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一门老手艺看蒋公“大智慧”——对“蒋不杀汪”的旧解释

学十不得一 收藏 34 14008
导读:之所以说是个旧解释,是相对于现在来说的。老蒋在汪精卫从全面抗战后,到它出走河内之前的一年多里,对于这个卖国嘴脸越来越明显的汉奸,忍而不杀,某家是坚决以为,这两个人是有个不可告人的“约定”的。这是现在某家深信不疑的。不过在一年多前,对于这一段历史的阅读里,某家又是另一种看法,现在不妨说了出来,也算是对《蒋公,既然“攘外必先安内”,你为什么不杀汪精卫》的未尽之言。说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个老手艺,说清楚了这个手艺,才好讨论余下的话。 什么老手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之所以说是个旧解释,是相对于现在来说的。老蒋在汪精卫从全面抗战后,到它出走河内之前的一年多里,对于这个卖国嘴脸越来越明显的汉奸,忍而不杀,某家是坚决以为,这两个人是有个不可告人的“约定”的。这是现在某家深信不疑的。不过在一年多前,对于这一段历史的阅读里,某家又是另一种看法,现在不妨说了出来,也算是对《蒋公,既然“攘外必先安内”,你为什么不杀汪精卫》的未尽之言。说这个话题之前,先说一个老手艺,说清楚了这个手艺,才好讨论余下的话。 什么老手艺?

补锅

至少在解放前,我国底层人民的生活极其贫困,家里的碗或者碟之类的瓷器有了破损裂缝,只要不是破碎的程度,一般是舍不得扔了买新的。但是破损了怎么用?有法子,那时,就有串巷走街的锔锅锔碗的匠人,把匠人招呼到家来,用他们的手艺在碗、碟之类的瓷器上用金刚石的钻头沿破损边沿两侧对称地打上眼,再用两脚铜钉把这两侧对称的小眼用铜钉钉好,用铜钉本身的弹性拉力,把裂缝两侧勾紧勾牢,这些瓷器照样用。“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就是从他们这里说的。这些匠人不光修补瓷器,还修补破漏的铁锅。因为出于同样的原因——极度的贫困,解放前的百姓们只能使用土法的铸铁锅,因为本身铸造的原因,或者使用时的不慎,不时会破漏。还是由于一样的原因——极度的贫困,破漏的铸铁锅,百姓也是舍不得扔了买新的。怎么办?同样还是招呼这些匠人们,用同样的手艺,修补漏锅。

人分三六九等,在这个行当里的匠人们有纯凭手艺挣本份钱的好人,但是也有凭着奸诈挣昧心钱的货色。比如说吧,有张三,家里的铁锅漏了,于是上街招呼了个锔锅匠人来修补漏锅。但是,运气不好,找来个奸猾之辈。此人随张三来到张三家,一看锅,凭经验就知道是个砂眼漏,挣不了几个小钱,于是,就动了歪脑筋:你看他掏出一把小锤,在锅上东一下,西一下,轻敲了几下,一边将耳朵凑近锅,听声音,很快,毛病找到了,这时,此人面露难色,啧嘴,摇头,和主家张三说起了这个活儿的难做。主家不解,啥都没干呢,就知道这个活儿难办……?这时,这个匠人把铁锅扣转,掏出刮刀,刮去锅底锅灰,这时,锅底赫然一条数寸长的裂缝。这时,主家慌了,笑脸堆下,好话说下,当然,价钱也就由匠人要了。

看出毛病了么?一个砂眼漏,咋就成了数寸的裂缝?毛病其实就出在匠人的小锤的几下轻敲里,那看似无力的几下敲打里,那个奸猾的匠人的手上就用了“阴劲儿”。砂眼漏,就在那几下轻轻敲打下,成了数寸长的裂缝。

