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班长 - 献给我二十年前的军训班长(二)

今天稍微比较闲,写出来给那些记在我心中一辈子的人


————————————————————————————————————————————————————————————————————————————————

(二) 军姿队列敬礼!

常常看贴,有人说站军姿啊,走队列啊,苦,说是花架子….也许吧;但是我始终记得我们团长某次看我们队列行进和军姿的时候,对我们说:“你们女孩子呢,爱漂亮,就要把这队列走好;你看这走队列,挺胸拔背的,漂亮,有英气;你们踢腿呢,要小腿踢出去,带着大腿前进;”还给我们演示了几步….真的漂亮;一步一动的分列式,威武雄壮….手微扣在膝边,一抬手臂,一收手臂,啪啪地响….传出好远….以至于我们后来在练队列的时候,把腿都给拍紫了…..技巧啊,很重要!


说说军姿吧;我们那个时候可能跟现在的孩子军训不同了。我们进去就是当新兵对待的;没什么学生的说法。班长狠的时候,那也是跟抽了差不多.当我们的姿势纠正的差不多了,残酷野蛮的罚军姿活动就开始了….


七月的北京,那日头也毒辣的狠呢。大兴当时那个地方,整个操场也就三三两两的几棵树,我们就在那水泥铺就的地方,开站! 班长先是在前面站着,然后就一个一个滴推,推啊,推啊,动了滴,那么好,操场5圈….回来继续;米动滴呢;他老人家损啊,捡根树枝,抽小腿,手…..我们这群女生,那个悲惨至极啊….汗下来了,顺着帽子往下滴,滑到脖子里还好,要是滑到鼻子上,那个痒….不敢动啊不敢动啊…..基本上,那一周就是上午4小时,下午4小时….


晕倒,晕倒没关系…那边有树荫,过二十分钟就让你回来….我们当时对班长那个恨啊,牙都咬碎了….我们班,站军姿一周,晕倒记录不多,也就是个十来次吧;每次都那二位….我们后来就笑她,说:“怎么老是你”…后来那女生一怒之下到的南京;大学第一年回来的时候说:“我终于理解你们当年看我晕倒时的心情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错了;站军姿真的不苦。队列的时候,一踢腿就是停那里半小时啊….第一次的时候,全班那个扭啊扭的…..楞把我们班长给气乐了….


不能不乐啊;11个女生排排站;都做金鸡独立状,然后维持踢腿高度不变,就在那里玩左扭扭,右扭扭;扭的不好就扭到别人身上了….然后就看吧,喜乐哗啦的,就都变两条腿了….搞不好,还能有躺倒的…..


结果就是我现在,踢腿,脚尖绷直,一站一个小时都不带喘的….效果多好。


走队列也是有讲究的。咱就说那个拐直角;我现在都琢磨,那是谁想出来的法子,踩的我脚都肿了,拧的脚腕子那叫一个灵活啊,现在偶尔穿高跟鞋扭一下都跟没事儿一样…..医生曾经很是语重心长地对偶说:“你那个脚踝,习惯性崴脚,要注意了….怎么能那么灵活地崴还不伤筋动骨呢?课题啊”


那个拐直角真BT啊!


再说敬礼:从胸前提手,绷指尖,擦着耳朵,离帽檐几公分真忘了。敬礼这个动作吧,我们都是私下宿舍练的,练的时候呢是班长和众班长围观的;一个一个地掰手势和姿势….不厌其烦,耐心教导….时不时还给个示范。每当他们示范的时候,我们就回礼说:为人民服务!


其实一直很怀念那个时候的训练。三个月也跟正常的新兵训练差不多时间了;连科目都没有差很多….每每看到有新兵说老兵这样,老兵那样;我就常常会微笑着想那个时候我的班长,我的排长,还有那些后来都混个脸熟的战士…..


当时的大兴,荒无人烟的;除了黄土,就是我们那个巍峨的军营….翻过营墙,外面就是老乡的玉米地,噢,还有个坟头(后来被我们翻墙出去的时候给坐平了)…开晚饭前休息的时候,我们这群女生就排排坐在操场边的大树下,聊天,唱歌…..顺便给男同学和男兵加油…..


