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片小说《鸳鸯剑》

金砖 收藏 1 125
导读:[size=16] 九月初的天气,虽然刚刚入秋,但在河南一带,天气已经凉了起来,人们纷纷穿起了长衣。这一日,天色将晚,古道上,正有一人一骑缓缓行来。马上之人一身青布衣衫,看年纪二十岁上下,眉目间颇有些风尘之色,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此人正是丫丫帮总护法白玉手王冰冰,奉了总帮主王小丫之命,到河南打探一件事情的消息。连日奔波,事情已经打探清楚,他一算日子,距离总帮主给的期限尚有不少时间,他平日除了帮中事务,就是潜心习武,极少外出,这次难得出来,故一路缓缓而回,当作游山玩水。一路行来,离


九月初的天气,虽然刚刚入秋,但在河南一带,天气已经凉了起来,人们纷纷穿起了长衣。这一日,天色将晚,古道上,正有一人一骑缓缓行来。马上之人一身青布衣衫,看年纪二十岁上下,眉目间颇有些风尘之色,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此人正是丫丫帮总护法白玉手王冰冰,奉了总帮主王小丫之命,到河南打探一件事情的消息。连日奔波,事情已经打探清楚,他一算日子,距离总帮主给的期限尚有不少时间,他平日除了帮中事务,就是潜心习武,极少外出,这次难得出来,故一路缓缓而回,当作游山玩水。一路行来,离登封已是不远。他边走边看,却也自得其乐。




正行之间,忽见前面不远处有片松林,黑压压的甚是猛恶。江湖有谚所谓“逢林莫入”,王冰冰艺高胆大,却也不放在心上,依旧由着坐骑信步而行。一入松林,光线顿时暗了下来,王冰冰扯住缰绳,仔细打量四周,他内功深厚,目力远胜常人,却见前面有人影一闪,他心中暗笑,不知哪里的蟊贼,找上自己算是倒了大霉,定要好好教训一番。想罢,他放开缰绳,让坐骑继续向前走去。




刚走几步,前面一棵树后突的跳出一人,看年纪四十上下,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斧头,满脸胡子,身材甚高,却是瘦骨伶仃,好似一根竹竿一样,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打满了补丁。那人跳出来之后,用斧头指着王冰冰道:“汉子,你把钱留下,我不杀你,你快走吧。”




王冰冰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不觉有些好笑。此人显是初出道的雏儿。他嘿嘿冷笑,也不下马,也不说话,依旧让坐骑缓缓前行。那人见王冰冰不为所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晃了晃手中的斧头,叫道:“兀那汉子,你可是聋了。没有听到吗?留下银子,我放你走路,别逼我动手。”




王冰冰哼了一声,他不愿多说话,待坐骑走近两步,他伸出左手,快似闪电一般,在那人肩头一推。他只想略加惩戒,故此手上只用了两成力气,不料一推之下,那人竟是半分力气也无。他立时便知不妥,连忙收力,身形一晃,跟着跳下马来,扶住了那人。




那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股大力涌来,便要仰天一跤,突然那力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便是一双大手扶住了自己。他愣愣的看着王冰冰,有些傻了,不知眼前这人是何等来路。王冰冰扶住那人,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拦路抢劫?”




那人愣了半响,方才吐出一句:“你……你是什么人?”王冰冰被他弄的哭笑不得。“我姓王,路过这里,被你拦住。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拦路?”那人如梦初醒,眼圈一红,道:“唉,但凡有条活路,谁愿意当强盗啊。”王冰冰眉头一皱,道:“你从头说来,为何没有了活路。”说着,他把马拴到树上,拉着那人坐下,然后递给他一块干粮,道:“你慢慢说。”




那人接过干粮,千恩万谢,却不就吃,而是拿在手里。王冰冰一愣,道:“看你已经饿成这副模样,为何还不吃?”那人道:“我一家三口,三天没吃东西了,他们娘俩在家里等我,我哪里吃的下啊。”王冰冰一听之下,动了恻隐之心,便道:“你带我去,我这里干粮还有。”




那人大喜,站起来便要给王冰冰磕头。“多谢恩人救命之恩。”王冰冰一把拦住他,“你莫急着拜我,边走边说,先告诉我为何沦落至此,要是你自找的,别怪我让你自生自灭。”说着将马缰绳解下,两人一路向林中行去,那人将经过一一道来。