这是当年底层民众常遇到的诡诈,然而不知何年何月,这个底层的诡诈,被在上的大人们挖掘出来,凝练于胸,书于字纸之间,竟成为帝王御下,官场倾轧的一个高深谋略,这个谋略就叫“补锅”!当然,帝王官场上的智慧又胜于民间,民间的补锅伎俩还要动手在铁锅上做手脚,但是,帝王御下,官场倾轧,更多见的是“无为”、不作为。举个经典的故例——乾隆执政中后期,对巨贪和坤的坐视与纵容,在它的坐视与纵容下,和坤渐成巨贪的过程。我们知道,明清两代的帝王们都长于特务统治,但是论到圆熟与老辣,明朝的“厂卫”制是远不及清朝的“密折”制的。前者的“厂卫”虽然无孔不入,但是,机构在明面摆着,既是遭人恨的指向,也是被人处心积虑提防的目标,不管这些机构的规模扩大了多少,特务雇佣了多少,总不可能无限的扩大,耳目的数量总还有限,它们的效率与严密是要打许多折扣的;但是,清朝的“密折”制,却没有明确的领导机构,也没有固定的人员编制,所有的任务下达和任务安排,全是由满洲大君一手操办,谁有权监视别人,上折子,都是满洲大君与受委托的臣子私下的当面安排,都是当事人和皇帝一人“单线联系”,有多少人付有这个职责,谁也不知道。从理论上来讲,只要大君们的精力允许,这个能上折子的官僚数量几乎是无限的。耳目可以是遍布天下的。这样的特务网络,岂是明朝的“厂卫”可比?而且,在密折制刚刚开始运作时,从皇帝那里领受任务者,无不将之视为一种基于皇上对自己无比信任使然的“恩宠”,无不效犬马之劳,效率是极其的高。可以说,在“密折”制的运作之下,大清天下大小事,没有满洲大君不知道的,和坤那些贪腐是绝对瞒不过乾隆的。然而,乾隆为什么不动手除了这个大蛀虫?而后的事情证明了乾隆的“目光长远”,在他死后不久,他儿嘉庆雷厉风行,做了和坤,抄了和坤的家,得财之巨能抵得上清朝十年的税收。“和坤跌倒,嘉庆吃饱”,好个养猪杀猪的法子!其实和补锅是一个道理。典型的例子还有唐时武则天用酷吏大兴冤狱巩固江山,而后再杀酷吏做好人得好名声……

话题回到蒋公和汪精卫。

某家在一年之前,以为,那位蒋公,就是一个极高明的补锅匠人!是他的坐视与“无为”才促成了汪精卫的叛国!否则,站在坚决抗日,绝不和日寇做任何形式的妥协的立场上看蒋公不杀汪精卫的动机,如果,也只是如果,真的排除了他和汪精卫有不可告人的约定这个可能,那么,余下的可能就是,蒋公在用“补锅”的法子,亲手缔造了一个汉奸卖国贼!

这么做的目的何在?蒋公的用意安在?是这样:先看抗击日寇的战况,让人不忍卒睹,原因呢?除了日寇确实“强大”之外,还有,在蒋公身边,有个叫汪精卫的大汉奸在掣肘使坏,仗打成这样,不是蒋公的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既然成立了,那么,各路一致对外,真的和日寇在战场上血拼的军阀倒是不应该打了,坚决抗日的中共也不应该打了,那么,投降日寇的汪精卫可不能放过,应该打!怎么打?下一个话题:

刺汪

所谓刺汪,就是暗杀。可问题是,这个暗杀的法子有效么?

