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疽恶魔”揭开美国生化武器冰山一角

猛虎军情 收藏 0 982


“炭疽恶魔”揭开美国生化武器冰山一角


史蒂芬-哈特菲尔

“炭疽恶魔”揭开美国生化武器冰山一角

布什在每年一度的生化科技年会上准备发表讲话

两年前炭疽恐怖席卷美国,导致五名美国人死亡,另外有二十人左右受到感染。商店关门、邮局停业,甚至连美国国会也中断了正常运作。联邦调查局搜寻了数以千计的线索,为此伤透了脑筋,到底什么样的人能用这种手段实施犯罪?国外的恐怖分子?还是国内的邪教团体?当时距离911事件刚刚两个星期,不少美国人自然而然地把矛头直指向国外的恐怖分子。但是最近,美国《纽约时报》一篇长文报道了一个

惊人的内幕,被联邦调查局锁定的恐怖分子既不是来自阿富汗,也不是来自中东地区,而是美国本土一位科学家——美前陆军生化武器专家史蒂芬-哈特菲尔。而且更另人震惊的是,他曾协助军方建造了一个“移动生化武器实验室”,专供军方模拟细菌战之用。


三年前,美国不顾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偷偷启动了一项“移动式生化武器实验室”的项目。美军方发言人声称,该计划主要用于训练美军特种部队能够及时发现并解除他国移动生化武器工厂和实验室的武装,对抗那些怀疑拥有这种“移动式生化武器实验室”的国家。在美国对伊开战前的几个月,美军特种部队一直在这个美国版“移动式生化武器实验室”中进行训练。而这一秘密项目的主要负责人就是被联邦调查局怀疑为制造炭疽恐慌的生化专家史蒂芬-哈特菲尔

行为古怪的生化武器专家


当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在国外遍寻制造炭疽恐慌事件的恐怖分子无着之后,他们逐渐开始把视线转移到美国国内有生化科学界背景的嫌疑人,一个名字不断跃入特工的视野:史蒂夫-哈特菲尔。美国多家研究生化恐怖主义的科研机构认为能够运用如此成熟的生化武器实施攻击的人不可能是业余人士,最有可能是和那些有条件进入美国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有关。但是美国政府不愿将内部有人作怪的丑闻公之于众,因此迟迟不动。但是纸包不住火,联邦特工在近日终于公开对哈特菲尔的怀疑。


现年48岁的哈特菲尔是一名生物武器专家,他的同事称他非常“傲慢,喜欢炫耀和自夸,行为古怪,但是他确实是个极有天赋的科学天才”。哈特菲尔于1997年至1999年一直在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那里曾是负责美国生物武器作战的总部,储存有炭疽孢子。去年造成5人死亡的炭疽袭击案所用的炭疽被怀疑从该研究所流失。1999年2月,哈特菲尔受雇于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下属的自然科学技术应用国际公司,专门研究“如何进行炭疽袭击”课题。据哈特菲尔的同事透露,他经常公开抱怨美国政府没有对可能发生的生化武器袭击作好充分的准备。但是他的批评一直没有得到美国政府足够的重视。随后,哈特菲尔在申请中央情报局一份工作时,没有通过测谎考试,不仅快到手的工作泡了汤,他原有参与机密工作的许可证也随即被吊销,于是他也失去了在军队生化武器实验室的工作。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炭疽恐慌事件发生前的一个月。


另外哈特菲尔可疑的简历也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注意。哈特菲尔曾夸耀自己在美国军队有辉煌的战斗经历,并向一个朋友吹牛自己曾飞过战斗机。在他的简历上也罗列一大堆显赫的成就,其中包括他在南非罗德斯大学获得的微生物学博士和罗德逊大学医学院学位。然而经过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发现事实情况和他所说的大不一样。他的确于1971年进入海军陆战队,但是一年之内就被勒令退伍。他确实在军中呆了三年,驻扎在美国本土,从未被提升,也从未被训练为飞行员。更重要的是,他的博士头衔纯属虚有。这些都使联邦调查局加深了对哈特菲尔的怀疑。


五角大楼的红人美生化武器绝密计划的负责人


在过去一年,美国大力加强了打击生物恐怖主义的措施,加大了对包括炭疽菌研究在内的生化研究力度,并定购了足够的疫苗以备全体美国人之需,而且还成立了快速反应部队,对付其他传染性疾病。每个星期科技类报纸上有关生化研究的报道都被转载在主要的科技周刊上。