原来那人姓张名四,家里排行老四,以打柴为生。不料最近镇上一个大财主,叫做周仁的,说是上头有令,突然要他十天之内,缴纳一百根大木,而且每根都要径过三尺。这周仁名为善仁,实际却是无恶不作。镇上百姓背地里都称他为假善人。平日里欺男霸女,鱼肉乡里。因为他跟官府狼狈为奸,镇上的百姓却是敢怒不敢言。这次却不知为了什么,要张四缴纳这一百根大木。这等大木,十天之内要一百根,一时间哪里得来。这张四拼命砍伐,十天只凑了七十余根,硬着头皮交差,却被这周仁暴打一顿,还派人把他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抄走,说是抵那剩余的木头。这一下可苦了张四,十天的辛苦毫无所获不说,家里的所有东西还被抄的一干二净。他躺在床上硬熬了三天,好歹能够起身。他想上山砍柴,但是身子不好,砍的柴火根本无以维生。万般无奈之下,他背着妻儿铤而走险,拿着斧头跑出来劫道,但愿碰上个单身客人,抢的一点干粮银两回家,不料却碰上了王冰冰。




王冰冰听这张四说完经过,不由得火往上撞。丫丫帮劫富济贫,最是疾恶如仇,这王冰冰更是见不得半点这等事。他生怕这张四说谎,跟着张四到了家里一看,果然是家徒四壁,空空如也。他二话不说,把身上的银两和干粮都留给了他们,让张四一家度日。那张四一家自是感恩戴德,王冰冰笑道:“你们不必谢我,今晚我便去这善人家里借钱,把你们的钱也拿回来。”




王冰冰打听清楚了周仁家的位置,辞别张四一家,趁着月色,牵马直奔周仁家里而来。到了近前,他将马拴在一旁,一弓身子,跃上围墙,打量四周,忽然见到一条身影在东南方一闪而过,身形飘逸,姿势曼妙。他生性好武,见了那人身法如此,险些一声“好轻功”便喊出口来。猛的想起自己身在别人墙头,连忙忍住。他猜想那条身影也是同道中人,左右无事,便过去一观。他潜踪隐形,几个起落之间,已经赶到了刚才那条人影晃过的地方。




那人影早已不见。王冰冰跳下围墙,在黑暗中隐住身形,四下打量。这东南角上是一个花园,不远处有一小楼,旁边有棵大梧桐树,枝繁叶盛,小楼二层上隐隐有灯光透过枝叶,射在地上。王冰冰见四顾无人,施展轻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那座小楼下面。他怕之前那人藏身楼上,于是仰头细察,却并无异样。于是王冰冰转头奔到树下,手脚并用,爬了上去藏身在枝叶之后,凝神观看。他目光到处,暗叫一声惭愧。原来那窗户之上,屋檐之下,竟然藏着一人,从身形看,正是之前王冰冰所见之人。只是不知他如何将自己稳在那里,他不由得暗赞那人心思灵巧。若是有打更巡夜之人路过,从下上望,便如之前王冰冰一般,由于有灯光,必然无法看见窗户之上还有人影。只有现在从高处旁观,才能发现,然而护院打更之人却不会站到如此高处。王冰冰伏在树梢,见那人俯身似在倾听什么,然而他在这个距离,却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里面之人在说些什么,他打量地形,欲待找个可以听到话语的位置。忽然一阵秋风吹过,树叶哗哗乱响。那人影一动,似乎是准备有所行动。王冰冰心中一动,连忙溜下树来,绕到小楼对面,借着又一阵风声,从侧面跃起,他跃上之时,已看准了一块突出的地方,当身形升到极限时,他伸出右手抓住那块突起,借力一个鹞子翻身,然后左手抓住房檐,腰里一用力,轻轻翻上屋顶。




他身子一到屋顶之上,马上伏低身形,悄悄的溜到另外一侧,来到离开那个夜行人一段距离的位置,探身向外观看。此时那灯光已经熄掉,想是里面之人已经睡觉了。看这小楼的环境和位置,当是那周善仁住在此处。此时离的近了,王冰冰方才看清,那人一袭黑衣,腰上一根黑色的长绳,另一头在另一侧,想是有钩子一类的东西勾紧在房檐上了。他就是利用绳子把自己悬在半空的。只见那人侧耳倾听了半响,确定屋内之人都已睡着。便将身子一转,头下脚上,双手下伸,也不知他动了什么手脚,那原本紧闭的窗户被他一下就弄开了,只见他在腰间一抹,脱离了绳子,身形即刻下落。将要落到窗上之时,他身子一缩,两手在窗户上一撑,身子已经滚入了窗内,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真个是轻如狸猫。




