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正文 第十九章 麻老九的小九九

ld6365 收藏 0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size][/URL] 一进城门,见两个农夫正在和一名小贩争论对方卖给自己的盐渗了土,吵得不可开交,见杨杰一行人进来,有意无意的向杨杰使个眼色,杨杰向几人微微点一点头。一行人直奔麻老九官邸。 街上不时走过巡逻的部队,军容不整,懒懒散散,三三两两来往的百姓,看见部队往往噤若寒蝉,避之不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一进城门,见两个农夫正在和一名小贩争论对方卖给自己的盐渗了土,吵得不可开交,见杨杰一行人进来,有意无意的向杨杰使个眼色,杨杰向几人微微点一点头。一行人直奔麻老九官邸。

街上不时走过巡逻的部队,军容不整,懒懒散散,三三两两来往的百姓,看见部队往往噤若寒蝉,避之不及,加之人人衣衫褴缕,面容愁苦,与西安城简直判若两人。街市上也很是冷清,远没有关中、陕北其它县城里人来人往的热闹。看得出,这个麻老九推行的是暴政。

一行人来到县府,向内通报,不多时,传出命令,让胡排长带着班主和四女进去,其它人留在门外。

五名特战队员互相看了看,带着胡排长大模大样走了进去。穿过花厅、照壁,来到院中天井,林慕瑾一身洋装,拎了一个小坤包,其它三女都穿着中式服装,有穿旗袍,有穿衫裙,杨杰穿着长袍,都空着手,一个卫兵正要上前搜杨杰身,胡班长喝道:“这是司令要见的人,你们也敢怠慢!”

一众门卫都认识胡排长,识趣的退了下去,杨杰拉着胡排长,其实是拉着导火索,大模大样走进了天井,这里是北方那个年代常见的三进四合院,天井正中一个大鱼缸,对面是正房,两边是厢房。回廊上十几个警卫挎着驳壳枪,守卫甚严。

一阵大笑声中,一个肥硕的身影出现在正房门口,光头湛亮,水泡眼露着凶光,脸上的笑意有几分嘲讽。

胡排长连忙道:“司令,这几位就是鸿兴戏班的。”

麻老九看着几人,点了点头,道:“你就是班主?”

“啊,是,是”,杨杰连连点头。

“那好,把她们四个留下,你带班子回去吧”麻老九说的轻描淡写。

“司令,我们是戏班子,靠的是手艺吃饭,可,可不干这个。。。”杨杰装作吃惊的样子,诚惶诚恐,“她们可是我们的台柱子,司令,求求你了。。。不行啊。。。”

麻老九也不抢白,悠闲的抽着香烟,等他说完,看着杨杰道:“知道我的爱好不?”

不等杨杰回答,又道:“满同州城都知道大爷我的嗜好,你们还敢带着几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往同州城闯,应该不是活腻了吧。老九我好色不假,可我不蠢。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也好让你们当个明白鬼。”

见麻老九识破了,几人也再不装作害怕了,林慕瑾抬头看着麻老九,道:“麻老九,看来你不算浪得虚名,还有点本事。”

麻老九哈哈大笑道:“这位漂亮小姐,我上上下下打量你半天,实在想不出你身上哪能藏着凶器,我这院子里几十条枪,你们几个就算都带了家伙,也放不了几枪,识相的,乖乖举手投降,我麻老九怜香惜玉,或许还会饶了你们的性命,不然,别怪我翻脸无情。”说完,大手一挥,两边回廊上几十名警卫纷纷掏出驳壳枪,指向几人。

胡排长吓坏了,他深知这位上司杀人不眨眼,自己这下可要殃及池鱼了,要不是背后绑着手榴弹,早就跪地求饶了。

杨杰看了看麻老九,毫不在意的干笑一声:“麻老九,看来你挺怕死啊,整这么多卫队,活的多没劲,四周老百姓也让你祸害够了,不如今天认个错,死了算了,还能落个全尸。”

林慕瑾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你是麻老九没错?”

“小姑娘,我麻老九还没胆小到在女人面前装怂的地步,哈哈,小姑娘,我知道你们外面还有二三十个人,我这院里卫队不下一个连,就算你们有天大本事,也飞不出去。明知道你们是找我的对头,可这飞来的艳福,我也不能不要。”麻老九成竹在胸,院子里一百多条枪,文的武的都不怕,还怕他们飞到天上去。

林慕瑾一拢鬓边被风吹散的几丝长发,轻轻一笑:“看来你是选择顽抗到底了。”

麻老九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是自己把她们算准了,怎么好象是她们把自已算准了一样。不禁暴躁的喊道:“都给老子蹲下,双手举起来。”

