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2.html


眼下,无论是111师还是112师、103师,他们的装备都换了遍,一水的改良版加兰德步枪, MG45机枪,战防炮,七五炮,就是火箭筒一样不缺。为了适应这些新式装备,各部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熟悉这些枪械。好在江阴地区不缺教官,说不定顺带着还能培养出上千炮兵出来。

这几个月下来君山小集团从战场上收集的破烂武器不下三四十万件,好在大部分修整一下就可以再次使用。不过,君山集团自己可不会使用这些低档货,除了倒卖一部分,送人一部分,剩余的这些破铜烂铁,正好拿来作为民兵的训练器材。

这枪法是子弹喂出来的,每天多打几发射击技术自然会提高。所以,君山集团当然不会吝啬,这些民兵三两月内射击的子弹比那些国民军一辈子打的都多。

当然,那三个师的正规军同样需要进行技战术训练,每天都要消耗不菲的军火物资。正是通过这种临阵磨枪的训练,大伙儿的实力提升了一大截。现在,无论是民兵还是正规军,都可以和小鬼子硬顶硬地打上一场。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强大的后盾,十一月十八日夜,君山江阴武装才会倾巢出动,横扫京沪线,并接连收复了张家港、常熟、太仓等城市。这场战事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过,随后各支突袭队携带无数收缴的物资返回江阴老巢。这一战众将士至少歼灭了一万三千多日军,除了几座城墙坚固的城池之外,昆山以西为之一靖。

“抚农兄,司令要是知道我们今夜的收获绝对会笑欢,你说这小鬼子咋就这么面了呢?”

“呵呵,你就得瑟吧。其实这事很正常,老鬼子早已被我们消灭地差不多了,我们面对的大部分是新手。我可听说日军已经补充了很多次新兵,这些新兵蛋子能有多强的战斗力?我们手下的可都是百战老兵,此消彼长,感觉上差距当然大啦。”

“可惜国民军都已经撤到南京周边去了,否则,今夜我们绝对可以把小鬼子撵回上海。”说这话时,胡琏一脸地惋惜。

“你这家伙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正要攻坚的话绝对取不到如此辉煌的成绩。没见到现在的天空是小鬼子的天下呀,你能保证战事一定会在夜晚结束?一旦拖延到白天,估计司令可就要找你说聊斋喽。”

“嘿嘿,司令啥都好,就是把士兵的生命看地太重了,你说这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我倒是很赞同司令的观点,毕竟生命高于一切。”看来孙立人不愧是弗吉尼亚军校毕业生,深得美国佬的人权精髓。

两人正聊着呢,“报告,郑司令来电。”

“念!”

“日军补充兵员十五万于今日凌晨抵达上海,望你部早做准备。”

“伯玉,看来接下来要打恶仗了,我们必须去巡察一下防线,免得出什么篓子。”

“我估计两天左右时间日军就会发起新的攻势,我们先去和112师霍守义、103师何知重通个气。毕竟最初这仗还是要依靠他们来打,人家可是名正言顺的江阴防御部队。”

“还是一起开个会吧,协商一下。小王,安排人员把江北111师常恩多少将师长接过来,顺便把要塞司令许康少将、江防司令欧阳格少将、江苏民团张精明团长、江阴民团曹大牙队长招呼到指挥中心,大家共同商量一下对策。”孙立人叮嘱道。

此前,112师、103师的布防工作都已经完成。霍守义之112师以第334旅在青阳、南闸至澄江一线展开,主力控制于花山241高地,作为防务的第一线。第334旅马万珍旅长以第667团守备青阳、南闸、花山主阵地,第668团则控制为旅预备队。对江阴县城的防务,霍师长以第336旅第671团负责。第336旅李德明旅长则率第672团与师工兵营、辎重营、山炮连、骑兵连控制于君山南侧作为全师的总预备队。

第103师连接第112师防线在左翼一字展开到江边。何知重师长以第613团守备巫山、香山一线,第618团守备定山、云亭镇一线,第615团控制为预备队。师部则位于黄山。

