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天 南海之滨 诡异

cs471257641 收藏 0 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4.html[/size][/URL] “谁知道东在那?”坐在地上喘了半天,看第一句话没人回应,我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不过这话刚一说出来,天就阴了下来,得,太阳也没有了,这上哪找东南西北去?“没事,我带了指北针了”有一名伙计说着话就在口袋里面掏东西,一会还真让他掏出了个指北针,看了一眼,指向我们的前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34.html


“谁知道东在那?”坐在地上喘了半天,看第一句话没人回应,我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不过这话刚一说出来,天就阴了下来,得,太阳也没有了,这上哪找东南西北去?“没事,我带了指北针了”有一名伙计说着话就在口袋里面掏东西,一会还真让他掏出了个指北针,看了一眼,指向我们的前方“东在那里”“给我看看”我伸手把那个指北针拿了过来,结果看了没两秒钟脸都绿了“我~~~~靠~~~~”“怎么了?”“你自己看”“啊?”原来我们看到指北针上的指针开始稀里哗啦乱转,得,指北针也失灵了。“其实咱还有个好办法,相当先进,高科技”老花突然插口道。“什么?”我脱口而出。结果就看老花把鞋给脱了下来“扔鞋”“老花,你玩我是不”一听此言,我差点栽倒地上,结果那个家伙还真的把鞋给扔了起来“看,那边”“你这个家伙还真玩啊,那边...靠,那边没路”顺着鞋头指向的地方,那里只有一棵孤零零的树,然后是一个陡坡“老花,你不会是想让我把那棵树给弄断看年轮吧”说完,我看了看我手中的匕首,这东西砍树还不是一般的纠结。

“白痴,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上的那个什么工业大学,看树冠,好吧,真给你的地理老师丢脸”“哦...不知道我是理论大师么,这种实际操作我做不来”我一边抵挡着诘问,一边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看树冠辨方向的方法:树冠茂密的一面应是南方,稀疏的一面是北方。

看了那棵树看了半天,最后得出了结论,伸手一指我们的左面“那边是南方,是我们的目的地,走吧。”但是没人想到这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扯淡的方法,一个馊得没法再馊的主意,没人知道我们在那,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据交通线有多远,距海边有多远,距机场有多远,估计到了目的地只有个人家收尸的份了,哦,人家挂掉了就都变成了粽子了,不用收,人家自己就能跑。

不过在这里傻呆着也不是办法,食物有限,何况天上还有不明的危险,真要是空投一次物资就要赔掉一架飞机那多少都不够玩的,于是,我们开着11路向着目的地尽量靠近。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正在我考虑要不要再外面过夜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惊喜的喊道“十二点方向,县城一座”我精神一振,但是紧接着又冷静下来,一般来说,一个地方人口越密集,那个地方生成的粽子越多,而一旦那个地方的人被分割,再加上互不支援自己有没有什么好的防御武器,那么整城的人集体变成粽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而我们这里除了两个保镖(粽子骷髅兵和鳞甲兵。为了防止在新基地引发骚乱所以带的‘保镖’并不是很多)对粽子免疫之外基本上都属于一抓就变。

于是我们立刻停下来整队,分发武器,穿戴防具,尽管对于防弹衣能否挡得住粽子的抓咬很是疑惑,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假如有人发现古代中世纪的西方大白甲可以挡得住粽子,那我也不介意弄两身来穿穿。

做了个手势,我们的人立刻会意,分成了两队,一对有老花率领,由外围慢慢的包围住这个城镇(说是实话,顶多连半包围都算不上,人太少,就二十五个人)剩下的由我率领,一共十五个人打算去看看有什么情况,没办法,在远处看好像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到处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好像..像一个大陷阱,却又不得不进去(周围没路)。

我们就这样慢慢地走了进去,全身的神经全是紧绷着的,我敢肯定,假如这时候蹦出一个人来跟我们打招呼一定会被打成筛子。幸好,什么也没有出来,但是这更增加了我们的疑惑,什么时候粽子也学会迁徙了,那可就难办了,到时候来场遭遇战?哦,那粽子家族肯定会多出几个得力干将。

“鸟巢,这里是蒲公英一号,安全无异常”前面的尖兵发出了讯号,然后大部队进入。“逐楼搜查,一个也不要放过”“收到”就这样走走停停,外加上由于紧张等各种原因而浪费的几十发子弹,我们来到了这座小城市的中心,就在这个城市的政府大楼门前停下。就看上面写着几个字“古丁镇人民政府”。我们面面相觑,鬼才知道这个固丁镇是个什么地方。

“走,进去看看,留五个人随时准备接应,怎么这个破地方一辆汽车都看不见?”“是”,进了大厅,我顺手就拿起了摆在宣传栏里的古丁镇介绍,估计这是一个以旅游为经济支柱的城镇。就看上面写着“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古丁镇位于高州市东北部,东与马贵镇、大坡镇相邻,南接平山镇,西连深镇镇,北靠大雾岭。全镇总面积112平方公里,总人口36488人,辖14个村委会和1个居委会。”看到这里我不禁大骂老花不靠谱,靠,还秦岭淮河呢,这玩意差秦岭淮河还几个纬度呢,不过到广东了,这倒是离海南离得不远。

就在我还想翻下一页看看的时候,就听见楼上传来了一阵声音,像是什么人在上面行走,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慢慢地向楼梯口走去,而我的队员也很默契,跟我排好了CQB战术队形,慢慢地走到了二楼的一个办公室,里面传来了走动的声音,打了个手势“三,二,一”我猛的站在门前,用力一踢门,接着踢门的力道闪在了一边,我身后的二号队员立刻站在门前,枪口冲着里面,随时准备开火,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既没有开火,也没有喊叫,似乎就是被人给定了穴一样,石化了。我好奇地向里看去,紧接着也石化了....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

真的什么都没有,干干静静的四壁,除了中间摆了一个电台,而且电台还在诡异的发出“滴滴滴”的讯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愣在了原地,问道。

没人回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