王冰冰在心中大声喝彩,他内功深湛,轻功也不弱,这类小巧功夫却非所长。故此干脆留在原地不动,等那人出来。过了一袋烟的功夫,那人依旧从窗户翻出,身上背着一个包袱,似是装满了东西。他手扶窗棂,脚踏窗口,将身子一纵,抓住了原本悬在半空的绳子,身子一翻,上了房顶。




王冰冰见此人行事利落,起了结交之心,便想等那人离开之后随后赶上。不料那人眼光甚是锐利,已经向王冰冰藏身之处看了过来。王冰冰急忙站起身来,猛打手势,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只听得那人噗哧笑了一声。然后手腕一抖,将那绳子收回,果然另一端是个钩子。他收回绳子,向王冰冰打了个手势,然后手搭房檐,跳下地去。王冰冰长身而起,同样跳落地面,眼看那人从围墙跳了出去,他也急忙跟了上去。




出得墙来,那人已经奔出半里有余。王冰冰不愿出声,也顾不得马匹,施展轻功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向镇外奔了出去。那人的轻功甚好,初始奔的甚快。好在王冰冰的轻功虽然不花俏,赶路却是非常实用,他提气在后紧跟,也没落下多少。一阵急奔,两人已奔出十几里地,那人突然停步转身道:“你跟着我干吗?”声音清脆,却是一个女子,脸上一块黑巾蒙面。




王冰冰一路赶来,只当那人身材纤细,却不料对方是个女子,连忙收住脚步,一抱拳道:“这位姑娘,在下不知你是女子,是我唐突了。”说罢转身回头,便要离开。那女子又是噗哧一笑,道:“你跑什么啊?堂堂男子汉,难道还怕我不成?”她这么一说,王冰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下僵在了那里。那女子看他尴尬,格格的笑了起来。王冰冰本来有些生气,被她这么一笑,却又发作不得。只好拱了拱手道:“在下本来是想找那周仁的晦气,不料姑娘捷足先登。在下见姑娘轻功高明,故此起了结交之心。”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王冰冰,道:“你刚才还说不知我是女子,一转眼又口口声声的姑娘。骗人。”王冰冰一怔,心说:“这女子怎地如此不讲道理。我当时不知,现在当然知道了。”不过他生性豁达,也不以为意,当下一抱拳,说道:“姑娘,如此在下告辞了。”




他转身回头,刚走出一步,忽听那女子在背后叫道:“等等,你这人挺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啊。”王冰冰不愿多做纠缠,也不答话。忽然身边一阵香风掠过,却是那女子赶到王冰冰身前,拦住了去路。王冰冰连忙站定,道:“姑娘缘何拦路?”那女子咯咯一笑,道:“我前面见你紧追不舍,只当你是个轻浮之徒,不料却是我错怪你了,抱歉抱歉。”说罢拱手弯腰向王冰冰施礼。她这一下却是大出王冰冰所料,连忙拱手还礼道,“姑娘多虑了。”那女子直起腰来,抬手摘下脸上的黑布,道:“我叫何冰,带着这玩意儿真憋气。”王冰冰只觉得眼前一亮,淡淡的月光下,一张清秀的脸庞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他胸口一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一时间,一个叱咤风云的白玉手竟然嗫嚅起来。何冰打量了王冰冰几眼,“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王冰冰猛醒,赶忙道:“我叫王冰冰。”“王冰冰……”骆冰念叨了几句这个名字,“你是白玉手?丫丫帮的总护法??”她叫了起来。王冰冰一愣,不料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他点了点头,“不过是江湖朋友抬爱罢了。”何冰闻言大喜,她平日常听父亲讲起丫丫帮各位豪杰的英雄事迹,一直心存仰慕,不料今日却遇到了王冰冰。




