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近山痛歼“日军军官观战团”

许八多 收藏 1 8594
导读:王近山痛歼“日军军官观战团” 许多看过热播电视剧《亮剑》的人,都会对剧中李云龙率领独立团全歼日军战地观战团的精彩战斗留下深刻印象。然而这个以虚构人物李云龙所指挥的战斗故事,却有着真实的历史背景。1943年10月,正当敌酋冈村宁次对我太岳抗日根据地发动“铁滚扫荡”之际,我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六团部队在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将军和第二军分区司令员王近山将军的指挥下,一举歼灭了日军大本营部精心组织的所谓“军官观战团”,在我军革命战争的历史舞台上演绎了一幕精彩的战斗活剧。 敌酋炮制新战术 大本营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王近山痛歼“日军军官观战团”

许多看过热播电视剧《亮剑》的人,都会对剧中李云龙率领独立团全歼日军战地观战团的精彩战斗留下深刻印象。然而这个以虚构人物李云龙所指挥的战斗故事,却有着真实的历史背景。1943年10月,正当敌酋冈村宁次对我太岳抗日根据地发动“铁滚扫荡”之际,我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六团部队在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将军和第二军分区司令员王近山将军的指挥下,一举歼灭了日军大本营部精心组织的所谓“军官观战团”,在我军革命战争的历史舞台上演绎了一幕精彩的战斗活剧。

敌酋炮制新战术


大本营组团捧场


1943年10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大将纠集日军六十九、六十二、三十七师团和伪“皇协军”等部共3万余人,对我太岳根据地发动了空前规模的残酷大“扫荡”,企图一举摧毁我抗日根据地,围歼我军有生力量。冈村宁次这个被日寇誉为“三杰”之一的刽子手,鉴于其以往发动的历次扫荡均被我抗日军民粉碎的经验教训,在这次扫荡中精心策划制订了一个穷凶极恶的新战术——“铁滚扫荡”。他将全部兵力分三线摆开,第一线兵力以日军为主,配属部分汉奸特工队,采取分路合击战术,寻找我军主力决战;第二线兵力由日伪军混编而成,实行“抉剔清剿”,在我根据地烧毁村庄,抢掠物资运往敌占区;第三线兵力仍以日军为主,负责分散“清剿”,捕捉我突围小股部队和零散人员。敌人将整个作战行动称之为“大滚”和“小滚”。“大滚”即先由北向南横扫,将我军挤压到黄河北岸予以全歼,尔后再由南向北滚扫回来,歼灭我可能突围的部队;“小滚”是由担任“抉剔”、“清剿”的部队每天前进20公里,再后退5公里进行反复“清剿”。为防止我军突围转移,敌军还在我军可能突围的地区构建了多道严密的封锁线。


冈村宁次对自己的杰作自鸣得意,特将这一新战术命名为“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亲自担任了这次“铁滚扫荡”的总指挥,同时任命日军六十九师团师团长清水中将为前线总指挥,并派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大城户三治中将亲抵临汾督战“指导”,叫嚣要通过此次“扫荡”彻底摧毁我太岳抗日根据地,剿灭我军主力。他还向东京大本营夸下海口说:“要迫使共产军在黄河岸边背水作战,不降即亡!”并声称他将在太行山区建立一个“山岳剿共实验区”。日军大本营原本对冈村宁次在中国战场的连连失利颇有微词,对冈村推出的这一新战术虽谈不上十分欣赏,但也乐见其成。为了给这位冈村大将面子,大本营还特地从中国各战场抽调了120多名中队(连)以上“优秀”军官,加上“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的学员,组成了一个规模可观的“军官观战团”前往太岳前线,实地观战见学“铁滚扫荡”的新战法,也算是给冈村建立“剿共实验区”“捧捧场子”。


