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5.html

就在蟒蛇张开巨口、露出尖牙朝厉豹俯冲过来的那一刻,厉豹挥刀一斩,恰好正中蟒蛇三寸位置,蛇头与蛇身顿时一分为二。那个蛇头飞出去画出的血线,就从鳄鱼的头顶向水塘掠去。

这新鲜的血腥味深深地刺激了苦等半天的鳄鱼,厉豹本以为这颗蛇头可以吸引鳄鱼离开,没料到鳄鱼只是起身动了动前肢,却没有朝水塘爬去,而是抬起半个脑袋,张着大嘴去接从蟒蛇身上流出来的血液!

厉豹沿着树枝朝蛇身摸去,他要借此引开鳄鱼。身体的大幅度动作,让已经麻木的伤口又刺痛起来,但是这些已经无法顾及,他一把抓住蛇身。

蛇本是靠身上长着的鳞片爬行,且鳞片又大又结实。这些鳞片能够在地面或者可以在攀爬的树枝上推动身体前进,在鳞片收缩的时候,整个蛇身都是光滑无比,还裹着一层黏液般的膜,人的手摸上去,会觉得滑腻无比。

厉豹抽出身上的军刀,分开蛇肉,重力一叉,固定好蛇身位置。然后,他用刀尖挑缠在树枝上没有松开的蛇尾。接下来,厉豹就是要用这半条蛇的肉身,完成它的“宝贵使命”。

厉豹想用力将蛇肉扔到远处来引开这只鳄鱼的注意力,但从自己所处的树身位置来看,这种可行性就已经被那些枝叶挡了百分之五十。如果想找个地势安全又低的位置,在丛林里是绝不可能的。这里是亚热带气候,适合各种植物疯狂生长,其实植物跟动物一样,给点阳光,再多点水分,它们会比野兽更加疯狂地繁殖后代。

最终,厉豹迅速做出决断。

他挑选了另一个方向的大约碗口粗的树干,挥刀就把顶端的树叶杂枝一分为二,然后再截断到四十多公分长的光树干。

厉豹把那条蛇尾放了下去,就挂在血盆大口的鳄鱼嘴顶上,如果要咬到它,就必须要跳起来二十公分,这个距离对鳄鱼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但美食当前,没有什么险不可冒的。鳄鱼绷紧身子弓起背,猛地向上一跳,厉豹也同时把自己临时处理好的树干横举在胸前,身子随那鳄鱼一跃的同时,从树上往下一跳,那根树干准确无误地卡在鳄鱼的上下唇之间。

鳄鱼没想到厉豹竟然敢在自己的嘴里做手脚,顿时恼羞成怒,脑袋一甩,大尾巴就朝厉豹扫去。厉豹自然早有防备,身体本能地在一瞬间做出反应。他借着鳄鱼的那股扫力,同时翻滚到两米之外的草丛里,然后迅速地爬起朝丛林外面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厉豹估计鳄鱼肯定不会追来,自己已经绝对安全,于是身子一倒,靠在路边的大树下,晕了过去。

“厉豹,你看,我帮你把谁给捉来了?”

是苗含!那个害自己莫名其妙陷进前所未有绝境的家伙!厉豹恨不能给他几刀,以泄心中不满,可是,他一睁眼,却看到了惊讶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