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两人敬礼送政委离开。之后两人脸上的表情是哭笑不得。

猜政委罚他们干什么,站一天的岗。这原本是兵们干的事,像她们这样级别的军官非重大活动一般不参与的,可是今天让一个上尉和一个少校站门口,这又是本中队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两人走回餐厅,餐厅里的人马上连滚带爬的坐回原处,几个倒霉的加反应慢的两人进来的时候也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炊事班,还有鸡蛋吗?”一个最后坐回去的士官对着比他早到几秒钟回到位置的炊事班长说。

“那不是还有满满的一盆吗!”炊事班长指着外面一个很明显的大盆,里面还有近半盆。


于晴过去坐下,陶思然小心的问:“咋了?”

“检讨,然后是今天一天的站岗。”于晴拿过汤碗喝了一口。

陶思然活生生的让口中的汤噎住了,她好不容易吞下去,然后惊讶的问:“不会吧?”

于晴摊摊手,那意思很明白。

“天哪,让俩尉以上的军官一起站门口。”她瘫坐在餐椅里。

那边,肖丽娟对着刚刚那个发问的军官说:“小刘,再给我拿仨鸡蛋。”那军官愣了足有半天,最后在同伴的提醒下才从身边的盆里拿出仨鸡蛋送给肖丽娟。肖丽娟继续狼吞虎咽,好像这样能把早上流失的体力一下子补回来。

吃罢饭,两人便去交接岗位,执勤的兵毕恭毕敬的把枪递给两人,负责换岗的兵有些难办的说:“要不你们进来在里面负责登记?”

肖丽娟摇摇头:“不,我们接到的命令是站岗。”她接过枪,完成交接仪式。

于晴也说:“是,哪敢违反命令。”说完就站到站岗台上。

今天是周末,出门的人自然不少,看俩连级以上的军官站哨岗,自然都有些不自在,进出的人都有些尴尬,本来出门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搞得他们十分不自在。


“你用得着这么惩罚这俩人吗?于晴那孩子完全是因为刑警队的那件事这两天才这样的,肖少校估计是一时意气。”沈国一大早看见俩军官站岗就猜着八九分了。

“意气,完全可以毁掉一个优秀的战士!你说我怎么罚?罚俩人再来个五公里?随了她们的意了,本来我还真不想这么做的,昨天我看见俩兵照死了拼单杠,我过去问怎么回事,你猜怎么着,他们说为了培养军人血魄,我问他们哪学来的,他们说看见一军官就是这样激发自己体能的,这军官除了于晴还有谁?就在昨天。”政委没好气的说。

“这帮八零九零后都是怎么想的!”沈国扑哧一下的笑了,“你是政委这事你不开导开导?”

“于晴?还是那俩兵,我怎么没开导?于晴那真是油盐不进,我做政委这么多年了,这兵我是第一次见着。”好脾气的政委也烦了,他烦躁的摆摆手。

沈国好笑的摇摇头:“这也是她坚持下来的根本啊。”他自言自语。

“什么?”政委没听清。

“没什么,你让他们站多长时间?”沈国换了个问题。

政委抬起一根手指:“一天,我就不信刹不住这股歪风邪气。”

沈国忽然抬起手,刚张开的嘴想说什么马上停住,他回头的时候,眼中掠过一丝怅然。

“怎么了?”政委注意到他的变化。

“没什么。”沈国转过身,刚刚他想叫“老高”的,毕竟以前,高建是和他们走的最近的。


站到半晌午,于晴感觉腿部发胀背部发酸,她看看对面的肖丽娟,肖丽娟看样子比她还难受。她静静的站着,逐渐发现自己身上的酸痛慢慢消失,原来自己回忆到了以前的点点滴滴。

团长说过不能活在回忆里的,连长说大胆的去飞,班长说当兵的儿女要掩藏起心中的苦,陈风说愿意照顾自己一生……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嘴角挑上一个淡淡的微笑。对面的肖丽娟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打了个哈欠,同于晴不一样,她感觉身上有蚂蚁在咬。

“你怎么回事?”雷震霆的办公室,陈风和周凯旋都在戳立正。

陈风本来不应该来的,周凯旋坚持要陈风一起来。

“陈风啊,我就纳闷了,怎么从前年开始一有什么事准和你小子扯上关系?”雷震霆颇无奈加无语的说。

“报告大队长同志,从前年开始我也一直在纳闷。”陈风老实的回答。

“我拖他来的。”周凯旋主动承认。

雷震霆没有在这上面多废话。


“你父亲的事你是怎么弄的?”他真正的意图在这里,他看着周凯旋。

周凯旋看不出喜怒:“该怎么弄就怎么弄。”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我是问你自己怎么弄的,如果我没看错,你和他中间有不少误会。”雷震霆开门见山的说。

