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chinashiyan竹山 收藏 1 1867
导读: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img]http://img5.itiexue.net/1369/13693589.jpg[/img] [center][/center][glow=255,red,2][/glow] [img]http://img6.itiexue.net/1369/13693590.jpg[/img] [img]http://img7.itiexue.net/1369/13693591.jpg[/img] 既然中印之间未来必有一战,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glow=255,red,2][/glow]

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中国收复藏南的方略和西南边防的战略性思考



既然中印之间未来必有一战,那么标榜中印未来的和平伙伴关系都是痴人说梦,当不得真。世界历史上与侵略者之间搁置争议、只谈和平邦交的,都是卖国贼。当年日本占领半个中国,不承认日本侵略中国,反而与之“和平共荣”的,是汪精卫;而今,印度窃据中国9万平方公里,在这个事实面前,谁松口谁就是汉奸。中国为了维护民族统一和领土完整,必须收复藏南。如何收复,分几步走,笔者详细勾勒一下未来的边境蓝图:


1、前期准备


首先,我们要冷静分析对手的真实实力。印度本身有着致命弱点:今天的印度有11亿人口,3亿人生活在绝对贫困状态中,仍然有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慢性营养不良儿童,它的人口平均寿命和受教育率都远低于其它发展中国家,大约有7.5亿人口生活在68万个村庄里,其中近一半村庄没有全天候可通行的道路,大部分村庄没有合格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和小学,近一半印度妇女是文盲。目前还有200万左右的印度人是贱民(即印度历史上的“不可接触者”阶级)。印度有18种官方语言,有多种文字,宗教流派众多,种姓等级森严,印度社会高度分散,各民族间很难建立互信。由于政府难以在全国采取统一行动,因此地方势力膨胀。在这样的国情基础上,印度与中国抗衡是不自量力的。中国完全可以通过援助印度国内的民族主义者的方式,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印度国内不仅有锡克教分离势力,也有泰米尔分离主义者,更有与印度教长期敌视的庞大的穆斯林队伍。而原本活跃在印度中西部地区的人民战争集团(PWG)和人民游击队已经渗透到藏南珞巴族聚居区,相邻地区的阿霍姆人联合解放阵线、那加兰民族社会主义委员会等反政府组织在藏南珞巴族地区也建立有联络点。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假如印度将重兵部署在中印边境,那么其中南部的分离主义者活跃地区便相应空虚了。一旦藏南战端一开,印度全境潜伏的分离势力必将趁势而起。假如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消灭了印军的大部有生力量,印军将无法维持在国内各地的统治地位。这是中印战争的大势所在。


其次,中国应该摆脱在外交中的忍辱负重姿态,重新评估默认锡金为印度领土的危害性。因为放弃锡金无异于授人以柄,只会鼓励印度鹰派分子得寸进尺。在以后的对印外交中,中国应该挺起胸膛,不用再和印度客气。既然你们豢养着达赖,我们邀请印度国内的异议分子又怎么了?你们都将中国叛逃分子武装成军队了,我们如果给你们的分离主义者提供援助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放眼整个南亚,除印度之外,中国没有敌对方。印度虽然是南亚的“老大”,但如果中国对其施以惩罚,印度将立刻成为孤家寡人。


最后,中国必须在中印边境保持相当数量的驻军,必须支持中尼铁路的开工建设,必须为争夺制空权兴建数量庞大的军事设施。只有如此,将来才可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军事打击


