐,我已经兑现所许下的诺言,请你也遵守自己的承诺!”

“哦······”女人正欲发问,桌上的手机铃音大声奏响,歉意一笑,掉头去房间内接听电话。

眨眼的工夫,人旋风般来到桌旁,“不错,这单活干得漂亮,行,我会转10万到你的银行卡,姐说话从来算话,仲谋,我们来个一醉方休?”兴奋的神色中,一双撩人的丹凤眼变得明媚,精心描过的柳叶眉舒展开来,养眼之极。

筹划的谋略一步不差实现,令小伙也激动万分,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一醉方休才能宣泄此刻的欢欣,“表姐,我们喝白酒,如何?”

“行呀,你以为表姐怕你吗?”女人弯弯的眉毛耸动着,眼神恢复往日久违的清纯,“姐当兵时跟你一样,谁都不怕,白酒敢和男兵拼,等会看谁先倒下?”人转身去酒柜。

“来,仲谋,到酒吧这!”小手轻摇,小女人的媚态毕现。

“姐,你也当过兵?”坐上高脚转椅,看着忙碌中的纤弱背影,仲谋吃惊不已。从来没有听表姐谈论自己的过去,她竟然也当过兵,实在看不出?

“北京武警特勤中队的警花,普通人表姐还没放在眼里,你当然例外,南京国关5系的侦察与特种作战指挥专业毕业,谁能跟你比?”女人用媚眼挖挖身边的大男人,端起酒杯,“为龙少今晚的无眠干一杯!”

一瓶XO已经见底,两人不见任何反应,“姐,我投降!”小伙心里牵挂着小梅,喜讯一定要先告诉给自己的女人。

白了一眼,总经理幽幽的眼神看得男人心里直发毛,“仲谋,是不是惦记着小梅?”

“这······”人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男人就这样,抱着新欢就忘掉旧人,唉!”怨艾的口气似一个久经沧桑的智者,从女人的嘴中慢慢吐出,说不尽的凄凉,“万一谭君过来,你如何应对?”

完咯,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逃过表姐的法眼,“姐,我不是在逢场作戏,对每一个女人我都认真!”既然已经被发觉,索性将心里话说出,大丈夫敢做敢当,大不了另谋他处。

“喝酒,来,干!”再次斟满吧台上的酒杯,总经理仿佛换了另外一个人,“仲谋,我不干涉你的私事,但有一条,不许离开‘天上人间’,干!”

把已经半醉的女人扶回房间,仔细垫好枕头,脱去高跟鞋,“姐,你休息,我下楼!”

一把抓住男人,总经理眸光中隐隐有泪光闪现,“仲谋,我还漂亮吗?”

“漂亮,姐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会有人为你今夜无眠,睡?”轻轻脱出被抓的手腕,将被子盖在女人的身体上,“姐,我先走,祝你做个好梦!”

看着男人带上房门,女人眼中的泪花奔流而下。哭吧,哭吧,这不是罪,不舍的是情,铭刻的是爱,难耐的是寂寞和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