出乎他的意料,几人并没有反抗,四女一男乖乖的蹲下,举起双手,不过不是高举,而是抱住了头。对她们来说,现在才是最紧张的时候。

麻老九正看着奇怪,突然大地一阵颤动,一阵连续的沉闷响声传来,没等大家反应,四周的院墙纷纷炸裂,房倒屋塌,尘土**,排山倒海翻的冲击波,将院中石桌、石凳、花木、盆景、人体等等一切都吹的到处乱飞,院子中心几人由于蹲在地上,双手护头,没有受到太大波及。

等这一切过去,院中已是一片狼藉,四周都是呻吟的伤者,饶幸没死的都惊慌的不知所措,麻老九晕头胀脑的还没从地上爬起来,院中蹲在地上的几人就最先反应过来,五人一跃而起,杨杰从长衫下取出两支快慢机,左右开弓,“砰砰砰砰”不停的收割人命,林慕瑾从小包里抽出两支白郎宁M1906,精致的手枪在她手里却成了犀利无比的杀人利器,其它三女则一人两支白郎宁M1910,连续不断的射击声刹时响彻整个院落,院外人在用定向炸药炸开院墙后,操着MP18直冲进来,凶猛的交叉火力就象不断吞噬人命的火龙。MP18在120大队队员手中,变成可随心所欲操纵的精灵,长点,短点、单发,这种自由枪机方式的冲锋枪,却在队员们手中变成突击步枪,火力、精确兼而有之,这就是成千上万发子弹训练的成果。院子里那些手持单发步枪的卫兵根本挡不住这种火力,稍有几个聚成团,就被特战队员精确的手榴弹投在人群正中,特战队员用的手榴弹,都是延时三秒,而他们总是在拉火默数三下后才投出,所有的手榴弹,都是凌空爆炸,根本不给对方任何躲避的机会,往往一个手榴弹过去,三五个人就同时报销了。院落四周仅有的几挺轻重机枪,却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子弹牢牢的看住,上一个死一个,没人能靠近,错落有致的枪声清脆无比,枪枪勾魂,侥幸靠近重机枪的,却又被不知那里飞来的榴弹准确的吊到头顶,原来,这是以刘乐宝为首的狙击组干的,他们远远的守在院外的民房上、树上,用换装了重枪管的汉阳造,以六百米内弹无虚发的精准射击,死死的看住院中仅有的火力点,又由于特战队使用的投弹器加长了投弹筒,加装了筒易瞄准装置,可以说,二百米以内,投弹手都能准确的把手榴弹送进篮框,让偶尔漏网的土匪毫无建树。

院内是一边倒的屠杀,院外是看不见人的狙杀,这种现代CQB作战方式,让这帮以杀人如麻著称的悍匪彻底崩溃,加之群龙无首,开始选择逃亡,东门是出逃最便捷的大道,土匪刚接近城门,门口沙包工事后冲锋枪、投弹器纷纷响起,夹着半自动步枪连续的“砰砰”声,强大的火力马上将来敌打的乱成一团,跟着尖锐的啸声传来,一颗颗迫击炮弹在人群中炸开,聚集起来的土匪瞬间就被炸散了,原来城门边争吵的一帮人,就是王守身带着的另一支小队,县府一开打,他们就操起家伙收拾了守城门的卫队,仅仅一盏茶的功夫,一个排的守卫就被王守身等人放倒,王守身打的性起,一声大喝,顺手将一名守军高高举起,远远的扔到十几步外的街心摔死,吓的其它守军再不敢反抗,乖乖的缴械投降。

随着绵密而有节奏的枪声从四周响起,120队员三人一组,五人一组,开始轻车熟路的收割这些土匪的生命。就连作战中的120大队也没想到战斗会如此之顺,当然,他们不明白,虽然武器上还有差距,但他们的作战思想,已是彻底的二十一世纪反恐精英。手榴弹,定向爆炸,掩护手语,再加上各种刀客们的冷兵器,为这些喜欢神出鬼没的刀客队伍插上了科学作战的翅膀,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战斗至中午,城中近千土匪已被消灭了一大半,剩下的一团一伙的已完全没有组织,只能躲在角落里残喘,120大队控制了同州城。城外隆隆的炮声传来,南七里镇,北七里镇战斗同时打响,战斗进行的很快,由于没有了相互之间的支援,两个镇很快被攻破,跟着一个骑兵营在营长年亮的带领下沿特战大队把守的东门攻入同州,他们带来了重机枪等火力,开始在特战大队狙击手帮助下解决负隅顽抗的土匪。战至日落,周柏森团全部开入同州城,麻老九苦心经营一年的同州,在特战队里应外合下,一日即破,麻老九在混战中身中五枪,不知是被哪位女队员击毙。由于特战队参战,很多参战的土匪都是被冲锋枪,半自动爆头,受伤的反倒不多,战死的竟有六百之众,死在特战队手里就有小五百人。而特战队仅仅十余人受伤,参加围攻县府的,仅有两人受了轻伤。周柏森团也只是在攻破最后几个保垒时受了一定的人员损失,可是说,这是一场完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