早在9月中旬,我太岳根据地就通过秘密情报站获得了日寇即将发动大“扫荡”的准确情报。9月20日,太岳区党委和军区司令部发出紧急指示,号召全体军民立刻行动起来,坚壁清野,破坏交通,在敌必经之路埋设地雷,以英勇顽强的斗争彻底粉碎日寇的大“扫荡”。10月1日,日寇对我根据地的“铁滚扫荡”拉开了黑幕,我太岳区全体军民立即投入了紧张严酷的反“扫荡”斗争之中。我军各主力部队首先在内线以积极灵活的作战,不断打击迟滞敌人的“扫荡”行动,随后抓住有利时机迅速摆脱敌人,转移到外线敌占区狠狠打击敌留守部队,使敌人首尾不得相顾。我各县区武装则以班排为单位,采取分散游击战术,掩护县区机关和群众向安全地带转移。10月3日,日军在由北向南“滚进”中遭我洪赵支队层层阻击,在伤亡数十人后刚刚拉起包围圈,我军却经小路巧妙地跳出包围不见了踪影。同日,我三十八团主力在阻击“滚进”之敌时遭到敌伪军的合击,我军与围攻之敌奋战至半夜,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后成功“消失”在灵空山区,使日军围攻部队在茫茫黑夜中进行了一番自我“血战”。5日,我五十九团在渡口伏击了南下“滚进”之敌,击毙日军近百人后乘夜突破了敌军包围圈,使日军突然失去了“围攻目标”。11日,我二十五团主力遭敌合围,我军与敌军激战半日后再次成功跳出了敌人的合击点,使日军合围消灭我军的企图频频落空。冈村宁次寄以“厚望”的“铁滚扫荡”刚刚开场就连连碰壁。


10月17日,当敌人的“腹地扫荡”部队“滚进”到临屯公路两侧时,我太岳军区司令部突然接到了临汾地下情报站送来的一份紧急情报。对敌情报工作是太岳解放区的一大优势,其触角已伸到敌人的核心内部,我出色的情报战使日军经常干吃“哑巴亏”。解放后曾任第二炮兵副司令员的李懋之将军在以后的回忆录中记载了我军捕捉的这次战机:“太岳军区司令部情报科长刘桂衡半夜收到临汾传来的情报:东京日军参谋本部,从各地抽调旅团长、联队长和少佐百余人,还有军官学校学员共180多人,组成‘军官观战团’,由旅团长服部直臣少将率领,乘汽车沿临屯公路进入太岳区,作战场实地观战,领略冈村宁次的军事杰作。”情报科刘桂衡科长得到这个重要情报后,立即报告给陈赓司令员。陈赓当机立断,用十万火急的电报,命令在临汾附近的三八六旅旅长王近山带领十六团秘密转进到临屯公路西端设伏,一定要彻底消灭这个“观战团”,不能让他跑掉一个,并指示要速战、速决、速撤。


一代战将巧抓战机


大胆虎口拔牙


三八六旅旅长兼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王近山,是红四方面军出来的一员猛将,打仗素以“猛扑、猛冲、猛打、猛杀”而闻名,曾被敌我双方指挥官戏称为“王疯子”。他带领的十六团是我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最善打近战、夜战和伏击战的部队,红军底子多,人员军事素质强。抗战初期,这支部队在陈赓司令员率领下转战豫北和晋南平原,在响堂铺和香城固歼灭过日军的精锐部队,恨得日军在以后的作战中提出一个口号:“专打三八六旅!”通过与日军长时间作战“磨合”,我十六团指战员早已摸透日军欺软怕硬的脾气:我越勇猛、敌越“拉稀”,我越猛冲,敌越害怕。


10月22日,王近山带领部队从长子县横水村出发,穿过同蒲路和汾河两道敌人的封锁线,到达了洪洞县古罗乡的韩略村西南地区。韩略村是临(汾)屯(留)公路上靠近县城的一个村庄,其周围敌人的据点密布,处于敌寇统治的核心腹地。然而就在敌人的鼻子底下,我党却建立了自己的政权,组织了民兵武装,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部队一到,老百姓就热情为部队烧水做饭、站岗放哨、封锁消息,使周围据点里的敌人始终蒙在鼓里。