所谓有效,应该是这样:对汪精卫的暗杀,首先是要能把这个汉奸从肉体上消灭的,这个目的达到了么?没有。再次,这个暗杀,虽然不可能杀了汪精卫,可是足以震慑他,让他不敢成立伪政权,帮日寇干各种卖国勾当,这个目的达到了么?也是没有的。又次,这个暗杀,是不是能达到这个效果:就算伪政权成立了,那么,针对汪精卫的暗杀,也可以使汪精卫在干各种卖国勾当时,是畏首畏尾顾虑重重,使这个伪政权的卖国效率大减,以至于无?没有,这个效果也没有。某家从不否认小视国民党特务机构在敌后除奸的勇气和胆略,甚至某家还以为,国民党特务组织除奸的战果,是远胜于国军在正面战场上的战绩的——比如国军从不和伪军打仗,所以这个战果是木有的。但是国民党特务组织组织的对汪精卫及其走狗们的暗杀效果,与其付出的代价也是严重不成比例的(有这样的精力、人力、财力为什么不把谍报工作做到日本本土?)。给人一个印象:针对汪精卫的刺杀成不成是无所谓的,反正我是做了。然而,抱着这样一种态度去除奸,就像是在应付什么场面。这倒和蒋公的抗战是很一样的:说了,就等于做了,比如“地图”和“日记”;那么,做了就等于做到了做好了,比如,N多次的会战,以及对汪精卫的刺杀。有趣啊,老蒋“刺汪”!看,我将某人都在刺杀汉奸了,你们悠悠众口还有什么可说!

其实呢,我们看一下,汪精卫在叛离之后,国府对他的处置,就能看出更多的有趣玩意儿:“永远开除王兆铭党籍”,“解除一切职务”。这就是对汪精卫的处置,这个处置下的汪精卫算什么?严格的讲,此时的汪精卫在没有加入外国国籍的情况下,被开除“党籍”,解除所有“职务”后,此时的汪精卫,就是民国一草民。而不是叛国的罪人。如果认定汪是叛国的罪人,那么,必要的法律程序以及定罪文书是一定要有的,但是在某家能见到的书里,这个法律程序是没有的,如有,还望高人指教。不过,某家倾向于没有。你看,连一纸通缉令也不见下发么。对于寻常百姓来讲,就算没有那个定罪文书与通缉令,也足以认定他的叛国罪,但是,对于政府这个特殊的行为主体来说,那个类同于形式的定罪通缉是不可少的!有了这个形式式的玩意儿,那么,汪氏,就是全中国的公敌!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可得而杀之的卖国贼!政府都对他的追杀是无条件的,永不停歇的,永无休止的,名正言顺的!未必能达到效果,但是,“汉贼不两立”的态度是坚决不可动摇的!然而,没有了那个形式上的定罪宣判文书,以及对在逃的汪精卫的一张通缉令,对汪精卫这个法理上的民国“草民”的追捕与刺杀是看情况而定的!那么,对于这个事实上的汉奸卖国贼,国民政府是否也能“汉贼两立”?因为,民国的法院又没有公开审判他,定他的罪,他不过民国一“草民”么!凡事好商量么!再推论下去,和日寇的关系,可否也能有缓冲和妥协?国仇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也能不报了?国土也可以不去收复了?难以想象,这是全面抗战爆发后的民国能做出的事情!看史书,不忍卒睹啊!

再有,这个“刺汪”还有个值得计较的地方,细说一下:既然汪精卫投敌卖国了,这个汉奸也有了,那么,打汉奸,无论是怎样的打汉奸的法子,都是应该的,都是在为抗日做贡献对不对?那么,我不在主动进攻日寇的情形下,打汉奸,那也是在抗日么,对吧?那么,打汉奸的法子也不只是一种啊,在战场上直接消灭汉奸领导的伪军是在打汉奸,是在为抗日做贡献;那么,不和伪军作战,直接刺杀汉奸,也是在打汉奸么,也是在为抗日做贡献么,对吧?

