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将2颗长钉钉进10岁继子头部后喝农药自尽

天骄重拾染血剑 收藏 0 168
导读: 就在人们赶着回家共度中秋佳节时,开发区井冈山路附近一小区却发生了一幕家破人亡的惨剧:9月8日下午,在该小区一房门紧锁的租户内,一名女子喝农药自尽,旁边阳台上躺着一名十岁男童,男童勒痕明显的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头部还被钉进了两根螺丝。据了解,男童的父亲跟身亡女子在事发小区已同居数年,男童并非身亡女子亲生。目前,男童仍处在昏迷中,这个破碎不堪的家,只剩下一个整天以泪洗面的父亲。   事发:   出租屋里飘来阵阵农药味   9月8日下午5时许,在开发区井冈山路附近一小区内,

就在人们赶着回家共度中秋佳节时,开发区井冈山路附近一小区却发生了一幕家破人亡的惨剧:9月8日下午,在该小区一房门紧锁的租户内,一名女子喝农药自尽,旁边阳台上躺着一名十岁男童,男童勒痕明显的脖子上套着一根绳子,头部还被钉进了两根螺丝。据了解,男童的父亲跟身亡女子在事发小区已同居数年,男童并非身亡女子亲生。目前,男童仍处在昏迷中,这个破碎不堪的家,只剩下一个整天以泪洗面的父亲。




事发:


出租屋里飘来阵阵农药味


9月8日下午5时许,在开发区井冈山路附近一小区内,一阵阵刺鼻的农药味突然从小区西侧一居民楼里随风飘来。


“当时正在跟邻居遛狗,突然就闻到这么个味。”据小区居民称,很快,一名年轻男子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孩子从楼上跑下,约10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从居民楼上抬下一名女子。


记者随后来到事发小区走访了解到,事情发生在该小区西侧一栋居民楼三楼一住户。据一位居民介绍,事发住户家中共有3人,已经在此居住至少7年,这家人只住室内的其中一间,其他居室被分割出租,“男的和女的都三十来岁,女的应该比男的年纪大,孩子是男方的。”


讲述:


女子喝下敌敌畏不幸身亡


据附近居民介绍,昏迷不醒的孩子明明(化名)被抱下楼后,在街上遇到一位熟识的送水工,随即乘对方的面包车赶到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然而由于男孩伤势过重,随即被转往青岛市江苏路青医附院。据知情者介绍,屋里喝农药的女子身旁放着一个容量为300毫升的敌敌畏瓶,屋里和楼道里满是农药味。


该女子随后被送往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然而经过连夜抢救后,该女子在次日清晨不治身亡。据了解,该女子姓杨,今年38岁,老家山东枣庄。“听说这女的和男孩他爸都是离过婚的,但他俩有没有结婚暂不清楚。”一位小区居民说。


更让小区居民感到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有去医院看望男孩的居民称,男孩的头上被钉进去了两根螺丝,听闻这名年仅十岁的男孩遭此厄运,小区不少居民纷纷扼腕叹息。


目击:


孩子昏迷脖子上缠着绳子


9月1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青医附院重症监护室,两名微胖的男子正坐在外边的椅子上,表情凝重,时不时地看看对面的重症监护室内有什么动静。记者上前打听方知,其中年纪稍长的一位正是明明的父亲,另外一位则是明明的叔叔。说起孩子的遭遇,两名男子摇了摇头:“太残忍了,她怎么能下这样的狠手呢!”


孩子的叔叔史先生随后向记者描述了事发当天的情形。史先生平常打点零工,一些工具放在哥哥家里。9月8日下午五六点钟,他到哥哥家里拿工具,却发现门从里边反锁了。“开始我以为我嫂子跟我哥又吵架了,就给我哥打电话,他跟我说把门破开就行了,等我把门弄开后就看见嫂子躺在床上,嘴里吐着白沫,床边有一把锤子,我赶紧打了120,医生让我赶紧多给她喝些水。”史先生说,就在他准备去找碗盛水时,在阳台上发现了侄子的两条腿,再一看孩子,把他吓了一跳,“孩子的脖子上缠着一根小拇指粗的绳子,已经昏倒在地上,脖子上还有勒痕,头上没见着血迹。”


史先生说,他抱起孩子就往离家不远的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跑,临出门时脚还碰到了床边那把锤子。由于孩子伤势过重,当天晚上就被转到了江苏路上的青医附院。


震惊:


两根长螺丝插进孩子脑袋


史先生说,把孩子转到青医附院做检查时,他突然想起了那把锤子,“我当时怕嫂子用锤子打孩子的头,就跟大夫说能不能做个头部CT,结果这一检查把我吓坏了,孩子的头上被钉进去了两根长螺丝。”史先生说,根据当时的拍CT的结果看,一根长能有10厘米的平头螺丝被从孩子右耳朵上边钉了进去,另外一根长8厘米的螺丝则被从头顶给钉了进去,“这是下了多大的狠手啊。”


一旁孩子的父亲告诉记者,等他赶到医院时,医生又给孩子做了一次更精细的头部CT检查,发现从右耳根处钉进去的那根螺丝差几毫米就碰到了颅内主动脉,医生曾担心手术会造成孩子颅内大出血,“当时医生让我好好考虑一下,说即便是把螺丝取出来,孩子也都有可能永远无法醒过来,而且治疗的费用恐怕难以负担。”但他坚持要做手术,哪怕是有一点希望也得把孩子救过来。


孩子伤情


脑组织缺氧随时有生命危险


“我这孩子可懂事了,自理能力也很强,平时对叔叔家的小弟弟、小妹妹都很好,有什么东西都是先让弟弟妹妹吃。”孩子的父亲史先生说,孩子出事之后他曾到孩子所在小学打听过,孩子的班主任说,当天中午放学之后,孩子下午就没有去上学,“我怀疑是我对象那天中午把孩子留在了家里,之后下了狠手。”史先生说,孩子的爷爷奶奶知道这件事后,已经卧床不起。


“我这孩子命也够苦的,还没断奶亲妈就去世了,到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有什么事冲着我来啊,干什么要冲孩子下手。”史先生哽咽着对记者说,现如今他都没有想明白,虽然这孩子不是他对象亲生的,可她为什么会对孩子下这样的狠手。


记者从医院处获悉,自打孩子做完手术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两根螺丝被钉进头里带来的伤还不是主要的,由于孩子长时间窒息导致脑组织缺氧,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而且颅内跟气管出现了发炎的症状,孩子幼小的生命随时会终止。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孩子父亲


同居已经7年一个多月前动手打了对象


据孩子的父亲史先生介绍,他们是枣庄人,妻子在孩子不到两岁时因病去世,之后他便遇到了现在的这个对象。


“她姓杨,枣庄人,今年38岁,我们没有正式结婚,住在一起已经7年了,孩子早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妈妈。”史先生说,他跟对象之间时常会发生争吵,因为她的脾气比较暴,每次吵架时都会往楼下扔东西,但是很少动手。


“在别人眼里我是个怕老婆的人,实际上我是不想跟她计较,知道她脾气不好,每次吵架都是我出门溜达一圈,最多两天就好了。大概一个多月以前吧,我们两个动了一次手,她用腰带扣打了我的头,流了很多血,我当时就火了,朝着她的大腿打了两拳,那也是我第一次对她动手。”史先生说,发生这事之后,对象可能因为怄气不上班了,就在床上躺着,之后没再争吵过,“刚动完手时孩子对他妈可好了,端茶倒水的,可是说实话,她对我的孩子很一般。”


史先生说,在他看来,这次的事跟他们那次动手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最近一段时间她倒是有些反常,晚上经常很晚回家,而且还喝了酒,但问她怎么回事时,她说‘我的事不用你管’,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9月6日,史先生回老家处理家中亲戚的丧事,第三天接到了弟弟打来的电话,说是对象喝了农药,孩子也被勒昏过去了,“当时把我们都吓坏了,丧事还没处理完,当天晚上就打的赶回了青岛。”史先生说。


小区居民


女的挺随和平时没听说她打过孩子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悲剧?事发前,这个家庭中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9月11日,知情居民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眼中的这“一家人”。


“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平时也没听说过她怎么打孩子,但她和孩子的爸爸吵过几次。”同在一幢楼居住的一位居民称。


“孩子很懂礼貌,胖乎乎的很可爱,经常给他爸买烟买酒。”据了解,孩子的父亲史先生平日工作勤苦,多靠做体力活挣钱。这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刚上四年级,课余时间经常到附近一家跆拳道馆练习跆拳道。已经喝药身亡的女子据称在一家超市做保洁工作,平时见了邻居说话随和。“听说这女的有个女儿在外地,已经结婚了。”一居民介绍说。


采访过程中记者也走进了事发住户,这间分割出租的居室内,男孩一家所住的房间已被锁起,同住一屋檐下的其他几家住户则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