原来这何冰乃是神刀何万里的独生爱女。她父亲何万里乃是绿林道上的英雄,故此何冰从小便是家传的武艺,轻功尤其高妙,这夜入人家,高来高去的功夫,却正是她所长。前些日子她嫌在家里待的气闷,便跟父亲说明,要跑出来在江湖上闯荡。她父亲拗她不过,只好嘱咐她小心。好在骆冰聪明伶俐,又是一身的武艺,倒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一样,她家中巨富,从小就是大手大脚惯了的,出门在外,不到一月,便将家中带出来的银子花的一干二净。无奈之下,她只好到处打听哪里有那为富不仁的人家,上门借钱,顺手接济穷人,多余的自己留着花销。这一日来到河南境内,正好又将银两花完,于是找上了这周仁,恰好王冰冰也来寻他晦气,两人不期而遇。




何冰知道对方乃是丫丫帮中人,正自高兴,猛的想起一事,当下说道:“王大哥,小妹在那周仁窗下之时,听到一件事情。”王冰冰听她叫自己王大哥,不由得心头一喜。一时间却忘了回答。何冰见王冰冰无动于衷,有些奇怪,于是又叫了他一句:“王大哥?”王冰冰这才反应过来,忙道:“嗯,什么事情?”何冰续道:“我听那假善人说了,他最近到处搜刮木料,却是为了那河南总督所用。”王冰冰闻听木料二字,想起了张四的遭遇。只听的何冰继续说道:“听那假善人说,他听说河南总督郝大运最近似乎需要一批木料,故此他才大肆找寻木料,希望能谋个一官半职。只是不知道那郝大运要木料作甚用处。”




王冰冰听到河南总督四字,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事,只是他向来沉稳,不愿多说。当下沉吟了一下,随即道:“这郝大运所作所为,我倒也有所耳闻。至于他要木料何用,我却是不知。”何冰闻言,便问道:“如此,王大哥你接下来要去哪里?”王冰冰道:“我要先回帮中,听总帮主示下。”何冰闻言一笑道:“好,那么咱们就此分别。我倒想去这郝大运家里看看他有什么宝贝。”说罢转身便要离开。王冰冰见她要走,突然觉得有些失落,情不自禁叫了一声:“姑娘留步。”何冰闻言转身道:“王大哥,还有何事?”王冰冰怔了一怔,道:“路上小心。”何冰嫣然一笑,道:“遵命!”随即转身离去。王冰冰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只觉得心里空空荡荡,他怅立半晌,转身回到周仁的府前,跨上马匹,向丫丫帮总部赶去。此时天色已经将要放亮,王冰冰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一摸兜中,才想到昨夜竟然忘了从周仁那里拿些路费了,当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偏偏他又身无长物,连能换钱的东西兜没有。他苦笑半响,无奈之下,只好饿着肚子赶路。




走了一程,脑海中念兹在兹的却都是何冰的倩影,越是想不去想她,却越是挥之不去。他一时告诉自己莫要为了儿女私情而耽误正事,一时又想,反正回去时间还有,也不在这一时。又赶了一程,骆冰的影子却愈发的清晰了起来,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想到何冰离去之时的那嫣然一笑,王冰冰心头不由得一热。当下跟路人问明方向,调转马头向河南总督府赶去。




却说那何冰察言观色,便知王冰冰有事情未说,她从小好胜,见王冰冰不说,便心中有了计较,要独自去那总督府上打探,以表自己虽是女子,却不输于男子,另外也想在丫丫帮面前露上一脸。因此也没有跟王冰冰多说。




是夜,何冰收拾利落,趁着夜色,摸到河南总督府前。她悄悄攀上围墙,偷眼观望,这总督府却是不比那周仁家里,不少卫士刀出鞘,箭上弦,防卫森严。何冰眉头一皱,不禁有些犯愁。正在盘算如何才能混进府内,却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了出来,道:“总督大人吩咐了,这两晚大家都精细着点儿。等后天东西上了路,大人重重有赏。”那些卫士齐声答应。却把一个何冰听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她仔细查看院内的地势,忽得心生一计。当下溜下围墙,从另外一个位置爬上。正前方却是一座假山,她伏身在围墙之上,趁着护卫一转身的功夫,从墙上一翻而下,顺势隐身在假山之下,当真是身轻如燕,半点声息也无。她于假山之后细细查看,这批护卫共有八人,分为两队,来回走动,要混过去实在有些难度,以她一人,又不能同时将八人同时放倒。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后悔,这次来得过于托大,若是手上有些迷香,也好过在此束手无策。正犯愁之际,突然听得噗噗几声,她听得声音有异,连忙探头观看,却见一条人影迅速闪动,弹指间将八名护卫一一放倒,那噗噗的声音却是护卫被点穴时所发出的。