除了那首小白杨,还会唱十月是你的生日,唱好大一棵树;偶尔还会吼几句“我有一支枪,扛在肩膀上,子弹上了膛,刺刀闪光光”……



http://bbs.tiexue.net/post_5459063_1.html 给我的班长回忆三的帖子。



本文内容于 2011/9/16 15:01:54 被maize2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maize27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uxiaolin 在第15楼的发言:
16年以前我在武警机动部队时军训过女学生,给她们那时的训练强度是按我们的基础科目的大约4分之一制定的为期10天,一天以后那叫惨不忍睹啊。长跑是我们10公里武装越野给她们做示范然后不停顿不卸装备再带着徒手的学生在大院操场跑3公里就这样100多个女学生跑完全程的不到一半,时间就别说了,还别说体罚批评教育,我就总结时说了两句100多人就哭得跟开我的追悼会似的。就那10天从那以后军训的活我们那再没人干了炊事班的都不去训练回来让探家都没人干。我们队长那会开会就说过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以后就是调去维稳平暴甚至拉......

冒昧问下,那些是大学生么?怎么这么菜?!


替她们说声:对不起了!

大学生。没什么可道歉的啊。不过事实求是的说那会的确烦那些大小姐,那哪是训练啊整个就是哄孩子玩另加说话还得和颜悦色要不你就死定了那帮大姐能哭一节课。不过我们那部队训练确实苦就不说我们自己的训练就是陪他们玩也不是现在这种学生军训可以比的。那会她们那批学生训练站军姿晕倒的凡是往前倒和往下出溜的一律拖起来接着站不行就绑十字架别大头针只有往后倒的才可以休息或送卫生队。战术和倒功散打都没给她们开就一个拳术和腰带术匕首操警棍术到她们结训100多人没有一个全学会的。这些玩意都是我们平时的基础科目都不算考核成绩的。不过我估计要是现在的学生就是这种训练恐怕都受不了了。

21楼maize27

 以下是引用yuxiaolin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maize27 在第1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uxiaolin 在第15楼的发言:
16年以前我在武警机动部队时军训过女学生,给她们那时的训练强度是按我们的基础科目的大约4分之一制定的为期10天,一天以后那叫惨不忍睹啊。长跑是我们10公里武装越野给她们做示范然后不停顿不卸装备再带着徒手的学生在大院操场跑3公里就这样100多个女学生跑完全程的不到一半,时间就别说了,还别说体罚批评教育,我就总结时说了两句100多人就哭得跟开我的追悼会似的。就那10天从那以后军训的活我们那再没人干了炊事班的都不去训练回来让探家都没人干。我们队长那会开会就说过就这一次下不为例以后就是调去维稳平暴甚至拉......

冒昧问下,那些是大学生么?怎么这么菜?!


替她们说声:对不起了!

大学生。没什么可道歉的啊。不过事实求是的说那会的确烦那些大小姐,那哪是训练啊整个就是哄孩子玩另加说话还得和颜悦色要不你就死定了那帮大姐能哭一节课。不过我们那部队训练确实苦就不说我们自己的训练就是陪他们玩也不是现在这种学生军训可以比的。那会她们那批学生训练站军姿晕倒的凡是往前倒和往下出溜的一律拖起来接着站不行就绑十字架别大头针只有往后倒的才可以休息或送卫生队。战术和倒功散打都没给她们开就一个拳术和腰带术匕首操警棍术到她们结训100多人没有一个全学会的。这些玩意都是我们平时的基础科目都不算考核成绩的。不过我估计要是现在的学生就是这种训练恐怕都受不了了。

只能说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16年前的孩子,和20年前的孩子不是一代人啊。我们都是70年代中期的孩子;还是比较要强,能吃苦的。军姿其实我也倒过,最后一次我们犯错的时候,班长一怒从早上8点站到下午4点,连饭都没给吃.....我记得我们都哭;一边哭,一边站....也不敢动;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倒的....


倒功吧,说实话,我们是被其他战士帮着给练出来的;第一次摔的时候,没有技巧就那么硬摔....要不就向前趴;反正第一周的时候,我俩胳膊都不敢放桌子上....10公里我们没有,是5公里武装越野;还行;我们也就14,15的女生,真10公里武装越野,真搞不好就有吐的....


