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人的独裁观——兼论网络暴民产生的根源

老李侃刀 收藏 26 1282
导读:  在网上,每每出现有争议的事情,特别是国际上的热点问题时,中国的网友们总是情绪激动,群殴乱斗,无法形成深入有效的讨论。这边刚说出个眉目,那边厢就金刚怒目了,话茬没出两个回合,双方就陷入了短兵相接、口水互喷的局面,只见骂声四起、板砖横飞,满眼祖宗三代与男女性器乱晃,充耳枪杀弹炸和血腥诅咒呱噪。语言之肮脏,措辞之下流,意淫之高超,口暴之严重,情绪之狂热,程度之混乱,敌对之激烈,场面之惊心,犹如远古时期蛮荒部落间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又似进入了某个遍地污秽、任人倾倒的垃圾站,恕我难以形诸笔墨。友情上演

在网上,每每出现有争议的事情,特别是国际上的热点问题时,中国的网友们总是情绪激动,群殴乱斗,无法形成深入有效的讨论。这边刚说出个眉目,那边厢就金刚怒目了,话茬没出两个回合,双方就陷入了短兵相接、口水互喷的局面,只见骂声四起、板砖横飞,满眼祖宗三代与男女性器乱晃,充耳枪杀弹炸和血腥诅咒呱噪。语言之肮脏,措辞之下流,意淫之高超,口暴之严重,情绪之狂热,程度之混乱,敌对之激烈,场面之惊心,犹如远古时期蛮荒部落间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又似进入了某个遍地污秽、任人倾倒的垃圾站,恕我难以形诸笔墨。友情上演了一出国外有战乱、国内搞内讧的盛况,体现出很黄很暴力的中国特色。可以想见,那一个个藏在ID后面的人,无不像乌眼鸡似的,杀气腾腾的急速敲着键盘,一副恨不得我吃了你,你吃了我的苦大仇深相。其实呢,不过就是为某一件事、某一个观点而尿不到一个壶里罢了,根本没有什么杀父夺妻抢财坑人之类不共戴天的仇恨,活脱脱展示出一副典型的网络暴民的形象。

对此,有人把这种现象归结为是中国人爱骂街的陋习。不错,国人爱骂人是出了名的,尤以三字经国骂最普及、最流行,张嘴就来,简单实用。且国人骂街的词汇之丰富,之绝妙,连鲁迅先生也惊异为:博大而精微,上溯祖宗,旁连姊妹,下递子孙,普及同性,真是“犹河汉而无极也”,并专门写了一篇论他妈的杂文。如今网民们老谱不断袭用,花样还有翻新,从人身攻击到揭露隐私,从污言秽语到谩骂诅咒,挟着强大的杀伤性和毁灭力猛射过去,时刻欲将被攻击者置于死地而后快。然而,走到街上,却绝少见到网上那样吵得不可开交的情景,除非人们有了实际性的矛盾冲突。如果不同观点的网友真的在现实中见面的话,也绝不会像疯狗似的吵作一团,这且不说彼此有一层无仇无冤的陌生关系,还有一个讲文明礼貌的基本常识。别忘了,中国人还是很讲脸面的,很少有人愿意当街丢人现眼,留下泼妇、赖汉的形象。

有人认为,这不过是网民们借网络宣泄罢了。确实,现在社会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网络上立刻就体现出来了。人们除了反映一些社会舆情外,也有意无意的流露出自己隐藏的内心世界。加上网络世界具有虚拟性、隐蔽性、随意性、开放性、间接性的特点,人们在网络里就很放得开,无所顾忌,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一泄心中的块垒,纾解生活中的压力,反正骂就骂了,谁不认得谁。甚至还有发泄网站应运而生,整的像个公厕似的,谁去了也要泄几下,结果沦为污言秽语的集散地。除极少数侮辱诽谤者被查见被起诉,或极个别ID因种种原因被跨省被请喝茶外,即使气死对手骂坏对方,也不会负什么责任。什么文责自负,版权所有,良心在上,统统见鬼去吧!故而散布虚假信息者有之,造谣生事者有之,诋毁名誉者有之,推波助澜者有之,灌水刷屏者有之,总之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骂不到。问题是,更多的人上网是为了浏览、学习、娱乐、交友、探讨、写作等等休闲潇洒,并不是为了去宣泄。随着互联网娱乐功能的增多和管理越来越规范化,人们觉得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口水战和无聊的场合里。因此,宣泄的说法不见得全对。