我们对印军的边境战力一目了然:在“阿鲁纳恰尔邦”、阿萨姆邦和锡金邦三个同中国接壤的地区,印度部署有第4军和第33军。印度第4军以阿萨姆邦中部的提斯浦尔为核心,形成“前轻后重”的作战格局,只有第5山地步兵师放在中印传统习惯线以北的那加,而第2山地步兵师、第21山地步兵师则放在阿萨姆邦境内。印军认为,中国军队作战的最大目的是歼敌,而不是简单地夺取“阿鲁纳恰尔邦”,第4军靠后配置的方式就显示出印军仍害怕中国军队会像1962年那样穿插围歼其主力。但总部设在西里古里的印度第33军却十分危险,该军战斗力最强的第17山地步兵师就驻扎在乃堆拉以南40公里处,同属第33军管辖的第20山地步兵师(驻比纳古里)、第27山地步兵师(驻噶伦堡)则作为后应部署在二线。在中印边界西段,由于复杂的克什米尔问题,印军的部署带有“防巴”和“防华”的双重考虑,其中第15军针对中国的意味更浓一些。参与1998年卡吉尔战争的印度第15军历年来保持高度战备,系印度三支“最前沿部队”之一,它下辖第19山地步兵师(驻巴拉穆拉)、第3山地步兵师(驻列城)和炮兵第3旅,直接威胁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唯一陆路咽喉喀喇昆仑公路(第15军哨所离公路最近处不过几十公里)。


根据印军的以上布局,我们必须确保获得边境制空权,首先空军应该将印度第4军作为歼灭对象,同时对第33军的战斗力进行毁灭性打击。因此提斯浦尔和西里古里就成为必须要扫除的首要目标,当布拉马普特拉河以北的印军交通线全部切断,藏南就成为囊中之物;当西里古里交通枢纽被毁灭,印军第17山地步兵师就陷入困境,而被中国空降兵部队分割包围,同时随着西里古里的丧失,印度东北方便会成为实际意义上的“飞地”,与本土脱离联系。中国军队便可乘势南下锡金,支持锡金重新获得独立。同时支持阿萨姆邦、那加兰邦和其它诸邦的分离主义者取得合法地位,改变藏南地区以南的政治对比态势。


假如印度将战火扩大,对中国本土实施军事打击,那么中国军队可以采取第二步军事行动,切断比哈尔邦恒河上的桥梁与其境内的交通枢纽,继而切断西孟加拉邦的对外联系。西北方面,牢牢控制喜马偕尔邦上空的制空权,将伯坦博德与查谟之间、盖朗与列城之间的交通线完全切断,将第3山地步兵师困死在列城,然后围而歼之。如果巴基斯坦方面趁机进军斯里那加和查谟,那虽然不是中国期望的,也不是中国所能干预的。假如时势向此方向发展,中国当可在西北方面全身而退。


3、军事推进底线


在利德尔·哈特的军事学说中提到的“大战略”包括了所有超出军事以外的一切东西,其任务就在于调节和指导一个或几个国家的所有资源,以达到战争的政治目的,而这个目的,正是由基本政策即国家政策所决定的。要实现这种战略,必须弄清敌国的经济和人力资源,能否有效动员这些资源,以保障部队的作战能力。同时也要充分估计精神方面的力量,它的重要性并不亚于物质力量。根据以上观点,我们可以认为,对印作战的终极目的只是收复藏南,对印度没有超出藏南争端的领土要求,而印度一直垂涎的阿赛克钦地区向来是中国固有领土,所以不在收复范围之内。因此,中国在边境上的军事打击和前锋推进应该有个极限:在达到收复藏南的目的后即应撤军。中国军事占领的关键点是西里古里,随着战事发展,中国军队最远可以推进到吉申根杰,那不过只是佯动而已。对吉申根杰的短暂占领是中印边界战争结束的标志。假如战事如推演一致,那么在吉申根杰被攻克之后的印度当无法压制国内的分离主义势力,作为印度教民族主义代言人的人民党届时可能会和鲁登道夫一样呼吁为了达到举国团结的目的而投入总体战,从而形成一定的独裁专制。那样就同样会应验了利德尔·哈特的预测:如果总体战要求将全部力量集中,不顾一切牺牲去追求胜利,不考虑战争可能带来的后果,那么必然会使自己精疲力竭。在和平到来时,战胜者并不能真正得到什么好处。战后建立的和平必然是不稳定的和平,甚至很快又会孕育着另一次战争。而中印战后的下一次战争必是印度的内战了。


