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八路军第115师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指挥下,于1937年9月25日,在山西的平型关伏击了日军第5师团(板垣师团)21旅团辎重队,击毙了日军1000余人,取得了全国抗战开始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利。八路军以勇猛的战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有力的鼓舞了全国抗战的信心。

也正是通过这次战斗,延安方面也看到了八路军与日军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也就加快了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建设敌后抗日根据地的步伐。

张振汉就是这支被围的小部队的指挥员,他奉命带领队前往蒙隅县一带建立抗日根据地,那里是山西与内蒙交界,敌伪力量十分的薄弱,适合建立大块的抗日根据地。

张振汉的部队目前的番号是独立大队,他带队从八路军总部出发后,刚刚进入敌占区不久,就被日军的侦察机发现,迅即受到日军的攻击,他们采取避而不战,隐蔽摆脱战术,数次都脱离了日军的追击,可这次他们无法摆脱了。

张振汉的独立大队队被日军咬住之后,且战且退左躲右闪,无奈于日军借助侦察机提供情报,他们始终无法摆脱敌人,几次战斗下来,伤亡惨重了,而日军也死伤过百了,但他们的第二支生力军也赶到,看样子是非要把顽强的小部队歼灭不可了。

日军为什么要不计代价的非要与这支队伍过不去呢?主要是他们已经判定这支队伍是八路军派出的渗透部队,一定是想插到太原战场上的日军补给线上去,那样的话将对日军对整个山西的进攻产生重大影响。日军已经数次吃过八路军偷袭补给线的亏,对这些渗透型的小部队深恶痛绝,非要坚决消灭不可,以确保日军对能源基地山西的占领,殊不知,这支小部队是八路军总部的战略布局,其作用岂是偷袭补给线所能相比的?

在这座无名的山顶上,透过阵阵的硝烟可以看到,山坡下到处都是成片的日军尸体,有些还在燃烧着。而山顶上的独立大队也惨,13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70余人了,而且还有20多个轻重伤员,更可怕的是弹药打光了。

这是最后半箱子弹了,手榴弹也每人不到两颗。分完弹药,独立大队指挥员张振汉环视着战友们,语气鉴定的道:“打完这些弹药,我们将和鬼子拼到最后一口气。”

张振汉清楚,山下还有500多鬼子包围着他们,身后又是万丈深渊,突围已是不可能了,除非天降奇迹。

再次环视了一圈战友们,张振汉语气平和的道:

“同志们有不想死的吗,在这个时候,你们有选择的权利,只要不当叛徒,不当汉奸,不想死的可以选择当战俘。”

所有的队员都神情坚定视死如归,其中一个巨无霸一般的大个子,一举机枪大吼道:“大队长,独立大队没有孬种,18年后我们还会回来的。”

张振汉只是低声的赞道:“好样的,那我们就做最后是准备吧。”

战士们默默的整理着武器,压子弹上刺刀,没有武器的抓起工兵锹或是搬一块石头,他们的目光中燃烧着仇恨。十几位不能动的重伤员,则抱着几颗仅有的手榴弹,准备与鬼子同归于尽。

张振汉也受伤了,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左臂,通讯员为他扎紧了伤口,这是便于最后的搏斗。

“小赵,你要留下几颗子弹,必要时向我开枪,明白吗?”张振汉盯着山下已经开始运动的敌人道:

“是,大队长。”通讯员小赵坚定的道:

山下的日军开始进攻了,步兵以正常的行军速度向山上爬来,他们要保存体力,好用于最后的冲击。

在日军的炮兵阵地上,两门山炮和六门迫击炮静静的待在那里,炮兵们吸烟的吸烟,喝水吃干粮的做什么的都有。他们没有炮击,日军指挥员显然已下定决心抓活的。

“帝国的勇士们,快速冲上去,活捉他们。”日军中队长举着指挥刀下达着命令,日军端着刺刀开始了最后的冲锋。

100米、50米、直到30米,打,一声断喝,砰砰砰,张振汉的驳壳枪弹无虚发,接着就是雨点般的子弹刮向鬼子,战士们毫不吝啬仅有的一点子弹了,在最后一排手榴弹投出之后,死伤惨重的鬼子哗的一下退了下去。