也有人提出,这是中国人的素质问题,只有中国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看看人家外国的网络,不说欧美、日本、新加坡等国了,就连人家印度人的网络里,发帖者也都是规规矩矩的说事情,讲道理呢,没有中国人这么疯吵狂骂的。当然,欧美国家也有在网络里骂街的鸟人,但绝对没有我们这种高烈度、高倍数的PK。因此,素质说也有疑问——印度全民的素质,就比中国的高么?查看有关有资料,到目前为止,印度尚未完全高质量实现中小学的8年免费义务教育;2006年,印度总共有1100万名大学生分别就读于全国的1.8万所大学;文盲人数至少有1.5亿文盲,占全球文盲总数的15.01%。而中国呢,2005年中小学九年义务教育覆盖面达到93.6%;2007年,共有普通高等学校和成人高等学校2321所,各类高等教育总规模超过2700万人;至2005年底,中国文盲总人数1.16亿人,占世界文盲总数的11.3%。这几组数字虽然并不完全能体现两国的公民素质,但总是能从一个方面表明,我们国家无论小学生还是大学生受教育面,以及老百姓识字率,都高于印度。既然中国平均受教育面及识字率要多于和高于印度,为什么双方在网上表现的文化素养却为何截然不同?故此,对素质论也要打一个小小的问号。

还有人讲,这是骂人者浅薄所致。因骂人者文化层次较低,思想简单,不会用理性思考。此话似有道理,现在上网年轻人占多,有些年轻人好冲动,动辄喊打喊杀的,一副恐怖分子的模样。文化层次高的人书读多了会思考,有想法,会说事实讲道理。然而,真相是这样吗?难道文化层次高的人就不会骂人了?人若着急了,或觉得对方胡搅蛮缠了,或觉的对方不值得对话和尊重了,就不会开口骂了?况且文化层次高的人说出的话含沙射影、拐弯抹角、嘲讽挖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带一个脏字,即便是《红楼梦》里焦大这样的粗人,大骂宁国府公媳乱伦,使用“爬灰的爬灰”的曲折含义,那就不是骂人了?也有人说,部分网络暴民有知识却少智慧,他们常常结伙抱团,党同伐异,是缺乏道德或具有双重道德标准的文化流氓。著名诗人流沙河不顾历史事实,否认在抗日战争中有抓壮丁的事情,招致一片唾骂。在众多的讨伐声里,难道就没有文化水平高的人在内吗?因此,我认为,尽管这两种不同的说法都占一部分道理,但并非全部。

再有一种推论,是中国人好内斗所致。流传最广的传说,就是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的典故了。不要说陌生人,就是熟人之间,也常玩上面笑着,下面使绊子的故事。什么叫老乡老乡,背后打枪?就是这类意思。别说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即使是面临抗日战争这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大是大非上,中国人也极不团结。有主战派,主和派,甚至还有汉奸派。一百多鬼子出动,竟有二百多伪军助战,投敌者比侵略者还多,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悲哀。现实中尚且如此,何况虚拟的网络世界呢?但内斗论也不能解释清楚网上出暴民的原因,很简单,有人在网上如何凶暴,但在实际生活中却很规矩,很文明,甚至是怯懦。有人就此评论说,敢在网上发帖渲泄,却在现实中当缩头乌龟,是懦夫的表现。此话虽有些诧异,却也有点影子。有时候,人们可以嘴上说大话,当老虎,但行动上却谨慎的如兔子。因此,不管他是男子汉还是女荆钗,是大丈夫还是软豆腐,都不能以现实生活中的处世原则和道德标准与网上的表现相对照,否则的话,那就没有言论自由和畅所欲言了。

我认为,以上几种说法都有道理,但都缺了点东西,不能完全涵盖事情的根本。不然的话,就不会有那些疑问、反问了。因此,除了上述几种理由外,我再补充一条,那就是:国人受自身或多或少的独裁专制观所致!