她心头一喜,看来这人是友非敌,正盘算要不要现身相见,却见那人向她藏身之处招了招手。她一愣之下,听那人低声说道:“是我。”他这一开口,何冰立时认出,却是白玉手王冰冰。两人相见,王冰冰便道:“我赶了一程,却是放心不下你一人来此。故此赶来看看能否助你一臂之力。”骆冰听得王冰冰如此一说,心中自是高兴,那赌气之心早已消失,连忙道:“王大哥,多谢帮忙。小妹正愁不能混入呢。”说罢一笑。两人目光一对,月光下只见何冰笑餍如花,王冰冰心中一荡,何冰却是脸上一红,连忙转头。




王冰冰怕她尴尬,连忙解释道:“我早些时候来此,正逢他们换岗,我便躲在一旁,恰好看到你从围墙跳入。”说罢,王冰冰打量四周,道:“那南边的小楼,当是他的住处,我们过去看看。”何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两人一前一后向南边掠了过去。




来到近前,两人伏在窗下,只听的屋内有人说道:“郝大人,这次宝物进京,皇上一高兴,郝大人必定飞黄腾达,小弟先恭喜郝大人了。”两人相视一笑,知道找对了地方。只听另一个声音说道:“王大人,现在说还早,等到宝物无恙进京,再恭喜不迟啊。”那王大人说道:“郝大人放心,一定平安的。且不说郝大人治下太平无事,咱们兵分这么多路,便是有那么胆大妄为的一二小贼,也万万不知宝在何处。小弟这条计,唤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可还使得么。”那郝大人没有立刻说话,想是点了点头,接着听他说道:“那些收来的木料,已经都做成了运货的车子,明日再准备一日,后日便可上路。只要这宝物安然无恙送到今上手中,到时候,愚兄必定忘不了为贤弟美言几句。”说罢两人一起干笑了起来。




王何二人在窗外听得清楚,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原来那郝大运搜刮木料,却是为了打造车子,掩人耳目。想来那周仁听风便是雨,却苦了张四。只是不知那郝大人到底得了何物。干系如此重大。王冰冰正在思索如何才能知道宝物的下落,忽然何冰拉了他一下,两人离开窗下,何冰凑了过来,在王冰冰耳边说道:“王大哥,我有一计。”王冰冰只觉得耳边何冰吹气如兰,不由得心神俱醉。只听何冰续道:“待会儿我现身引起护卫注意,这郝大运必定放心不下他的宝物,定要派人查看,你跟在后面,就知道宝物放在何处了,咱们给他来个黑吃黑,抢了他的宝物,你看可好?”王冰冰闻言,不禁连连点头,暗赞何冰心思敏捷。




当下王冰冰藏好身形,何冰施展小巧的功夫,飞檐走壁的去了,不多久,听得东北方一阵大乱,有人大喊,“抓飞贼啊。”王冰冰心中暗笑,这何冰还真是了得,正想着,便听得屋内两人站了起来,那郝大人说道:“不好,有贼。莫要失了宝物才好。”那王大人说道,“郝兄莫慌,你我前去一看便知。”接着,听得门环一响,两人从屋内走了出来。王冰冰待他二人去了,偷偷的跟在二人后面。只见两人转来转去,来到一座佛堂之前。当先一人掏出钥匙,打开堂门,两人走了进去,王冰冰纵身而上,伏在窗下,凝神静听。只听得里面一阵悉悉索索之声,他悄悄探身张望,却见开门那人点着了一根蜡烛,从佛龛之后拿出了一个长条包袱。王冰冰见何冰之计得售,心中高兴,当下便要入内抢夺。




