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后勤生产基地是全团管理最松散的地方,虽然离团部很近,但在管理上却属于“灯下黑”。从服装上看,我们是一个兵,可严格地从一个兵的角度来看,我们又不是一个兵,只是穿着军装和土地打交道的农民!早上不出早操,白天不操课训练,晚上也不用晚点名等,唯一不能少的是一日三餐。基地特殊的性质,让我们渐渐在忘却身上的职责。

在寒冷的冬天,土地早已结冻,什么也不能种。在忙了一个星期的积肥后,生活又归于了往日的平淡,无所事事的日子又陪伴着我们。夜深人静的时刻,躺在床上深思,不知道自己来基地是对是错?曾经无数次地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可一切都已成了事实,只能让自己好好地生活下去。

我和几个老乡无事可作,每天饭后便去街上到处逛逛。而当“猪司令”的四川老乡,志愿兵张**,相反比平时还要忙碌,在他的猪圈里,还喂着几百头大大小小的猪。有时团里派车给他送来饲料,我们也会去帮忙给卸一下。其余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劳作。刚开始从心里还是很佩服他,一个人要喂那样多的猪,很苦很累,从未有过任何怨言,为此团里曾经给他记了一次三等功。

这种崇拜和敬佩没有维持多久,便被一件事情将我对他所有的好感全都击碎。在一个夜晚,和老乡喝酒后去上厕所,厕所紧挨着他的猪舍,当我从厕所出来时,看到这志愿兵还骑着三轮车吃力地往猪舍赶。本想去给他帮一下忙,可他却慌乱地拒绝了我,借着微弱的光线,我看到了他三轮车上放着几头死猪崽。当时不明白他从外面拉死了的猪崽来干啥?感觉很疑惑。回去给几个老乡说了后,听他们解释了才明白。原来这志愿兵“猪司令”是在利用职务之便捞外快!

平时这志愿兵利用休息时间,经常去周围的地里找被老百姓丢的死猪崽,然后将它们收集到一起,等到他自己猪舍的母猪产的仔长到和那些死猪崽一样大时,他采用移花接木的办法,先在外面联系好买主,在夜深人静时,用三轮车将小猪崽拉出去卖给周围的老百姓。然后上报基地说猪崽又死了,主任去看过之后,便让他将死的小猪崽埋掉。由于管理不到位,没有人去监督这位志愿兵“猪司令”的行为。于是在寒冷的冬天,他只简单地用雪将死猪崽掩盖上,等到下一批猪崽长到差不多大时,再弄出来如法炮制。经过几翻折腾,许多的钞票便落入了他私人的口袋!那时的仔猪一头可以卖三百多元。只要他在外面捡到哪样的死猪,基地猪圈里就会接着“死”一头差不多大的猪。光靠这一笔他一年的收入相当可观。

生财有道的“猪司令”,在部队发了猪的财,可谓是名利双收!由于看到他损人利己的行为,很瞧不起他,对他所有的尊敬都荡然无存。在我们四个巫山老乡里,只有虎圆滑地和他保持着很好的关系,我和另外两名战友和他没有任何语言。平时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已经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形同陌路。后来听虎说,那志愿兵还经常偷偷卖猪饲料给地方老百姓,弄了基地不少钱走了。当时由于没有直接证据,也不好向上面举报,只能鄙视他的行为。

其实在部队呆过的人都知道,司务长、上士和团里喂猪的等,都有自己的潜规则。靠山吃山,谁也不会放过发财的机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