也就在这时,独立大队的枪声稀疏了下来,显然子弹打光了。

日军指挥官在望远镜中看得清楚,立即下令再次攻击,退到半路的鬼子掉头嗷嗷叫着,向山顶上冲去。

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张振汉站起身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抽出了背上的大刀,目光镇定的注视着敌人,战士们都持着最后的武器围在张振汉的周围,就连一个断腿的战士都拄着枪顽强的挺立着。

鬼子冲上了山顶,刺刀尖都要扎上八路军战士的胸膛了,可鬼子们突然止住了脚步,他们被八路军战士那同仇敌忾血战到底的气概震慑住了。但很快的在指挥官的驱赶下恢复了凶悍,刺刀一举就要扎来。

突然,前面的几十名鬼子再次停住了脚步,他们面目极其恐惧的望着张振汉他们的头顶,也就是身后的空中,那神情就像见到了最可怕的恶鬼。

独立大队的一名重伤员也望向了空中,他立刻惊叫道:“大队长,你看天上。”

于是厮杀的双方都看着空中,只见一溜从未见过的钢铁怪物悬停在空中,就像一只只大铁鸟扇动着翅膀,掀起的狂风吹得人站立不住。

就在张振汉他们头顶的是并排四只,而左右翼的空中还有许多只都在旋转着看不见的翅膀。

奇迹真的出现了,那些大铁鸟突然喷出了暴雨般的子弹射向日军,听不到震耳欲聋的枪声,子弹的威力却大得出奇,中弹的鬼子无一不是被打成了筛子,甚至被打碎成了一堆碎肉。

大铁鸟还停在空中,可射出的子弹就像理发的推子,齐刷刷的向山下推去,被吓呆了的鬼子们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被成排的拦腰打断,只剩下半身的鬼子腾起阵阵血雾,甚至都来不及痛叫半声。

独立大队的战士们都被惊呆还可以说是吓呆了,甚至连身经百战的张振汉都感到内心震颤不已。对鬼子屠杀的场景太恐怖了,简直残忍之极。

天,这悬在空中的大铁鸟的杀伤力太吓人了,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就在张振汉他们的惊呆之中,山下日军的阵地突然响起了剧烈的爆炸声,接着腾起了巨大的火团,烈焰熊熊硝烟滚滚。

张振汉当然不会知道,这是三颗油气弹在日军隐蔽待命的一条沟塘里爆炸,也是中华佑卫师的空中突击大队对鬼子的一次大绝杀,空中突击大队赶到的正是时候。

由于这是跳跃到抗战年代的首战,又是需要绝对保密的战斗,因此,司令员少建宁命令空中突击大队战力尽出,18架WZ-12、 3架Z-11侦搜机构成了强大的攻击力量,而参谋长井方霖乘坐Z-15B指挥机亲临指挥。

通过“暗鹰”无人机传来的图像可以看到,那支八路军小部队已经弹尽粮绝、危在旦夕,井方霖急得直冒汗,他命令空中突击大队长吴海亮,先带三架WZ-12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截杀已经攻到山顶的日军。

心急如焚的吴海亮大吼道:“137、139、145随我全速前进。”伴着吼声,四架WZ-12机头略微一低,速度明显的向前一窜,风驰电掣般的脱离了编队。

WZ-12电动型武装直升攻击机,是21世纪最优秀的直升攻击机,曾在对日作战和对印作战中大显身手,以隐形、超级机动、恐怖的攻击力,令世界上所有军事强国的陆军感到万分的恐惧。

来到抗战年代的WZ-12进行了相应的简化和改进,由一吨军用型超能电池提供电力,飞行速度达到700公里,远比现实世界上的固定翼战斗机的速度还要快。

机载武器是安装在机身短翼上可90°转向的两门电磁炮,每分钟1000发的射速, 5公里的射程。弹径20毫米,载弹2000发。电磁炮有三个弹药箱,穿甲弹、杀爆弹和燃烧弹,弹种自动转换。这种改型的电磁炮即可对地攻击,也是空战的武器,打固定翼战斗机是在其射程之外,让对手干着急。而其超高速发射的炮弹,击毁装甲就像撕纸一样。短翼两端还可挂载四枚炸弹或是导弹一类攻击性武器。

机头下方装有一挺可120°转向的三转管电磁机枪, 8毫米的弹丸,每分钟6000发的射速,而载弹高达10万发。

见八路军小部队即将与日军进行最后的搏斗,已经赶到的吴海亮一压机头,从1000米的高空一头扎下,他选定的突击位置是那座小孤山的后方,以图攻击的突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