“我会处理,请大队放心。”周凯旋不是个会迂回周旋的人。

雷震霆看了他一一会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许久的沉默,这也是周凯旋这段时间一直在想的问题,他细细的思索着,直到昨天他还是不能原谅父亲当年的说辞,他心中同时还有一个大大的谜团,这也是影响他的原因之一。中途陈风有些尴尬的想离开,被周凯旋拖回来,他担心一会儿会和雷震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陈风故意退后一些,避免待会儿更尴尬的局面出现。


“大队长,我有个问题。”周凯旋避开雷震霆刚刚的问题。

雷震霆一点头表示说就可以。

“我来特种部队是不是跟我爸有关?”周凯旋把憋了自己很长时间的问题问了出来。

雷震霆愣了一会儿,问:“特种大队挑队员的要求是什么?”

“卓越的军事技能,卓越的头脑,卓越的心理素质,超强的应急能力和反应能力,总之挑来的都是军中的尖子,兵王。”周凯旋的话语中难以掩饰的透漏着自豪。

“你是怎么来的?”雷震霆扶着桌子看着他。

周凯旋不说话,在场的人都知道,他不只一次被特选,但他坚持选拔。

“但是我有个疑问,我能来这是不是和我爸有关?”周凯旋是这中间最不依不饶的人。

陈风看着雷震霆慢慢的从桌子上抬起身,说:“我想你也知道一些,像你爸这样的长期卧底家属都严格保密,在必要的情况下甚至要进行一些合理的监护方式。你进入军校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你了,这和你爸有关也和你爸无关,你后来的成绩不是证实了这一切吗?”他没有明确的回答周凯旋的问题,但对于周凯旋来说,这个答案很重要。

“这么说我从以前的单位调过来也是有原因的?”周凯旋明显的松了口气。

雷震霆不否认也不肯定:“原因很多,如果这也算原因的话。”

“为什么不继续让我做情报?”周凯旋有些不服。

雷震霆叹口气,他淡淡的说:“这也是上面的考虑,那个时候你的父亲已经杳无音信,也就是说脱离了有关组织的控制能力范围,为了保险起见,所以给你调换了职能。”

周凯旋一副果然的表情。

“还有什么问题吗?还是因为这个你对你的父亲有意见?”雷震霆也不想跟他扯淡。

周凯旋摇摇头。

“那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为什么见着你爸那种反应,还有你到现在也没给你爸一个好脸子?”雷震霆没因为扯了这些忘了一开始的问题,他拿出一幅死不罢休的样子,一旁的陈风暗暗叫苦。


周凯旋说实话了:“我没有因为他的原因对我的人生活前途有什么意见,我只是不能原谅他的胆小,我妈死的时候我还忘不了她最后一眼看的不是我,是我爸的照片!她抱着一把我爸当年给她买的梳子死的,这么些年,他逃避在外直到没有消息也不回来,让我妈活活等到死。他贪生怕死,是个逃兵!”他越来越激动,最后的那句话完全是没经过大脑就放出来的。

陈风拉住他的时候已经晚了,雷震霆上来给他狠狠的一拳,周凯旋没有防备的往旁边栽了一跤,亏得陈风扶住才没栽下去。

“逆子!我这辈子到老了看走眼,”雷震霆眼睛里在冒火,“你大公无私,我看你他妈的最自私!”他上去又给周凯旋一下,陈风上前挡住。

“大队长消消气,谁遇上这事也不好受,他也有难处。”陈风恨不得再多出两张嘴。

雷震霆一记大脚踹开陈风,毕竟也是特种兵出身,那一脚陈风都有些招架不住,雷震霆冲上去又给了周凯旋一个巴掌,后者躲的心思都没有。

“我今天不是你大队长,你不用用什么混蛋规定约束自己,来,有什么话说出来,你不是挺厉害的吗?”雷震霆还想上去给他一下,但是这一下让扑过来的陈风制止了。

“打吧,我是活该。”周凯旋依旧站着,嘴角上溢出血丝。

雷震霆狠狠的放下手,他把桌子上的书和文件全打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