中国人受封建思想、封建礼教、封建文化和封建习俗中浸淫、熏陶了几千年,无论是在思维意识上,还是在行为习惯上,或多或少的都存有传统的封建专制文化习俗。这种世世代代的积淀,已经浸透到中国人的骨子里、血液中。尽管经历了民国和新中国民主思想和民主精神的稀释,但和几千年的深远影响相比较,100年间断断续续的有限影响显得太微弱了。因此,在民主意识淡薄、民主作风缺乏的中国人中产生网上暴民,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看网上暴民主要的特征吧。他们自以为是,蛮横霸道。具体表现是,容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对持不同意见者不是破口大骂,就是板砖乱飞,或者采用围剿讨伐的手段,联合几个帮手轮番攻击,百般辱骂,总之是想方设法的封杀对方,或给对方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直到对方哑口无言,或出局退出才算罢休。

这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思维方式和打压做法,就是典型的独裁作风。这种思维方式和蛮横作风,其根源是中国传统封建习俗中的皇权思想。皇权思想的核心是唯我独尊,上尊下卑。正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子不敢不亡。网络暴民虽不是独裁暴君,但其秉承的传统文化遗风是如出一辙:妈的,你敢跟老子对着干,老子叫你全家死光光!

皇帝、官僚们杀人有特权啊,这是君主制赋予给他们的权利。君主制是一个权力封闭系统,不允许人民享受参加国家管理的权利。有人说,中国是一个从上往下扇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这个说法很形象。用老百姓的话说,大鱼欺小鱼,小鱼欺虾米,虾米欺淤泥。这直接说中了上尊下卑的等级体系及特权体制造成的现象。钦差大臣、尚方宝剑、铁券丹书等等,都给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让民众了解到特权与权利的优势。其结果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对权力的膜拜者,同时也造就了部分中国人主性与奴性意识并存的两面性:在单位里,在上级面前他们是仆人,在下级面前是主人;在社会上,在强者面前他们是绵羊,在弱者面前是恶狼。即使是社会最底层一个拉板车的车夫,看到比自己还不如的乞丐,也会打骂欺负对方。再看网民们,他们有什么权利?除了能敲打键盘在网上浏览、娱乐等功能外,还有写帖子骂人、搞人肉搜索的权利,再没有其他的了。但是,有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权利就足够了!他们会把这一点点权利发挥到极致,辱骂、欺负一下见不着面的对方,享受一下这一点点权利给自己带来的丁点乐趣。即使没有带来什么乐趣,那也是一种没利也没害的发泄嘛;即使是损人不利己,那也是我的权利,有钱难买我愿意嘛。至于对方是死是活,是好是坏,管我鸟事?

与皇权思想并存且相似的,还有家长制的作风。所谓家长制作风,即家庭的主要权力集中于家长一人手中,权力不划分,其他成员均须服从家长一人。在家庭中奉行非正式控制原则,无正式规章,靠习惯、习俗等来维持管理与控制。皇权思想与家长制作风,实际上就是人治问题。这种情况在中国的许多单位、企业特别是私企中比较明显,我是老大,我说了算,你们都得听我的!延伸到部分网民身上,就是喜欢一言堂,我说的就对,你说的就错。你还跟我辩,你算个P啊!听不得也容不得别人的不同意见,总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压住对方;不懂得用平和的方式进行对话和讨论,更喜欢用强暴的手段压制住对方。说到这里,我想起有个逸闻:当不顺心的蒋介石遇到有关军统的事物时,就找来戴笠劈头盖脸的痛骂一顿,被痛骂的戴笠回去后,会以更凶猛的痛骂施加给部下。这种遇强而弱、遇弱而强的心态和做法,部分网民应该也存在。

如果说,40、50、60甚至70后受传统文化习俗的熏陶较深,独裁专制的因子在他们身上体现较多的话,那么相比较的话,在80、90、00后的身上,应该体现得少。毕竟他们网络信息发达的社会中,接受民主的熏陶更多些。错,而且是大错特错!现在的80、90和00后们,我行我素、专断独行、刚愎自用,一点也不逊色老一代,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网络信息发达、民主风气渐浓的时代,为何会出现小独裁霸道和小小独裁霸道分子?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是被一个个家庭制造出来的小皇帝、小公主!

