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5.html


苗含没想到再见厉豹会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厉豹如此狼狈地周旋于那些J国雇佣兵之间,被人暗算了一枪,竟然还在死撑着,于是喊了一声:“你还不走,等死吗?”

“你……会说话?!”厉豹大吃一惊。

“闪开!”说着,苗含的飞镖及时抛出,击中左边雇佣兵的手臂,对方枪脱手,另一只飞镖则直插对方心脏。

见此情景,厉豹也一个跃身,军刀朝右边的那个雇佣兵就是全力一劈,对方半条胳膊就没了,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虽然厉豹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可他还想继续拼下去。

“快走,到大树林去碰头!”苗含大吼道。

苗含给厉豹断了追兵,厉豹只得接受他的好意,护着腹部朝林子深处飞快跑去。

看见厉豹渐渐走远,苗含从身上掏出土著人自制的土雷,双雷一砸,人朝圈外一跃,以为可以安全脱身,却漏算了那个一直置身事外又统观全局的哈努将军。他抬手就是一枪,击中了苗含。苗含身子震了震,强撑着逃入丛林。

哈努看见苗含捂着左边肩膀,便知道这一枪没有致命,同时朝着手下发号施令,“快追,别让他跑了。”

苗含自然不会轻敌,可一时又被他们缠上,只能借着对这片林子的熟悉,不断地迂回。

此时,哈努手下的人被苗含转悠得不知去了哪里,而哈努却紧紧跟在苗含后面,并且突然从腰间抽出一个软鞭。他手上的鞭不是普通绳子做的,而是软金属合成,弹力很强,攻击力更强。只见他的鞭所划过的树干都有留下十公分深的痕迹,如果是人被击中,只怕非皮开肉绽不可。

如果苗含不是凭着对这片林子的熟悉,只怕现在已经身受重伤,他忍不住在心里骂厉豹,原来遇上他,从来就没好事。

哈努见苗含节节败退,心中不免添了几分快感,挥动的鞭更重。只是哈努挥鞭太急,忘了这里是丛林,苗含在他不及防范之下,将他引进丛林深处,那里人迹罕少,树木藤条长得很茂密,别说使用什么现代武器,仅是在这里游走,也需要很大的野外穿行经验。

哈努以为自己宝刀不老,一只手锁住苗含的喉咙,阴狠地说道:“这次看你往哪跑!”同时用鞭头狠击苗含的肩部。

苗含受制,却没有慌张,他反扣哈努的右臂,借着后背之力将把哈努往后一推,哈努以为是他想摆脱自己的扼喉,反而更是加重手劲,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靠在一棵爬满蔓藤的大树身上,那是一棵爬满食虫藤的大树。

哈努自然不懂这个东西的可怕,当他知道的时候,自己的皮肤已经迅速因为某种黏液的渗入,变得发红发痒并迅速扩散。

食虫藤,只是一种以小昆虫为生的植物,它本身不会主动攻击动物,只有在感受到自身受到生长威胁的时候,才会大量释放出黏液,黏液会像人的口水那样吐出来,射到威胁物身上,会让生物感到麻辣,甚至精神麻痹。如果说这种黏液像麻醉剂也没有什么不对,通常停靠在这类食虫植物身上的昆虫都在一瞬麻醉,同时慢慢被黏液浸透腐蚀,并靠消化酶、细菌或两者的作用将小虫分解,然后吸收其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