看,蒋公的脑筋多好!造就了一个汉奸不说,又用闪转腾挪的功夫,把抗战必须要做的灭日寇,打击伪军,收复国土的重任,轻轻巧巧的置换为对汉奸本身的直接刺杀了!在不动用国军在战场上直接杀敌的情形下,用特务行动来取代抗战必有的,代真刀真枪的战争!看,蒋公的脑筋多好!我们知道,在整个全面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自己动议之下,对日寇的主动进攻是没有的;其次,我们还知道,国府从没和投敌的伪军们打过仗。那么,国府的抗战,是这样的一种抗战,不进攻日寇收复国土算抗战,为什么,因为“刺汪”了,也刺杀各路大小汉奸了么;国府的抗战还是这样的一种抗战,不对那些无廉耻无人性的伪军发动进攻,消灭之,这,也算抗战,为什么,因为“刺汪”了,刺杀各路汉奸了!老百姓的话“一俊遮百丑”。只要“刺汪”,只要刺杀伪政权里的各路大小汉奸头领就算抗战了!纵使不打日寇,不打伪军也是在抗日,也能笑话土八路和新四军,也能贬低中共!依照这个逻辑,“刺汪”是要成功率呢,还是要刺杀的次数与时长?显然,早早的将汪氏做了,是不合适的,细水长流,汪氏,留着,一下子作死了,手跟前每个遮挡的不好看。花花们同意么?

这个“刺汪”的“一俊”既然要“遮百丑”,很有些由小见大的意思,这也真算是一种智慧啊!蒋公,高,实在是高!

说到“以小见大”,某家又想起另一个词——以小博大。而这个词,在某种情形下,又是和“投机”二字划等号的。下一个话题,投机。

投机

史书上写着,蒋公本人在发迹之初,就干过这路营生。1916年,当时,受孙逸仙博士委托,以日本某政党介绍之某日本企业为“金主,”蒋公和戴季陶、张静江共同经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在投机市场上大发利市……具体记述见李敖、汪荣祖所著《蒋介石评传》之38页-48页。虽说,最后,投机营生巨亏,但是,这并不妨碍蒋公将投机的能耐用在“革命”事业上。我们且看北伐中蒋公的投机能耐:

北伐初起时,蒋公自领一军——国民革命军第一军。桂系李宗仁自领国民革命军第七军。李济深领国民革命军第四军。被李宗仁策反的唐生智将自己军队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军。

从军队实力上看,蒋公的领有的第一军的兵力并不比其他各路诸侯的任何一路更多。但是,偏偏就是他能当北伐军总司令,单以出兵规模看,很有些“以小博大”的味道。据《蒋介石评传》上说,这是得力于俄国人鲍罗廷的全力支持。从这里更看得出蒋公的手段——似乎俄人鲍罗廷是个“支点”凭借这个支点,蒋公以并不雄强的兵力坐上了总司令的金交椅。厉害吧,这个手段!想起了古希腊一个老汉说过的话:“给个支点,俄会把地球撅个跟头”。

这个算是蒋公的“以小博大”。

投机的另一个要诀是,不做出头鸟,在没有趋势性的潮流产生之前,绝不向前冲锋。

孙逸仙博士依靠苏俄的援助,为的就是北伐。而被推举为北伐军总司令的蒋公,理当秉承孙博士的遗愿,首开北伐的第一枪,但是在1926年5月,桂系军队开始北伐,在衡阳打得炮火连天的时候,蒋公却还在广州不动窝。当月10日,李宗仁到广州,力劝蒋公北伐,蒋公说:“你初到广州,不知道广州的情形太复杂……现在如何能谈到北伐呢?”看,北伐打冲锋的不是蒋公。为什么?蒋公在观望,看到底是“南军”厉害,还是北军“凶狠”。

后来,七月里,李宗仁策反唐生智,挥师进湘,北伐军声威大震。此时的蒋公才在当月9日誓师北伐。看得出,蒋公明白潮流所向了。可是在誓师大戏落幕后的当月15日,蒋公的第一军还在广州呆着没动窝。但是,在此前的7月10日,李、唐已然攻下长沙,北伐军的声威更上层楼,但是,声威也好,战果也好,都与蒋公无关,蒋公这个“总司令”,还在等什么?难道等潮流之趋势发出更加明确的“做多”信号么?