在跨越恒河两岸的交通线和西孟加拉邦对外交通线被毁灭殆尽之后,吉申根杰是中国军队最佳的防守阵地。如果印军想要取得与东北“飞地”的联系,除了空中之外,只有侵犯孟加拉国的领土主权,穿越孟加拉国领土。这在西孟加拉邦对外交通被切断的前提下,是不可能的。印度也不敢在自顾不暇的时候,增加一个敌国。中国其时当不需要考虑印度东北“飞地”残余印军的抵抗,只要对当地地方势力给予相当援助就可以了。


4、可能发生的变局


对未来的中印之战,也存在着种种变局。第一个变局便是藏南地位的复杂化。印度霸占藏南不放的趋势是不可能更改的,但印度很可能会在移民占据人口优势的局面下采取“公投”的方式来决定藏南地区的归属,届时他们会申请联合国或其它国家监督投票。这种情况不是不存在,也会随着中国与其它国家关系起落而定,而最大可能的介入国家便是美国。假设将来台湾作为一个制衡中国的筹码不复存在,那么美国的注意力会放到南沙和藏南,而能一箭双雕,同时遏制崛起中的中国和印度的策略便是利用藏南争端。因此,中国现在和将来必须持有对美国的杀手锏,让美国不敢公开介入藏南争端,这便是保持中美之间金融与经济的“恐怖平衡”格局。美国之外,曾经是印度宗主国的英国已经公开否认“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因此英国议会也不会为它遗留下来的边界争端而干涉中国收复藏南。其余的国家即使再说三道四,都没有多大意义。


第二个变局便是印军的战斗力,依靠购买先进武器的印军能不能抵挡住中国军队的攻势还是一个未知数。1962年是中国军队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辉煌时期,半个世纪之后,中国军队久未浴血能否依然神勇无敌?这毕竟没有经过实战考验。因此,中国应该在十年之内重新塑造尚武精神,战争不仅是军事技术的较量,更是大国意志的博弈,人民应该具有一定高度的精神素质。当财政、外交、商业以及道义的一切力量都用来对付敌人,将会无往而不胜。这种尚武精神会促使中国军队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以北快速、干净地消灭敌人,也会支撑中国军队在吉申根杰坚守阵地,直到迫使印度签订合约。


最后一个变局便是收复藏南过程中出现的难民问题,这是实现战后长期和平的关键。在收复藏南后,中国必须建立高效的行政机构,在藏南实现军事化管理。应该对印度移民采取听其选择国籍的办法,愿意加入中国国籍的予以接受,并组织一定范围内的向内地的移民,同时组织内地移民充实边境,改变藏南地区的民族构成比例,为藏南地区的安定局面消除隐患。假如中国收复藏南造成大量的难民潮,这只会帮助印度博取国际同情。中国在藏南地区采取公开的人道主义援助活动,邀请国际观察员监督对藏南地区的行政管理,这就避免了悲剧的发生。虽然印度在藏南的移民目的居心不良,但中国可以宽宏大量,将在这片土地上的外来移民视为中国公民。中国历史上,对外来民族的同化古已有之,汉朝政府就曾将南匈奴置于麾下,一起来抵御北匈奴。




中国在建国以来一直推崇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并为之身体力行地实践着。中国在一个世纪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历史中饱受摧残,深知和平发展的局面来之不易。但是中国人的脊梁是硬的,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美国当年作为二战后的超级强权来捋虎须,结果在朝鲜半岛一败涂地。苏联能将日本关东军扫地以尽,但却夺不下一座珍宝岛。就连当年号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越南,在战场上与中国军队对垒犹如学生见了老师。中国军队战力由此可见一斑。中国为了安定团结的局面能忍则忍,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可以视核心利益于不顾。中国为了维护领土完整,曾经与日本进行了长达14年的浴血奋战,以损失近五百万军队的代价最终取得胜利。而今,印度竟然窃据藏南四十多年,并试图将非法粉饰为合法,甚至妄想中国政府会屈从于这个既成事实。他们没有考虑到,今时今日的中国已经处在扬眉吐气的历史时期,印度无论在国内政治还是综合国力方面,都不是中国的对手。未来的中印战争,受到伤害的只能是印度人民,而挑起争端的印度政客们依然毫发无伤,他们还会叫嚣着发动下一场战争,而将印度人民拖入深渊。




2010年1月20日0点41分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