我写出来,就是怀念那个时候的班长,战士;真好,个人认为比现在的好....那个时候的学生也好....单纯的生活,日子;虽然累,苦,但不用考试,不用上课啊....


其实我挺感慨的,一代不如一代了...

有的人似乎天生就不适合当兵,我就是。


我们军训的时候说好了下午四点结束,结果到了四点告诉继续训练,我就有意见,说朝令夕改何以治军,原话,当时就是个愣头青,比较楞。


带兵的班长说你这样在战场上就被军法了,我回说,在战场上投谁也不投你们,这样的部队容易被打黑枪,班长说你小子有当叛徒的潜质,我回说只有民选的政府才有权要求人民的忠诚,还说这是罗伯斯皮尔的话(其实不是,是后人叙述法国大革命和后来的拿破仑战争时候的一段话,之后有人总结为这一句),并且回说在法国大革命之后民主诞生才有的义务兵役制,在这之前当兵都是招募的,因为人民没有义务对强加的政权效忠,气的带队的班长半天说不出话来,想来他的知识程度无法和我继续辩下去。


想想当时也是小,无所谓,现在是不可能了,韬光养晦或者说明哲保身的道理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知道的,再说都30++的岁数了,也不是那个血气方刚的年龄了。但是还是比较不喜欢受拘束的生活,觉得这样的生活让人压抑。可能是水瓶座的性格使然,我查过,水瓶座只有不多的几个伟大军事家,一个是伏龙芝,还有一个是麦克阿瑟。

 以下是引用yyuanyan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m198223 在第27楼的发言:
有的人似乎天生就不适合当兵,我就是。


我们军训的时候说好了下午四点结束,结果到了四点告诉继续训练,我就有意见,说朝令夕改何以治军,原话,当时就是个愣头青,比较楞。


带兵的班长说你这样在战场上就被军法了,我回说,在战场上投谁也不投你们,这样的部队容易被打黑枪,班长说你小子有当叛徒的潜质,我回说只有民选的政府才有权要求人民的忠诚,还说这是罗伯斯皮尔的话(其实不是,是后人叙述法国大革命和后来的拿破仑战争时候的一段话,之后有人总结为这一句),并且回说在法国大革命之后民主诞生才有的义务兵役制,......

照你这样说来,抗战中的伪军也是正当的了?汪精卫其实也是正义的了?什么是军队?是不是军队里也得什么民选来选出军官吗?

无知不是你的错,无知不自知,还出来现就是你的错了。

军人是为了政治家去作战而不是为了政治家去死。


民选的政权才有权要求人民的忠诚,汪精卫政权是民选的吗


即使是民选的政权都不一定能够得到人民的支持,只是强权政治的政权更容易被人民抛弃罢了

 以下是引用yyuanyan 在第2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m198223 在第27楼的发言:
有的人似乎天生就不适合当兵,我就是。


我们军训的时候说好了下午四点结束,结果到了四点告诉继续训练,我就有意见,说朝令夕改何以治军,原话,当时就是个愣头青,比较楞。


带兵的班长说你这样在战场上就被军法了,我回说,在战场上投谁也不投你们,这样的部队容易被打黑枪,班长说你小子有当叛徒的潜质,我回说只有民选的政府才有权要求人民的忠诚,还说这是罗伯斯皮尔的话(其实不是,是后人叙述法国大革命和后来的拿破仑战争时候的一段话,之后有人总结为这一句),并且回说在法国大革命之后民主诞生才有的义务兵役制,......

照你这样说来,抗战中的伪军也是正当的了?汪精卫其实也是正义的了?什么是军队?是不是军队里也得什么民选来选出军官吗?

无知不是你的错,无知不自知,还出来现就是你的错了。


在抗日的时期,抗战的政权或者势力很多,并不是只有我党是抗日的政权,国军和很多地方武装都是抗日的组织。投靠谁都有可能


其实在抗日的时候,我党反而强调官兵之间的和谐,因为官兵之间的矛盾出事的很多。



更多精彩内容