接到陈赓司令员十万火急的电令后,王近山立即找当地党组织了解敌情。地方党的同志向王近山详细介绍了当前的敌情动态,并补充说,目前敌人的机动兵力都抽调到根据地腹地“扫荡”去了,这里没有大的兵力可以调动,正是打击敌人的绝好良机。王近山从汇报中又得知韩略村西南一带的地势十分险要,公路两侧是两丈多高的陡壁,易下不易上,是打伏击的理想地段。当即决定:就在韩略村附近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吃掉鬼子的“观战团”。然而下这个决心也是有很大风险的:韩略村离敌人县城很近,在敌人眼皮底下打敌人的宝贝疙瘩“观战团”,敌人必拼死前来救援,如果不能速战速决或走漏消息,则敌人迅速赶至韩略村后我军“不仅无便宜可捡,而且还要面临被敌合围的危险”。但王近山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刚毅性格决定了他只要有战机、有缴获能“发财”,即使困难再多,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王近山在韩略村打伏击战的决心得到十六团几位领导的一致赞成。


在地方党的干部和民兵的协助下,王近山带领全团连以上干部于23日化装秘密侦察了地形,现场制定了作战方案,明确了各营连的伏击地点和战斗任务。刚回到驻地,我同蒲情报站的一份鸡毛信就送到王近山面前,信中说,临汾城里的鬼子“战地观战团”已编好了由3辆小汽车和10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于24日早晨出发,沿临屯公路向我太岳根据地开进。敌人没有派部队掩护,只有军官学校学员带有步机枪伴随掩护。王近山马上向部队进行了战斗动员:“日本‘军官战地观战团’共有180多人,这可不是一般的鬼子,大多数是将校级军官,三分之一是鬼子军校的学员,也算是尉级军官了,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消灭他!一次歼灭这么多的鬼子军官,等于消灭他们的5万日本兵,这将是抗战史上最光辉的战绩,也是震撼敌人大本营的重磅炸弹。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万万不能错过,万万不能打击溃战,必须打歼灭战。这是一个很光荣的任务,大家要来个杀敌立功的竞赛。”王近山的动员给部队以极大鼓舞。指战员听说要消灭的是鬼子的军官团,里面还有不少将军,个个兴奋得摩拳擦掌。王近山当即下令,要部队午夜前吃饱饭,24时准时轻装出发。24日凌晨,我军全部进入了预定设伏地区,各营连按作战预案紧急构筑工事,做好了各种伪装。


“四猛”战术


勇歼“日军军官观战团”


上午8时许,临屯公路上尘土**,插着太阳旗的“日军军官观战团”的车队终于来了。8时20分,日军3辆小汽车在前,10辆卡车随后,一辆接一辆地进入了我军的伏击圈。车上的日军指指点点,有说有笑,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我军设伏的迹象。此时的日军满以为经过“铁滚扫荡”,我军主力已被消灭,剩下的只是漏网的少数小股部队,对他们根本构不成威胁,况且这里又是他们统治的中心地带,附近据点密布,公路增援方便,自然不会出现任何意外。因此,竟狂妄得连警卫分队和观察警戒哨都不派,大模大样地直往我军布好的口袋里钻。


随着“啪啪”两颗红色信号弹的升空,我设伏部队同时开火,将猛烈的枪弹、手榴弹和掷弹筒投向日军的车队,硝烟顿时笼罩了整个路沟。一时间,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像被捅了窝的马蜂乱成一团。敌军指挥官急得大呼小叫,慌忙指挥担任掩护任务的鬼子“学生官”拼死抵抗。我三营九连按计划首先跳上公路挡住了敌人的去路,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对准3辆小汽车猛烈扫射,敌驾驶员当场被击毙,小汽车歪倒在路边不能动弹。受了伤的服部直臣少将慌忙从翻倒的小车里爬了出来,大喊大叫,妄图组织力量冲开道路实施突围。此时我二营六连已在鬼子车队后尾堵住了敌人的退路,同时两侧伏击部队一齐杀声震天地冲下去,将手榴弹一颗接一颗地投向敌人的车队,步机枪的火力像狂风般地扫向敌阵,打得敌人无法招架,一个个乱躲乱窜。有的钻在车下躲避枪弹,有的趴在公路两旁作无谓的抵抗。