江阴防御核心阵线就是依托巫山、香山、定山、花山、锡澄河构建的环形工事。由于这个阵地自一年前就已经开始修建,其防御能力当然不在话下。那几个突出的山头上,早就在德国工程师的指导下兴建了十数个隐蔽的炮台,不但部署了重型火炮,同时还部署了大量的防空火力。

“防线上的兵力还是有些薄弱,我看各主要阵地再分别配置一个团的民兵。大家请看,我们的防御阵地就象一枚铁枣核,日军没那么好的牙口,一时半会是甭想攻破。不过,我们这道防线亦确实不能有失,否则,江阴城就完全暴露在日本人的炮火之下。所以,我提议向各主要阵地增派人手,保证各阵地火力密度。“胡琏说道。

“我同意伯玉老弟的意见,之前的部署是因为兵少,使用上捉襟见肘。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君山的朋友已经帮我们把民众全部动员起来,新组建的民团超过五万人。这些人员打打顺风仗没有什么问题,我们正好可以依托坚固的工事帮他们练练胆。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一个个都会成为合格的战士。再者,抚农与伯玉手下的君山民军不是还有两万来人吗,他们的实力比我们这些正规军还要强大,完全可以作为我们所有人的总预备队。”

这拨军官中霍守义的军衔最高,人家可是中将,啧啧啧,这水平也是杠杠的。只是这老小子好象一点也不客气,别家菜地的白菜随便划拉。只是霍守义并不清楚的是,君山的民军一直都是走边打边练的速成路子,眼下孙、胡两人的部队的看上去全是老兵,可是说不定哪天就老母鸡变鸭了。

好在君山基地已经形成良好的练兵体系,随便哪个军官练起兵来都有一手。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也不可能消化那么多伤愈复出兵油子。要知道最初他们才五千人马,现在却已经发展成二十来万。能够平稳地走到这一步,依靠各种制度建立起来的管理体系就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孙立人、胡琏相视一笑,对霍守义的提议并没有推脱。这两人都知道李卫霖原本就有把江阴作为磨刀石的意思,毕竟君山也是一个堡垒,有必要逐渐积累一些防御的经验。不过,两人都暗下决定,准备好好操练曹大牙手下的那帮小子,争取在最短时间提高他们的战场生存技巧。当然,君山民团的传统也会薪火相传。

现在江阴防御圈内的战士足足有九万多人,如果加上靖江的常恩多所部及民兵,怎么也有十四五万人马。当然,这些力量也就是众人的底气,呵呵,手头有枪心头不慌啊。

对面的日军同样没有闲着,“哟西,诸君,帝国对我们的开拓进取寄予了厚望,今天上海方面给我们十三师团补充了两万生力军,接下来的作战任务就是支那的首都南京,南京!不过,前天晚上,支那的军事行动使得我们大日本皇军损失惨重。所以,我们必须派遣一部分兵力绥靖四方。我很清楚诸君都渴望亲自把旭日旗插上南京的城楼,但是,我们必须明白,后方不靖,危险大大的。”

荻州立兵的意思非常清楚,师团的步伐将继续前进,但是,留下一支部队绥靖后方同样是必须的。他可不希望自己前脚刚走,后面就乱翻了天。万一物资供给被抗日武装掐断,自己不就要象只被掐了脖子的野鸡。

对于支那军队前夜的那场军事行动,荻州立兵非常清楚这绝对是江阴守军所为。毕竟在苏南这片占领区内,根本没听说哪里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强调一定要把江阴反抗力量扫平。不过,由于众将的目标都盯上了南京,哪个也不想滞留江阴,谁也不想殿后,最后,荻州立兵干脆决定大家一起来吧,先平了江阴再说。

十一月二十二日,已经理顺的十三师团开始大举进攻江阴防线。后藤支队首先进逼防线的突出部青阳,战事随即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