打下了长沙,北伐军据有湖南,顺势席卷湖北,再渡长江挺进河南,和北洋军阀一决高下当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位蒋公总司令,却从中作梗,对这个北伐计划极尽掣肘之能事,但不知是不懂军事的无知呢,还是唯恐别人立功盖了他的风头,甚至于发愁有人功高震主?俄国军事顾问加伦将军力挺进击湖北计划,湖北不旋踵尽属北伐军。看来,蒋公知道潮流所向了,但是起步的行情依然误过一大段了,才用这路阴毒法子阻碍北伐。怎么看,这位蒋公总司令都是个无耻又无知的东西!这个总司令不是凭着能耐,而是凭着什么“支点”以小博大投机来的。看来,上海滩投机买卖才是蒋公全部能耐的源头!

真正蒋公显露“峥嵘”的是他攻打江西南昌之战。不过,《蒋介石评传》说的明白,这个城池是在城内起义工人和学生的配合下“攻下”的。然而,不数日,“光复”城池的蒋公第一军又被孙传芳一脚踢了出来,而且,还把蒋公麾下第一师给踢残了……

看,蒋公另辟蹊径,独自在江西板块里坐庄了,可是,操盘手法不济,竟然给对手找到了感觉,把他当作了对手盘疯狂砸盘,蒋公被套了,深套啊!

蒋公被“深度套牢”的惨状,某家省一下懒吧,抄几句外国人的话,看看这位蒋公在南昌城下的尊容:

“蒋介石焦躁不安,知道对他来说成败在此一举,一旦失利,他的整个前程就将成为泡影。蒋介石三番五次当着总军事顾问的面,真正地大发歇斯底里,搓手、哭泣,喊着‘一切都完了’,说要开枪自杀。布留赫尔(加仑将军)每次都是好不容易才让这位神经脆弱的总司令平静下来。”(阿基莫娃《中国大革命见闻》转自《蒋介石评传》)

搓手、哭泣,开枪自杀,俄的老天爷,就这个能耐也能做北伐军的总司令?

投机还有一个要诀,上海大户杨怀定——杨百万说的言简意赅:“多头不做,空头不做,只做滑头”。某以为蒋公是深谙此道的。北伐未起以及初起,蒋公倚重苏俄。打下上海,蒋公又将身家托付给洋人买办,反手杀共驱苏,而且,更勾结日寇密谋镇压上海工人的反剥削斗争。到1930年代,在日寇步步紧逼下,却又和苏联套近乎,妄图用苏联的力量制衡日本。够滑头的吧?但是斯大林的脑筋岂是蒋公可比,最后,反倒让蒋公不得不接受苏援抵御日寇,为苏联减轻了在远东的安全压力。抗战初期,日寇攻势甚猛,蒋公却完全抛弃了他的“庐山训话”,打算用割让东北和共同剿共为条件,换取苟安,也算是滑头,但是日寇相中的是蒋公的“腰身”,蒋公剁下的“胳膊”,日寇不稀罕,而且,东北早在日寇铁蹄下了,日寇要这个“好处”么?这个滑头又没耍成……

蒋公这个滑头耍的,没治了,把自家也耍进去了。但是就是有花花说,桂系,阎冯是投机革命,看这些事,到底谁才是投机客?可是,我们看到这位蒋公,连投机的能耐也是这么的“菜”,咋滴就能作民国第一人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酷酷先生 在第16楼的发言:
甭管怎么说二战一结束民国马上去了南海 南海现在什么情况啊? 都快一个世纪了

甭管怎么说,二战之后马上去了南海,南海怎么成了现在这样啊,当初疏球群岛可以不要,日本可以不驻军,尚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当初为什么要放弃南海啊,都快一个世纪了。幸亏中共有了点远洋实力的时候及时出手,没给台湾面子,不然南海都没立脚之地了,争议都没资格了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