战斗中,有一股日军出奇地顽强,在一挥舞指挥刀的大佐指挥下,有的端着刺刀就向公路两旁冲击,有的依托汽车掩护向进攻的我军射击,还有十几个鬼子军官迅速集聚成一个小的战斗群,向我设伏的重机枪阵地实施反击。我军立刻将这股日军分割包围,用机枪和手榴弹猛击敌人,并勇猛地冲上前去与鬼子展开了肉搏战。日军在猛烈的打击下,死伤大半。剩下的被切成数段,失掉了统一指挥,头尾不能相顾,互相得不到支援,犹如一群没头苍蝇东撞西闯,乱成了一锅粥。敌人见夺路逃生无望,便马上收集残兵,企图夺得一个立脚点顽抗待援。王近山发现了敌人的企图,他马上意识到如果让鬼子拖延下去,对我军这一支孤军作战的部队将十分不利,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立即下达死命令,要部队狠打猛冲,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歼灭敌人。焦急中,他不顾周围人员劝阻,脱掉上衣,亲自挥刀参加了战斗。在王近山的带领下,部队立刻向敌人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击。


一位参加过这场战斗的老战士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战斗信号一发出,六连就先动手,打坏了最后面一辆汽车,斩断了敌人的退路。班长赵振玉带领全班,跃出阵地,从陡壁上冲下公路,从汽车上夺过重机枪,顺着公路猛扫。领头的鬼子如梦初醒,便急速驾驶汽车想一鼓作气冲出去。可是九连像一道铁门,迎头把敌人截住。公路两旁的轻重火力,随之压了下来。整条路沟顿时变成了火沟,鬼子被打得晕头转向,连还击都来不及。好大一会儿,在烟雾中,才有鬼子一个大佐带着十几个鬼子军官,举着战刀,狗急跳墙似地扑向六连阵地。这时,在公路最前面的鬼子也端着枪,‘呀呀’地怪叫着,顺着公路向九连冲来。首当其冲的九班班长杨发大喊一声:‘冲!’全班9人,踏着鬼子的尸体迎击上去,在遮天蔽日的硝烟尘雾中,与敌人展开了厮杀。激战中,五连指导员郑光南抱起一捆手榴弹就扑向鬼子的一个火力点。一声巨响,鬼子机枪哑了,郑光南也壮烈牺牲了。同志们高呼着‘为指导员报仇’的口号,奋不顾身地扑向敌群。”


战斗中,我军发现路沟中间有一群带指挥刀的鬼子军官,四周的“学生官”端着刺刀纷纷向他们靠拢,看样子是想拼命把这群带指挥刀的长官救出去。王近山估计这可能就是他们最大的指挥官,于是便立即命令部队集中力量,先消灭这股敌人。顿时,我军的手榴弹密密麻麻地落向了敌阵,敌军官群顿时被炸得血肉横飞,随后敌人的汽车也开始起火爆炸。此时,我军战士见鬼子军官的手枪子弹已打完,便喊话让其投降。但被法西斯和武士道毒素渗入骨髓的鬼子军官们即使受伤也不肯放下武器。顽抗的日军官佐们挥舞着指挥刀,三五成群,背靠背掩护着与我军厮杀。当我军冲到敌人面前时,几个鬼子军官便举着战刀扑了过来,我军战士眼明手快,先来上一枪,随后再用刺刀一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鬼子“学生官”在格斗中也被我军用枪打、刀砍和刺刀解决不少。


“精英”葬身韩略


闹剧草草收场


据史料记载,在战斗中,韩略村及附近村里的民兵老乡也赶来参战,许多人拿着菜刀、棍棒、铁镐在阵地四周高呼:“鬼子被包围了!”“鬼子跑不了啦!”“同志们!狠狠打呀!”山鸣谷应,威势倍增。这一人民战争场景,使不少来自其他战区的日军军官心惊胆战。战斗中不少民兵也都放开胆子,举起棍棒扁担向鬼子头上砸去。民兵杨玉秀扒上汽车就向敌人投弹。柏村民兵李智礼用铁镐夺下了鬼子的东洋刀,最后在与敌人厮杀中英勇牺牲。此时敌人的后路已被截断,前路又被堵死,在狭窄的路沟里只有挨打的份了。在我军打击下,敌人的指挥完全失灵,彻底失去了有组织的抵抗,整个“观战团”死的死、伤的伤,剩下少数敌人只得钻在车下作困兽般的顽抗。