就像一屉屉新鲜出笼的包子,基本个个都冒着独裁霸道的腾腾热气,不断的进入了社会里。这些孩子(主要指城市)在家里无不是娇生惯养,备受宠爱,因此具有浓重的以我为中心的思维观念:唯我独尊,独断专行,刚愎自用,自以为是,蛮横霸道,不懂得商量做事,听不得不同意见,不会宽容等等等等。举几个事例,当妈的未经孩子同意,吃了一口孩子手中的冰淇淋,那孩子便会哭闹着不干了,表现出我的就是我的,谁也不能染指的脾气。内蒙一个16岁的女孩为和两个男孩回家睡觉,竟把碍事的奶奶杀死;广东一青年向父母索要万元外出打工费用遭拒后,竟操刀将父母及胞弟三人活活砍死!还有什么我爸是李刚事件,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这些事情的出现,不仅仅是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的问题、独生子女政策的问题,也有传统封建文化习俗的特权思维的影响等诸多原因所致。

因此,在当今社会里,尽管许多网民把民主喊得震天价响,但却缺乏最基本的民主意识、民主作风,我想的我说的就对,其他的就是错,以我为中心画圈,容不得别人和自己想的不一致,也不能倾听和容忍别人的不同意见。有人也知道我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会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个道理,但往往是说的和做的不一样,借民主的名义想方设法的封杀对手,灭掉对方,结果被骂为伪民主,假民主。在生活中,许多人都有霸道、独裁的一面,只要给他点权力,立马从孙子变成爷爷,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显现出独裁、霸道的一面,媚上斥下,颐指气使,盛气凌人,不听我的我就不给你好果子吃,其他人则不得不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除去执拗、任性等性格及赌气、绝望等因素,对照上面说的种种情况,您身上有多少独气?如果您符合以上几项行为的话,恭喜您,您或多或少的具有独裁品质的嫌疑及独裁作风的倾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老李侃刀 在第22楼的发言:
深虑之文,沉思之作,楼主劳心了

如今这种现象,很多人都曾思考过,但切入点大都狭隘难以对其概述

本人也长和人讨论观念和习惯对人行为的影响,但却少有楼主这般深刻的

================================================

非常感谢,你的思考也很深刻,让我有所悟,我的说法,不一定完全准确,因网络上的情况很复杂,产生网络暴民的因素还有,比如,有人说,我们想民主而不得,只好用谩骂所谓五毛的办法而消愤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说出了一些真相,就行了,欢迎探讨。......

关于“道德呐喊”:

如今,大到维基解密等黑客网站对众多窃取秘密资料的公布

小到个人在“大道上”对恶行的大义凛然跟风附和

整体而言,基于对“古典情怀”(对善的升华)的认同和致敬以及现实生活中的羁绊,人们都愿意利用这一平台释放自己心中的“恶气”。


关于网络的工具性以及是否维持现有秩序的问题。

个人诳语:

毕竟,对“秩序”的理解和崇拜,向来是那些制定者们在其生存中难以割舍的

在他们看来,只有符合“规矩”能被“控制”的信息流通或说情报走向才是应该被推崇的

而不仅仅是促其混乱后被其他强人给乘虚而入从而图谋不轨

一旦游戏规则被轻易破坏,那作弊者自然会蜂拥而至大行其道,那样的“网络游戏”离死也就不远了

由此看来,网民们因为在所处成长环境养成的观念和习惯的作用下产生的有意识行为和无意识举动

自然会对古典情怀中的“终极向往”有助益,但难有更大的成效,或许有,则需要时间来证明

因为始终存在着被强人利用的可能性,所以当下的“秩序制定者”是不会轻易选择让步的

再则,“秩序制定者”一直担心则是:如果“秘密”被完全消灭,其依附“秩序”的生存本能也会大打折扣了

而这样的“患得患失的心态”,他们从古至今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所以,那怕“理想国”是人们基于对“善”的深刻理解而产生的“终极向往”

但短期内也不会因为某些人的躁动不安而产生实质性的变化

毕竟,除却空谈,更多的人首要关注的还是自己的生存

而有效的生存则必然离不开秩序来维持,这样的“人性悖论”始终也是无法轻易规避的

楼主写了很大一堆,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两个字:教养。

污言秽语也好,蛮横粗暴也好……都是教养问题。


教养和受教育程度有一定关系但没有必然联系。决定教养的主要因素是家庭教育和家庭环境,其次是生活环境,是父母或者抚养人和幼儿时代到青年时代的身边人潜移默化的结果。古人的“三代出贵族”乃至孟母三迁的典故,其实都说明了这些。

