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旁加工假羊血 老板称自己也吃其实不脏

华晓静 收藏 3 847
导读:  无论是炒菜还是涮锅,血旺都是一道让人嘴搀的菜肴。可最近,有观众给我们反映说,在咸阳渭城区金家庄村一处偏僻的铁道附近,有人竟然在厕所旁加工起了“血旺”,可够让人恶心的。   上午10点多,记者根据知情人的反映,来到咸阳金家庄村一处铁道旁,看到一家民房门口停放着一辆送货的三轮车,而车上还洒着一些血迹。走进民房的院子,打眼就看到加工的大锅和池子,显然就是一个加工作坊。   记者:都做啥血?   作坊老板:羊血。   记者:还有啥?   作坊老板:再没啥了。   

无论是炒菜还是涮锅,血旺都是一道让人嘴搀的菜肴。可最近,有观众给我们反映说,在咸阳渭城区金家庄村一处偏僻的铁道附近,有人竟然在厕所旁加工起了“血旺”,可够让人恶心的。


上午10点多,记者根据知情人的反映,来到咸阳金家庄村一处铁道旁,看到一家民房门口停放着一辆送货的三轮车,而车上还洒着一些血迹。走进民房的院子,打眼就看到加工的大锅和池子,显然就是一个加工作坊。


记者:都做啥血?


作坊老板:羊血。


记者:还有啥?


作坊老板:再没啥了。


老板脱口而出,不小心道出了底细;可对记者打量一番后,他似乎有所觉察,顿时又变了口气。


羊血作坊老板:这两天没货,没干。


记者:这两天下雨了?


羊血作坊老板:嗯,有时候有货,有时候没货。


记者:不稳定?


羊血作坊老板:嗯。


记者:有货的话一般咋卖呢?


羊血作坊老板:我这批发10块钱一袋。


记者:一袋多少斤?


羊血作坊老板:一袋10斤。


看着眼前的加工环境,老板难圆其说,最终承认锅里还有早上销售剩下的血旺。


记者:(羊血)还是热的,还有不少呢。


羊血作坊老板:没几块。


记者:你看一块块的,这一块能有多少斤?


羊血作坊老板:一块一二斤。


记者看到,大池缸里放的全是加工好的血旺,池水已变的发臭发浑。


记者:锅里还有,就是这?咋都这么脏呢?


作坊老板:血都是这。


记者:这些咋卖呢?


作坊老板:这是下午给客户留的。


记者:没货了?


作坊老板:嗯,现在货都是供不应求。


更让人作呕的是,在加工血旺的大锅旁,就是敞开着大门的厕所。


记者:你自己吃这(羊血)呢?


作坊老板娘:吃嘛。


记者:这么臭的你能吃下去?


作坊老板娘:它煮的水就是这水,煮东西的水都是这味。


记者:还弄到厕所旁边?


作坊老板娘:那厕所就在这边,能咋办呢?


面对如此恶劣的加工环境,作坊老板还不以为然,竟说这一点都不脏,这在一些火锅店可是抢手货。他每天加工好几百斤,都送往附近大大小小的综合市场。


作坊老板:都往市场送。


记者:哪个市场?


作坊老板:这跟前市场都送。


记者:你这产量一天多少?


作坊老板:产量不太多,一天一二百斤。


“牛血”冒充“羊血” 黑作坊老板娘说漏嘴


食品安全丝毫不能马虎!如此肮脏环境加工出的血旺,也敢公然销往市场、上百姓的餐桌?看到这种情况,记者立即向咸阳质量技术监督局渭城分局进行了反映。


中午12点多,记者跟随质监执法人员再次来到这家血旺作坊时,老板还没来得及清理现场,可面对执法检查,他却玩起了“掩耳盗铃”,说自己没有加工血旺。


作坊老板:这几天都没干。


执法人员:没干你现在锅还是热的?有时候干有时候不干。


看到现场肮脏不堪的加工环境,就连执法人员都很吃惊。


执法人员:这苍蝇都在里面,啥都有。那不是苍蝇,边上和周围,而且他就用这个东西捞(羊血)。


作坊老板:你看差不多过得去就对了。


执法人员:这能过得去吗?你平时吃这不?


作坊老板:吃嘛。


记者:你能吃得下去不?


作坊老板:这水啥的都是干净的。


执法人员:这叫干净的?!


老板辩解说,他用来做血旺的羊血可都是纯正的,不掺杂任何东西。可面对执法人员,老板娘却不小心说漏了嘴。


记者:这是牛血吗?


作坊老板娘:嗯。


记者:这不是羊血,你刚不是说羊血吗?


作坊老板娘:那我也不知道也叫啥血。


记者:把牛血当羊血卖呢?


作坊老板娘:啥牛血羊血都有,我也不知道。


为防止这些来源不明的血旺流入市场,坑害消费者,执法人员将剩余的30多公斤的血旺全部现场予以销毁。


咸阳市渭城区质检局副局长张三明:他就纯粹属于黑作坊,因为他无证、无照,人员健康证也没有看到,再一个环境卫生个方面都达不到小作坊的要求。像这类黑作坊,按照相关要求是严格给予取缔。今后绝对不能再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