他这一长身而起,不料却被另外一人发觉,那人叫道:“什么人?”叫完之后,立刻从开门那人手中接过包袱,叫道:“郝大人,快叫护卫,这里有我。”反应竟是一等一的快。王冰冰不料这王大人竟是个武学高手,他暗悔自己心急,当下也不答话,抢入佛堂,双掌一错,向那王大人攻去。烛光之下,只见那王大人右手背后,左掌立于胸前,却是正宗八卦掌的起手势。王冰冰心下恍然,原来此人却是八卦门中王家的人。他十五岁起闯荡江湖,大风大浪也不知见了多少,却也不放在心上。当下右手先向那王大人虚晃一掌,左手一起,却向那郝大人攻去,要先打到他,以防他叫人前来。不料那王大人对那虚招竟是不闻不问,右手从背后伸出,握着包袱在那郝大人背后一推,一股柔力到处,将那郝大人送出门外,接着左掌挥出,迎上王冰冰,两人站在一处。王冰冰不料他眼光竟是如此高明,一个大意,被那郝大人溜出门外,只听他在门外扯着嗓子高叫:“快来人啊,抓刺客啊。”王冰冰心下焦躁,掌下加力,那王大人一手抓着包袱,只有单手迎敌,不多时已在下风。王冰冰怕时间长了,护卫赶来不易脱身,当下一掌紧似一掌。那王大人眼见不敌,左手猛的攻出一掌,右手一抖,已将那包袱扔下,顺手一撩,手中多了一物。原来那包袱之中,竟是一柄宝剑。只听当啷一声,剑鞘落地,听声音里面还有别物。鏖战之际,王冰冰不及多想,那王大人一剑在手,招式立变,呼呼几剑,都是进手招数,却是正宗的八卦剑。这一来形式立变,王冰冰一双肉掌,虽是不惧他的宝剑,但想要短时间收拾下此人,却是力有不逮。他连使险招,想诱那王大人上当,不料对方抱定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心理,一柄剑守得风雨不透。王冰冰正在无奈之际,忽觉得背后一阵香风,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着!”一柄飞刀随声而至,正是何冰到了。那王大人吃了一惊,连忙躲闪,王冰冰听到何冰赶到,心中一喜,趁着对方躲避飞刀之际,右手一收一推,一招欲擒故纵,左手却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直接来夺那人手中的宝刀。那王大人一个疏神,宝剑的剑背被王冰冰抓了个正着,他大吃一惊,连忙用力回夺。那壁厢何冰又是一柄飞刀袭到,把个王大人弄的是手忙脚乱,王冰冰奋起神力,大喝一声道:“撒手!”这一声好似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那王大人心头一突,右手不由得一松,被王冰冰夹手将剑夺了过去。他手中宝剑一失,胆气更怯,王冰冰随手将剑往地下一扔,口中呼喝,掌下加力,他绰号叫做白玉手,正是说他口中风雷之声,掌下雷霆之力。那王大人被他逼的连连后退。何冰一个箭步冲上,俯身连剑带鞘一起拿在手中,叫道:“大哥,东西已拿到。”王冰冰长笑一声,一掌击出,那王大人避无可避,一横心,双掌迎上,这一下却是硬碰硬的毫无花俏,两人三掌相交,王冰冰身躯一震,王大人却是连退三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王冰冰跟上一步,又是一掌击出,正中那王大人的胸口,那王大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只听得王冰冰叫道:“这次废你武功。若是再敢为非作歹,必然取你性命。”王冰冰两掌击退了王大人,身形往后便退,退到何冰身边,两人并肩出门,却见那郝大运仍在不远处,原来他是个文官,早已吓的腿脚发软。王冰冰几个起落,赶到他身后,一把将他拎起,瞅准了一个池塘,将他扔了过去,只听的扑通一声,正丢入池塘之中。王冰冰哈哈大笑,转身一拉何冰,道:“咱们走。”两人携手一冲,那些护卫哪里敢上前阻挡,两人好似沸汤滚雪一般,轻易就冲出了总督府。




出得府来,两人又并肩行了一段,何冰开口道:“王大哥……”,王冰冰一愣,方才觉得手中仍握着何冰得小手,他脸上一热,连忙松手道:“姑娘,我……无意冒犯。”何冰脸上一红道:“我没有怪你。”声音细不可闻。王冰冰大喜,仿若胸膛要炸裂开来一样。正要说些什么,忽听得何冰异道:“大哥,这原来是两柄剑。”王冰冰闻言也是一怔,两人停住脚步,借着月光,细细查看。只见何冰手中,却是有一长一短两柄刀,长剑上面刻着一个鸳字,短剑上面却是一个鸯字。何冰抬起头来,眼中满满的全是笑意,只听的她道:“大哥,原来这是一对,却是叫做鸳鸯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