带队的服部直臣少将看到整个“观战团”血流遍地,死伤累累,深知大势已去,逃生无望,便绝望地带头举刀剖腹自杀。“领头人”作了榜样,其余日军官佐也纷纷效仿,一个个举刀戳进了自己的肚皮。那个一直想为军官团解围的日军大佐,见服部等人纷纷自杀,也立马就地剖腹“效忠了天皇”。随后,敌人零落的散兵被我军逐一消灭。战斗结束时,有7个鬼子军官和“学生官”抢先钻进了路边的一孔窑洞里。我军战士想抓俘虏,便立刻包围上去。但敌人负隅顽抗,于是愤怒的战士便点着了木柴乱草投进窑洞。瞬间,浓烟滚滚,呛得敌人失去了战斗力。我军乘势将一捆捆手榴弹投进窑洞,一阵爆炸之后,这些“皇军精英”们再也没了动静。


经过持续近一个半小时的激烈战斗,我军民仅以伤亡50多人的代价,取得此次伏击战的胜利。180多人的日军“军官观战团”,除两个“学生官”钻在公路下的狼窝洞里得以逃脱外,其余全部葬身于韩略村南的公路道沟之中。上午10时,我参战部队刚刚撤离战场,随之而来的5架敌机便飞临了战场上空,但所能看到的只是13辆被烧毁的汽车残骸和180多具奇形怪状的尸体,最后只得发疯般地乱投了一阵炸弹之后怏怏离去。此次战斗,我军缴获手枪60余枝、战刀100余把、步枪60余枝、轻重机枪6挺,烧毁汽车13辆。战后,从缴获的日军文件和我情报站的消息证实,这次伏击战,被我军打死的共有敌少将级军官9人,大中少佐级军官99人,“支那派遣军步兵学校”五、六中队学员60多人,汽车司机15名。日寇哪里料到,当其临汾的“扫荡”指挥部正在电告东京“观战团”已抵达太岳战区观摩“赫赫战果”时,这个“观战团”还没有走到战地就全军覆灭了。


韩略村伏击战对日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鬼子临汾“指挥部”闻讯惊得慌了手脚,急报其华北最高司令部。敌酋冈村宁次得知消息后顿时暴跳如雷,他的“铁滚扫荡”的“好戏”刚刚开场,前来“看戏”的“观众”却没了,这叫他如何收场?他痛心疾首地嚎叫:“再牺牲两个联队也要吃掉这一股共匪!”于是,他把担任战地支援的6架飞机,全部调来追寻“共匪”的踪迹,在韩略村附近各村滥炸了一通,并从“清剿”安泽、沁源、翼城等县的日军中抽调了几千人,星夜赶来合击我军。然而如此一来,敌人的“扫荡”兵力被分散,部署被打乱,冈村宁次亲手策划的“铁滚扫荡”像一幕自我嘲讽的闹剧,不得不提前结束。那些被调来合击我军的大批日军,也被我军拖得疲于奔命,结果一无所获,空受了多日的风霜之苦和奔波之累。而我军在王近山带领下,利用夜暗分三路成功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迅速挥师西去。据史料记载,战后,冈村宁次恼羞成怒,在内部大搞“整肃”,将清水师团长予以撤职,将驻临汾伪翼宁道道尹罢官摘去了“乌纱帽”。对战前当“睁眼瞎”、战中不敢增援、行动缓慢的韩略村及周围据点的日军指挥官,冈村宁次盛怒之下,将守军中队长予以枪毙,并把负有直接责任的小队长砍头向天皇“谢罪”。其余日伪军大小官儿均被打了一气耳光,可谓人人“有份”,个个鼻青脸肿。


这次成功的伏击战,我军在敌人的巢穴附近,以几百兵刃一举歼灭日军精华的“军官观战团”,在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这次战斗的重大胜利受到八路军总部的专电表彰,我临汾情报站也受到了特别嘉奖。当时的延安《解放日报》在1944年1月3日发表专题文章,称赞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六团部队全歼日军服部直臣少将为首的整个“军官战地观战团”的重大胜利,“创造了在敌占区伏击战的光辉范例。”那位躲在峨眉山消极抗战的“蒋委员长”,此时也言不由衷地发来了电报,对王近山这位从黄安走出来的老对手表示“嘉奖”。王近山率部转战到达延安后,受到了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毛主席握着王近山的手说:“我早就听说四方面军有个‘王疯子’,了不起啊!革命就需要这样的疯子!”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给咱中国人争脸了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