当然,考虑到现如今的社会实际,被网络感染这种也逐渐普遍起来。不排除很多人原先的教养虽说不怎么样但还马马虎虎不好不坏,但被网络环境熏染而走向“暴烈”。



深虑之文,沉思之作,楼主劳心了

如今这种现象,很多人都曾思考过,但切入点大都狭隘难以对其概述

本人也长和人讨论观念和习惯对人行为的影响,但却少有楼主这般深刻的


在个人看来:

网络的出现对整个社会的发展,确实有着“难以估量”的作用,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整个世界都还在实践当中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个人能随意表达自己对某事某物的真实想法的渠道变多了,甚至有时畅通无阻

而这样的渠道或说平台让不同的想法产生碰撞,自然最后的结果就是使其越发的“透明”难有“秘密”可言

这样的“透明”,也让无数无XX主义者意识到,开启“理想国”大门的钥匙似乎是存在的,于是他们开始“呐喊”

同样的,面对这样的“道德呐喊”,任何无动于衷的人只会被鄙夷甚至因为跟不上潮流而被抛弃

但很明显除却从古至今人们对大同世界的向往外,更多人只是把它当成工具来使用。

现实的看:

受系统教育后的现代人对网络的依赖将会越来越严重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理想和现实的脱节的直接行为表现则是移情,而网络则是个人身边最为廉价的平台之一

虽说理想这词很矫情,但自认饱读诗书的人似乎都曾有过

如今仍然不少人仍然鄙夷上网玩网游认为是玩物丧志的表现

但个人所思则是:眼下网络平台的普及应用缓解了大量可能涌向社会的能量,很多人通过网络得到了满足,而正是这份满足降低了犯罪率的猛增风险和不稳定因素的蔓延,同样的也带动了软件业和网络的发展。

一旦这些过剩的精力得不到平衡,我想将不止是家庭人伦惨剧那么简单了,诚然这是个人的危言耸听


题外话:

网络中的“Stand Alone Complex”(孤立个体集合体现象或相对独立的复合体)是在当今世界普遍存在的

此为后现代主义对网络暴民的引申概述,所以并非中国才有这样的暴民,之所以多是因为人口基数大,对这一社会现象的研究国内还是滞后了

“站成行情结”(个人的狭隘理解的翻译)也是从古至今都有的,个体的成功离不开集体的认同,而这样的认同自然会导致人们愿意“站成行”,而这样的习惯则类似情结。

自然对于这种因媒介引发的现象至今还没有明确的答案,只有模糊的研究和推演

个体因为有意识无意识的参与,从而变成一种模仿,近而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而造成的社会问题

因为还在实践,所以“难以估量”

“整体的思维亦或是零散的拼凑”终究是模糊在“自我的荒谬,自我的萎缩,自我的缺席,自我的零散化和失名。”当中。



由楼主的文章继续引申,民主和独裁的社会基因是如何产生的?

答案是:一个社会民主和独裁的基因是由这个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的。

在一个农业社会,社会的细胞是一个个自给自足的家庭组成的,比如我的姥姥,她连醋都自己酿造,除了到集市上买点盐以外,他可以不和外界有任何的接触,我种什么,怎么种,完全由自己说了算,同时也不具备和外界交流沟通的能力。

但如果你生活在工商社会则完全不同了,你必须学会如何和其他社会成员打交道。如果在工厂工作,则必须学会和流水线或者产业链上下游的人团结协作。如果你从事商业经营,那么你就必须学会妥协,否则你是无法成交生意的。


所以说,自由民主的制度绝对不可能产生在农业社会,而工商业的发展则会促进民主意识的产生。

14楼clpj

好文章!中国不缺奴性的人,但缺少有有独特见解的人。不管这见解是否正确。春秋时期!诸子百家,花开缤纷,千花争艳!儒家一统!百花凋零!儒夫层出!真杰隐匿!奴才教育!延续千年!人治社会!腐败堕落!法制体制!何时可见,我巍巍中华,启民智。论自由!上不欺下民!下以心报国,中华千年辉煌,才可再现。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