美国国防情报局在三年前启动了一个秘密项目,据称用于专门训练三角洲特种部队发现并摧毁伊拉克等国可能拥有的移动生物武器试验室。这种美国版的移动生物武器试验室和布什政府曾经指控伊拉克用于制造生物武器的移动实验室非常相似。由于哈特菲尔在生化领域的突出表现,他被五角大楼选为该项目的主要设计师和负责人。无论是该项目的研究还是哈特菲尔的相关工作在以前从来没有公开过。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制造移动生物武器实验室。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的前产品开发部负责人威廉-帕特里克在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到:“50年前,当美国制造细菌武器时,科学家已经提出了移动武器实验室的设计方案。这些实验室能够制造足以杀死一个大型城市所有的市民的炭疽病毒。制造这些移动生物武器实验室的目标主要是以防敌人在摧毁美国微生物工厂后拥有后备攻击能力。”


哈特菲尔一直都是五角大楼的红人。2002年年初,哈特菲尔应邀出席了五角大楼举行的一个关于如何加强美国驻阿富汗使馆安全的讨论会。由于他在会上提出的建议颇有价值,五角大楼特给他发了表扬信。2002年5月1日,国防情报局也专门写了一封表扬信感谢哈特菲尔近一段时期来所做的贡献。因此,哈特菲尔普遍被政府部门和学术界认为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生物防务领域的新星,也是负责军方这项绝密任务的最佳人选。哈特菲尔曾在陆军科研部门担任生物武器和反恐教官,主要任务是设计针对生化武器袭击的反恐方案,以训练美军方和政府检查人员应对生化武器的突然袭击。哈特菲尔负责的一个模拟移动生物实验室里配备有各种特殊设备,装在一辆带有18个车轮的大拖车上。在炭疽恐慌袭击美国之后,哈特菲尔接受了联邦调查局详细的审查,他被原来供职的科技应用公司解雇,而他所负责的移动生化武器项目也因此终止。但是那些熟悉哈特菲尔的专家声称他继续用自己的钱独自一人继续移动实验室的项目。随后,联邦调查局对移动实验室进行了详细审查。


接受联邦调查局调查


炭疽菌袭击美国后,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排查了大量可疑分子。去年夏天,哈特菲尔准备把移动生物实验室移交给北卡州的布拉格堡军营时,联邦调查人员要求检查模拟移动实验室和承包公司定购过的所有材料,以便寻找制造炭疽袭击案的证据。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带着警犬多次前往哈特菲尔在美国马里兰州的住宅进行搜查,警犬表现得非常不安,狂吠不已。随后探员又前往哈特菲尔女友在华盛顿寓所和他经常在路易斯安那州经常就餐的场所搜查,警犬都表現得烦躁不安,警犬的表现通常代表它们发现了可疑线索。2003年2月,联邦调查局的疑点进一步集中到哈特菲尔身上,因为他有机会接触炭疽菌原材料并拥有专业知识。就在一个月前,联邦调查局探员不惜花费25万美元把哈特菲尔住宅院内一个占地一公顷的池塘淘干,但仍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联邦调查局通过分析认为主谋炭疽疫事件的凶手其实是想借机向政府和公众递送一个信息,或是炫耀其才能,而本意并不是为了杀人。这恰恰又和哈特菲尔的性格不谋而合。


美国司法部门目前还没有对哈特菲尔提出起诉,因为没有掌握足够证据。哈特菲尔本人则多次在公开场合反复强调,他没有参与炭疽袭击事件,对炭疽的生产一无所知。哈特菲尔在接受采访时一再声称自己非常“爱国,是忠诚的美国人”,并声称自己是联邦调查局又一个可悲的牺牲品。


联邦调查局迫于政治上的强大压力以及对炭疽菌进行了各种形式的高科技研究的保密需要,至今仍然没有逮捕任何嫌疑分子。而且目前尽管哈特菲尔在接受调查,他仍在美国弗吉尼亚道森军营为国防情报局生化武器训练班学员讲课。这些受训学员将陆续被派往阿富汗和伊拉克工作。按规定哈特菲尔本不应该继续从事该项工作,但国防情报局为了加速培训计划,允许哈特菲尔继续参与训练项目。对炭疽恐慌事件的调查,仅仅揭开了美国军方高度机密的生化武器研究的冰山一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